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民主运动的机遇和发展

 作者:张杰(法学博士)

8月26日,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在美国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上说:中共是人类的共同敌人。它恐吓自己的人民、威胁世界的福祉。美国应坚守自由、民主的价值观治,与其他民主国家联合起来,共同制止中共的入侵。人道中国创办人、民运人士周锋锁认为,陈光诚讲得很好。这是第一次中国人权活动人士在这样重大场合发表演讲,讲述中国人权问题和对世界危害。

近年来,越来越多民运领袖出现在国际舞台上。去年六四三十周年,在华盛顿举行的六四听证会上,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以及多名当年的学生领袖和人权组织人士到场作证。台湾总统蔡英文在总统府接见了王丹、王军涛、周锋锁、方政、滕彪、吴仁华等六四亲历者。今年7月23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尼克松图书馆发表对华关系演讲,民运人士魏京生和王丹被邀请参加。为什么沉寂多年的海外民运会再次活跃起来?我认为形势使然,可谓风借火势,火助风威。中美贸易战的战火正在从贸易领域蔓延到科技、政治和军事、教育等领域。目前美国两党和知识精英已形成共识,必须遏制中共的红色帝国,否则人类未来将不得不面对一个新纳粹极权帝国。民主台湾面临大陆咄咄逼人的军事威胁,蔡英文总统认识到必须组建强大的国际反共阵营,才能阻止中共的入侵。

一般认为,中国现代民主运动从1978年的民主墙运动开始;中国的海外民主运动,从1983年在美国建立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开始。目前海外民运主要有民联、民阵、民联阵,还有自民党、民主党、社会民主党等。海外民运在1989年民主运动后曾有过短暂的辉煌期,但随着邓小平1992年南巡,西方国家在绥靖政策的推动下,海外民运开始被冷落。中国国内经济的发展使众多海内外华人开始远离民运,闷声发大财。海外民运进入了漫长的寒冬期。

海外民运的问题也逐渐浮出水面。一是山头林立,各自为阵,难以形成统一的力量。二是资金枯竭。西方民主基金逐渐取消了对海外民运的资助,民运人士不得不一边打工谋生,一边搞民运。甚至有的政党或者领导人公开主张通过政治庇护,解决经济困境,使民主政党变为难民党。三是政治纲领和愿景不明。海外民运的活动主要集中在抗议示威和对国内民运的支持上,尚无清晰的政治纲领和中国政治转型思路。四是,中共渗透严重,纷争不断。中共利用特务搅乱民运,如来自湖北国家安全厅曾大军和广西国安厅的冯东海,以及最近爆出的马大维。马大维早年服务于美国中央情报局,1989年之后参加了民主中国阵线,并成为理事和副主席。1998年组建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被选为外交委员会主任,2003年辞职从事慈善工作。五是,内斗不断。海外民运生态不健康,缺乏相互尊重和包容,部分民运人士相互攻击、谩骂。有人把民运人士概括为五类:有仇的,有病的,有瘾的,有任务的和有需求的。郭文贵爆料事件加剧了海外民运的内斗和分裂。中共战略特务的搅局误导了民运人士对中国民主化的认同。目前,美国大选在即,部分民运人士以党派划线,相互对立。六是,消极情绪弥漫。面对中国经济的崛起和西方国家绥靖政策,一些民运人士感到中国民主转型前景暗淡,失败情绪蔓延。一些民运人士甚至反对西方国家对中国崛起的遏制,将中国民主化的希望寄托于虚无缥缈的党主立宪。七是,缺少优秀领袖群体。海外民运不缺有雄心的领袖,也不缺具有战略思维的领袖,但缺少真正有民主宪政思想、淡泊名利和求真务实的领袖。

习近平执政以来,中国政治倒行逆施,终结了改革开放政策,全面向极权主义回归。习近平修改宪法恢复终身制;抛弃集体领导回归个人独裁;抓捕维权律师和人士,制造709事件;封锁互联网,屏蔽自由言论;砍十字架、毁教堂、抓捕牧师;鼓励高校学生告密,构陷教师;侵占民营企业财产,以“混改”之名行“公私合营”之实;不顾民生艰难,对外疯狂大撒币;强行出台香港国安法,撕毁中英联合声明,摧毁国际金融中心;渗透台湾,以武力威胁2300同胞生命;建立集中营,迫害维吾尔族、藏族和蒙古族,实施文化灭绝;以反腐败之名,行政治清洗之名,迫害不同政见官员。武汉肺炎病毒蔓延初期,中国政府隐瞒疫情,致使病毒扩散畅通无阻。当疫情失控之时,竟野蛮封城,让武汉停顿,酿成严重次生灾难。中国政府勾结世界卫生组织淡化疫情,造成举世惨祸。中共的罪行可谓罄竹难书,以致天怒人怨。

中共新极权终于召来了新冷战。7月23日,国务卿蓬佩奥在尼克松总统图书馆发表的题为《共产中国与自由世界的未来》的演说,它宣告了一个中美关系全面对抗时代的到来。蓬佩奥的讲话丝毫不亚于1946年3月5日英国首相温斯顿·丘吉尔在美国杜鲁门的母校威斯敏斯特学院发表了题为“和平砥柱”的演说。丘吉尔说:“从波罗的海边的什切青到亚得里亚海边的的里雅斯特,一幅横贯欧洲大陆的铁幕已经拉下”,丘吉尔演讲正式拉开了世界冷战序幕。

尽管中共已经意识到西方世界的敌意,又重新戴上了韬光养晦的假面具,王毅外长奔走欧洲五国阻止反华阵营的形成。但为时已晚,改变中国共产党,结束中共暴政,已成为美国朝野两党的共识,无论谁上台,打击中共极权的大势已无法改变。这一切都显示,中共已再次进入溃败期,海外民运已迎来新的历史转折点。

客观说,海外民运几十年的自由、民主启蒙,对中国民主事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目前,越来越多的民众觉醒,越来越多的中国精英来到海外加入民主运动,这都是海外民运不懈努力的结果。自西单民主墙到八九六四民主运动再到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再到维权律师的抗争,多少仁人志士为中国的自由民主坐牢,甚至献出了生命,海内外民运居功甚伟,不应妄自菲薄。海外民运中已经有一批学贯中西,外语流利的政治精英。美国等西方国家放弃绥靖政策是一个艰难的过程,这里面有海内外、香港和台湾民主人士的不懈努力,也凝聚了分居在美国、欧洲、加拿大、澳大利亚等世界各地民运人士的辛劳和智慧。

这一切都在告诉我们:摧毁极权中共和实现中国百年宪政梦的时机已经到来。如何变局?我个人的看法是“四新”和“四个转变”。

第一,新思维

由传统的单一抗议模式向现代立体模式转变。海外民运应制定明确的民运纲领和政策主张,提出中国转型所涉及的重大政治、经济和文化方案,如宪制模式,香港和台湾政策,西藏、新疆和内蒙古民族政策、南海、钓鱼岛领土政策;转型正义等问题。

第二,新战略

 由现在消极等待变为积极进功战略。积极发展国内民主力量,加强与国际社会,台湾政府、西藏、新疆流亡政府合作,建立全球反共联盟,特别在新移民、留学生中发展民主力量。

第三,新组织

由现在的兼职民运转变为专职革命。目前,海外民运基本上都是由兼职人员组成,革命靠自愿,生存靠自理。但纵观人类革命史,兼职革命几乎没有成功的先例。海外民运应积极争取国际社会民主基金和国内经济人士资助。海外民运不能改变兼职革命的现状,工作也就会停留在口头上。没有专职革命就无法促进国内大规模政治风潮,也无法在未来圆桌会议上提出切实可行的政治主张,更不可能在未来新政府中担当重任。

第四,新行动

由等待破局者向领导、参与破局转变。积极参与国内民主运动的组织、策划,在国内发展民主力量,推动颜色革命。可借鉴香港反送中运动“无大台”抗争模式,兄弟爬山,各自努力。借助海外自媒体,创办海外民运频道,破解中共战略特务的舆论陷阱。民运人士王丹8月25日称,将在9月1日联合举办线上新闻发布会,向外界介绍共同发起海外宪政运动的具体目标,并宣布《中国宪政通讯》的正式发行。王丹表示,海外宪政运动是为了呼应中国大陆有识之士提出的制宪诉求,也是为了凝聚海外华人的共识,为在中国转型之后,建立以宪政为基础的政治制度,开始进行具体的准备工作。他强调,中国走向民主化既不能期待中共主动改革,也不能停留在口号和批判上,虽然不确定大转型何时到来,但必须针对中国未来的变局进行分析和沙盘推演,并提出政策主张。

 中国海外民主运动需要一次刻骨铭心重生,只有这样才能担负民主转型的重托和实现百年民主共和梦想。海外民运应加强合作,求同存异,将目标锁定在摧毁中共极权制度上。海外民运的重生和鹰的重生一样,都是对自己的否定,但这种否定不是盲目和冲动,而是经过痛苦、理性的思考。面对中国千年未遇的大变局,面对习近平极权主义的天怒人怨,面对中共的光鲜外表下难掩的风烛残年,海外民运必须抓住历史机遇,生当为人杰,死亦为鬼雄。我们应该对中国的未来充满信心,正如英国首相丘吉尔所说:成功不是终点,失败也不是终结,唯有前进的勇气长存。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