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与拜登首场电视辩论谁胜谁负?

 作者:张杰

随着美国大选的临近,总统候选人电视辩论无疑会牵动无数人的目光,也会将竞选推向高潮。1960年首次电视辩论吸引了6600万观众和听众,1980年电视辩论的观众和听众人数达到8000万。2016年美国总统候选人川普和希拉里的首场电视辩论约8400万人观看了直播,创下美国总统候选人辩论的收视纪录。

9月29日晚9点,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川普和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的首场电视辩论在位于俄亥俄州克利夫兰市的凯斯西储大学举行。余下的两场电视辩论将于10月15日和10月22日举行。整场辩论持续90分钟,由6个主题组成,包括新冠疫情、最高法院、种族争议、经济、选举公正及两人过往的纪录。

由于川普的强势和滔滔不绝的口才,使人们不由对拜登捏一把汗。民主党人、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就公开建议拜登不要参加电视辩论。川普在辩论前提出要对拜登进行药物检测后,又提出要对拜登进行耳朵检查,防止拜登带电子设备作弊。辩论开始前的几个小时,拜登发布了他的2019年纳税申报表,拜登去年缴纳了近28.8万美元的联邦所得税。据《纽约时报》报道,特朗普在2017年前的15年之中,有10年根本没有缴纳任何所得税。2016与2017两年,缴纳的所得税仅有750美金。川普则斥责该报导为“假新闻”,也坚称自己有缴税,只是没有提供更多细节。以上事件使首次电视辩论吊足了选民的胃口,也注定这场辩论会硝烟弥漫、惨烈厮杀。

但谁也没想到,事实却远远超过了大家的想象,这场辩论简直就是川普和拜登的肉搏和撕咬,被评为有史以来最混乱的辩论。辩论开始几分钟后,就出现了混战,川普73次打断拜登的发言,恼火的拜登怒怼川普:“你可以闭嘴吗,老兄?”拜登把川普称为“小丑”、“种族主义者”和“美国有史以来最糟糕的总统。”特朗普也不甘示弱回应道:“乔,你一点都不聪明。”。主持人福克斯新闻主播华莱士不得不在整场辩论中声嘶力竭地维持秩序,两位白宫竞争者互相攻击并侮辱,上演了一场令人震惊的政治斗殴。如何评价川普和拜登的电视辩论?谁赢谁输?下面,我谈谈自己的看法:

第一,谁赢得了辩论?

川普、拜登电视辩论结束后不久,CNN民调结果出炉,60%受访者认为拜登表现比较好,只有28%受访者认为川普表现较好。此次民调结果与2016年川普和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的首场大选辩论后的民调结果很像,当时62%受访者认为希拉里表现较好,27%受访者认为川普表现较佳。CNN指出,65%受访者认为拜登的回答比川普更真诚,只有29%受访者认为川普讲真话。另外,整体而言,69%受访者认为拜登对川普的攻击比较公平,只有32%受访者认为川普的攻击是公平的。CBS电视台在辩论后进行的即时民调显示,48%的观众认为拜登胜出,41%认为特朗普表现更优,10%的人表示两人打成平手。

我认为,媒体的民调并不能客观地评价这场辩论,因为美国选民已经分成三个群体,一是挺川普,二是挺拜登,三是摇摆不定。对挺川普和拜登的观众,他们的倾向性已定,很难对辩论做出客观的评价。我的看法是两人各有千秋,从辩论的气势而言川普领先;从沉着应对而言拜登领先;从辩论技巧而言川普领先;从以理服人而言拜登领先。这场辩论之所以出现混乱,与主持人的现场控制不力有关。相信第二场辩论会采取屏蔽声音的方式,以保证辩论的正常进行。

目前已经有超过一百万的美国人开始提早投票。宾夕法尼亚州和威斯康辛州预计在今年11月将再次成为大选的关键州。特朗普在2016年赢得了这两个传统上的民主党州,帮助他获得四年的白宫任期。目前民调显示,拜登在这两个州以微弱优势领先。

第二,川普、拜登的辩论策略

川普担任总统前,曾担任过电视节目的主持人,拜登曾任副总统,两人对政治辩论都是行家里手。拜登的风格是老谋深算,与他博弈就像传统武术套路比拼,有一定攻防手段与目标形式,成败在可预测和可控范围之内。川普的风格则不可捉摸,与他竞技更像综合格斗搏击,无规则、难以控制轻重,后果有更多偶然性,风险更大。

对于这场辩论,川普的策略很清楚,他要通过强势进攻和频频打断拜登的讲话来激怒拜登,让拜登情绪失控和思维混乱,从而赢得辩论。川普一直将这一策略贯彻到了始终。应该说起到了一定的作用。拜登在辩论中,曾失控将川普称之为“小丑”。拜登关于谁可以在多长的时间内投票以及在哪里投票的问题所做的陈述,讲得复杂且混乱,开头与结尾“不着边际”。但拜登对川普的这一进攻策略似乎心知肚明,总体而言,他较好地控制了情绪和思维。有分析人士指出,拜登的攻击主轴也相当明确,他要不断提醒选民,今天的美国情况远糟于3年多前特朗普上任时,他也多次指控川普是骗子,疫情处理失当导致疫情大幅蔓延、经济衰退,指出现在正是矫正错误的时候,他呼吁选民们以选票将川普赶出白宫。拜登也在辩论中多次面对镜头向选民直接喊话,试图阐明政见。面对川普频频打断与指控,拜登或是回击,或是以轻笑带过,气势上虽然不如川普,步调也被牵着走,儿子遭到攻击时也被激怒,但整体感受较为轻松、冷静,也能适时回呛。在辩论中,川普也存在不足。有报道认为,尽管川普声量够大,多次抢下主导权,但不知是否因为攻击屡屡未能打到要害、让拜登失态,在一个半小时的辩论中,川普几乎毫无笑容,总是辩到脸红气粗,失去一开始的冷静。他也未能掌握答辩时间,好好宣扬过去3年政绩,反而将矛头放在拜登身上,不是指控拜登过去表现欠佳,就是对拜登与其家人人身攻击,其余时间则忙着为其政策辩解,未能把握机会说明未来施政方针。

我认为,很多朋友没有注意到,激怒战术只是川普的表面的招数,而实招在于,川普通过咄咄逼人的进攻和不守规则,告诉美国人:在目前美国复杂多变的形势下,美国需要一个强势的和敢于破除既有规则的总统。

第三,无论谁上台,中美对抗已无法改变

在川普、拜登的首场辩论中,中国话题是无法回避的。在如何应对新冠病毒问题上,两人集中提到了中国。拜登说:我们坚持,我们在中国的人员应当能够前往武汉,自己来确定情况的危险程度。川普甚至没有要求习近平这么做。相反,他告诉我们习近平做的多么棒。他说,我们应该感谢习近平对我们如此透明。川普反驳说:“新冠疫情是中国的错,本不应该发生。”关于新冠死亡人数,人们根本不知道中国到底死了多少人。川普还称,他在疫情早期宣布禁止来自中国的旅客入境,这项措施挽救了很多人的生命,如果换拜登来处理新冠疫情,可能将会有数百万人丧生。在为今年美国经济受到重挫作出辩护时,川普再次指责来自中国的病毒导致美国的经济活动不得不停顿。川普还在辩论中多次指责拜登的儿子亨特利用父亲的副总统职权从中国谋取了数以百万美元的利益。拜登反驳说,这不是事实。特朗普则夸赞他的政府在大流行病期间的表现,预测美国经济会出现迅速、超级V型的复苏,并说,假如拜登赢得这次选举,“中国将拥有这个国家。”

由于川普对中国的强硬姿态,很多中国人对川普当选后改善中美关系不抱希望,但如果拜登当选美国总统,中美关系会好转吗?

民调机构盖洛普刚刚发布一项调查揭示,民众眼中谁是美国“最大敌人”。受访共和党人中,31%认为是中国,仅9%认为是俄罗斯;民主党人中则完全反转,12%认为是中国,高达43%认为是俄罗斯。换言之,拜登的选民看来,中国是美国的敌人,不过俄罗斯是更大的敌人。盖洛普的报告据此分析,为了吸引各自选民,只要特朗普越多提及中国,拜登就有动力越多提及俄罗斯,以此塑造各自表述中的“美国利益威胁者”。

另一个有趣的佐证是,上个月美国国家反间谍和安全中心主任埃瓦尼纳发表声明说,中国和俄罗斯等国都在使用手段影响美国大选。而两个国家所谓的“选举偏好”恰好背道而驰——中国认为特朗普具有不确定性,因而希望他无法连任;俄罗斯认为拜登是“反俄‘建制派’”,因而“诋毁”拜登,抬高川普。也就是说,在美国大选上,中国和俄罗斯政府也出现了撕裂。

但事实上,即使拜登当选,中美关系的对抗也只会加强而不会减弱。因为近三年来,中美两国关系持续恶化,加之中国故意隐瞒疫情和强推港版国安法,致使美国已经将中国视为战略敌人。而将中国确定为战略敌人是美国两党的共识。川普总统在联合国大会上对中国的炮轰表明美国已经向中国正式摊派,要么要么放弃独裁专制,要么与文明世界为敌。但习近平是不会改变的,他的路径已经锁定,只能一条道走到黑。9月26日,习近平在第三次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上强调,中共在新疆的工作“取得重大成效”,“各族群众的获得感丶幸福感与安全感不断增强”,并誓言要做出更多努力,将中国民族身份感“根植”维吾尔和其他以穆斯林少数族群为主的人群的“心灵深处”。可见,习近平正在一步步将自己和中共推到了悬崖边缘。中国正在被文明世界孤立,中国与文明世界全面对抗的时代已经到来。正如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的中国政策顾问余茂春所言,中美对抗不是中国和美国之间的新冷战,而是中国人民以及自由世界与极权中共之间的战争。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