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习近平害怕中国人民与中共切割?

作者:张杰

在中美对抗中,川普总统和国务卿蓬佩奥称必要时,可与中国全面脱钩。中国的反应很有意思,战狼也不再呼唤暴风雨了,而是坚决不脱钩。意思是,你美国勾引俺中国上了荣华富贵的道,刚过了几天好日子,现在你要抛弃俺,让俺再吃二遍苦,再受二茬罪,那可不行,俺这一辈子就赖上你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个扁担抱着走。蓬佩奥7月在加利福尼亚州尼克松总统图书馆发表对华政策演说时,号召中国人民与中共脱钩,与美国和世界民主国家一起改变中共。这下,中南海可就慌了。你想中共靠谁供养?中国人民。中共奴役谁?中国人民。这中国人要不玩了,脱钩,那可就断了中共的生路。习近平恨死了美国人了,这么毒的点子是谁想出来的,这比斩首行动更厉害,简直就是斩草除根。

9月3日,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5周年会议上,习近平发表讲话说:任何人任何势力企图歪曲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丑化中国共产党的性质和宗旨,中国人民都绝不答应!任何人任何势力企图歪曲和改变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否定和丑化中国人民建设社会主义的伟大成就,中国人民都绝不答应!任何人任何势力企图把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割裂开来、对立起来,中国人民都绝不答应!任何人任何势力企图通过霸凌手段把他们的意志强加给中国、改变中国的前进方向、阻挠中国人民创造自己美好生活的努力,中国人民都绝不答应!任何人任何势力企图破坏中国人民的和平生活和发展权利、破坏中国人民同其他国家人民的交流合作、破坏人类和平与发展的崇高事业,中国人民都绝不答应!”

习近平这五个“中国人民绝不答应”,矛头直接指向美国。自从美国决意把中国和中共,把中共和中国人民区分开来时,中南海炸了锅,慌了神。

但问题是习近平怎么就知道中国人绝不答应呢?中国人也没有选票,也没进行过公投。中国人希望知道是谁欺负中国共产党,对它的历史、性质和宗旨进行歪曲、丑化,又是如何歪曲和丑化?想知道谁想改变中国道路和否定中国成就?但中共的互联网防火墙阻断了人民的知情权。中共不是一直在说自己已经强起来,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厉害了我的国”电影都放映了,谁能否定你呢?把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割裂开来、对立起来的不正是共产党自己吗?屏蔽老百姓言论的不是网信办吗?背弃香港“一国两制”承诺的不是中共吗?将百余万维吾尔人非法关押和剥夺蒙古族人说母语权利不是中共吗?美国人今天选民主党,明天投共和党的票,也没见美国分裂啊。谁要把意志强加给中国、改变中国的前进方向、阻挠中国人民创造自己美好生活的努力?否定邓小平改革开放路线和返回毛泽东文革时代不是习总书记吗?让民营企业家惶惶不可终日的不正是中共吗?中国老百姓不愿搞政治运动,不愿折腾,但高喊“党领导一切”让人民恐惧的不正是中共吗?是谁在南海、台海炫耀武力,是谁隐瞒新冠疫情,让世界2600余万人被感染,80余万人死亡不正是中共自己吗?请老百姓帮忙辩理,又不让老百姓知道对方是谁,又不告诉老百姓对方说了些什么,这忙如何帮?这理如何辩?

在“五个绝不答应”中,习近平真正害怕的是“把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割裂开来、对立起来”。这个世界很有意思,凡是把人民挂在嘴边的,一定是反人民。如人民政府、人民公安、人民法院等。习近平常说:“人民是我们党执政的最大底气,是我们共和国的坚实根基,是我们强党兴国的根本所在。我们党来自于人民,为人民而生,因人民而兴,必须始终与人民心心相印、与人民同甘共苦、与人民团结奋斗。”在意大利访问时,还口吐莲花“我将无我,不负人民”。

习近平到底是“不负人民”还是“定于一尊”呢?文渊先生指出:他登基后,先将九龙治水变成以他包衣奴才和死党为主的七驾马车,又沿用毛在文革时的流氓手法,先后组建了几十个凌驾于政治局和中央委员会之上的各种“小组”,架空了党、政、军等权力机构,并以“舍我其谁”的不雅吃相,将这些“组长”统统收入囊中。在成功地集权于一身后,在一帮奴才和奸佞们的吆喝下,恬不知耻地煽起了一股“个人崇拜”和“个人迷信”的妖风,致使这些毛死后沉寂多年的渣滓又泛了上来。他的名字被写进党章、宪法,报纸电视连篇累牍、天天都是他那狗屁不通的说教和油腻的身影,他被塑造成毛以后另一个“伟大领袖”。窘困于实在找不出什么像样的“创造性理论”来比肩于毛,竟将“梁家河大学问”这种文盲加流氓的笑料拿来充当门面,可谓黔驴技穷。随后又利用政治花瓶,打着人民的旗号公然修宪称帝,为他的恋栈至死修筑了法理基础。他幸亏宣称是“无我”,如果“有我”,那岂不要将整个国家都生吞活剥下去。

他嘴里念着“我将无我”的迷魂咒,行的却是 “定于一尊”唯我独尊的勾当,哪有一点什么“一切属于人民、一切为了人民、一切依靠人民、一切归功于人民”,完全是一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封建帝王嘴脸。党国一体,党在国之上,一尊帝又在党之上,全国只容许他一个人的嘴巴讲话,只需要他一个人的脑袋思考。有敢不闭嘴者则以“妄议”问罪,有敢持异议者则有“寻衅滋事”、“颠覆国家”罪名伺候。

其实他的这番丑恶表演也并非原创,与历史上的那些独裁者们都是一个套路,当年的斯大林、希特勒、毛泽东、金氏小朝廷的几代暴君们都如此。他们一边做着坑害、荼毒人民的罪恶勾当,一边又要把自己描画成光环加持的“人民的大救星”,要人民歌功颂德、顶礼膜拜。

中国人愿意与中共切割、脱钩吗?前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认为,中国人民太愿意与中共切割、脱钩了,而且心情很急迫。他在文章《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惧》一文中指出:当今中国人民的愤怒已如火山喷发,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惧中共的暴政。

“保赵家人家业、坐吃红色江山”是中共统治集团的核心理念。中共政权隐瞒新冠疫情,说明他们心中根本就无生民无辜、人命关天之理念,也没有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概念。等到事发,既丢人现眼,更丧尽天良,遭殃的是升斗百姓。习近平一切围绕红色江山打转,自以为权力无所不能,沉迷于所谓“人民领袖”的自欺欺人。大疫当前,他毫无领袖德识,捉襟见肘,将帅无能,累死三军,祸殃亿万民众,却还在那里空喊“四个自信、四个意识,二个维护和党的绝对领导”的政治口号。

中共已经建立了“1984”式“大数据极权主义”。“微信恐怖主义”则直接针对亿万国民,用纳税人的血汗豢养着海量网警,监控国民的一言一行。动辄停号封号,大面积封群,甚至动用治安武力,导致人人自危。由此窒息了一切公共讨论的思想生机,也扼杀了原本应当存在的社会传播与预警机制。

从2018年底所谓“该改的”、“不该改的”与“坚决不改”,到去年十九届四中全会公报宣示,可以说,中国近代史上的第三波“改革开放”寿终正寝。回头一望,二十世纪全球史上,但凡右翼极权政治,迫于压力,都有自我转型的可能性,而无需诉诸大规模流血。纵便是东欧共产诸国等红色极权政体,也和平过渡,令人欣慰。但中国则不然,当局已将路径锁闭,和平过渡已无可能。如此,则中国难逃“兴,百姓苦;亡,百姓苦”的历史周期律。

说一千道一万,就在于生计多艰、历经忧患的亿万民众,早已不再相信党国权力的鬼话,更不会将市民自由与三餐温饱的底线生计,俯首帖耳地交还给中共暴政。尤其是历经武汉肺炎灾难,中国人民愤怒了。他们目睹了欺瞒疫情不顾生民安危的刻薄寡恩,他们身受着为了歌舞升平而视民众为刍狗的深重代价,他们更亲历了无数生命在分分钟倒下,却还在封号封口、歌功颂德的无耻荒唐。一句话,“我不相信”,老子不干了。人心丧尽之际,便是党国末日到来之时!人心所向,披荆斩棘,摧枯拉朽!

许章润教授在文章最后写道:脚下的这片大地啊,你深情而寡恩,少福却多难。你一点点耗尽我们的耐心,你一寸寸斫丧我们的尊严。我不知道该诅咒你,还是必须礼赞你,但我知道,我分明痛切地知道,一提起你,我就止不住泪溢双眼,心揪得痛。是啊,如诗人所咏,“我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老年应当在日暮时燃烧咆哮;怒斥,怒斥那光明的消逝。”因而,书生无用,一声长叹,只能执笔为剑,讨公道,求正义。置此大疫,睹此乱象,愿我同胞,十四万万兄弟姐妹,我们这些永远无法逃离这片大地的亿万生民,人人向不义咆哮,个个为正义将生命怒燃,刺破夜瘴迎接黎明,齐齐用力、用心、用命,拥抱那终将降临这片大地的自由的太阳!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