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政府着力清洗教育界 老师或被迫成政权喉舌

原文转自自由亚洲广播电台 rfa.org
2020-08-20 
通过国安法后,香港政府亦着手清洗教育界。(AP/资料图)
通过国安法后,香港政府亦着手清洗教育界。(AP/资料图)
 
 香港亲北京人士经常诟病,近年社会运动是源于 “教育出了问题”。通过国安法后,香港政府亦着手清洗教育界,在教科书中删除敏感字眼、字句及题材,如六四事件的内容遭大幅删减。支联会主席李卓人认为此举是政治审查,让老师在此议题上说不得。社运下、国安法后,香港教育未来何去何从?本应鼓励学生独立思考的通识教育又会否成为另类国民教育?

自去年反送中运动以来,香港中学文凭考试课程的必修科 ‘通识教育’一直处于风眼节点。去年,教育局就通识科教材推出 ‘专业咨询计划’,由当局审阅课本教材后,对出版社提出修订建议。在周一(17日),有6间出版社在网上公开修订内容供教师查阅。

其中,多本教科书在 ‘今日香港’单元删除多个与香港法治、社会运动议题相关的内容及字眼。 其中一家出版社的教科书删除一整页有关公民抗命的资料响应题,而有关三权分立的内容,出版社也删除了 “社会普遍认为香港实行三权分立”的字句,及三权互相制衡“以防其中一方权力过大”的内容。当提到香港社会运动议题时,多个 “本土” 字眼改为 “本地”,部分政治组织的名字如 “本土民主前线”、“香港众志”等也被删除。 

图说:在香港书店「中学补充教材」架上的通识应试练习、参考书等(示意图,非经过审批的教科书)。(摄影/金蕊)
图说:在香港书店「中学补充教材」架上的通识应试练习、参考书等(示意图,非经过审批的教科书)。(摄影/金蕊) 

香港教科书套用大陆官方说法

香港教育图书出版的教科书除了修改有关香港 ‘三权分立’的内容外,也在公民抗命课题中,加入参与者违法后需承担法律刑责的内容。另外,出版社亦删除写有普选要求的 ‘连侬墙’ 相片。

另一单元‘现代中国‘的内容亦遭大篇幅修改。教科书删减1989年的六四事件的起因、过程及结果的知识增润部分,仅简略说明1989年曾发生过六四事件。另一家出版社的教科书虽有保留六四事件的简述,但同时加入邓小平南巡期间强调 “发展才是硬道理“的内容。 而在讲述中国政制发展的部分,有出版社删除 ‘村委会选举与民主发展’部分有关2011年乌坎村事件的内容,让外界质疑是讨好国安公署署长郑雁雄。

鼓励学生举报令教师动辄得咎

支联会主席李卓人周四(20号)接受本台访问,表示教育局此举无疑是政治审查,试图抹去六四事件,并以中国政府对事件的官方说法套用于香港教科书中,政治意图昭然若揭。他认为,教育局此举不但让莘莘学子无法得知 “六四屠城真相”,更是摆了一把刀在老师头上,让他们必须按着课本教学,免得被投诉为“政治不正确”。 

支联会主席李卓人表示教育局此举无疑是政治审查,试图抹去六四事件。(AFP)

支联会主席李卓人表示教育局此举无疑是政治审查,试图抹去六四事件。(AFP)
 
李卓人: “尤其当局未来会鼓励学生去投诉,就算整体学生都是支持老师,但只要有一个人提出有关 ‘政治正确’的投诉,老师就很有可能受到处分。所以我们觉得政府的目的也是为了威吓老师,不能自己去解释给学生听,让学生自己去分析。”

教育局解释称,这次局方特事特办,由专业团队负责,为市面流通的高中通识教科书提供专业意见,旨在去芜存菁,务求数据正确、建基于事实,并避免夸张失实或误导。教育局强调,出版社是自愿接受‘专业咨询计划’以优化教科书,但事实又是不是如此呢?

教育局主导教科书选用制度

 本台记者翻查教育局资料,发现在评审教科书的过程中,教育局担当关键角色。当出版社编写课本后,可自行选择是否交给教育局作审定,而经过教育局评审 为“合格”的书本,则可列入“适用书目表”,与“未经送审的教材”作区别,保障出版社的营商。 但事实上,通识教育科一直并没有送审机制,即使出版社“自愿“送审并修订内容,老师是否也能选取其他未有送审的教材、甚或学校自行编订校本课程呢?

教协总干事沈伟男对本台解释,在现时政治氛围下,老师倾向选取经教育局建议的教科书,主要原因是老师希望避免不必要的投诉及政治压力。

沈伟男:“当然有部分学校会按一贯做法去编订教材,但我相信也会有不少学校为了不必要的争执,例如被家长投诉或外界的政治压力,老师或会认为使用 ‘适用书目表’的教科书会比较安全。这是很自然的做法,我认为是会有一种效应让老师跟从‘适用书目表’。”  

Photo: RFA
 
教育局整肃老师思想

随着去年社会运动的发酵,政府不断以各种手段整肃教育界。过去一年,教育局曾九次就政治罢课、参与社运、《国歌法》、《禁蒙面法》及《港区国安法》等向全港学校发信,被外界批评是向校方及老师施压。教育局又强烈表明,将对违规或被捕的教师严肃跟进,又会对与社会政治事件有关的教师专业操守个案展开调查,警告若情况严重或可取消其教师注册。《港区国安法》立法后,教育局更是变本加厉,要求未来所有新晋教师及晋升教师均要接受由教育局举办的培训,课程包括 ‘国家及国际教育发展’及‘教师的角色、价值观及操守’等。

除了面对官方警告及培训,老师也要面对突如其来的不知名投诉。教育局称,去年反送中运动至今年6月底,收到有关老师就社会事件发表仇恨或挑衅言论,以及使用不恰当教材等投诉超过200宗。而不少投诉都是匿名信件,源头不明。另一方面,亲中媒体如《文汇报》、《大公报》亦会就老师在社交媒体上的反政府言论,大造文章;也有爱国团体就老师某句说话,而到学校门口要求学校解雇涉事老师。

沈伟男也慨叹,随着近年政治事件,许多事情都是政治凌驾教育专业,特别是过去一年的投诉风气,基本上什么事情都可以投诉老师。外界单凭某一两句句子就说学校或教科书是洗脑的,令老师经常要面对不明的举报潮,压力甚大。

记者 郑日尧   责编 胡力汉 许书婷  网编 瑞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