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上的“黑命贵”

 作者:茆家升(安徽)

近日美国的BLM问题,群里关注热度,似乎冷了一点。很正常。毕竟此岸还有那么多迫在眉睫的问题,极待解决。彼岸的事再大,我们除了隔岸观火,空发议论。只多也就视为它山之石而已,别的还能做什么?

话虽这么说,依然感谢群主和群友们,发表的系列文章与帖子,使我们对种族矛盾丶不公丶抗争等诸多历史和现实,有了多一些了解,也是好事。民族问题,除了日本是单一的大和民族,后建的以色列是犹太人的天下之外。很多国家都有这个麻烦很大的问题。中丶美尤甚。

笔者想到中国以前跟黑非洲打交道的历史和现实,对于“黑命贵”或“华命贵”倒是有些话不吐不快。

前几天在群里读到丛日云教授的《特朗普反对什么样的多元主义》一文,觉得颇有新意,不须细谈了。倒是文后的两个联结,值得关注。一是,《黑人进入中国后,大学成艾滋病重灾区》。一是,《中国第一留学大国,我们不要!》这两件事,尽管不是中国黑人问题的全部,但也是值得严重关注的问题。可惜打不开,不过不要紧,它们已是国人尽知的事了。

先说第二件。这是教育部部长,两会期间,公开的表态。说到2049年,中国要成为世界教育的中心,将成为世界第一的留学生大国。两会上说的,毋须再考证。部长此言,底气何在?外国人要来中国学什么?科学丶技术丶文化吗?当然不是!

为何这样说?当今已是信息时代,信息传播靠的是什么,主要是集成电路,也就是芯片。那当下在此前沿领域我国境况如何呢?且以其核心技术丶高水平的光刻机为例,因为没有它,就生产不出先进的芯片。网传荷兰出产的ALSM光刻机有十万个零部件,乃集当今各国前沿科学成果大成的产物。即使最发达的美国,举全国之力也造不出来。那中国在其中占多少份额呢?零!连一条线路也没有。也就是说,你还不是大家庭的成员,要用只能买。那天不卖给你了,你就歇菜了。所以有人问华为老总任正非,你们何时能超过苹果,弃用安卓。任说肯定可以超越,时间大概300年吧。任正非是圈子内的人,他是清醒的。

任正非是淸醒的,那部长是糊涂的吗?糊涂人能当部长吗!部长只须反问你一句,我什么时候说过,留学生来中国,就是学习科学技术的,要学的东西多着呢!现在离2049还远着哩,何须一一细说。部长不说,瓜民们只能胡乱猜测了,说错了,别见怪。

依在下一耄耋老翁看,中国的黑人问题,一言以蔽之,是意识形态的事。这件事要放到世界的大格局中,方能说清楚。

二战后,世界分为东西方两大战营,从热战到冷战,一天也未消停过。这一边刮的是东风,奉行的是马列主义,治国方略是阶级斗争丶暴力革命丶消灭私有制。终极目标是全世界无产者团结起来,砸烂旧世界,英特奈雄那儿(共产国际)一定要实现;那一边刮的是西风,奉行的是民主丶自由丶平等丶博爱,三权分立,司法独立,人权保障丶市场经济等,所谓普适价值。两大阵营,水火不容。用毛泽东引用小说红楼梦里的一句话就是,当今世界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这场恶斗,延续了近半个世纪。直到1991年苏联解体,苏东波席卷东欧,柏林墙倒,方告一段落。但并未落幕。

因为数亿人口的中国,还在坚持马列主义,还在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而且早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末至六十年代初,中苏决裂起,毛泽东和他的团队,即标榜中国才是马列主义的正溯,苏联及其小伙伴们,除了阿尔巴尼亚,都是修正主义。中国反帝也反修,也反各国反动派。正是在那时候,毛泽东倡导了三个世界学说。从此毛泽东或自封丶或属下吹捧丶或花巨金贿赂亚非拉贫穷国家,毛泽东思想光焰无际,照遍亚非垃,北京成了世界革命的中心,毛泽东也成为第三世界的领袖。从此非洲黑人问题,也提到了中国的议事日程。并逐渐成了大麻烦。

谁都知道当头不是件容易的事。你看美帝,要当世界警察,管全球的事,单在世界各地驻军,就有360多处,那是多么厐大的消费,除了大老板,谁有这个实力。

那第三世界的头儿,就好当吗?也不好当!国家的大事,草民不知不说。先说一点贴身的事。

记得是大饥荒最严重时刻,也就是1959年庐山会议后,到1960年全年时。我所在的改造右派的农场,与农村是毗邻的。眼见大批百姓主要是农民被饿死,而当时的报纸上,总是在刋登,中国昨天无偿援助非洲某国大米一万吨,今天又无偿援助了非洲某国小麦一万吨。何谓无偿,就是白送。每看到这些报道,我们饥肠辘辘,奄奄待毙的贱民们,总在私下议论,这一万吨一万吨的往外白送,这些黑人的命不说比我们这些贱民了,难道也比中国最善良的农民命贵!一万吨就是两千万斤,而一个人有300斤原粮,就可以活下来。那中国少了一万吨粮食,就意味着中国将有六丶七万人被饿死。用俄国作家果戈里的话说,就是将有几万的活魂灵成为死魂灵。当然粮食也并非只给了非洲。也援助亚洲丶拉丁美洲。仅阿尔巴尼亚一国,援助粮食竟达180万噸。阿国仅200多万人口,人圴2000多斤。

据近年公布的材料,1958年粮食出口288万吨,1959年出口粮食为415万吨,进口数为零,1960年出口粮食272万吨。也就是说如果那些年不出口这么多粮食,可以保中国多少万人不被饿死。当然这些粮食也并不是白送给非洲黑人了,有些也援助其他国家了。有些卖掉了换成黄金美鈔,发展两弹一星了。不管去哪里了,后果只有一个,中国人因缺粮,大批人饿死了!据党史二卷公布的资料,仅1959年一年,中国就减少了一千万人!

所以当人们还在争论,美国的BLM运动,应该翻译成黑命贵,还有黑人的命也是命时,作为那场夺命的大饥荒的亲历者与倖存者,总是忍不住要想起当年,为何无人喊出华命贵,华人的命也是命的口号呢?

殷鉴不远,亲历者还大有人在。

再说点身边的事。中国一直有援非的医疗队。发扬国际主义精神,应该是好事。但非洲几十个国家,先援谁呢?当然不是我们基层百姓考虑的事。就我们市而言,包下的是坦桑尼亚,主要是我国援建的坦赞铁路工程,相当于筑路医疗队,这是必须的。

叧一国是南也门。那时南也门全称是也门民主人民共和国,是中东地区唯一的社会主义国家。1970年建国。中国即开始向南也门派遣医疗队。社会主义大家庭嘛,责无旁贷。芜湖市某院医疗队,还曾分出8个人,去北也门总统家乡,专为总统乡亲服务。其中麻醉科主任是我同学。他回国后对我说,那半年我们8个人相依为命,每日医疗点丶住所,两点一线,不敢越雷池半步。

1995年南也门因人权等问题灭亡了,南北统一了。援也门医疗队也逐渐停止了。

还要说点个人经历的事。1963年,芜湖市一金姓女生,考入上海同济大学土木工程系。不久即奉命为一黑人留学生当伴读。此留学生乃该国未执政的共产党总书记之子。少男少女,日久生情。违规了,金某被开除遣返芜湖,安排一小学教职作补偿。文革风起,金氏女遭残酷批斗,受尽屈辱。

某日,忽闻中央电台播新闻,所有外国留学生,全回本国使馆待命。乃毅然乘乱赴京,绕使馆连呼三日,终于呼出恋人。据传当日即奉周总理命成婚。后来这对异国情侣,一生依同济所学,成为成功的建筑商。不忘家乡,常夫妻携子女回乡探亲。前年古稀之年,尚结伴回芜湖,所以他们的事,市人皆知,也是谈资。

我曾以此故事,发表了一篇题为《黃与黑》的短篇小说。黄帽子也指商人,黑帽子也指学位。只是未戴上红帽子,未陷入官场是非,结局美好。小说发表后,有一电影工作者,找上门来,希望改编成电影脚本。我说我非圈中人,不懂;又是临床一线医生,很忙。我授权你操作,以后不了了之。深知,此文重点是文革混乱中的大反转,根本原因还是意识形态问题,男主是我们同一战壕的战友。换一个人想不会有此好结局。

此事也说明,为黑人留学生伴读,也非新鲜事,毛时代即已有之。而且召谁来留学,谁有资格有女生伴读,条件也未变,还是意识形态决定的。放大点说,算不算两个阵营的角力呢?

说起意识形态,一直有朦胧之感,总找不到适当词句,把它说清楚。其实还不如直接说你站那一边,为谁说话,为谁办事,更直截了当。且以黑人问题为例。二战后,东西方两大阵营角力。开始中国作为社会主义阵营主力军,对西方是反帝急先锋,搞大跃进,要超英赶美。在阵营内是和苏联,争夺的是共产主义国家的领导地位。为此,毛曾在1957年莫斯科,世界共产主义领袖大会上,扬言准备牺牲中国数亿人口,和帝国主义恶斗。毛此言一出,吓坏了全场的共产党头头们。

那时黑人问题还很少受舆论关注。

应该是1959年在罗马尼亚首都布加列斯特,社会主义阵营头头们会议上,赫鲁晓夫带头向中国发难,东欧除阿尔巴尼亚之外,一齐攻击中国,从此中苏决裂,苏东欧有了新名词,修正主义者。亚洲朋友也不和中国一条心。

于是,这才有了三个世界的学说,也才有了黑人问题。

毛泽东说雄才大略也行,说野心勃勃也行。有人说毛读了十七遍《二十四史》,还专门为毛印刷了大字本。毛也读透了从《资治通鉴》到《商君书》诸多古籍的精髓。还从中国革命中,炼就了一身超强的帝王之术。如果只领导中国几亿人,真是屈了才。他的思想是光焰无际的。一时照不到西方列强,照不到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还照不到亚非拉贫穷的国家吗?尤其是非洲,那么多国家,那么大的地盘,那么多的人口。从意识形态看,那里还是一片空白。马列主义丶毛泽东思想,不去占领;那帝国主义,以及和帝国主义狼狈为奸的修正主义,必然会去占领。岂不是对人类的极大犯罪!那何日能砸烂万恶的旧世界!那马列主义丶毛泽东思想的红旗,何时能插遍全球!

如果有人对毛说,第三世界的头儿,也不好当。那里大都贫穷落后,有的国家灾难连年,有的国家还正在大量饿死人,怎么起来革命。毛会说贫穷落后,一片空白,正好画更新更美的图画。暂时的困难怕什么,只要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打败美帝国主义和一切走狗,全人类就会建成美妙的各取所需的共产主义人间乐园。至于暂时困难吗,我们无偿支援呀!如果要说要支援的地方太多,我们本身也穷,没这个能力。那就是观念转变的问题了,说是立场问题也可以!首先要认清什么是世界大局,什么是世界革命的大目标?和英特奈雄那尔相比,一切都是小事!

毛泽东要当第三世界领袖,就不得不笼络黑非洲。1960年代中国开始大力援助非洲,这才有了毛泽东时代中国最大单一援外项目——坦赞铁路。1960年代初接受中国援助的非洲国家只有西非的几内亚和北非的摩洛哥。但是1963年底至1964年初,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和外长陈毅花了两个月访问非洲十国,然后增加了大量援助。根据多维新闻报道,中情局1968年9月1日的《情报备忘录:中国对撒哈拉以南非洲援助的新景象》对中国1960年代的对非援助做了盘点。“中国对撒哈拉以南非洲的援助总额达到了大约6.65亿美元,占北京向所有非共产党国家提供的援助的将近一半”,到1967年进一步提高到三分之二以上,其中90%又集中在几内亚、马里、坦桑尼亚、赞比亚、刚果(布)等五个倾向社会主义的国家。

毛泽东援助黑非洲的目的跟援助阿尔巴尼亚等不服从苏联的共产党国家是一样的,是为了同美苏争夺世界领导权。所以当1971年中共取代国民党政府的联合国席位时,毛泽东说“这是非洲黑人兄弟把我们抬进去的”。那些亚洲国家本来就认为是小兄弟,而对欧洲那些左派国家更不领情,毛唯独感激黑非洲,说明毛的时期就已经有了“黑命贵”的意识。

同样,为了反美,毛泽东对美国黑人运动也极力支持。1963年8月8日,毛泽东发表了第一个支持美国黑人斗争的声明: “美国黑人斗争的迅速发展是美国国内阶级斗争和民族斗争日益尖锐化的表现民族斗争,说到底,是一个'阶级斗争问题。”毛泽东当然不会有人权思想,但是只要是跟美国政府斗争,他都会支持,只不过那个时候手段落后,也无法把势力渗透到美国,因此没有办法对黑人运动提供实际的支持。

当毛泽东大力援外的时候,有人说中国自己也很贫穷,特别是大跃进期间,已经饿死很多人了。如果还要无偿支援外国,会饿死更多人的。毛说,“死人有什么了不起,如果人不死,那孔夫子现在还我们一起开会呢。”还有人说,那会饿死上千万中国人,毛说,“那也没什么,中国有上亿妇女,让她们敞开生,几年不就回来了!”

为了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红旗插遍五大洲,宁愿饿死人,也要支援亚非拉第三世界,起来闹革命,就是毛时代的主旋律,或曰意识形态的主流。从这个角度去看问题,一切看似荒唐的问题,都是真实的存在。说得好听一点,是小道理要服从大道理,局部要服从全局!

记得那时有位元帅写过这样几句诗:“赤道弯弓能射虎,椰林匕首可屠龙。景升父子皆豕犬,旋转全凭革命功。”有了寄希望于黑人,起来反对帝修反的大目标,还有别人置喙的余地吗?

整个毛时代,中国对黑人问题的方针政策,没有改变过!不过那时来华黑人比较少,直接矛盾没有显现,百姓们也不大关心。

1976年毛泽东死了。紧接着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了,实行了改革开放的政策。既然要对外开放,非洲黑人当然也在其中。世纪之交的前后十年,笔者正在广州,眼见广州各处,黑人逐渐多起来。但此时外交政策也有了大变化,实行的韬光养晦,永不出头。黑非洲已不再被视为世界革命的力量,广州的黑人也未成为黑大爷,我也未遇见过一起,黑人和国人的矛盾。广州的报纸很开放,报道黑人的事也很少。

近年来,引起国民对黑人问题愈来愈多关注的,主要是两件事。一是对非洲多国的大笔经济援助,一是由山东一些高校对黑人留学生的超国民待遇,包括为黑人留学生,配备一比三的中国女学生伴读。以及由此引起的连锁反应,包括中国髙校成为艾滋病的重灾区。

与艾滋病相关的还有一个更辣眼的问题,说本来外籍人来华,是要做艾滋病抗原检测的。以后不知为什么这项重要的,关系到民族健康的必要措施,竟然取消了。至今我依然坚信,这是假新闻,否则是什么样对中华民族有如此刻骨仇恨的人,才会做出如此伤天害理丶祸国殃民,也必将遗臭万年的恶举!

还要说说黑人留学生的超国民待遇的问题,近闻有愈演愈烈之势。更准确一点说是事情本来存在,只是暴露出更多的事件而已。例如山东有一黑人留学生病了,学校竟安排25名中国学生轮值照顾他,且照顾他的人,还有伙食交通补贴。而此黑人竟劣迹班班,仅女友就换了几茬,用的就是中国对黑人留学生的补助费。

那补助费是多少呢,各地并不一样。按北师大一院长说,一人一年十万人民币,真的不多。多乎哉不多也,中国有六亿人每月收入仅一千元!那黑大爷们干吗了,能享这么大的福?还有的人说,黑大爷住的高规格的学生宿舍,竟然要中国学生为他们打扫卫生,这又算的是什么事呢?相关人员需不需要,对中国老百姓说清楚。

网上还流传一伴读女生的自述,引起广泛关注。说的是一群黑人留学生,召伴读女生飲酒作乐。她和另一女生,不愿受黑大爷骚扰,愤然离开。结果俩人被取消了伴读补助费。而另几位看重补助费的同胞女生,有几位数月后,去做了人流!这真是人必先自辱,而后人辱之!那谁逼中国女生自辱呢?

有人担心生源质量,这是个迂腐的问题,没有数量哪有质量。有的学校就明确说了,开始不要追求质量,完成招收留学生的任务,是当务之急,不能拖一省一市的后腿。

现在回过头来,再说说到2049年,中国将成为世界教育的中心,和第一留学生大国之事。应该说这个估计是太保守了。如果把留学生的补助,再提高一点点,比如每人配个两居室的单元房,叧一室留给孩子和保姆。那成为第一留学大国,就是分分钟的事了。

我这么说也并非主观臆断。君不见当年抚顺日本战犯收容所,关的一千多名战争战犯,都是双手沾滿中国人鲜血的屠夫,血债累累。可照样享受的是超国民待遇!一个不杀,有的关几年后,全部回国了。关押期间,正值大跃进时。国民大批饿死,他们的生活标准,依然很高。居然配偶还可来同居生子!

比起战争罪犯,被供奉的非洲大爷们来中国结婚生子,有何不可,他们起码还未在中国杀人放火吧。

2020年7月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