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金斯伯格大法官想到中国首席大法官

作者:张杰

9月18日,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的鲁思·拜德·金斯伯格因癌症并发症去世,享年87岁。金斯伯格是美国历史上第二位出任最高法院大法官的女性。

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的国家失去了一位享有历史名望的大法官。”川普总统发表声明说,“金斯伯格大法官证明,在同事和不同观点面前,人们可以和而不同。她的观点、包括有关妇女和残障人士法律平等为人熟知的决定,激励了所有美国人和法律界的几代贤能。”

金斯伯格1933年3月15日出生在纽约布鲁克林,大学三年级时就想成为一名律师。1954年从康奈尔大学毕业后,她被哈佛大学法学院录取,而这仅仅是哈佛大学开始录取女性的第五个年头。1959年,她的丈夫马丁·金斯伯格在纽约找到一份工作后,她转到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在那里获得学位。马丁后来成为一位著名的税务律师和法学教授。

金斯伯格曾表示,在一个男性占主导地位的职业中找工作有很多挑战。整个纽约市没有一家公司愿意在她身上冒一次风险。”后来,在一位教授的帮助下,她得到了一份文员的工作,并很快在罗格斯大学法学院和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任教。

1972年,金斯伯格创立了妇女权利项目,这是美国公民自由联盟的一项倡议,旨在推动妇女和女童在生活中各个领域的平等。1980年,金斯伯格被提名为美国哥伦比亚特区上诉法院的法官。1993年,克林顿总统任命她为最高法院大法官,成为奥康纳之后美国史上第二位被任命为最高法院大法官的女性。

在最高法庭上,金斯伯格是自由派坚定的代言人。她说:“我希望大家记住我是一个热爱法律、热爱国家、热爱人类、珍视每个人尊严的人,用我所拥有的一切才能,尽可能地努力工作,让这个世界比我来到世间时变得更好一点。”

金斯伯格也是美国历史上最年长的大法官,她在最高法院任职27年。金斯伯格曾患过五次癌症,最近一次复发是在2020年初。87岁的她,每天健身一小时后,继续投入工作中。在众多美国人眼里,她就是勇猛无敌的雷神,守护正义的神奇女侠。

2014年,80岁的她不满意最高法院的判决,发表了35页反对意见。她从此一炮而红,成为年轻人追捧的偶像。后来,她索性出了一本书《异见时刻:声名狼藉的金斯伯格大法官》。2018年,她的人生故事被改编成了电影《性别为本》。

她总是面带腼腆的微笑,不喜不悲不怒,语速柔和平缓,又铿锵有力的表达看法和意见。

她用她瘦小的身躯,以一己之力为美国女性的地位做着不懈的努力。

她进入最高法院的27年里,美国的政治氛围越来越走向两极化,越来越趋于保守的最高法院把金斯伯格推向了自由派的领头羊位置。大部分案例的判决她都是少数派,是那个写少数意见的人,所以,人们往往在判决时听到她的发言是:I dissent.(我不同意)。

为什么大法官的人选在美国两党政治中这么重要呢?举个例子吧。2000年的美国总统选举,民主党候选人戈尔和共和党候选人小布什选情极为接近,最终决定胜负的是佛罗里达州。该州投票结果显示布什领先戈尔不到1000票。因为这点票数丢了整个选举,戈尔自然不服,上诉法院,要求重新清点票数。官司打到最高法院,最后,九位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以五比四的微弱多数否决戈尔要求,实际上是大法官们决定了总统归宿。戈尔只能宣布竞选失败。

此前的最高法院中,保守派和自由派的比例是5:4,现在金斯伯格去世,川普在自己第一个任期仅仅只有3个月不到的时候,又获得了极为难得的提名机会,自然会再次提名保守派法官,保守派和自由派的比例很可能变成压倒性的6:3,这对于美国政治的走向将产生深远的影响。可以说,美国最高法院的九位大法官就是守卫公平正义的九座尊神。说了金斯伯格大法官的去世,我们将目光再投向中国。中国有大法官吗?我的回答是有也没有。何以见得,且听我道来。

1949年以来,中国最高法院共产生10位首席大法官和若干大法官。就首席大法官而言,有沈钧儒、董必武、谢觉哉、杨秀峰、江华、郑天翔、任建新、肖扬、王胜俊和周强。其他大法官也不少,其中奚晓明和黄松有因贪腐现蹲在监狱之中。

在10位首席大法官中,肖扬是一个司法制度改革者和法治的推动者。在1998年至2008年间,肖扬做了两件值得人们称道的事,一是,最高法院对死刑审核权的收回。在改革开放初期,法律对死刑案件的核准权进行严格控制,统一由最高法院进行。1980年代,最高法院将一部分死刑判决案件,交由省高级法院核准。1983年,邓小平开展严打活动,被告人的上诉期由10天压缩为3天。一些本不构成死刑的罪犯被核准了死刑,甚至出现错杀事件。刑法界人士一直呼吁最高法院收回死刑核准权,以便少杀、慎杀。在肖扬的积极推动下,2007年1月1日起,最高法院统一行使死刑案件复核权。肖扬在任内做出了另一项改革,是推进中国的法官职业化建设。

2008年肖扬卸任,王胜俊接任最高法院院长。王胜俊生于1946年,安徽宿州人,他早年就读于合肥师范学院,学的是历史专业,期间文化大革命爆发,他的学业戛然而止。后来他长期当政工、政法干部,没有法学教育背景和学历。90年代初,王胜俊调中央政法委工作。从王胜俊的教育背景看,他没有学过法律。一个 “法盲”担任最高法院院长,实在出人意料。法律界人士之所以对王胜俊的评价低,根本原因还不是他不懂法,而是他的反法治。王胜俊继任后,不仅不推行司法改革,反而反其道而行之。王胜俊上任伊始就提出法院工作的“三个至上”,即党的事业至上、人民利益至上、宪法法律至上。王胜俊提出的死刑判决理念是:“以法律的规定为依据、以治安总体状况为依据、要以社会和人民群众的感觉为依据”。

他的“三个至上”指导原则和死刑判决观念,饱受法律界内人士的批评。王胜俊在最高法院最后一年多时间里,禁止下属各级法院受理敏感案件,包括征地强拆纠纷、毒奶粉索赔案、四川大地震豆腐渣工程索赔案等,旧的寃案得不到申张,又出现大量新的寃案,致使访民如潮,民怨沸扬。北大法学教授贺卫方表示,王胜俊出任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后,中国司法改革陷入停顿,甚至倒退,司法独立被完全抛弃,司法改革追求更职业化、专业化的方向被彻底扭转。懂法律的肖扬与党棍王胜俊的确反差太大了。

2013年最高法院迎来一位法学科班出身的院长周强。巧合的是,周强还曾经是肖扬主政司法部时的秘书。周强生于1960年,湖北黄梅人。西南政法大学毕业,进入司法部工作,后到共青团中央,再后来成为湖南省委书记。此时中国已经进入习近平的新时代。但不久,法律界人士的希望变成了绝望。

2017年1月14日,周强在全国高级法院院长会议上对全国法院提出要求:坚决抵制西方“宪政民主”、“三权分立”、“司法独立”等错误思潮影响,要敢于对西方司法独立亮剑。周强的话彻底打碎了中国法律人的法治梦。1月18日,北京法学界发起网上连署公开信,要求周强“辞职”。《要求依法罢免周强最高法院院长和首席大法官职务》的公开信指出:“周强身为最高法院院长和中国首席大法官,应当忠于职守,忠实于宪法法律、维护国家法治,却大肆宣扬法院和法官不要依法办案。”,“他假借反西方的宪政民主、司法独立,实际是在推行权力至上、领导人至上、特权至上原则”,“这哪里是中国首席大法官,而是首席大法盲!由这样的人担任中国最高法院院长和首席大法官,不仅是中国法院和司法机关的耻辱,也是整个国家的耻辱。”

肖扬的时代只是一个转瞬即逝的法治幻影。1989年六四大屠杀后,邓小平为挽救已丧失执政合法性的中共,开启了所谓市场经济改革。江泽民、朱镕基扩大对外经济开放,暂时放松意识形态控制。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在这个历史背景下,市场经济呼吁法治,司法体制改革势在必行。肖扬的时代到来了,中国的法治迎来了小阳春。但随着肖扬的离任,这个幻影很快就消失了。最高法院开始出现王胜俊时代,这是对肖扬时代的反讽和否定。周强的时代标志着中国法治的彻底倒退,从邓小平时代后极权主义时代向毛泽东极权主义时代回归。

中国司法是中共的刀把子与公平正义无关。习近平曾对政法体系官员说:“培育造就一支忠于党、忠于国家、忠于人民、忠于法律的政法队伍,确保刀把子牢牢掌握在党和人民手中。”“刀把子”说法是毛泽东先提出来的。1926年5月,毛在广州培训农民造反时曾说:搞革命就是刀对刀、枪对枪,要推翻地主武装团防局,必须建立农民自己的武装,“刀把子不掌握在自己人手里,就会出乱子”。在邓小平时代,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等政治斗争口号并未消失。江泽民在1998年提到人民民主专政时说:军队是专政坚强柱石,政法机关是刀把子。胡锦涛也在同年说政法机关是反腐败斗争的刀把子。习近平将司法机关的使命说得很直白,他说:“近年来,鼓吹三权分立、司法独立的言论不绝于耳,有些人甚至把依法独立行使审判权、检察权等同于司法独立,‘取消政法委’的说法一度甚嚣尘上。”习近平说“(这)绝不是一句闲谈,而是政法机关要打什么旗、走什么路的重大问题,是政法机关为谁服务、为谁张目的原则问题。”可见,中国的司法机关的使命就是保卫共产党的执政地位,中国的法官就是执行共产党的命令的负责审判的政府官员,他们都与公平正义无关。滕彪先生曾指出:在任何一个法治国家,最高法院都有着巨大的威望和权威,备受社会尊重。成为最高法院的法官,几乎是每个从事法律职业的人的最高梦想。但在党国体制下,法官被纳入官僚体系、赋予行政级别,各级党政官员都把法院列为同级政府的一个部门。大多数民众把法院当作众多衙门中的一个,法官的自我定位也是一样。这样的体制看重的是法院和法官的党性、官场潜规则,而不是专业性、独立性和中立性。

美国的金斯伯格大法官走了,新的大法官将会被任命。无论他是自由派还是保守派,都会捍卫美国的自由民主的价值观,守卫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但在中国,没有法官,更没有大法官,他们无非是共产党的刀把子,维护共产党的统治。共产党最高法院大法官与是否学过法律和有无能力无关,只要听党的话就行。金斯伯格大法官去世,美国陷入哀痛之重。多年前,北京梁小军律师曾在微博上披露,京城司法界举行一个寃案研讨会,因为有人披露最高法院大法官王胜俊得了癌症,会场上顿时掌声如潮。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