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没有如此心痛

-----听闻任志强先生被判刑

作者:意平(北京)

好长时间没写什么,也好长时间没有写的欲望了,因为当接触某些事情过多的时候,人是会麻木的;而当他傻傻地要改变现实却同时明知不可能时,再热血澎湃的坚持也会像一碗热饭一样随着时间变冷变硬。我现在很佛系,只是活着,只是看着,只是等着,等到某一件事真正让我心痛的时候我就写写----写给自己,为自己而写。

今天这件事来了。下午休息,我照常一样掏出手机,签到一下游戏,看看新闻,瞅一眼QQ。QQ群里又有新消息,是一张图片,我面无表情地打开,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任志强三个字。我心里一揪,默默许愿不是坏事,可所谓的"许愿效应"常常被墨菲定律所打败。我先看到定罪:

"贪污罪,受贿罪,挪用公款罪,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罪"

"2003年至2017年间利用职务便利贪污公款4947万余元"

"特别重大损失1.167亿余元"

"个人获利..."

看着看着,我突然感觉到一种极度的不真实。我知道中国存在言论不自由的状况,也知道所谓的反腐运动多少有点别的意图,但我真的没想到他们竟然会以"贪污受贿""滥用职权"等"官场必备罪"来迫害一个早就因发声而闻名的老人。正因为任先生赫赫有名,这些判决才显得明目张胆。我也知道中国有迫害,但没想到有一天迫害会如此毫无遮掩地到来。

张着嘴巴,继续往下看:

"判处十八年有期徒刑"

"被告人当庭表示不上诉"

我收起图片,"啪"的一下关上手机,不愿再看那图片,但这种令人心痛的迫害怎么会轻易忘却?我保持冷静,但别人说的话我都无法再认真思考,只能随声附和。下午最后一节课需要写篇文章,但我拿着笔,草草开个头写点套话,正文怎么也憋不出来。我无法集中感情,因为我如此愤怒。每当我尝试集中感情的时候,我的脑子中就浮现"任志强"这三个字,与任志强一同到来的是"贪污""受贿""十八年""不上诉"。这些汹涌而寒冷的词语让我一时间不知道想些什么,他们真的撕破了最后的遮羞布?十八年,在监狱里待18年是什么感觉?不上诉,为什么不上诉.....上诉吧,上诉又有什么用..... 这些想法一股脑涌到脑中,让我一时间无法反应。看着窗外被乌云遮住的天空以及这种天气独有的LED灯似的白光,我又有了虚空感:他真的被抓了?那个叫任志强的人?那个我从小就知道的任志强?

眼前的图景摇摇晃晃到小时候,我和父亲去登山,每到登山时我和父亲都会无所不谈,交流心得。那天我们爬到半山腰,聊着聊着父亲突然说了一句"任大炮不是说吗,党媒姓党,人民在哪里?"我听了大笑,赶快问是谁说的,父亲说是任大炮,我感觉这名字好笑,又问原名,父亲说是任志强。我又问是干什么的,父亲说是干房地产的。这就是我对任志强的最初印象:敢说,而且说得到位。我想,这也是许多人对任先生的印象。

再后来,我渐渐地了解了任先生的背景,读了一些他的文章,感叹于他出淤泥而不染,说的话也是那么硬实,句句中的,文章理论性也很强,不搞无脑煽动或集体高潮,适合理性的人在理性中慢慢品尝。而在句句说理中又能看出任先生对中国社会以及公民的大爱心切,也能听到那对社会美好未来以及当下改革的振聋发聩的呼喊,在集体的寒冬中给人一点点温暖和光亮。前几天听说他失踪了,并未出我意料,只当是变相禁言,便再也没关注他的消息,然而今天打开手机就看到他被捕,确实颠覆了一些在我心中长存的东西。我以前总是把以前那段不讲道理的时期和如今分开,觉得再怎么样现在也是"特色"社会主义了,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不要脸地迫害人了。给人失踪至少不判刑了,处在风口浪尖舆论焦点的人至少不会大动了,请你喝茶至少不会给你抓起来了.....这些我自以为正确的观点,今天一个下午都没了。我有鼻炎,能敏感地感受到每年冬天的第一天甚至第一缕冷空气。今天下午,我感受到了。

中国人的脊梁还在,但经不住一节一节的拔。今天脊梁又少了一节,在成为软体动物和侏儒之前,我们还需要做点什么?

谨以此文致敬任志强先生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