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对民营经济统战目的何在?

作者:张杰

9月16日,全国民营经济统战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政协主席汪洋传达了习近平的指示,要把民营经济人士团结在党的周围。汪洋在会上说,民营经济人士要认识到,个人的成功既源于自身努力,更得益于伟大的时代、伟大的事业、伟大的党,应增进对中国共产党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政治认同、思想认同、情感认同。

9月15日,新华社发布了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强新时代民营经济统战工作的意见》。在《意见》中,“民营经济人士”包括民营企业出资人、控制人、持股人、民营中介结构合伙人,以及在内地投资的港澳工商界人士和个体工商户。《意见》强调,要教育引导民营企业家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做到“两个维护”,坚定不移听党话、跟党走。要引导民营企业投入“一带一路”项目。坚持党管人才原则,健全选人机制,建立民营经济代表人士数据库和人才库,培养壮大坚定不移跟党走的民营经济人士队伍。积极在民营企业中发展党员。民营经济人士“始终做政治上的明白人”。

目前,中国经济在中美贸易战和新冠疫情的双重打击下,举步维艰。民营经济更是生存艰难,纷纷撤资关闭。中国失业人数急剧增长,经济危机四伏、险象环生。李克强提出要用“改革开放”来化解经济困境,习近平则提出用“经济内循环”来破解危局。但不管“改革开放”还是“内循环”,让中国经济尽快走出困境无疑是最重要的,特别是要提振民营企业家的投资信心。但现在中共加强对民营经济的统战,无疑会让民营企业家更加惶恐不安。为什么习近平不给民营企业家吃补药,相反给吃泻药呢?中共统战民营经济的目的又是什么呢?下面,我谈谈自己的看法。

第一,控制民营企业

新华社称,这是中国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中共发布的第一份关于民营经济统战工作的文件。为什么现在要出台这个文件呢?我认为与中国目前面临的严峻局势有关,使习近平对政权的稳定感到不安,而民营经济又是中共最不放心的,于是急于加强对民营经济的控制。河北邯郸文史学者冯智表示,这份文件内容很明显是要加强对民营企业的控制,而且用词严厉。要把民营经济纳入全国一盘棋当中去,加强共产党的绝对领导。

2018年初,人民大学周新城教授发表文章《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指出共产党的不忘初心就是要消灭私有制,实行公有制。2018年9月11日,财经人士吴小平发表文章《私营经济已完成协助公有经济发展应逐渐离场》。文章称:“私营经济已经初步完成了协助公有经济实现跨越式发展的重大阶段性历史重任。下一步,私营经济不宜继续盲目扩大,一种全新形态、更加集中、更加团结、更加规模化的公私混合制经济,将呈现越来越大的比重。”人社部副部长邱小平要求民营企业“只有以职工为本,让职工享有充分的民主权利,共同参与企业管理、共享企业发展成果,才能激发职工的劳动热情和创造活力,实现企业与职工的共赢发展。”上述文章和讲话曾引发了中国巨大的民营企业逃离潮。2018年11月1日,习近平在民营企业座谈会上高调喊话: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是我们自己人。重提“非公有制经济是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他还表示,中共的十八大进一步提出“毫不动摇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保证各种所有制经济依法平等使用生产要素、公平参与市场竞争、同等受到法律保护”。

但现在中国内外形势急剧变化,习近平担心民营经济和民营企业家会与中共脱钩,转而支持国内外敌对势力。学者冯智说:“利用(统战)这种形式将民营经济控制起来,完成他们的内循环经济,以避免民营经济人士成为游离分子,形成党派外的力量,习要想重新回到计划经济时代,就必须解决民营经济问题,现在已经开始解决了。”香港经济学者罗家聪表示,中共为了控制香港,早已经以各种方式渗透和统战香港企业和商界,只是这次中共以明文规定要香港企业站队,为的是防止有人造反。

第二,吞噬民营经济的战略

在民营企业家出现恐慌时,习近平会对他们派发定心丸,但他从来不会停止“国进民退”战略。习近平对待民营企业的心态与对待维吾尔人、蒙古人一样“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唯一的办法就是逐步同化、消灭。习近平的“国进民退”战略就是新公私合营。2013年,中共发布《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2015年发布的《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提出“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国有资本、集体资本、非公有资本等交叉持股、相互融合”。

2019年7月31日,国务院国资委党委书记和主任郝鹏会见了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马化腾。一个多月前,他还会见了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阿里巴巴和腾讯都是中国联通的战略投资者。2017年10月,联通和阿里巴巴宣布将相互开放云计算资源,在公共云、专有云、混合云三个方面深度合作。2018年6月,腾讯和吉利控股两家企业组成的联合体斥资30.49亿元,购买了中国铁路总公司旗下动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49%股权。国资委秘书长彭华岗在2019年5月向媒体透露,目前中央企业混改的占比已达到70%。2013年到2018年,中央企业通过产权市场吸引的社会资本超过2600亿。

除此之外,中共对民营企业的领导、控制也从未放松。截至2016年底,273万家私人企业中有67.9%建立党组织,10.6万家外商投资企业中已有70%的在华外企建立了党组织,达到7.5万家。2019年杭州市政府对100家民营企业派出政府事务代表。

中国民营企业也不傻,于是向海外倒腾资产,进行垂死挣扎。海航势头较猛,2016年前十大海外并购交易中,海航系占据了3席,海航累计海外投资高达2880亿人民币。万达也紧随其后,王健林海外投资已超2500亿人民币。安邦人寿海外保险资产高达9000多亿人民币,占总资产比例超60%。2017年6月,银监会对他们出手了,切断了他们的资金流,责令他们处置海外资产。面对中共高层的警告,吴小晖自持有邓小平家族背景,不予理睬,结果习老大震怒,安邦集团被强制接管,吴小晖入狱18年。缺乏红色血脉的海航立即改弦更张。但得罪了老大,作为操盘手的海航董事长王健,2017年7月3日在法国南部普罗旺斯意外身亡。万达的王健林急忙资产大甩卖,并宣布彻底告别房地产,但已伤痕累累,一蹶不振了。中国规模最大的民间企业明天控股集团(明天系)旗下的天安财险、华夏人寿、天安人寿、易安财险、新时代信托、新华信托、新时代、国盛证券和国盛期货等九家公司被银监会、证监会实施接管。这九家企业的全部资产在2019年年底超过了1.2万亿元人民币。香港商人刘希泳2017年3月15日至19日被延边朝鲜族州检察院采取监视居住强制措施。审问过程中,9名检察官对刘希泳采取酷刑逼供,包括腰带缠口、钥匙捅脚心、马桶疏通器捅口鼻、双腿绑在前方椅背上。他们仅仅用了四天,就结束了一个香港商人的生命。其妻、央视主持人刘芳菲4月10日写道:青丝一夜皓首,才知世间本无黑白。

第三,控制民营企业的真实目的

民营经济为中国经济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术创新、80%以上的城镇就业、90%以上的新增就业。中国民营企业的数量已超过2700万家,个体工商户超过了6500万户,注册资本超过165万亿元。在世界500强企业中,民营企业已由2010年的1家增加到2018年的28家。中共推行新公私合营的目的是什么呢?有学者指出,新公私合营的动机,绝非官方宣布的“改善企业治理结构与管理水平”。而是希望通过民企入股国企,降低企业债务率,将国企做大做强。政府双管齐下地用政策逼迫使民企与国企混改:先是利用去杠杆收紧对民企贷款的政策,让民企陷入困境;再发布有利于国企的财税政策让国企空手套白狼。与上世纪50年代的公私合营不同,上一轮“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中共政府是用政治暴力的强取豪夺;这一次则是通过金融去杠杆政策硬性挤压,迫使民营企业陷入困境后“主动”投靠国企,是乘人之危的巧夺。

习近平除了经济考量外,更重要的是政治考量。他要通过混改牢牢控制民营企业,切断颜色革命的经济命脉。中共在政治上正在返回毛泽东的极权主义路线,通过党国控制社会,施行红色恐怖。而极权主义必然强调国家对经济的控制,壮大国有企业和限制、打压和控制民营企业,这是极权主义的政治经济逻辑。

2016年10月10日,习近平曾说“在中国共产党领导和我国社会主义制度下,国有企业和国有经济必须不断发展壮大,这个问题应该是毋庸置疑的,而我们有的同志也对这个问题看不清楚、想不明白,接受了一些模糊的、似是而非的甚至错误的观念。我们要善于从政治上看问题,决不能认为这只是一个简单的所有制问题,或者只是一个纯粹的经济问题,那就太天真了!”蔡慎坤先生指出,对民企的围剿许多人不以为然,如同当年对付地主资本家,许多人没有意识到:消灭了地主资本家,每个人的危险也随之而来,道理很简单:当社会秩序经济秩序甚至伦理秩序遭到破坏,每个人都将付出代价。无视别人的生命,你的生命一样也不会受尊重,轮回的闹剧在中国重复了一遍又一遍,只是中国人不长记性。

现在,我们总结一下。中共对民营经济和民营企业家的统战就是对他们的强力控制,将他们纳入共产党绝对领导之下,目的就是保住中共的政权。对民营经济的统战与对香港的“全面管制”和“二次回归”一样就是消灭一切颠覆中共统治的可能性。目前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已经从绥靖政策的玫瑰梦中醒来,开始组建反华阵营全面对抗中共。山雨欲来风满楼。面对即将到来的暴风雨,习近平的经济内循环就是在为最坏情况发生做准备。一旦中国被国际社会孤立,不得不重新“闭关锁国”,民营经济国有化将不可避免。中共正在将绞索慢慢地套在民营企业和企业家的头上。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