处于革命前夜的白俄罗斯

 作者:张杰(法学博士)

 8月9日,白俄罗斯举行大选,卢卡申科总统宣布以压倒性胜利当选第六次连任。中央选举委员会宣布当政26年的卢卡申科得票80.01%,反对派候选人齐哈努斯卡娅得票10.12%。但齐哈努斯卡娅女士却声称,在选票正常点算的地方她的得票率在60%-70%。“我认为我自己是这次选举的胜者。”这话霸气吧。但她是有底气的,投票一结束,示威者就走上了明斯克市中心的街头,抗议政府选举舞弊。警方使用了闪光弹、橡胶子弹和水炮车等驱散人群,并拘捕示威者。总统卢卡申科说,他不会允许在白俄罗斯上演乌克兰的“广场革命”。乌克兰“广场革命”指的是抗议示威者2013-2014年间,通过长达93天的占领首都基辅独立广场最终迫使亲俄罗斯总统下台的颜色革命。

 现年65岁的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在独立后的第三年即1994年当选,至今已经执政26年。他曾是白俄罗斯一个国营农场的负责人,在当年议会的反腐败委员会中表现出色,于1994年执掌国家大权。2015年卢卡申科第五次连任。

 说来有意思,这次卢卡申科所遭遇的强劲对手并非政治宿敌,而是一名普通的家庭妇女,甚至她在竞选前压根都没想过当总统。齐哈努斯卡娅原本是一位教师,在嫁给谢尔盖后,成为一名全职家庭主妇。本来不是她要出来选总统,而是她的丈夫谢尔盖。但5月29日,总统候选人注册前夕,谢尔盖突然被警察逮捕。注册总统选举的时间到了,齐哈努斯卡娅跑去帮丈夫注册,但却被告知,想要注册,候选人必须亲自到场。可丈夫仍然被关着,于是,斯维特拉娜红颜大怒,干脆“代夫出征”,注册了自己的名字,成为了总统候选人。

 白俄罗斯抗议活动进入到第五天,数千名女性,身穿白衣,手持玫瑰花,在首都明斯克和其他城市组成了“GirlPower”。她们挥舞着玫瑰,呼吁政府和平解决冲突,“鲜花好过子弹”。还有许多妈妈,在路上手挽手相互依靠,形成了一堵堵美丽的人墙。卢卡申科没见过这招,面对手持鲜花抗议的女人有点不知所措。但女人的背后可是怒发冲冠的爷们。

 周日,约20万白俄罗斯民众走上明斯克街头,举行更大规模的抗议示威,他们响应反对阵营号召举行“为自由游行”的集会,要求卢卡申科下台。8月17日,他们宣布全国大罢工。白俄罗斯没有像其他前苏联地区国家那样实行大规模私有化,苏联模式和国家控制的大型工厂企业在白俄罗斯经济和社会生活中扮演关键角色。这些大型企业和工厂的职工过去一直是卢卡申科的基本支持者之一。但最近几天形势发生了变化,包括明斯克拖拉机厂,白俄罗斯重型卡车制造厂等大型企业都先后宣布罢工。世界钾肥市场主要生产商之一的白俄罗斯钾肥厂也宣布从17日起开始罢工。这家工厂的工人8月15日夜间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的一份声明要求卢卡申科立刻下台。

 白俄罗斯是个人口约950万的内陆国家,与波兰、拉脱维亚、立陶宛、俄罗斯和乌克兰接壤。苏联已经解体29年,被称为“小苏联”的白俄罗斯之所以走到今天,与执政26年的卢卡申科直接相关。卢卡申科一直相信,如果苏联1991年没有崩溃,一切都会变得非常美好。直到今天,经济衰退、新冠疫情、选举疑云、暴力镇压以及长期执政,诸多因素累加在一起,白俄罗斯人对卢卡申科彻底失去了信任。被布什总统称为欧洲最后一个独裁者的卢卡申科被人民抛弃了。

 周日,卢卡申科再次与俄罗斯总统普京通电话。普京告知卢卡申科,依据两国联合军事协定,当白俄罗斯遭遇外部压力时,俄方已准备在必要情况下提供白俄军事协助。

 白俄罗斯是中共的铁哥们。1995年1月卢卡申科首次当选总统后不久访问中国。中国是他当选总统后出访的原苏联地区以外的第一个国家。本次卢卡申科第六次连任后,习近平向他发去贺电,表示愿同卢卡申科总统“携手努力,共同推进中白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白俄罗斯地处欧洲腹地,被认为是欧亚大陆重要的交通枢纽,被中国称为一带一路的"支点国家"。2013年中国和白俄罗开始营造全面战略伙伴关系。2016年卢卡申科访问中国签署了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声明。

 目前,美国、法国、德国、欧盟、北约都对白俄罗斯爆发的颜色革命发表支持意见,呼吁卢卡申科顺应人民的要求。白俄罗斯的局势如何演变,我们拭目以待。

 习近平与卢卡申科一样一直在战战兢兢保政权。习近平曾在讲话中指出中国面临六大风险,分别是:政治、经济、科技、社会、外部环境和党内执政风险。在这六大风险中,无疑政治风险是头等大事。公安部部长赵克志将防范“颜色革命”为第一要务。

 什么是颜色革命呢?颜色革命,又称花朵革命,是指20世纪80、90年代开始的一系列发生在中亚、东欧独联体国家的以颜色命名,以和平和非暴力方式进行的政权变更运动。他们通常采用一种特别的颜色或者花朵来作为他们的标志,如乌克兰的“栗子花革命”、菲律宾的“黄色革命”、捷克斯洛伐克的“天鹅绒革命”、吉尔吉斯斯坦的“郁金香革命”、香港的雨伞运动等等。目前颜色革命已经在格鲁吉亚、乌克兰和吉尔吉斯等几个国家取得成功,推翻了原来的亲俄政权,在西方国家的支持下建立了自由民主政府。但部分中东国家新政府建立之后,因世俗派与伊斯兰主义派的争斗,未能建立有效的民主政权,政治争端不断。委内瑞拉、白俄罗斯爆发的民众抗议活动,是21世纪新的颜色革命。

当今中国会爆发颜色革命吗?发生颜色革命国家具有以下共同特征,一是执政党腐败;二是社会分配不公;三是经济发展停滞;四是民族矛盾突出;五是政治反对力量崛起。六是非政府组织存在;七是西方民主力量支持。当今中国应该说条件基本具备。中共的腐败可谓登峰造极,几乎到了无官不腐,全民腐败的地步。习近平的反腐不仅没有遏制腐败,相反“芝麻开花节节高”。中共权贵集团掌握着国家的经济命脉,社会分配严重不公导致了两极分化,盛世蝼蚁。习近平的国进民退政策、新冠疫情以及中美新冷战已严重损伤了中国经济。外资纷纷撤离,中国的中小企业大规模倒闭,汹涌的失业潮正在席卷各地,房市、股市、金融等也频频报警。在习近平治理下,民族冲突不断加剧,当局修宪滥权,镇压藏人、维吾尔人,迫害宗教自由,人权状况持续恶化。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已经将中国视为前苏联共产极权政权,将习近平视为斯大林的化身,围剿中共政权的西方文明国家阵营正在组建。

如此同时,中国的政治反对势力正在集结。许章润教授的《戊戌六章》如同讨伐习近平政权的檄文;任志强痛斥习近平是不穿衣服也要当皇帝的小丑;蔡霞教授将中共比喻为政治僵尸和黑帮;北大教授郑也夫称“今后中国共产党的领袖所能做的唯一可望载入史册的大事情,就是引领这个党体面的淡出历史舞台”。他们的声音并不是孤立的,而是代表了中国知识分子和部分民众的心声。澳大利亚科技大学冯崇义教授指出:实际上,中国社会的健康力量,特别是中国自由主义阵营的六路人马, 一直以力所能及的方式对习近平红二代的倒行逆施和复辟回潮进行顽强的抵抗。他们是自由知识分子或自由派公共知识分子们;党内民主派;民运异议人士;基督教自由派以及崇尚宗教信仰自由的其他人士;维权律师和草根维权人士等。各路民主人士在风雨中一如既往地抱团取暖、守望相助。实际上,当下中国已经形成了大象无形的自由民主大联盟,做好准备去迎接中国宪政转型的壮丽日出。

 北戴河会议还在继续,中共元老集团与习家军的争斗互不相让,他们要求习近平立即改弦更张,回到邓小平改革开放道路上。因为他们知道,历史留给共产党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习近平上周六在《求是》杂志上刊登文章表明了自己的观点。他驳斥了关于中国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已经过时的说法,他说,“公有制的主导地位不能动摇,国有经济的主导作用不能动摇。”事实上,他拒绝回归到邓小平市场经济道路上去。任凭中共元老如何苦口婆心,如何跳脚,习仍然要一条道走到黑。这也注定了中国已经走进了暴风雨。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