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基本得到控制后,中国领导人目前正深受一波严重洪灾的困扰。这场灾害已造成中国中部和西南部数百人死亡,数百万人流离失所。
上周,长江洪水在四川和巨型都市重庆再次达到高峰,位于下游约450公里处的三峡大坝达到了2003年蓄水以来的最高水位。
今年的洪水并不是造成巨大生命和财产损失的单一自然灾害,而是一系列缓慢无情的小灾害。尽管官方报道集中在政府的救援工作上,但洪灾造成的总伤亡人数仍在不断上升。
 
习近称中国的救灾工作是“对我军领导指挥体制”的“实际检验”。他会见了抗洪中的三位遇难者的亲属,并在周三向参与救灾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和武警部队官员发表讲话。
社区工作人员和志愿者向四川内江市的人们运送食品和物资。
社区工作人员和志愿者向四川内江市的人们运送食品和物资。 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习近平和总理李克强在受灾地区的公开露面凸显了危机的严重性,这场灾难给仍在努力从疫情中复苏的经济带来了又一次打击。
李克强访问了重庆,在那里,长江今年第五次溢出堤岸,周四下午,长江水位突破了1981年创下的历史高点。领导人试图让人们放心,政府正在尽其所能,但有些人可能对此存有怀疑。
“我相信中国公众会因为今年连续不断的天灾人祸质疑北京,甚至质疑中国的治理模式和治理效果,”北京的独立政治分析人士吴强说。
在一个人气社交媒体平台上流传的一段重庆洪灾视频中,一名重庆居民表示:“对于很多商家来说,损失惨重,上半年抗疫,下半年抗洪。”
上周之前,洪水已经造成至少260亿美元的经济损失。上周在北京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中国防汛抗旱总指挥部秘书长周学文说,至少有6300万人受到影响,5.4万座房屋被毁。他说至少有219人死亡或失踪。
四川眉山的居民正在撤离。中国领导人习近称中国的救灾工作是“对我军领导指挥体制”的“实际检验”。
四川眉山的居民正在撤离。中国领导人习近称中国的救灾工作是“对我军领导指挥体制”的“实际检验”。 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上周五,四川雅安附近一个村庄因暴雨造成山体滑坡,至少6人死亡。同一地区另一起山体滑坡造成5人失踪。
中国南方夏季经常有暴雨,但今年的降雨比往年更猛烈、更持久,在过去两个月里淹没了庄稼和众多社区。在这场洪灾的背景下,习近平宣布了一场反对浪费粮食的运动,也许并非巧合,尽管官员们坚称没有迫在眉睫的粮食危机。
 
今年的暴雨再次引发了有关三峡大坝的争论。这项始于1994年的大型工程迫使100多万人搬迁,将许多社区整体淹没在水下,并严重破坏了周边环境。
根据水利部的声明,流入大坝水库的水量达到每秒7.5万立方米,打破了上个月刚刚创下的每秒6.1万立方米的纪录。尽管官方称大坝没有危险,但水位已接近最大容量。
自今年6月洪水开始以来,官员们一再保证,三峡大坝能够抵御这种被称为百年一遇的洪水。一些官方媒体的报道更进一步,声称大坝几乎肯定防止了下游主要城市发生更严重的洪水,包括新冠大流行的起源地武汉。
四川省的沱江因暴雨而涨水。
四川省的沱江因暴雨而涨水。 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上周五,官员们宣布,流入三峡大坝的水流有所缓解,不过他们仍然保持警惕。“极大减轻了长江中下游干流的防洪压力,”政府的新华社报道。
中国另一重要水道黄河也发生了更多洪水。水利部在一份声明中说,周五,陕西省的河流已达到自1997年以来的最高水位。将近700条较小的河流和支流也发生了洪水,较为老旧的水坝和堤坝处于重负之下。
洪水威胁到中国一些最著名的地标建筑。在四川,洪水涨到乐山大佛底部,这是一座拥有1200年历史的山坡雕塑,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该建筑自周二以来已经关闭,工人们一直在清理下层的淤泥。
“水位涨得太吓人了,”一位只愿透露自己姓张的当地餐馆经理周五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灾难面前,人类太渺小了。”
重庆的一条小巷因洪水而被封锁,保安在巷口警戒。
重庆的一条小巷因洪水而被封锁,保安在巷口警戒。 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