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习近平要对任志强下死手?

作者:张杰

9月22日,华远集团原董事长任志强被北京第二中级法院以"贪污罪、受贿罪、挪用公款罪、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罪",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18年,并处罚金人民币420万元。第二中级法院称,任志强“于2003年至2017年间,利用职务便利,贪污公款4,974万余元;收受贿赂125万余元;挪用公款6120万元;滥用职权致使国有控股企业遭受特别重大损失1.167亿余元,其中国有股东华远集团财产损失5378万余元,任志强个人获利1941万余元。”“被告人任志强自愿如实供述自己的全部罪行,承认所指控的全部犯罪事实,并自愿接受法院判决,且违法所得已全部追缴…宣判后,被告人任志强当庭表示服从法院判决,不上诉。”

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郭于华表示,任志强“因言获罪,世人皆知;重刑判决,违法违宪;为恶之政,天理难容,助纣为虐,罪有报应“。民运人士王丹认为,任志强被重判十八年,摆明了是让他死在牢中。香港资深中国事务评论员林和立说:习近平近一两年加大对批评他的人的惩罚,杀鸡儆猴,所以任志强比刘晓波的判刑还要重。判得这么重,不是针对任志强一两篇文章,而是把他当成一股党内反习的团团伙伙。

有朋友问,为什么任志强不上诉呢?根据中国刑法“上诉不加刑”,上诉有利无害,即使走过场,任志强也可以借此发出自己的声音。我认为有两个可能性决定了任志强不上诉。第一个可能性就是保全儿子和秘书。著名报人、前《中国青年报》“冰点”栏目主编李大同认为,任志强是因为中共当局以其儿子为人质,才会放弃上诉的。据传任志强于今年3月遭留置时,其大儿子和秘书等人都一度被抓。第二个可能性就是中共当局承诺一审判决后,任志强服刑一段时间给其办理保外就医手续。告知任志强,即使他上诉也是维持原判。根据中共的司法潜规则,他们常常对政治犯进行这种交易,如周世锋、李明哲等。但即使存在这样的妥协,对任志强的声誉没有损害,因为他本来就没有罪。

有朋友问,《零八宪章》起草人之一的刘晓波2010年被判“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期11年。为什么习近平要对任志强如此重判,下死手呢?

台湾华人民主书院董事主席曾建元认为:共产党之所以会(对任志强)判这么重,也反应了它对于政权的稳定性信心不足,所以,想要用重判来对异议者产生一种警告或恫吓的作用。时评人士吴强认为:习近平在树立起一个绝对权威的形象,为两年后二十大一个绝对主义的权威来做准备。任志强成为二十大之前一个最重要的牺牲品,以此来消灭党内国内所有不同的批评声音。我的看法是习近平恐惧党内反对势力,所以重判任志强,杀鸡儆猴。习着眼二十大,要为连任清除一切杂音。

中央党校退休教授蔡霞在最新专访中指出,习近平极权时代有三个特点:第一,中共全党乃至中国全社会,都在高科技的全天候立体型的监控中。第二,习近平用规矩及反贪腐,作为打压党内不同意见的手段,借清洗手段,让党内的反对者无法产生压制的力量。第三,习近平在中共第18届四中全会时提出党要“依法治国”,让法律成为镇压人民的工具。但蔡霞认为习近平并未能做到“一言九鼎”和“定于一尊”,因为党内不满习近平倒行逆施的党员大有人在。她认为,党内大致可以分成三大派。一类就是改革派。最早的如赵紫阳和胡耀邦。蔡霞说,他们是站在人民一边,改革不是为了救党,而是为了走向中国现代文明。这一脉一直都在延续,就像包括任志强。蔡霞不认为继胡耀邦跟赵紫阳之后,中共党内没有改革派,中共党内仍然有很多人在努力推这个党往前走。另一派就是无奈派,这是中共党内的绝大多数。无奈派人们过去不太注意,实际上就是叫沉默的大多数的,而这个无奈派现在还分成两大块,一块就是官,比方说省长、省委书记、然后市长、市委书记,然后部长、副部长这类。另外一类的无奈派是僚,这个僚就是指在中央机关和地方省市机关里面干活的人,政府里的人,他是要大量工作的人。无奈派是被裹挟着走的,哪边的力量大他就可能跟着哪边走。还有一派是钻营派。钻营派也分两类。一类就是“习家军”,即“之江新军”就是指习带出来的一批人,包括浙江、福建、上海,还有清华同学帮。另一类钻营派不是习家的老班底,但他们又想钻到“习家军”的行列中去。比方说天津市委书记李鸿忠,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蔡霞说,真正的铁杆钻营派大概也就百分之十就不得了了。

蔡霞还认为,除了“习家军”外,罢黜习近平是中共党内普遍的共识。尽管体制内按照正常程序撤换习近平几无可能,但中国走到现在这个阶段,国际国内环境复杂多变,突发因素突发事件不能排除。她认为中国的将来“有可能充满了偶然性”,或许在一个偶然的突然事件或者偶然的导火线,“一下子就把局面给炸开了”。

魏京生在《中共党内反对派观察》一文中说,习近平对任志强的审判将是中国政治生活中标志性的大事,是对党内反对派的强力镇压;或者说,习近平是否能够维持他的独裁统治的分水岭。习近平严厉打击体制内的反对派,正是他面临党内和平演变的威胁而采取的措施。而民间反对派和体制内反对派合流,将会创造中国走向民主自由的机会。

我认为,尽管习近平掌握了权力,但除了习家军之外,他并没有同盟军。中国老百姓和中共官员不愿搞政治运动,希望安居乐业,发展经济并逐步进行政治体制改革。面对习近平的政治倒退,绝不多数民众内心是不赞成的。他们希望中国返回邓小平改革开放的道路上,与美国等西方国家保持良好的合作关系。他们通过激烈的政治斗争改变中国的意愿并不强烈,这反映出中国人的自私和功利。但另一方面,也反映出习近平的极权主义道路缺乏民意基础。这是他与毛泽东和斯大林最大的区别所在。毛泽东和斯大林从不担心军队和官员不服从他们,但习近平担心;毛泽东和斯大林不会担心人民不支持他们,但习近平担心。这就决定了他不敢采取激烈的方式改变中国,如发动底层群众造反和实施大规模政治迫害。从这点可以看出,习大权在握,但统治基础并不稳固。任志强、许章润直接挑战习近平却拥有广泛的民意支持。

曾建元认为,此一政治性的判决代表当局对一个说真话的人下重手,应该会激起民愤、并促进民心的凝结,因为任志强普遍获得民心的支持,甚至党内部分人士的同情。任志强案是指标型的案件,因此这种恫吓或后续的寒蝉效应难免,但类似任志强等敢言者还有很多人,如果中共当局一再以重判来迫害,势必会引起很大的“政治恐慌”,届时,那种寒蝉效应反而可能会转化成一种对政治不信任,“这才是政权信心崩溃的开始,因为当人人自危时,对党国的利益就可能放在一边。”

综上所述,我认为习近平之所以要重判任志强,是为了恐吓党内反对势力,杀鸡儆猴。其目的在于确保二十大连任,终身掌权。但如此高压也反映出习近平对自己权力的不自信,害怕失去权力。政治高压或许可以短时间制造恐怖,但这是饮鸩止渴。因为恐惧是有限度的,当人们认为迫害已经无法避免时,就会被逼上梁山,拼死一搏,所以恐惧往往成为革命的催化剂。习近平对红二代任志强的毫不留情会激起党内改革力量和沉默大多数的反抗,最终习近平和共产党政权就会被抛弃。习近平不明白,在现代社会长期维持独裁专制是一项无法完成的任务,因为它违背人民的利益与意愿,违背时代大势。越强硬,越强化控制,结局就会越残酷。不识时务的“硬汉男儿”最终会成了人民与时代的弃儿。或许正如2013年任志强在北京大学演讲所说:“在中国的现状情况下,我们唯一的社会责任,就是在座的所有各位,你们努力地站起来,把我们面前的墙推倒,建立我们社会民主制度。”杜鹃啼血,蜡炬成灰,不信春风唤不回。任志强用自己坐穿牢底的勇气在唤醒沉默,用自己的生命在呼唤黎明。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