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的延安整风将沦为政治游戏

 作者:张杰(法学博士)

7月8日,中央政法委召开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试点工作动员会,决定在取得试点经验基础上,2021年起将自下而上一级一级逐级在全国政法系统铺开;到2022年一季度前,完成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任务。教育整顿行动负责人陈一新在动员会上说,政法队伍教育整顿是刮骨疗毒式的自我革命、激浊扬清式的“延安整风”。教育整顿要坚持刀刃向内,彻底割除毒瘤,清除害群之马,清查对党不忠诚不老实的“两面人”,引导政法队伍坚定做到“两个维护”,确保政法队伍绝对忠诚、绝对纯洁、绝对可靠。

 目前,中国各地的司法部门,如检察院、法院、公安、司法系统都在召开类似的动员会议。这次会议有点不同寻常,因为在教育整顿运动的第一周就有21名政法干部接受调查。8月18日,上海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龚道安接受调查。他是这场运动开始以来落马职位最高的官员。最近落马的官员还包括中国北方内蒙古的一名监狱管理局原局长、中国南方城市江门市的公安局局长,以及曾长期在东部的江苏省担任政法部门官员的人。为什么习近平要在政法队伍中开展教育整顿活动?延安式整风能够取得成功吗?下面,我和大家分析一下:

 第一,对政法队伍的忠诚度不放心

 习近平和所有中共领导人一样将军队视为自己的枪杆子,将政法部门视为自己的刀把子。并且认为抢杆子和刀把子必须掌握在党的手中,必须服从中共领导人的指挥。这个观念从毛泽东、邓小平一直传承到习近平。中国是个极权主义党国,它与西方国家主张的军队国家化、司法独立完全不同。习近平之所以要开展政法队伍教育整顿活动,是因为他对刀把子不放心,因为刀把子可以杀对手,也可以反戈一击伤自己。

 近几年,中国政法队伍不断出事加剧了习近平的忧虑。从2018年9月国际刑警组织主席、公安部副部长孟宏伟被抓,到2020年4月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被抓。政法委贪腐大案频发。就以武汉市而言,去年市中级法院院长王晨和检察院检察长孙光俊因贪腐落马,今年已退休的检察长孙应征也被调查。习近平真正忧虑在于2022年中共将召开二十大,这次党代会将决定习近平的掌权时间。习近平对掌握着刀把子的政法部门很不放心。得州大学奥斯汀分校副教授希娜·格里藤斯认为,当前的中国教育整顿活动是习近平把中国的强制机器变成完全听从他指挥的政治力量的一种持续努力。

 第二,教育整顿活动将沦为政治游戏

 中共的教育整顿活动几乎隔一段时间就会进行一次,江泽民、胡锦涛时期开展过。之所以,这次不同寻常是因为陈一新将它与延安整风运动相提并论。

 延安整风运动,是一场由毛泽东在延安发起的政治文化运动,此运动是为了巩固毛的领导地位。延安整风开始于1942年2月,持续了3年时间。所谓的“整风”是指“整顿三风”,包括“反对主观主义以整顿学风,反对宗派主义以整顿党风,反对党八股以整顿文风”。整风运动的实行,使毛泽东成为党主席,在党中央的地位更为确立,被许多学者认为是毛泽东个人崇拜的开端。该运动造成大量冤假错案,知识分子群体受到巨大冲击。有研究指该运动共造成超过一万人死亡。著名的知识分子王实味在这场运动中被处决。时政评论人士邓聿文说:“延安整风就是一切都要听毛的,这点也是这次学习延安整风最大的信号,”“清理政法委系统应该说最核心的目的就是要它一切听习的。”武汉大学法学院教授秦前红说,延安整风,就是要树立核心,培养忠诚。

 习近平通过延安式整风能够达到定于一尊的目的吗?答案是否定的。原因在于中国官员厌恶毛泽东时代的政治运动和阶级斗争。他们在四十年改革开放中见过世面,知道社会制度的善恶。并且他们有一套应对这类教育整顿的方法。他们会抱团取暖,相互保护,因为谁的屁股都不干净。他们会私下交换批评意见,在批评与自我批评会议上演戏,表面斗得脸红耳赤,私下哥俩好。2013年9月,习近平参加河北省省委班子民主生活会,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在会上批评自己“急于求成,求变心切”,同时批评自己的下属、秦皇岛市委书记田向利“急于求成,急于证明自己,急于让领导认可”。河北省省长张庆伟对自己提出的批评是,个人官僚主义,爱批评人,没有耐心听意见。其实这就是一场事先安排好的集体表演,竟得到了习近平的赞扬。

 第三,习近平为什么得不到忠诚?

 2012年,习近平上台以来,他一直在批判党内的两面人,希望官员绝对忠诚、绝对纯洁、绝对可靠。什么是习近平心中的两面人?两面人的特征是什么?习近平认为,两面人就是修身不真修、信仰不真信,很会伪装,喜欢表演作秀,言行不一、心口不一、表里不一、欺上瞒下,说一套、做一套,台上一套、台下一套,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他认为“两面人”不是一天形成的,他们披着“清廉”的伪装,念着虚假的“台词”,演着贪腐的“戏码”,一步步走上不归路。真可谓画龙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

 事实上,极权社会的独裁者都重视忠诚,都希望下属对他忠诚,对他完全顺服。这样,他才能像神一样被供奉着、崇拜着。如果下属对他不忠诚,他就没有安全感,就会无端猜忌,甚至杀戮。文革中,毛泽东就对刘少奇万般猜忌,认定他就是睡在身边的赫鲁晓夫。为了赢得下属忠诚,他们需要造神运动和疯狂的个人崇拜。林彪说:“毛主席这样的天才,全世界几百年,中国几千年才出一个,毛主席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天才”,“毛主席比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高得多,现在世界上没有哪一个人比得上毛主席的水平”。对于毛泽东的每一句话,“理解的要执行,不理解的也要执行”。上海王柯庆施的调子更高,他说:“对主席就是要迷信”,“我们相信主席要相信到迷信的程度,服从主席要服从到盲从的程度。”

 1966年8月1日,中共八届十一中全会召开,毛泽东决定重用林彪。8月4日、5日,毛泽东两次要林彪回北京出席,林彪都说有病不能出席。6日上午,毛以休会的办法“逼”林彪出山。文革中,毛泽东希望林彪对他绝对忠诚,毛亲自布置让林彪看两本古书,一本是《三国志》中的《郭嘉传》,一本是二十四史中《宋书》的《范晔传》。郭嘉是曹操重要的谋臣,跟随曹操10多年,参与军务,积劳成疾,为曹操破袁绍立下汗马功劳,最后死于军帐之中,死时38岁。范晔是南朝宋国著名政治家,贵族出身,《后汉书》的作者。范晔17岁时开始做官,曾经做到相当于国防部长,后来卷入党争,参与了皇帝的叔叔刘叔康的谋反。宋文帝最后把范晔全家抄斩,死的时候48岁。毛泽东想告诉林彪,他应该学郭嘉,绝对忠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不要学范晔谋反,否则下场会很惨。为了保护好林副统帅的安全,毛泽东派8341部队进驻了林彪驻地毛家湾接替了林彪的安全防卫,从而让林彪不敢反、不能反和不想反。但最终,林彪以驾机出逃,摔死在温都尔汗的方式表明了他们君臣之间的“忠诚”。可见,在极权主义社会里,当权者与官员之间只有对权力的争斗,而没有真正的政治忠诚。

 林彪作为毛泽东最亲密的战友和接班人倒是把毛看得很清楚。由其子林立果起草的《571工程纪要》指出:毛泽东不是一个真正的马列主义者,而是一个行孔孟之道借马列主义之皮、执秦始皇之法的中国历史上最大的封建暴君。 毛泽东是一个怀疑狂、疟待狂,他的整人哲学是一不做、二不休。他每整一个人都要把这个人置于死地而方休,一旦得罪就得罪到底、而且把全部坏事嫁祸于别人。戳穿了说,在他手下一个个象走马灯式垮台的人物,其实都是他的替罪羊。我们再谈薄熙来和王立军。薄熙来在重庆唱红打黑,红歌唱得惊天地、泣鬼神,打黑打得民营企业家哭爹喊娘,寻死寻活。但谁想到,忠诚于他的打黑英雄王立军居然是两面人,突然叛逃到成都美国领事馆寻求庇护,使薄熙来谋求取代习近平的一盘好棋,下成了死局,结果这哥俩一起进了秦城监狱,接着下棋。

 在极权主义国家,官员无一不是两面人。试想习近平不是两面人又如何能够成为储君,成为党魁?陈一新不是两面人又如何能够讨得习近平的欢喜,而被重用?北大张千帆教授指出:极权主义消灭一切诚实,消灭一切天赋,消灭一切自发力量,而以一群白痴、骗子、唯唯诺诺的小人取而代之,因为卑鄙无能是政治忠诚的最可靠保障。简单说,极权主义就是一个依靠暴力和谎言维持的制度,一个劣币驱逐良币的制度,一个培养两面人的制度。在极权主义社会里最廉价的资源就是虚伪,寻找忠诚无异于缘木求鱼。

事实上,习近平就没弄明白什么是忠诚。在政治上,忠诚只可能是对信仰和事业上忠诚,而不可能体现在对人的效忠上,无任极权主义社会还是民主社会。恐惧和谎言是维护极权国家的两根支柱。为了谋求权力和恐惧被迫害,人人都是撒谎者和两面人。忠诚没有生存的土壤和空间。

 现在我们总结一下,习近平对政法队伍教育整顿的目的在于确保2022年二十大上连任,向普京一样长期执政。习近平陷入了一种困境之中,不放心政法队伍,于是采用延安式教育整顿,清除两面人,但延安市教育整顿的残酷,又会制造更多的两面人,于是更不放心。在中共历史上,AB团事件、延安整风、反右运动,文化大革命都伴随着大清洗,制造大量冤假错案。习近平的教育整顿活动必将以失败而告终,因为他得不到中共官员的政治忠诚。美国前联邦调查局局长科米在他的书《至高忠诚》中探讨了政治忠诚。科米认为,忠诚并不是给总统,不是给权力,也不是用于取悦大多数人。他仅仅应该忠诚于人类最高的道德准则,忠诚于授予他权力的人民。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