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奠文革大屠杀中无数惨死的冤魂 

                      ——纪念“8·20” 事件52周年

晓明

1956年8月至1975年12月, 笔者在原桂林冶金地质学校(即现在的桂林理工大学)学习和工作了20年, 在这里历经了反右、大跃进、大炼钢铁、反右倾、大饥荒、四清、文革等多次疯狂的政治运动和灾难,特別是在文革运动中的1968年“8·20” 大镇压、大屠杀事件中,筆者几经罹祸,险些丧命……耳闻目睹的许许多多凶杀惨案,至今仍历历在目,令人悲愤、难忘。

仅以文革中之事来说,1968年的5、6、7三个月,当年的广西土皇帝、独裁者韦国清(广西党、政、军第一把手)及桂林的景伯承(军分区司令员)、陈秉德(市武装部政委)、曹铁军(市委党校干部,“联指” 派头目)之流,为了消灭桂林“老多” 派,竟调动桂林地区12县的武装部和“联指” 派近万名武装人员围攻桂林“老多” 派,使桂林的两派发生大规模武斗,不但使交通中断,百姓不得安宁,国家的财产受到巨大损失,两派中竟有近千人在武斗中伤亡(仅笔者本人所在的学校就有二十多名学生和一名教师在武斗中战死,多人受伤),这个罪责当然应该算到文革发动者毛泽东和武斗直接挑动者韦国清等人的头上。武斗中两派群众的死伤都是令人惋惜和同情的,但武斗中“联指” 派围攻桂林,战败后,他们疯狂地报复杀人则是不能令人容忍的。特别是在“老多” 派主动上交武噐、撤除武斗据点,武斗结朿后,“联指” 派原来的武斗人员不但不上交武噐,撤回农村,反而被韦国清、景伯承、陈秉德之流以桂林地、市革委会和桂林警备司令部政治部的名义于8月20日发布公吿,组成所谓“工人纠察队”、“ 工农毛泽东思想宣传队”, 全付武装到“老多” 派的区域内随意抓人、打人、杀人,在桂林市区和地区12个县内进行了一场惨无人道的大抓捕、大屠杀,使数万人被非法抓捕关押、毒打,一万多人被非法杀害,制造了桂林市、桂林地区有史以来的惊天大惨案。

仅以桂林市区来说,如:6月10日、19日、7月3日、24日,在非武斗的情况下,“联指” 派在象鼻山据点用髙射机枪、迫击炮、无后座力炮向“老多” 派区域内的解放桥、东江菜市、居民区等疯狂扫射、炮击,造成近百人死伤。特别是7月24日下午,东江泥湾街下河洗澡、洗衣服的群众有22人被炮弹击中死亡,数十人受伤,是一起惊人的悲惨血案。

7月9日至15日,齿轮厂党委书记王伟,副厂长段明池,施工员朱信之,车间主任苏华祥,国民党起义将领霍冠南等人,因为是支持“老多” 派 的,被“联指” 派先后非法抓捕、杀害。

“联指” 派在7月13日进攻“老多” 派的桂林师范学校和榕湖饭店两处据点,遭到惨败,多人战死和负伤,他们就疯狂报复杀人,7月14日,数十名“联指” 派武斗人员冲进被他们非法抓捕关押“老多” 派人员的地方乱打人,其后抓走12名被非法关押的人员,押到11中对面树林中毒打后枪杀,是又一起光天化日之下的惊天凶杀血案。

1968年8月20日,桂林地、市革委会、桂林警备区司令部政治部泡制非法的所谓“八二0” 公告,公开的在桂林市区、地区12县大肆镇压和屠杀“老多” 派及各县的“422” 派,声称这是“向一小撮阶级敌人”大刮所谓“12级台风” 的“革命行动”, 随意抓人、打人,大游斗、大屠杀,制造红色恐怖,是桂林有史以来从未有过的血腥惨案。

“八二0” 公告是一个大屠杀的动员令,仅在桂林市区及郊区就有345人惨遭杀害(却是广西非法杀人最少的地方),桂林地区12县则有近万人惨遭杀害,这是在韦国清、景伯承、陈秉德等人及各县革委会、武装部策划及指挥下的反人类大屠杀。如8月30日,染织厂副厂长陈华,体委教练汪成竹在市区游斗中被活活打死;9月3日全市搞了一次疯狂的大遊斗, 桂林”老多” 派的头目杨福庭、周兆祥、刘振林-----等及骨干成员、支持“老多”派的领导干部、所谓的“牛鬼蛇神” 上千人被五花大绑,戴高帽,挂黒牌在市区遊街示众,筆者和所在学校20多名师生也在同日被遊斗,惨遭毒打;9月4日,桂林专区食品公司职工林伟、张少钧、苏秋枫、王修澡、黎光录、马洪光等六人在游斗中被枪杀;9月13日,市建公司二工区肖菊生、锁成林、段辉余、李文禄、湖际生、粟定芬等六人在批斗会上被活活打死,……这样的血案在城市郊区和桂林的12个县的广大农村则是太多、太普遍了,那种血腥恐怖的杀人场面是令人发指的。另有更多被非法抓捕、批斗、被打致伤、致残,或者被逼自杀者更是数不胜数的。支持“老多” 派的桂林市委书记王同连和桂林地委书记吳腾芳等领导干部及许多单位“老多” 派负责人和骨干分子都被抓、被斗、被打。这是一个极端恐怖的血腥年代。

这些凶杀案亊后本应依法惩处,但在韦国清当权的年代,杀人凶手不但未受到任何法侓的制裁,有的还得到提升重用,成了韦国清在一方的代理人,继续欺压人民。直到“四人帮” 倒台多年后的1983年,在胡耀邦等中央新领导者的过问下,中央两次派出工作组到广西进行调查研究,广西才被廹开始所谓的文革“处遗” 工作,平反冤假错案,全广西仅处决了10名杀人凶手,少数人被判刑。在那场血腥的大屠杀中,仅据官方统计的数据全广西被非法杀害者就有近九万人,发生如此众多的凶杀惨案,而大多数凶手却仍是逍遥法外,或者仅用党纪、政纪的处分来代替法律的惩处,对此民众当然是极不满意的。其实那种随意的公开(或者暗杀)杀人,连老人小孩也杀,有的甚至全家被杀绝,财产被抢光,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冤假错案” 的问题,也沒有什“反” 可平,而是地地道道的刑亊凶杀案,是追究凶手罪责的问题。这样的凶杀案不论在有史以来的历朝历代,对杀人凶手都是要依法惩处的,而广西当年所谓“处遗” 却放过了大多数的凶手,如此作法却是令人不解和深思的。

笔者本人1975年底被排挤调出学校已四十多年了,而今趁重返桂林的之机,有机会故地重游,拜访老朋友,与老同学、老同亊重游七星公园,登临七星山顶,俯瞰山城,回首往事,凭吊那无数死难者的冤魂,心中自然会勾起无限的思绪。晚上与朋友们共同聚歺,畅叙别离之情,心情自是十分髙兴而又不能平静的。重温当年旧亊,诸多往亊是令人不堪回首和难以忘怀的。友人相聚之后,心情久久地不能平静,回到住处,草成诗、词两首,虽不成什么诗意,只权当作怀旧之纪念吧!

   诗一首:友人重聚忆当年

   别梦依依几经年,重相聚首暮黄昏;

  当年好学凌云志,而今无人不白头。

  但见群峰映斜阳,漓水脉脉悠然过;

  草草杯盘笑语声,坎柯人生话不平。

 

  可恨山城台风起,生灵涂炭血泪涟;

  世间多少不平亊,凶顽遭报终有时。

  人生到老渐知秋,遥梦宪政早建成;

  满眼风光迊新意,总有新人赶旧人。

  词:《水调歌头》  忆旧

登临七星顶,望尽山城郭;夏日娇阳似火,漓水绕阶行。往亊湧上心头,心潮逐浪涛涛,那堪恨与愁。危国联凶恶,血泪几成河。    台风起,刀枪逼,悲声咽。丑类逞凶,生灵无数尽遭殃。凶犯专横几时,世亊善恶有报,岂可任逍遥。古今多少亊,历史终有评。

2020年8月20至23日作

 

以下附件供文革研究者们参考:

“八·二零”公告

最高指示

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敌人是不会自行消灭的。无论是中国的反动派,或是美国帝国主义在中国的侵略势力,都不会自行退出历史舞台。

关于进一步全面落实中央“七·三”布告的公告。

我们伟大的领袖毛主席亲自发动﹑亲自领导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正在向全面迅猛发展。全国形势空前大好。桂林市和全区﹑全国一样,形势也是一片大好。特别是在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亲自指示“照办”的中央“七·三”布告的光辉指引下,形势越来越好。

但是,最近三个多月来,在桂林地区,以中国赫鲁晓夫为首的党内最大一小撮走资派及其在广西和桂林的代理人﹑叛徒﹑特务﹑反革命分子贺希明﹑霍泛﹑傅雨田﹑谢王岗﹑袁家柯﹑王同连﹑吴腾芳﹑杨德华,桂林地﹑市造反大军中的一小撮坏头头刘振林﹑刘天偿﹑诸葛军等,以及桂林地﹑市造反大军中的一小撮坏人,纠合社会上的牛鬼蛇神和国民党残渣余孽,操纵造反大军中的一些组织,蒙蔽和欺骗一部分群众,疯狂地把矛头指向以毛主席为首﹑林副主席为副的无产阶级司令部,指向伟大的人民解放军,指向新生的红色政权—革命委员会,指向革命群众组织和广大贫下中农,制造了一系列的反革命事件:

  • 疯狂反对新生的红色政权—革命委员会。伟大的领袖毛主席说:“革命委员会好”。而一小撮阶级敌人却把地﹑市革命委员会诬蔑为“派委会”﹑“骗委会”﹑“伪委会”﹑“国民党南京政府”,并狂叫他们“要掌权”﹑“要左右桂林形势”,竭力鼓吹资产阶级反动的“多中心论”,恶毒攻击﹑反对区革筹和韦国清同志,反对广西区革命委员会的成立,炮打无产阶级司令部;
    • 把矛头指向伟大的人民解放军,连续冲击人民解放军的机关﹑部队,抢夺人民解放军的武器装备,杀伤人民解放军指战员。武装包围﹑袭击并强行占领桂林军分区,大搞打﹑砸﹑抢﹑抓;武装封锁并连续炮击一零四部队,炮击一八一医院;在“七·三”布告下达后,多次火力袭击三零一部队水塔哨所;打死打伤人民解放军XX名,扬言要踏平空军﹑市人武部等驻军单位,分裂驻桂部队,并把矛头指向广西军区和广州军区,妄图毁我钢铁长城;
    • 把矛头直接指向伟大领袖毛主席,公开对抗“七·三”布告的宣传﹑张贴和散发。围攻﹑射击驻军宣传“七·三”布告的宣传车和街头宣传队,一次就殴打解放军宣传员一百二十一人,抢走宣传“七·三”布告的广播器材。公然向散发“七·三”布告飞机开枪射击。甚至抢走和撕毁布告,诬蔑“七·三”布告是假的,是“大毒草”。更不能容忍的是在伟大领袖毛主席亲自指示的“照办”二字上打×,不准喊毛主席万岁;
    • 炮击铁路桥梁,向我人民解放军抢修铁路通信线路的战士射击,打死﹑打伤我军战士。在中央三令五申之后,还搜查45号列车,直接对抗中央关于恢复正常通车的指示;
    • 冲击桂林第三监狱,并非法成立“接管委员会”,夺了军管小组的权。“七·三”布告下达后,他们还继续制造事端,用武力封锁我看管分队和军管人员,限制进出,断绝水电供应,抢走急需的口粮。公然抗拒中央关于立即撤出三监的命令,并谎报情况,欺骗中央,以破坏无产阶级专政;
    • 强占银行,非法夺中国人民银行桂林市支行军管的权。竟于一九六八年六月九日和六月十八日先后发表了《关于对桂林市人民银行支付现金的紧急通令》和《关于桂林市人民银行支付工资的第二号紧急通令》,与中央“二·八”通知相对抗;
    • 炸毁桥梁,断绝对越校的供应。烧毁百货仓库,抢夺阳桥以北﹑观音阁以南的所有商店大量物资。并非法免票﹑免证出卖大量布匹﹑粮食,破坏国家计划供应,破坏社会主义经济;
    • 打伤越校工作人员,炮击越南学校,制造国际争端,破坏国际团结;
    • 制造了“五·一七”等一系列严重的政治事件,挑起了大规模的武斗,私设公堂﹑抓人﹑打人﹑杀害贫下中农,进行阶级报复,把矛头指向广大革命群众;
    • 大搞反革命串联,制造反革命舆论,极尽造谣之能事。勾结和窝藏外地坏人,拒不执行中央一系列指示,破坏毛主席伟大战略部署,破坏桂林市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以达到其复辟资本主义的罪恶目的。

这是一小撮阶级敌人破坏无产阶级专政﹑破坏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破坏社会主义建设的反革命行为,他们对人民所犯下的滔天大罪必须彻底清算。

桂林市广大革命群众是要革命的,他们对这一小撮阶级敌人的滔天罪行是极其不满﹑极其愤慨的。有些人跟着别人干了坏事,绝大多数是受蒙蔽的。

毛主席教导我们:“帝国主义者和国内反动派决不甘心于他们的失败,他们还要作最后的挣扎”。中央的“七·三”布告和“七·二五”讲话是对一小撮阶级敌人的沉重打击,宣判了他们的政治死刑。但是,他们并不甘心失败,继续玩弄新的花招。一方面,装出一副可怜的样子,也假惺惺地喊几声“拥护革命委员会”的口号,而另一方面,却利用各种方式继续蒙蔽和欺骗一部分群众,转移﹑分散﹑破坏﹑私藏和拒绝上交武器,包庇和放走坏人,改头换面,化整为零,企图成立非法的所谓的“工人纠察队”;制造反革命舆论,大造谣言,继续加深群众之间的对立情绪,妄图东山再起,这是一小撮阶级敌人明目张胆地破坏“七·三”布告和“七·二五”讲话的反革命罪行。

为了进一步全面落实“七·三”布告,狠狠地打击一小撮阶级敌人,必须实现以下各点:

  • 向一小撮阶级敌人人发动更加猛烈的进攻。广大无产阶级革命派和广大革命群众务必不要松懈自己的警惕性,立即行动起来,组织强大的工农兵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向一小撮阶级敌人进行不停顿的进攻,给敌人以毁灭性的打击。
  • 无条件地﹑彻底地上交抢走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武器装备和一切自制杀人武器。不得转移﹑分散﹑破坏和私藏。如果有少数人不听劝阻,坚持不改,就是土匪,就是国民党,就要包围起来,还继续顽抗,就要实行歼灭。
  • 彻底地清理外来人员。一切外来人员必须立即到桂林市革委会收容所报到,听候处理。对拒不报到者,要求广大无产阶级革命派和广大革命群众,将其扭送到收容所集中审查,严防坏人漏网。

党的政策历来是:坦白从宽,抗拒从来,首恶必办,胁从不问,受蒙蔽无罪,反戈一击有功。

桂林市无产阶级革命派和广大工人﹑贫下中农﹑桂林驻军全体指战员和革命群众,一定要更高地举起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在以毛主席为首﹑林副主席为副的无产阶级司令部的领导下,牢牢掌握革命斗争的大方向,进一步全面落实“七·三”布告,向一小撮阶级敌人发动更加猛烈的进攻。希望受蒙蔽的群众,与一小撮阶级敌人划清界线,迅速回到毛主席革命路线上来,共同对敌,为夺取桂林市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全面胜利而奋勇前进。

桂林专区革命委员会

桂林市革命委员会

中国人民解放军桂林警备区司令部

政治部

一九六八年八月二十日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