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饮迷雾的背后

 作者:张杰(法学博士)

今年入夏以来,中国南方洪水泛滥,浙江、安徽、江西、湖北、湖南、广东、广西、重庆、四川、贵州等多省受灾。水灾带来的危害除了生命和财产损失,就农业而言,那就是粮食减产。8月11日,习近平对餐饮浪费作出批示。他说,餐饮浪费现象,触目惊心、令人痛心!“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17日发布的《中国农村发展报告2020》预测,到了“十四五”2025年,中国可能出现1.3亿吨左右的粮食缺口。

中国水灾,粮食减少,中国14亿人口,提倡节约粮食自然很必要,但接下来的事就有点看不懂了。8月13日,中国应急管理部副部长周学文在记者会上说:“大水之年往往是丰收之年,晚稻收获会丰收。为甚么会丰收?水土条件好,土也肥了。”这话有意思啊,水灾越大越丰收,真可谓多难兴邦。8月20日,《人民日报》刊登《中国早稻实现增产今年总产量达2729万吨 同比增长3.9%》一文,引述统计局的数据称,“继夏粮喜获丰收后,我国早稻实现增产”“2020年全国早稻总产量2729万吨,比2019年增加102.8万吨,增长3.9%,扭转了连续7年下滑的态势”。如此看来,不仅中国洪灾没减产,还多亏洪水带来了丰收年。

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副所长杜志雄指出,中国粮食缺口主要是国内大豆产能有限造成的,并称“粮食安全底线无忧”。中国每年在餐饮上浪费的粮食高达400亿公斤至500亿公斤,相当于目前粮食生产量的6.0%至7.5%。杜志雄的话解释了中国缺粮的原因,中国的缺粮是结构性短缺,不缺主粮缺大豆。现在美国就想卖大豆给中国,看来粮食危机是杞人忧天,世界本无事,庸人自扰之。8月19日,公安部部长赵克志在公安部党委扩大会议上要求,采取有力措施制止餐饮浪费,“要充分发挥职能作用,依法严厉打击涉粮食安全违法犯罪活动”。赵克志的话让我有点不解,这老百姓到餐馆吃餐饭,能浪费多少,也不至于动刀动枪吧,再说现在不缺粮啊。有网友与我一样有点蒙圈,说:“夏粮和早稻不是都增产了吗?怎么还这么紧张?”“过去说,六个稳,漏了‘稳粮食’,看来是疏忽。现在好了,公安部终于把‘稳粮食’列入维稳了。”“下一步估计要出动军队和坦克了?”“兴许在不久的将来,多点一个菜就会变成违法犯罪,这就像极了从‘英雄母亲’到‘只生一个好’。”

这洪灾的结果是粮食大丰收,餐饮浪费竟招来公安亮出刀把子和掏出枪杆子,这演的是哪一出?有朋友说,你感觉蒙就对了,现在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你读过狄更斯的《双城记》没有?它开头就说:“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时代,这是愚蠢的时代;这是信仰的时期,这是怀疑的时期;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人们面前有着各样事物,人们面前一无所有;人们正在直登天堂,人们正在直下地狱。”明白没有?我感觉更糊涂了。刚好,好友上海大成律师事务所王光明律师发来了他写的文章《20艘航母被谁吃掉了?》,说可以驱散我的餐饮迷雾。这餐饮怎么与20艘航空母舰挂上了钩?这以后饭还吃不吃?我们不妨一起欣赏一下王律师的大作。

国家领导人号召节约,老王举双手双脚赞成,因为老王从来就反对浪费和奢靡。俺妞就常说,老爸小气鬼。比如,碰到三层的面巾纸,老王经常拆开两次或三次使用,总觉得那么大那么厚一张纸,就擦个手,抹个嘴有点浪费。

以日常经验而言,老百姓过日子,99%都是精打细算的,这是传统,也是现实。难得亲朋好友上个馆子,也舍不得浪费;吃不了打包回家是常态,也没有浪费。至于又富又贵不缺钱的主儿,毕竟是少数。

餐桌浪费的主力军从来就不是老百姓,而是两“公”:一是公家的消费,二是公司(企业社团)的应酬,他们要么花别人的钱不心疼,要么有求于人面子大于天。管好这两类人,事情就妥了。第一类,只要财政硬约束,没有小金库,自然就解决了。美帝的政府部门和官员从来没有大吃大喝的风气,不是他们觉悟高,而是他们没有钱!预算是议会管的,一分钱都给你算得紧紧的,盯得死死的,你怎么铺张浪费?第二类,必要的商业应酬免不了,但只要政府少些管制,多些市场,办事不求人,真正让全民参与反腐,也很容易改善。

总而言之,治理餐桌浪费,功夫在诗外。关键是权力要进笼子。盯着老百姓的餐桌,是官府感冒,百姓吃药。形式主义的N-1、N-2或者珍惜鸡屁股,都有收智商税之嫌。老王点一盘苦瓜炒蛋,你点一份佛跳墙,都是一份菜,能比吗?

各路人马纷纷表态和行动,支持治理餐桌浪费,这是好事。但过犹不及,常识还是需要的。如果到了反智的地步就不好了。整个人,整个社会都不会好。

昨日,著名学府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王文表示,中国人一年餐饮浪费一万亿人民币,可以造20艘大型的航空母舰,还相当于两年全球的芯片研发费用。着实让我吓了一跳又心情沉重。原来,中国的航母和芯片都是被俺们吃掉了,罪过罪过。

沉重之余还是有疑问,这一万亿是如何得来的?王院长派人在餐厅清点残羹冷炙统计出来的?20艘航母又是如何得出来的?如何被吃掉的?王院长是金融研究院的专家,经济学功底肯定比老王强,我们就一起讨论一下吧。

首先,航母肯定不是用餐桌上的茅台、鱼翅、米糕或者鸡屁股造出来的,对吧?一定是用钢材、仪电系统、武器系统等工业产品造出来的,因此,无论餐桌节约多少粮材,他们都不能直接变成造航母的材料,这个结论成立吧?

其次,造航母所需的钱哪里来的?军费!军费哪里来的?财政收入?财政收入哪里来的?税收!税收哪里来的?广大国民和企业的纳税,包括各个角落、各个层次的千千万万的餐馆酒店在内!

企业纳税主要是增值税、营业税和所得税,都跟营业额正相关。那么问题来了:同一家餐馆,营业额1000万和500万,哪个交税多?肯定是前者,村子里的土豪天天大宴宾客,才需要厨子和帮工;餐馆里客人多点菜,才能多缴税,多用营业员,这个道理不难懂吧?

再次,餐馆里的东西,只要上了餐桌,有人买单,无论吃多少,剩多少,都不叫浪费,经济学上称之为消费,最多就是过度消费。消费是指对商品和服务的获取和使用,是消费将产品和服务变为商品再变为货币,进而创造就业、贡献税收、提供消费者剩余。没有了消费,经济活动的三驾马车(消费、出口和投资)最基本的一驾马车就残了,另两架也会跟着散架!

学过政治经济学基本原理的都知道,所谓资本主义经济危机,不是缺衣少食(那叫短缺经济),而恰恰是消费不足,生产过剩,商品卖不出去。比如,西瓜烂在地里,牛奶倒进沟里,工厂关闭,工人失业……

因此,所谓餐桌上的浪费,只是道德概念上的,而不是经济学概念上的。经济学概念上的浪费,恰恰是消费不足造成的东西卖不出去!对一家餐馆而言,真正的浪费是早晨进了一副鲜猪肝,晚上还没卖出去,只好自己人吃掉了;而不是张二傻点了这副猪肝,结果没吃完,倒掉了。餐馆的食材,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可再生的资源,不是稀世珍宝,变现为王,砸在手里才是浪费。

按照营业额--纳税--财政收入--军费的资金逻辑链,为了多造航母,应该鼓励多消费,餐馆多点菜,每个顾客每次多消费100元,一年不止一万亿,可以造很多的航母!如果按照王院长的说法,都少点餐,营业额下降,税收减少,不仅多造不了航母,连维护现在的航母都困难!

中国人均月收入1000元的有6亿人,几乎都是没有消费能力的。如果这6亿人收入提高,每人每年多消费1000元,乘数效应的结果,给GPD和税收的贡献,才可以多造航母。如何提高这些人的收入?扩大就业,提高工资。落实到餐馆,还是需要顾客多点餐,多消费。否则,餐馆生意冷清,营业额下降,营业员工资也会减少,甚至失业。所谓,富人不消费,穷人更艰难。

如果真实的情况是因为地主家余粮不多了,怕有人饿肚子,就是另外一回事。那就实话实说,号召大家少吃一点,农闲吃稀,农忙吃干,未雨绸缪,同舟共济。老王也完全赞成。但这个跟餐桌浪费无关,更跟航母无关。

也许有人会反驳说,王院长的意思是,餐桌上浪费的这些钱可以造20艘航母。问题是,这些钱本来就是各有其主的,它不花在餐桌上也不会自动变成造航母的经费。除非,你征收一个航母税,或者,直接砍掉一些政府预算,增加军费。当然,更简单的办法是把大撒币和放烟花的钱,拿来造航母也是够了。

行文到此,老王发现,所谓餐桌浪费根本就是个伪命题。原来,这个国家最大的浪费,根本不在餐桌,而在养了一批装腔作势、忽悠百姓和谄媚庙堂的赵本山的徒弟。

专家的航母其实是被专家自己吃掉了。

读完光明兄的文章,我好像在黑暗中看到了光明,混沌的思维渐渐清晰。是啊,折腾老百姓干嘛,失业家里蹲的升斗小民连房租都付不起,哪还有钱去餐馆浪费。想多造航母,就应该多鼓励老百姓消费啊。这个道理对于博览群书,著作等身的习博士应该很明白,但为什么他还要强调餐饮节约呢?我们不妨推演一下,我们不理睬这些专家的大忽悠,回归到常识。水灾带来粮食减少,中国将出现粮食短缺。中国外汇不足以进口更多的粮食,或者被美国踢出美元交易系统,没有美元购买粮食,1959-1961年的大饥荒是否会再次重演呢?

洪灾之后不可能是大丰收,大跃进瞎折腾之后必定大灾难。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