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伟大在于包容

 议报评论员

最近,美国大选的竞争逐渐进入白热化,中国人对此事也异常关注。然而不幸的是,无论是美国的党争还是中国人对两党的褒贬都出现了极端化的倾向。

中国人非常熟悉这句话:“政治斗争就是你死我活”,这是对中共阶级斗争思维模式统治下的深刻总结,也是社会达尔文主义的结论。欧美民主国家之所以能率先进入人类的政治文明,恰恰是因为他们抛弃了无底线政治斗争的残酷性,代之以遵循理性游戏规则的君子之争。民主体制限制了政治竞争的胜利者的权力边界,同时也保证了失败者的人格尊严和公民自由,这就形成了理性竞争的良好环境。而且在自由的舆论环境下,造谣、辱骂对方的竞争者会失去支持,而文明竞争的候选人则会收获人心。因此我们看到历届的美国总统候选人总是在批评对方政策的同时,会赞扬或者感谢对方的人性优点。同时,竞争失败者则恭贺胜利者的成功。2000年的民主党候选人戈尔在实际投票支持者超过小布什的情况下因为选举人票落后而失败,但是戈尔没有愤愤不平,相反,他的落败演讲对公众的感动程度甚至超过了胜利者的演说。他说:“我们对本党的信念虽然不离不弃,眼前到底还有比党务更高远的责任要负起。这就是美国,我们把国家放在政党之上。我们会团结支持新总统。”但令人痛心的是,自奥巴马当选总统始、尤其在川普总统任上,两党以及两党的支持者们之间的距离越拉越大,尤其是对川普总统本人的支持和反对上,对立双方的矛盾更加难以调和。最新的发展是,民主党领袖以“太掉价”的理由建议拜登不要和川普进行公开辩论。

华人支持川普和反对川普的声音更加激烈,推特上时常可以看到两边人士对川普强烈的褒贬,甚至发展到各自支持者之间的互相攻击。仅就海外民运圈而言,支持川普的华人稍多一些,因为美国现政府对中共的强硬政策众所皆见,而拜登的对华政策则很不明确,大体上的判断是相对比较软弱。也正是因此,最近流亡美国的人权捍卫者陈光诚先生作为嘉宾出席了美国共和党全国大会。但是川普和拜登支持者对双方缺点的攻击都有些言过其实。

诚然,川普和拜登各有优缺点,但如果他们堕落、无能到连普通人都不如,又如何能代表最大的两党进行竞选呢?一个多世纪以前的美国政治竞争者也往往把对手形容为“人渣、无赖、骗子”,但是今天人们学会了放弃偏激和极端,用事实来证明对方政策的不可行,用承诺来塑造民众对未来执政者的期望。今天美国政坛上的纷争出现了背离君子之争的危险迹象,这种撕裂将给美国这个世界民主的灯塔蒙上一层阴影,这是值得所有人警惕的。

美国的华人民主和人权活动人士尤其应该注意,普通美国公民对川普政府的争议在于大量美国自身议题:拥枪权的限制、堕胎权、黑人权利、治安和警察权力、移民政策、福利和税收、环保和经济发展等等,而华人更多的是关心美国的外交对中国的影响。一般来说,共和党的对华政策更强硬,但是民主党更注重人权理念和人权事务。对于有关中国的香港自由问题、台湾安全问题、维族被大规模拘押问题、南海自由航行问题等中美两国主要冲突,共和党和民主党没有根本分歧。在习近平的民族主义、专制独裁、争霸世界的色彩越来越浓重时,无论哪个党上台都不可能听之任之,只不过侧重点有所不同而已。而华人民主团体,无论哪个党执政,都要跟美国政府、议员打交道。所以最好是支持你喜爱的政党的同时,不要把另外一方妖魔化。在美的中国海外民运作为中国大陆的反对派力量,在美国需要寻求两党的支持。中国的民运人士个人有选择支持某个党派的自由,但中国民运作为一股政治力量,深陷两党政治的漩涡则是不明智的。

坚决排斥川普的人会说,川普在很多事情上不靠谱,没有达到选民所期望的真诚、谦逊、负责等君子形象,其明显的右派政策以及应对疫情不力造成的重大伤亡更是令很多国民不满,因此认为川普再次当选总统是一种不可接受的灾难。是的,在很多方面,川普做的事很有争议,尤其是其性格特点甚至被本党人士诟病,但是他作为总统,确实也在为美国人民的利益兢兢业业地工作。美国政府对疫情的应对确实谈不上得力,但这除了政府领导人的责任,还有深厚的文化和制度原因,假如川普真的渎职,美国的宪政机制也能够追究其责任。无论如何,那种指责他是一个满嘴谎言的种族主义者和自私小人这种极端言论是不适当的。

另一方面,支持川普的极端意见则认为,只有川普才能把美国从“黑命重要”运动造成的混乱中解救出来,才能对抗中共这样的独裁霸权力量。更进一步,甚至认为民主党和共产党都是左派,支持民主党就等于支持共产党。显然这也是偏离事实的。BLM运动之所以能成为燎原之势,在于有深厚的美国文化做基础,这就是善待弱势群体的文化。这种文化促成了今日美国成为各种族、民族的大熔炉,而不像种族、阶级矛盾尖锐的拉美,同时也标志着人类和谐共处的当代文明。但是,正如中国古语所言“过犹不及”,对黑人这个弱势群体的善待到什么程度才是合适的,不同美国人看法是不一样的。在美华人从自身境地出发,大部分人反对BLM运动也是可以理解的。BLM运动确实造成了一定的混乱,但是美国的民主和法治保证了这种混乱只是社会调整的过渡期现象,任何人当总统都不会放任这种混乱持续下去,民主党候选人拜登最近也公开谴责了抢劫、纵火等犯罪行为。对于抵制中共恶行,民主党和共和党更是没有多少区别,最近美国国会几乎全体一致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维吾尔人权法案》,两党议员基本上都投了赞成票。即便是被谴责的对中共友善的奥巴马政府,在离任前几年也在推动经济上孤立中共的TPP来代替APEC,说明那时民主党政府已经认识到中共不履行加入世贸承诺的危害,何况那时习近平上台不太久,恶行未彰。至于把美国民主党看成中共一丘之貉,更是错的离谱。

美国的伟大在于她的包容精神,她能包容各肤色人民和各色文化在一国之内和平共处。所有美国人都能够在美国宪法和独立宣言所确立的自由、平等理念下,和平竞争自己的利益和幸福。在美国的华人移民首先应该学习美国的包容精神,这样才能清洗我们自身在中共统治下融入思维里的斗争性毒素。每一个华人移民可以说都是有独立自主和自我奋斗精神的,但是我们缺乏的恰恰就是这种包容精神。当我们学会求同存异、团结奋斗的时候,才能形成促进中国民主的真正力量。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