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杨建利做一个旁证

 彭小明 德国

虽然我从未陪伴杨建利办过任何签证手续,但是我在三十年前跟一位公派留学德国的同学谈起过党员身份的问题。这位好朋友(他比我更早来到德国,现在是国内大学的教授)告诉我,驻德使馆教育处的干部告诉他,在填写相关的德国入境表格的时候,不要承认自己的中共党员身份。但是要定期到使馆教育处过组织生活。德国跟美国一样,在入境时必须填写表格,说明自己是不是共产党员(以及是不是纳粹党员)。因为德国比美国更加直接与这两个反人类的极权主义政党有历史和现实的联系。纳粹法西斯的残余在德国仍未消失,当时的共产党东德还没有倒台,柏林仍是东西方武装对峙的最前线。

我不是中共党员,因为出身黑五类(1983年父亲才平反),连入团、评毛选积极分子都没有机会。但是使馆教育处干部的这个内部规定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入了共产党也不得不隐瞒身份!)。顺着这个思路,我们还谈及了西德(当时两德尚未统一)为什么宣布德共为非法团体。西德的国家机关因此不得聘用曾有德国共产党员身份的人入职。谈过之后,我还为此查阅了相关的历史和法律书刊。

在改革开放时期加入中共的知识分子不一定都是恶毒的党棍。我记得很清楚的是,方励之教授曾经特别鼓励我们七七、七八两届的同学们积极加入党组织,不是同流合污,而是去改造党,让清流灌注到共产党队伍中去。在六四惨案以后,他们认清了中共的本质,脱离党的组织,申请加入西方国家的国籍,应该给予接纳,他们才是真正反叛中共的知识分子。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