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对中共存在战略误判吗?

--与邓聿文先生商榷

作者:张杰

8月31日,邓聿文先生在《纽约时报》上发表《特朗普政府对中共的战略误判》一文。文章不长,但涉及的问题很重大,那就是如何看待美国对中共的战略。由于与邓先生相识多年,我就称聿文吧。聿文认为,自2018年发起贸易战以来,特朗普政府从经济、金融、科技、人文交流、人权、香港台湾和南海等领域对中国全方位碾压的程度可谓前所未有,尤其近期对TikTok、微信的打压、关闭中方领事馆以及卫生部长访台和对中港两地高官的制裁等行为。中国被美国贴上头号战略对手的标签,美国正在组建新的民主联盟,在全球遏制中共的暴政和扩张。在川普政府看来,中共是继苏联之后对全球特别是西方国家最具威胁性的极权政权,习近平是斯大林那类要在世界输出共产主义,建立中国霸权的冷酷无情的极权领导人。川普政府新的对华战略和政策在过去两年有一个发展和完善,但本质和核心的东西没变,这就是要动用美国及盟友的力量,对中国实行竞争、遏制和围堵。川普政府对中共战略正确吗?聿文的观点是否定的,认为存在明显的误判。而我的看法正相反,我认为美国对中共的战略清晰、精准。

第一个问题,美国接触政策失败了吗?

川普政府认为,美国对中国的接触政策失败。7月24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尼克松图书馆演讲时指出:我们必须承认一个无情的事实。如果我们希望有一个自由的21世纪,而不是习近平所梦想的中国世纪,我们必须承认一个无情的事实并应以此作为我们未来几年和几十年的指导:与中国盲目接触的旧模式根本做不成事。我们绝不能延续这个模式。我们决不能重回这个模式。聿文认为,接触政策失败论否认的不单是前任的外交政策,而是自尼克松以来美国几任总统历时近50年的对华外交遗产。这样做至少是不严谨的。即使从现状看,中国没有变成一个西方期待的自由民主国家,而且在习近平治下,离自由民主似乎越来越远,但也应看到,接触政策已经在中国培育了几代老百姓对言论自由、平等权利和法制等普世价值的基本认可,甚至培育了一支反共力量,尽管他们人数在中国的人口比例中还不是很多,利益诉求各异,然而,打出的共同旗号是自由民主。在这支中共的反对派中,还出现了一群以建立一个自由民主的中国为使命,兼具立场与勇气的坚定活跃分子,他们也许还是未来中国民主化的坚强力量。重要的还有,40多年的开放,西风东渐,在中国民众特别是中产阶级包括执政党内部,播下了自由民主的种子,并且这个种子已经发芽、生长。中国目前单单留美学生就有36万左右。这72万家长为什么要把子女送往美国留学?表明他们认可和接受美国这套价值制度。

对聿文的这个看法,我是支持的。美国的接触政策为中国经济崛起奠定了基础,使中国摆脱贫困,走向富裕。很多中国人有机会到西方国家旅游、学习,也让很多中国人接受了普世价值。大多数中国人认为,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不能操之过急,事缓多圆,但中国未来是能够融入世界文明潮流的。大多数中国人反感政治运动,希望安居乐业,闷声发大财,不相信共产主义意识形态。这也是我常说的中国人明智已开,自私、功利但并不愚昧,这也决定了无论习近平如何折腾,他的红色帝国缺少民意基础。美国的接触政策,实质就是绥靖政策,带有强烈的理想主义色彩,没有注意到共产中国实质上是中共党国,其本质是极权主义。

美国人通过深刻反思,认为他们的接触战略失败了,这是基于美国人的期望值作出的。中国人认为中国在进步,正在一步步走近宪政民主。至于这个过程有多长,很多中国人认为100年也不过是历史的一瞬间。最好一直改革开放下去,政治变革痛苦由后代去承受,宁为太平犬,莫做离乱人。聿文认为,对中国这样有着悠久皇权专制历史包袱和超大体量的国家,指望40余年就能让社会制度和政权发生根本性改变,目标本身显得不切实际,或过于急功近利。它的变革总是很慢的,故眼光要放长远点,在耐心中等待和寻找突破时机。但问题在于,美国人经过50年接触政策得到了什么呢?得到的是后极权主义中国向极权主义回归,文明向野蛮回归。50年并不是一个短时间,美国人是不会按照中国人的节奏去等待的,他们认为已经足够了,该结束了。

第二个问题,美国过高估计了中国的实力吗?

聿文认为,经过40年的发展,中国无论经济总量、科技水平和军事力量,确实都有长足进步。然而,中国庞大体量的“虚胖”成分也不可忽视,它并非像表面显示的那么强大。中国即使有实力开始挑战美国利益,也缺乏持续性。中国现在被夸大实力,是否再给10年和平发展就能超越美国?根据经济学者的预测,GDP赶上美国的可能性不排除,然而更大可能性是,10年里累积的错误有可能在习之后带来非常大的麻烦,甚至在习的统治末期就爆发。比如从经济结构看,习为支撑他的红色江山对国有企业和国有经济的偏爱,势必会挤占民营企业和民营经济的发展空间,尽管他和中共也在强调国有民营都要,但实际很难做到平衡发展。民营经济的萎缩,将非常不利中国的就业、分配和减贫,长远而言,难以支撑习近平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战略雄心。聿文的这个观点,我也是赞成的。但不同意他的结论。美国并没有高估中国的实力和对美国的安全威胁。中共是极权主义政权,现在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正在迅速扩充军事力量,在南海、台海、太空都展示出它咄咄逼人的扩张姿态,美国当然应该警觉。至于双方综合实力比较,中国尽管还比不上美国,但美国不可掉以轻心。难道要等待中国成为与美国势均力敌的巨人才进行战略调整吗?早一点意识到中国威胁,未雨绸缪,从战略上讲很正确。

第三个问题,中共是一个扩张性政权吗?

聿文认为,中共不是一个扩张性政权,它的“战狼”外交本质上以进为退。习近平这些年来在对外关系上实行可称为“进攻性现实主义”的政策(民间则以“战狼”称之),重塑中国的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但这是服务于其确保红色江山不变色的目的,因为自共产主义破产后,要赢得大众支持,中共就必须给民众灌输只有它才能带领中国复兴的信条,诉诸民众的民族主义。但这并不表明中共政权本质上就是一个好战的、扩张的政权,要向世界输出共产主义。事实上,自邓小平开启改革后,中共本质上是一个防御性政党,它要防止西方对中国的和平演变,防止政权被颠覆,没有向外扩张和侵略的野心。

这是聿文错的比较离谱的观点。第一,中共是一个共产主义政权,它是一个以暴力征服世界的政党。这一点只要看看《共产党宣言》就明白它的雄心壮志了。第二,聿文认为“中共在组织体系上虽然是一个列宁式的政党,但在思想和意识形态上早已没有了要用共产主义一统天下的“雄心”。聿文没有将中共五代领导人的时代进行区分,而是武断地认为中共没有对外侵略的野心。毛泽东一直希望做共产国际的领袖,大跃进和三年大饥荒的发生与他的野心膨胀有关。邓小平为了讨好美国不惜发动对越战争。江泽民、胡锦涛的确没有野心,但习近平时代是一个从后极权主义转向极权主义的时代。看看十九大报告和一带一路战略就可见习大人的雄心壮志了。我曾比喻说江泽民、胡锦涛想造一个巨轮运输货物,但习近平将它改造为航母。习近平之所以能够改造为航母,他与江胡之间是存在共同点的,也就是后极权主义与极权主义的关联。第三,聿文认为,中共连同盟都没有,怎么去一统?但中国一直在与俄罗斯、朝鲜、伊朗等邪恶国家在暗通款曲。至于聿文认为,“党的一些理论家把习近平思想吹捧成21世纪的马克思主义,不断宣称要用“中国方案”治理全球,然与其说这已经或者将要变成外交战略,不如说为了服务内政,是中共的舆论宣传泡沫更恰当。”我觉得如此低估习近平和中共的智商,习近平都不会答应。幸好,美国人没有聿文这样藐视中共。综上所述,聿文认为中共没有扩张性的判断不仅是错误的,而且很危险。

第四个问题,美国应该仅针对中共而不伤及中国和中国人民吗?

聿文认为,川普政府的“原则现实主义”特意区分中共和中国,声称打击的是中共,对中国和中国人民,则持拥抱态度。然而华盛顿采取的诸多对抗措施,或许它的主观意图是要削弱中共对中国的统治,可它的打击手段明确针对中国而非仅仅中共,致使中国人民成为主要受害者。比如特朗普政府以国家安全名义对私营科技公司和在美上司公司的限制、对中国留学生和访问学者收紧签证、甚至对于微信的制裁,它的直接承受者是私营企业、普通民众而不是中共。同样,将中共整体作为打击对象而不是打击其中对美国利益有危害的权势集团,让广大普通党员为党内权贵埋单。

在这个问题上,我认为聿文也错得比较远。一是,川普政府将中共与中国、中国人民区分开来是很有战略眼光的。因为中共是一个马克思主义暴力集团,而与中国、中国文化本来就没有什么关联,但被中共绑架。将中共与中国人民区分开来也有利于分化瓦解,可以赢得中国人民的支持。二是,打击中共无法避免不伤及中国和中国人。因为中共是执政党,已将中国变成中共党国。就以华为公司和微信为例。华为公司是国企还是国安隐蔽企业还是单纯的私营企业呢?如果说是单纯的私营企业,中国政府会为孟晚舟大动干戈吗?了解中国国情的人都知道华为实质上就是披着私营企业外衣的国有企业。微信屏蔽自由言论、泄露用户信息,迫害异议人士的恶行还少吗?华为、腾讯所缴纳的巨额税收不是养活中共政权的血液吗?所以,打击华为、腾讯微信当然是打击中共。毋庸置疑,禁华为、封微信会给中国老百姓生活带来不便,但任何打击中共的行为都会带来民众的不便,就如抗议示威也会给居民生活带来不便。中共政权七十年,中国人民一直在承受苦难,也一直在供养中共政权。制裁中共党员当然会让普通党员受到损害,但普通党员忏悔或拒绝过自己的平庸之恶吗?三是,聿文认为,川普政府无底线对中国的打击,已经将中共和多数中国民众惊醒,中共一方面把它治理的失败归咎于美国的遏制和围堵;另一方面,有时间去修补威胁其统治的战略漏洞,如用新举国体制攻克芯片短板,在香港颁行国安法。我认为这个观点太草率。就是美国不打击中共,中共就不会为自己的失败找借口吗?中共认为自己是伟大、光荣、正确的政党,什么时候又承认过自己的野蛮和愚蠢呢?中共一直在用举国体制攻克芯片,并且还偷窃西方技术攻克,只是至今没有成功。原因不是美国打压,而是举国体制扼杀自由和科技创新。至于在香港颁行国安法推责到美国就有点不理智了。香港人不应该追求民主吗?没有民主,自治能持久吗?中共在香港有驻军,存在国家分裂的危险吗?“四个自信”又到哪里去了?推出港版国安法是修补战略漏洞呢?还是冒天下之大不韪疯狂的政治狂赌呢?

最后,我们总结一下。我认为,聿文关于美国对中共战略误判的观点是不正确的,美国不仅没有误判,而且清晰、精准,只是觉醒得有点迟。如果再晚十年,一个集斯大林、希特勒和毛泽东邪灵于一体的红色帝国将成为人类的灾难,也将使中华民族万劫不复。打击中共而不伤及中国和中国人的愿望是善良的,但要做到这一点,中国人自己就应该与中共切割开来。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