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海外民运圈中的中共特务

 作者:张杰(法学博士)

【编者按】海外民运始终不能摆脱中共特务的阴影,既有真正的特务造成的破坏,也有过度的怀疑造成民运的分裂。如果解决民运圈的特务问题,是个需要民主人士深入思考的问题。希望张杰博士的这篇文章能够为解决这个问题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

这个世界上,只要有国家存在就不可能没有特务。特务的专业名称叫间谍。每个国家都要保护自身的安全。就说911事件吧,美国情报机构在袭击发生前数月,亚利桑那州一名联邦调查局(FBI)工作人员在给华盛顿总部的一份备忘录中,提请注意数名在美国学习飞行的中东人,直接提及本拉登的追随者可能会渗透入全球民航系统,发动空中恐怖袭击。FBI局长承认,当时没有对该情报给予足够重视。世界上著名的情报机构有美国联邦调查局FBI、中央情报局CIA、俄罗斯对外情报局、英国的军情六处、以色列的摩萨德和中国的国家安全部等。

 大家不要以为特务就像007影片中的邦德长得那样酷,其实他们大都其貌不扬。长得太引入注目的人一般不适合当特务,否则一出场就被人盯上了。我在银行工作时,所管辖的一个军事研究所就是研究核潜艇的。一天,我去见该单位财务处长时被告知不要打电话,因为这里出特务了,国家安全部正在调查。原来一个打字员在网上抱怨工资太低,被台湾特务盯上了。后他将领导的年度工作报告卖给了台湾特务,心想都是一些废话也没有什么情报。但台湾情报机构通过分析报告中的数据竟然发现了中国核潜艇的水平。中国如何得知潜艇情报被泄露呢?因为中国在台湾情报机构里也有特务。

 各国的大使馆和领事馆都肩负特务活动的职能。同时盟国之间也相互分享情报。如二战时,国民党潜伏在日本的情报人员就发现了日本有袭击珍珠港的计划,后该情报交给了美国情报机构,但没有引起美国的高度关注。各国间谍每天都在活动,一些间谍服务于多个国家的情报机构,而成为双面或多面间谍。中国共产党为了维护政权自然不会忽视海外民运,民主先驱王炳章、彭明在东南亚的被捕,背后都有中共特务的魔影。海外民运圈中很多人对抓特务很有兴趣,也常把一些民运人士打成特务。我们在分析海外民运特务之前,先说一个新闻,美国刚刚抓获的一个中国间谍。

 8月14日,美国司法部抓获了一名潜藏在中央情报局的中国间谍。他名叫马玉清,现年69岁,出生于香港,后归化为美国公民。他在1982到1989年间为中央情报局(CIA)工作,之后又在2004年以语言学家的身份进入联邦调查局(FBI)工作。他在为美国情报机构工作的期间为中国提供资料,多次泄露关键信息赚取报酬。

 马玉清最早在2001年就成为中国国安部的情报人员。在十年的时间里,马和他的一位亲戚合谋,秘密向中国传送国防信息。2001年3月,马在香港呆了三天。在此期间,他向中国情报员提供机密情报,包括CIA的消息来源、CIA在国际间如何运作、CIA如何加密信息、以及其他CIA用来搜集情报的手法。他2004年进入FBI之后,仍然与中国情报机构保持联系,并用公务电脑拷贝与导弹和武器系统有关的文件和图像。后续几年,马玉清也多次携带数码相机进入FBI安全区域拍摄文件。

 从2010年到2012年,美国在中国的线人网络被破坏,其中不少人遇害。美国情报机构怀疑出了内鬼,于是展开内部排查。马玉清被怀疑协助了中国。马玉清曾收到一封电子邮件,发信方是中国情报机构的联络人。信中夹带一张照片,有五只小狗坐在一张公园长椅上。美国情报机构相信这张照片暗示马玉清着手安排一场会议,邀请他的亲戚、以及他在CIA的前同事讨论与五名潜在线民有关的会议。2006年,马玉清在去一趟上海旅行之后,经过檀香山返回家中,发现比去程多了一个高尔夫球袋,内装有2万美金。马玉清和他的亲戚至少为中国情报机构指认了两名美国线人。

 2019年春天,联邦调查局探员伪装成中国情报人员与马玉清进行的两次会面,证实了他的间谍行为。今年8月12日,他在被捕前与联调局的卧底探员会面时,再次接受了钱并表达了继续帮助中国政府的意愿,说他希望“祖国”成功。马玉清案件正在审理之中,他将面临终身监禁的最高处罚。

 马玉清的间谍行为并不罕见。2019年5月,前中情局官员马洛里被控为中国从事间谍活动,获刑20年。11月,前联邦调查局雇员李振成承认密谋向中国提供机密信息后,被判处19年监禁。

 海外中国间谍一直都存在,有的是中共派出潜伏美国的,有的则是后来被策反的。在美国最有轰动效应的中国间谍案是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前雇员金无怠。

 金无怠潜伏在美国情报机构37年之久一直没有被发现,直到1985年金无怠退休后四年,由于中共安全部北美情报司司长俞强声向美国投诚,才把金无怠供出来。

金无怠是前中共总理周恩来招收的特工。从1944年成为中共间谍开始,金无怠就给周恩来发去各种情报。后来,金无怠成为美国中情局的中国通,曾担任过的最高职务是美国东亚政策研究室主任,负责美国中央情报局对所有亚洲国家的情报监督和交换,包括台湾和日本及韩国等。差点升为美国中央情报局副局长。他的工作是为美国政府制定对华决策提供研究报告,同时,金无怠把美国政府对中国的政策、底线等绝密情报不断交给中共。到被捕时仍是中情局顾问。

 俞强声是中共安全部门负责美国情报工作的总负责人、北美情报司司长。俞强声是十八届中共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的哥哥,他们的父亲是中共元老、中共第一位天津市长黄敬。黄敬本名俞启威,年轻时曾与江青同居。

 现在我们来说海外民运中的中共特务。中共特务包括特务和线人。特务是经过培训,接受任务开展间谍活动,而线人主要是收集一些情报。目前已被确认的中共特务是曾大军和冯东海。

 我们先说说曾大军。曾大军系湖北省前组织部长曾惇的长子,1947年10月出生于武汉。1966年进入中国人民解放军艺术学院学习,文革中参与造反,后进入西藏军区担任下级军官。1983年退伍加入国家安全部湖北安全厅,公开身份是安全厅外围的掩护机构中国旅行社湖北分社的干部。在武汉大学接受英语培训,1990年潜伏来美。

 曾大军从2000年开始进入中国社会民主党,2013年当选民主党主席。曾大军多次破坏海外民运,导致多人被捕,如社民党成员王小宁。原中国青年报记者董维,1986年自费赴美留学,后被台湾军情局三处王西田处长在新加坡策反,在纽约圣约翰大学建立一个叫海天基金会的间谍机构,从事对中国高干子弟和留学生的策反工作。曾大军1990年赴美后打入该基金会当卧底。2003年董维和曾大军返回大陆后立即被捕,曾大军安然无恙,半年后回到美国。曾大军跟中国住纽约总领事馆官员、中国驻联合国使团官员曾晓华联系密切。曾晓华的任务是监控大陆到海外访问的学者和纽约的一些文化团体。曾大军在民运圈内造谣挑拨,社民党美东和美西两大组织分裂是曾大军一手造成的。曾大军的特务活动被美国情报部门发现,被监控戴上了电子手铐。但后来曾大军在中国领事馆的帮助下从墨西哥逃回了中国。据说返回中国的曾大军回到了湖北省安全厅。

 下面,我们再说说冯东海。冯东海,曾经是美国学自联副主席。冯东海受中共派遣,自1998年到2001年期间,在美国对一些海外民运人士进行监控。据易改先生回忆,九十年代,中国发展联合会在中国很活跃时,在美国的冯东海几乎每天都有电话或者邮件与中发联联系。后中发联主席彭明任命冯东海为中发联驻美国代表,并让他参与在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资助项目申请。

 冯东海其貌不扬,走起路来俨然一个刘罗锅。他特别喜欢参加民运的活动和民运人士的聚会,定期给民运人士打电话。他跟这些人交流的内容主要是传播小道消息,评价其他民运人士,当然也会交流他对时事的一些看法。

 一日,易改在冯东海位于哥伦比亚大学的宿舍,无意中翻看位于角落书架上的一本相册。那是冯东海的一些生活留影。当他翻回第一页时,一张已经褪色的他儿时的照片背后还夹着另一张照片。他将这张照片从下面抽了出来,发现是一张8人左右在一起聚餐的合影,饭桌上的所有人都是年轻的着装军人,其中包括了冯东海。他觉得比较惊奇,因为从来没有听说过冯东海有过当兵的经历。当他正要拿着这张照片询问冯东海时,冯立即挂断了正在通话的电话,十分惊恐地从他手上一把将照片和相册抢了过去。当时他脸涨得通红,变得十分尴尬。易改怀疑他是传说中的专门培养特务的南京某军事学院的学生,后转往清华,留学出国,肩负有特殊使命?后冯东海考取芝加哥商学院,就读MBA,然后在海外民运圈中销声匿迹。据传,他回国后任广西国安局干部。

 我还有一个朋友说她也发现一个特务。她说有一个国内商人跑路来到美国。后他被中领馆官员盯上,并与之交易,发展其成为特务,打入海外民运圈。他出手阔绰,经常邀请民运人士吃饭,还经常组织一些政治研讨活动。他在洛杉矶开办了公司,但并没有进行商业活动,而把主要精力放在与民运人士联系上。一日,他召集民运朋友开会,说想成立一个政党,认为当前海外民运都不成气候,他要用全新的模式运行。不久,这个圈子里一个在国内颇有影响力的民主人士在东南亚旅游时,离奇失踪,后得知被绑架到国内,并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当他得知民运人士正在通过各种国内渠道查找幕后黑手时,他突然消失了。朋友分析他的任务可能是为配合国内反颜色革命而抓捕该民主人士,后发现可能被暴露,而躲藏起来了。

 海外民运作为中共的反对派而存在,中共派出特务或策反民运人士作为特务并不奇怪。目前主要是战略特务和线人,真正的特务并不多。原因是由于中共特务的挑拨和民运的内斗,加之国际绥靖政策,海外民运已经很虚弱。中共认为海外民运在国内外影响力不大,作为一个政治力量几乎可以忽略。海外民运政党基本是西方现代政党模式,大门敞开,所以也没有秘密可言。再说举行的一些理论研讨会吧,都是直播。一些人为了办政治庇护,就怕你不披露他的名字。所谓战略特务,主要是在一些政治见解上搅浑水,代偏路,最终引导舆论倾向中共。一些坚持中间立场的学者和民运人士是他们争取的对象。所谓线人主要是一些为谋求经济利益而帮助领事馆收集民运信息的人,以一些亲共同乡会成员为主。

 但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习近平的极权主义路线和新冠疫情,使美国从绥靖政策的玫瑰梦中醒来,认识到对中国外交政策的失败,开始将中国确定为战略敌人,正在组织国际反华阵营。国际形势的变化和中共党内的分化,海外民运将迎来新的发展机会。中共为了保住摇摇欲坠的政权,也必将调整对策,改变仅仅依靠战略特务和线人的海外力量,一些潜伏的中共特务又将粉墨登场了。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