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金钱“软实力”对世界的霸凌与祸害

作者:林傲霜

美国终于觉醒了!自由世界终于觉醒了!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今年7月在尼克松总统图书馆对中共邪恶本质进行了致命而深刻之批判。这个讲演像一声惊蛰的春雷响彻世界。紧接着英国、加拿大、日本、澳大利亚以及欧洲多国领导人纷纷发表讲话,正面予以肯定,并对中共对外扩张,谋求称霸世界之恶行予以无情地揭露。使这个被“超级化妆师”邓小平用“韬光养晦”的脂粉打扮成的“佳人”终于被世界解开了“画皮”。尤其是彭佩奥将中共与中国和中国人民进行明确区分,击中了中共的软肋,迫使其进行此地无银三百两式的辩解,非要把中共和中国人民绑在一起。

“富凶极恶”的世界暴发户

共产主义祸害世界从1917年俄国所谓的“十月革命”开始,到“二战”后的并吞东欧,颠覆中华民国与古巴的合法政府,培植金家王室傀儡,再到血洗越、老、柬印支半岛……全都靠的是武装暴力与屠杀。进行野蛮的征服。但在上世纪九十年初,苏联灭亡,东欧重获自由之后,全世界除了北韩、古巴这两个小流氓破落户政权外,北京当局便成了所谓的“社会主义阵营”土崩瓦解后唯一的大国“毒(独)苗”。而这根“毒苗”在邓小平的善于伪装和惨淡经营下,依靠着中国下层民众闭塞、愚昧、无知、保守,中、上层人士(特别是有一定知识的人)在毛泽东年代的奴化教育下,已道德沦丧,良知缺失,投机取巧,谄佞成性。于是邓小平对外假装老实无害,博取同情;对内则软硬兼施,威吓与欺骗并用,打击和收买齐施。于是已濒于灭亡的中共政权,不仅死里逃生存活了下来,更在美、欧、日绥靖主义的逆流浊水中,对外勾结、吸取西方贪婪的国际垄断资本,对内则靠残酷压迫剥削中国工人、农民,破坏生态资源,预支子孙之“饭”这类杀鸡取卵,竭泽而渔的方式,不仅让中共官家“红二代”迅速地“先富了起来”也使中共这个独裁专制政权变得财大气粗,而且超越其“老东家”苏联的穷凶极恶,成为新崛起的“富凶极恶”的世界暴发户!

首先在国内大开历史倒车

邓小平死后,江泽民,胡锦涛两朝按“击鼓传花”的游戏规则,至少在表面上是和平移交了权力(虽然江直到胡“裸退”时仍是握有军权的“太上皇”)但他们在追随“邓规”,执行邓的路线上还基本能遵守邓的遗志不敢过份妄为。可是自从中共“十八大”习近平上台后,他便急速向左转,抛弃邓路线。首先用“不能用后三十年否定前三十年”这个口号,来了个“否定之否定”的玩法,即把包括已被邓小平和中共中央否定了的诸如“反右”、大跃进、“文革”全包下来加以肯定。某些御用文人,“五毛学者”便称毛的这些胡作非为是“试错”,官方则称之为“艰难的探索”。明目张胆地否定中共中央上世纪八十年代一致作出决定的<关于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如此公然为包括文革在内的重大罪恶翻案,是不折不扣地开历史倒车。所以接下来的什么七不讲,八不准,甚至连“民主宪政”一词都“不准”提了。于是打压媒体,禁锢言论自由,抓捕作家,大规模囚禁维族人,重判政治异议人士,整死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博士,可谓疯狂至极。接下来更对敢于依法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的正直律师也大批的加以抓捕重判。这是德、日法西斯专制都没有干过的怪事,成为当今文明人类社会的一大“奇观”,于是神州万马齐喑,没人再敢说话。因而当局一声令下,“人大”,“政协”两枚橡皮图章便乖乖从命,立即取消中共自制宪法中“关于国家领导人任期的限制”,无异于等同毛、金王朝“元首”可以终身“领导”这个“祖国”一样。故有人将此与袁世凯民国称帝相提并论倒也何其相似乃耳。至此当局已在国内基本完成了它复辟毛式法西斯专政的大业。

利用“孔方兄”对外输出红色病毒

2009年2月13日当时还不是“元首”但已被“内定”为“储君”的习近平先生在外出访问墨西哥时,在一次公开谈话中当着记者面说道“有少数外国人对中国事务说三道四”。并说“有些吃饱了没事干的外国人,对我们的事情指手画脚。中国一不输出革命,二不输出饥饿和贫困,三不去折腾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这番话由于用词欠雅,近似俚俗,故一时招来不少讥评。但他当权后若真能作到“不输出革命”,不折腾别人,即便用词欠雅,倒也是在遵循“小平同志”的教导,也是件好事。不过习总上台之后,根本忘了这番慷慨激昂之语。仗着他前任江,胡两朝用盗窃知识产权,不守世贸规则的手段从美国和西欧、日本等国捞来的大量美元外汇,便打造成了“我党”的“软实力” 。而这个“软实力”由于裝上了战无不胜的“孔方兄”导弹。指哪打哪,威力无穷。这东东可是个超级厉害的“大杀器”。说不定还真能把“美国人吓傻”,把“日本人吓尿”。而且绝非“照抄照搬西方”,而是我中华固有的“特色”产品。谓予不信,请看咱们祖上晉朝人鲁褒《钱神论》是咋说的:“钱之为体,有乾坤之象。内则其方,外则其圆。其积如山,其流如川。动静有时,行藏有节……为世神宝。亲之如兄,字曰孔方。”所以“孔方”就是“钱”的别名。

接下来再请看鲁褒先生说这“钱”是何等“厉害”:“失之则贫弱,得之则富昌。无翼而飞,无足而走。解严毅之颜,开难发之口。钱多者处前,钱少者居后;处前者为君长,在后者为臣仆。”接下来又说:“无德而尊,无势而热,排金门,入紫闼。危可使安,死可使活,贵可使贱,生可使杀。是故忿争非钱不胜,幽滞非钱不拔,怨仇非钱不解,令问非钱不发。”这简直就是当今中囯的真实写照。中共这些年来,靠着对外与贪婪的国际资本狼狈为奸,对内则以低工资,低人权,低福利,低保障,高污染,横征暴歛,盘剝民众而闷声发了大財。于是与“孔方兄”(錢)结成了“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仗着这个“伙伴” 对內高压专制,毎年砸上千亿的“维稳费” 监控压制民众。对外则用以“孔方兄” 为后盾的“软实力”,强要别人歌功颂德,不许别人讲它半点不是。不仅如此,更要自由媒体也必须奴颜婢膝向它献媚。例如“习总”访美,中共-挥手狂砸数佰万美元在纽约时代广场打出欢迎习总访美的广吿。卑辞赞颂,令人肉麻。不知内情者以为美国人民当真如此崇敬习总。实则是商人重利,見錢眼开说的瞎话。这种“银弹软实力”,真可使“无德而尊”达到“丑可使美”的神奇效应,豈是苏联老大哥当年那个穷恶霸能望其项背的吗?

“输出”专制,霸凌世界

用钱去买歌功颂德,虽已极不光彩。然而更令人不耻的是,中共当局硬把它在国内对中国民众实行的那套禁锢思想与言论自由的专制作派推向世界,强令别国也得来“享受”这套独具“中国(实则是中共)特色”的“无产阶级专政”的滋味。即不许任何人说它半点不是,哪怕无意“冒犯”,也是什么“反华”、“辱华”的大“罪”。当这种财大气粗的霸道被发挥到极致时,则变成了“富凶极恶”式的荒谬绝伦。试举一典型之例如:2018年2月6日,在旗下梅赛德斯-奔驰(Mercedes-Benz)品牌因为在社交媒体上引用了一句达赖喇嘛的话,竞招来-场飞来横禍。德国梅赛德斯-奔驰在其Instagram账号上的帖子带有#Monday Motivation的标签,配图是一辆停在海滩上的白色奔驰车。帖子引用了一句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达赖喇嘛尊者的名言:“从各个角度看问题,视野会更开阔。” 这本是-句既与政治无关也未針对任何人的格言般的话语,既飽含智慧哲理,而且用在汽车的广吿词中尤为帖切精辟,堪称驾驶车辆的座右铭。因而该帖获得大量浏览与点赞。谁知这样一句话,竟招来北京方面的非难与打压。在莫名其妙的什么“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的谴责之后,竟然蛮横威胁要“抵制奔驰品牌”。本来对这种无理取闹完全可以不屑一顾。然而却因中共拥有这种由“孔方兄”作后盾的“软实力”,结果世界赫赫有名的奔驰公司,看在中共大陆市场份额和金钱的份上,梅赛德斯在中国版的Twitter微博上竟然发表声明,称该贴包含“极为错误信息”,已被删除。梅赛德斯还说它诚恳接受各方(实则只有中共一方)的批评,并将采取一切行动加深“对中国文化及价值观的理解”。“还称,“尽管我们已经尽可能在第一时间将相关信息删除,但我们深知此事对中国人情感造成的伤害,”该公司还写道。“对此我们致以最诚挚的歉意”!

我的天!真不敢相信这种媚态十足的昏话竟出自一家国际知名大公司之口!在中共“银弹软实力” 的威胁打压下。 一个久负盛名的民主国家的跨囯大公司竟然可以如此低三下四到不要起码尊严,不顾普通常识。而去向金銭下跪,向专制膜拜!人们不禁要问:难道“中国文化及价值观”就是不可以、不允许“从各个角度看问题” 吗? 这句话怎么就成了“极为错误信息” ? 这句话怎么就对“中国人情感造成伤害”了呢?中国人莫非都长着一颗别样的“玻璃心” 比曹雪芹先生笔下的林妹妺都还脆弱而如此易受“伤害”么?  难道中囯人是只有一只眼睛,只能从一个角度看问题的特殊人种吗?为了錢,如此向北京语无伦次地认错,和那太监跪在皇帝面前,一边自打耳光一边自己骂道“奴才该死!奴才该死!”何其相似乃尔。这样旳“银弹软实力”真比鲁褒先生《錢神论》中说的“危可使安,死可使活,贵可使贱,生可使杀”还更荒唐百倍不止!如果有人说,这话是达赖喇嘛讲的。所以再无懈可击也是“反动言论”。 那就更加荒唐。评价达赖喇嘛不在本文论述的范畴。也不管北京当局如何恨达赖喇嘛,但孔子曰:“君子不以言举人,不以人废言。”。当局对孔子这句话应该是知道的吧。而你们满世界撒鈔票办孔子学院。为什么二千多年前孔子早就指出了的这个淺近的道理,你们至今还不明白?尊什么孔?崇什么儒?也太可笑了吧!

当然,中共利用它的这种“银弹软实力”霸凌别国的荒唐事,覇道事,也决不止此 一件。例如前不久北京当局竟要世界44家外国大航空公司限期修改所谓“涉台标注”。 也就是硬要人家各大航空公司不顾历史和现实的狀况,把台湾的台北、高雄等航班地点标注为“属于中国大陆的城市”。如此荒唐至极,而被美国政府斥为“奥威尔式的胡说八道”之举动,由于大陆市场份额,客源,利润等诸多因素构成的威胁与利诱,最终竟迫使各大航空公司纷纷按照中共指鹿为马式的霸道要求屈膝照办。再次显示出这种以金銭为后盾的“银弹软实力”对世界正常秩序的霸凌祸害 真是已达到了“有銭能使鬼推磨” 的地步,这种“富兄极恶”,比穷凶极恶果然厉害多了!

渗透腐蚀无孔不入

而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堂堂的联合国,也竟然遭到中共“银弹软实力” 的入侵。中共“红顶商人”(即既经商又在中共当官的)中共全囯政协委员、澳门经济发展委员会顾问、澳门地产大亨吴立胜,2015年被美国司法当局正式起诉,指控其涉嫌向第68届(2013年)联大主席、原任中美岛国安提瓜和巴布达驻联合国大使约翰·阿什提供逾130万美元的贿赂,以换取对方支持在澳门兴建联合国会议中心。这是赤裸裸的以金錢贿赂谋取不正当政治利益的犯罪活动,企图以金錢收买之手段,把联合国会议中心弄来澳门,以抬高中共在国际上的地位与影响,以便以“东道国”身份进一步对联合国施加影响与操控。就是这个吴立胜,还曾卷入过美国上世纪90年代克林顿的政治献金案,直接用金钱介入干涉美国总统大选,并最后让北京喜欢的民主党人克林顿当选。吴立胜当年的这些特务间谍式的犯罪行为,最后并未受到惩处。而是由那个将钱打入账户的人替他顶了罪。可见中共搞这套干涉他国内政的伎俩早已是熟路轻车了,所以竟然敢对联大主席也公然行贿。不过这次“幸运之神”没再青睐他,吴立胜终于落入法网,并在美国被判刑入狱,中共则照例对此一概抵赖了之。

至于在最近的“武汉肺炎”疫情中,世卫组织(WHO)总干事谭德塞,帮助中共隐瞒疫情,处处为中共站台背书。甚至世卫组织派到武汉来的所谓“调查团”,竟然不入“脏区”,不进医院病房查看,当然更不会去了解一下疫情初期被打压“训诫”的医生们,走马看花一下便对中共当局大唱赞歌。WHO及谭德塞如此媚态被世人讥为世卫组织WHO应更名为:“CHO”谭德塞应是“谭书记”才对。其实明眼人一看便知这一切丑恶现象背后的推手只能是、也必然又是中共的金钱在起作用。至于美国国内从一流的大学,到广大左派众多媒体以及好莱坞都被中共的黑金一再攻陷已是众所周知的事实。更不要说如基辛格之流的政客,比尔.盖茨之类的商业大亨,早就作了中共“银弹软实力”的俘虏了。甚至因不屈服于中共退出中国市场的谷歌也打算推出符合中共言论审查要求的专门搜索引擎,只不过顾及舆论才作罢。

由此可见中共的这种“银弹软实力”,是何等邪恶 ,它既不是中共所吹嘘的什么“正能量”,更不是什么“先进文明”。实则就是中共在大陆的专制腐败病毒向自由世界的渗透与扩张。与当年苏联的列宁、斯大林输出“革命”是一脉相承的。这种邪恶骯脏的手段,是独裁专制政权邪恶本质的具体体现,所以它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都是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不过令人感到鼓舞的是而今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他的执政团队,已经决心不再姑息养奸。特朗普总统,彭斯副总统,蓬佩奥国务卿,安全顾问奥布莱恩……等整个白宫团队已对中共的邪恶与猖狂的渗透有了深刻的认识。蓬佩奥国务卿更明确指出:美中之争是民主自由与极权专制之争。美国已决心与中共彻底决裂。因此对中共的诸如以盗窃科技情报为目的的“千人计划”,以搜集用户信息来供中共危害美国国家安全的华为网络,以及抖音、微信之类的煽动暴力,挑拨生事之平台连出重手予以痛击。关闭休斯登中共谍窝领事馆,对唐娟之流披着“留学”外衣的特工严惩不贷。如此等等不仅成功地打击了中共对美国渗透破坏的嚣张气焰,也唤醒了英国、日本、澳大利亚、加拿大以及欧洲多国对中共的警惕,纷纷发表声明支持美国对中共的反击。而南海周边诸国也一个个识破了中共霸权的丑恶而站到美国一边。真所谓:美国得道多助友朋倍增,中共失道寡助,十分孤立。

随着以民主、自由、人权为核心的普世价值观的深入人心。21世纪必将是民主的世纪。中共那种邪恶的金钱“软实力” 虽可得逞一时,但决不可能横行一世。它必将隨着独裁专制体制的灭亡,而最终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

2020年8月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