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副总统候选人辩论会上的两只苍蝇

作者:张杰

10月7日晚,美国大选副总统候选人彭斯与哈里斯在犹他州盐湖城举行辩论会。两位候选人在辩论中,将焦点专注于各项政策。哈里斯不断就医疗保险丶经济丶气候变迁与外交政策等议题抨击川普政府。彭斯则是努力的维护共和党政府过去四年的政绩。

美国大选,中国话题自然不会缺席。主持人苏珊·佩奇说,美国的对外关系中没有哪个比与中国的关系来得更复杂和产生更重大影响,比如中国是美国农产品的巨大市场,也是应对气候问题和朝鲜问题的潜在合作伙伴。她问两位候选人,如何描述与中国的关系,中国是竞争者、对手还是敌人?当彭斯称新冠疫情"应该归咎于中国"时,CNN在中国的电视信号出现异常,电视画面上出现"信号异常,马上回来"的字样。

当时,彭斯抨击中国和世卫组织“没有诚实对待美国人民,在2月中旬之前一直不允许我们的人员进入中国、获得信息”,他同时称赞总统川普以强硬的态度面对中国,同时抨击拜登“为中国当啦啦队"。彭斯声称,“我们会让中国对其所作所为负责”。哈里斯则随后回击称,“川普政府的对华视角和对华政策导致了美国人民生命的失去、就业流失、声誉下滑”。在辩论进行到下一个话题时,CNN在中国的电视信号恢复正常。有报道称,当美国的频道播放批评中国内容时,中方审查者对这些内容进行封锁是惯用的手段。以前,屏幕都是直接变黑,而最近几个月以来,开始出现“信号异常”的画面。

在中国,只有少数地方,比如,一些外籍人士家中、国际酒店、学术机构、特定的机关部委可以通过卫星电视收看CNN。

就副总统候选人辩论而言,两人没有十分亮眼的表现,整体比较平稳。如果说花絮,我认为,一个是一只美国苍蝇,它在彭斯的头发上滞留了两分钟;另一个是隐形的中国苍蝇,它恶意干扰CNN直播信号。

为什么中国要中断直播呢?这种现象在江泽民、胡锦涛时代并不多见,相反在宣扬“四个自信”的习近平时代已经成为常态。既然习近平如此自信,为什么害怕美国人批评中国呢?中国媒体不是天天在批评美国吗?美国总统、副总统在辩论会上也得乖乖听什么级别都没有的主持人的安排。习近平的自信到底是真自信吗?今天我们就来谈谈这个话题。

中共五代领导人中,具有真自信的当属习近平的恩师毛泽东。毛似乎真相信自己是人民心中的红太阳。他做的最自信的事就是公开《五七一工程纪要》。

1971年9月13日凌晨零时32分,中共副统帅林彪和他的妻子叶群、儿子林立果等9人乘坐256号三叉戟飞机,从山海关机场起飞。1时55分,于中蒙边界414号界桩上空越界进入蒙古上空。2时25分左右,飞机在距蒙古国温都尔汗东北约60公里的苏布拉嘎盆地坠落,机上人员全部身亡。

事发后,在清理林彪有关材料时,一本拉链活页笔记本进入人们的视线,这就是《571工程纪要》。它被作为“林彪反党集团反革命政变的罪证”。纪要指出:文革以来“国民经济停滞不前,群众和基层干部、部队中下干部实际生活水平下降”,但人们“敢怒不敢言,甚至不敢怒不敢言”,毛泽东“把中国的国家机器变成一种互相残杀、互相倾轧的绞肉机”,成为“挂着社会主义招牌的封建王朝”,“青年知识分子上山下乡等于变相劳改;红卫兵初期受骗被利用,已经发配充当炮灰,后期被压制变成了替罪羔羊”。毛“用封建帝王的统治权术”巩固个人统治地位;从几十年的历史看,究竟有哪一个开始被他捧起来的人,到后来不被判处政治上死刑?有哪一股政治力量能与他共事始终。他是一个怀疑狂、虐待狂,他的整人哲学是一不做、二不休!

纪要如此肆无忌惮攻击人民领袖和妄议中央,即使拿到现在也比任志强的罪行要严重百倍,属于颠覆国家政权罪。但毛泽东却执意将该纪要公开,逐级传达到基层。据吴德回忆,《纪要》用词尖锐,是否下发在政治局成员中有不同意见。最后由毛泽东一锤定音,“这一件最重要,必须下发。”毛泽东有相当高的自信,认为“林彪一伙咒骂革命的话和他们的反革命策略,必将激起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极大的无产阶级义愤,也必将引起一小撮反革命分子的共鸣”。结果事与愿违,人们心中对文革积蓄已久的困惑、怀疑和对生活困苦的愤懑爆发出来,使他们开始反思文革的意义何在。《五七一工程纪要》成了反思文革的思想启蒙,毛泽东的权威迅速下降。我们现在回到习近平新时代,习近平是真自信吗?我的看法是他很自卑。何以见得,各位且听我道来。

一是,理论自卑。习近平自信的理论是什么呢?我理解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马克思列宁主义而言,随着1991年东欧剧变和苏联解体,社会主义阵营土崩瓦解,也宣告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的破产。尽管中国有9100万中共党员,但有几人知道和相信马克思列宁主义。要不然,美国政府颁布禁止共产党员入境和移民也不会在国内产生震撼。应该说,邓小平也知道再谈马克思列宁主义无人理睬,于是改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到底是什么货色呢?无非是挂羊头卖狗肉。习近平还嫌忽悠不够,于是再涂抹上中国蜂蜜,变成中国梦和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习近平的理论到底是什么呢?纵观习近平的八年执政经历,我们可以说,其理论与中华民族没什么关系,只不过是包裹了中国蜂蜜的法西斯主义。习近平理论既然如此伟大,为何落到今天内有民怨沸腾和外成孤家寡人的地步。反观台湾,也没什么蔡英文台湾特色理论,无非是普世价值,竟然朋友遍天下,美台亲热到谈婚论嫁的地步。

二是,道路自卑。什么是中国道路呢?我想无非是指所谓中国模式,其有力证据是中国经济的崛起。前些年,中国学者一直在鼓吹,吹得最响的算胡鞍钢。什么中国的经济实力、科技实力、综合国力已经分别于2013年,2015年和2012年,“完成了对美国的超越”;“到2016年,经济实力、科技实力、综合国力分别相当于美国的1.15倍、1.31倍和1.36倍,居世界第一。现在美国制裁华为和中兴,一个小小的芯片,就卡住了中国的脖子。中国模式无非是搭了经济全球化的便车,加之在美国的帮助下,中国加入了WTO,利用低人权、低福利和高污染成了世界工厂,经济开始崛起。但没有政治体制改革的保障,中国模式注定走不远,现在中美对抗、疫情冲击不就歇菜了。加上,习近平搞混合所有制改革,中国最有创新精神的民营企业已经奄奄一息。

三是,文化自卑。习近平自信的文化是什么呢?我理解应该是指中华文明。北京大学张维迎教授指出,中华文明是世界最古老的文明之一,并且是唯一延续至今的古老文明。古代中国有过辉煌的发明创造,为人类进步做出了重要贡献。但在过去500年,中国在发明创造方面乏善可陈。中国在过去500年没有做出一项可以载入史册的发明创造,意味着我们对人类进步的贡献几乎为零!问题出在哪里?难道是中国人基因有问题吗?显然不是!否则,我们就没有办法解释古代中国的辉煌。问题显然出在我们的体制和制度。创造力依赖于自由。思想的自由和行动的自由。中国体制的基本特点是限制人的自由,扼杀人的创造性,扼杀企业家精神。复旦大学国际政治学系教授唐世平说,古代中国历史几乎没有“现代意义”。中国历史,特别是公元1840年前的历史,它只是一部改朝换代的历史,除了董仲舒和王安石的变法之外,基本没有根本性的变革。至少,远不如公元1500年后的世界历史对我们更为重要。某种程度上,权谋术是贯穿整个中国历史的核心主线。权谋术是人治的核心逻辑,但不是法治的核心逻辑,甚至是法治的阻碍,因为法治的核心要义就是将权谋术的适用范围缩小到最小。而一个没有法治的国家是不可能真正实现现代化的。

四是,制度自卑。秦晖先生说制度有优劣。无论从制度的权利层面还是从制度的效用层面都可以有一套客观的标准加以衡量。权利层面如自由、民主、公平、正义等。效用层面,例如美国的民主体制和中国的举国体制。但实际上,权利有联合国的人权宣言,效用有联合国的各类指数,制度优劣一目了然。

中共口头很自信,但现实中又显得很不自信,不断地加以打压禁止,呈现出一种让人困惑不解的极其矛盾的现象:一方面是超级强势,咄咄逼人;另一方面又好像异常敏感脆弱,弱不经风。比如,每年两会要动员几十万人安全保卫,使用诸多设备维持治安,将代表与人民隔离。从历史上看,似乎从没有一个崛起的强国会展现出如此强弱并存的矛盾状态。

法国赛尔奇·蓬多瓦兹大学张伦教授指出,中共的不自信体现得最充分就是不许说话,“不准妄议”,只许按习的标准讲话、官方套数说话,大有时光倒流、“文革”再来的架势。我们无法想像,一个不许说话的中国能进行什么富有创见性的改革,能有面对世界、让世界接受的真正的开放。今日大幅收缩言论空间,不许人说话,只会扼杀中国进步的生机,埋下改革失败、社会动荡的种子。

中国要想和平地发展,消除世界上各国的疑虑与不安,除了深化改革外,其实最简单的一种方式就是让人说话,甚至欢迎批评,比如像西方允许中国的电视媒体进入那样允许各国媒体在中国公开播放,那或许比任何高调有关开放的宣示或撒钱、购买产品都要更让人信服中国在真正地开放,走和平崛起的文明之路。让人说话、接受批评从来都是一种真正自信的体现。

很多中国人、中国的领导人念念不忘要超越美国,做世界第一。但他们或许忽略的一点是,在造就美国的强大上,对不同意见、批评的宽容恰恰是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因为只有对不同看法、对批评的宽容,才能吸引真正的人才,为创新提供必要的条件,不同的利益才可以得到表达,决策的错误才可以最终得以纠正。很难想象,一个自信的政府会控制言论和思想、行为。一个自信的政府应该是“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有自信的政权不会在媒体上喊自信,每天喊自信的政权一定是真自卑。

美国总统辩论就是在展现美国的自信,按中国话说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美国人嘲笑彭斯与哈里斯的辩论还不如一只苍蝇守时,两分钟后准时离开。但这种嘲讽不正是美国人民的自信吗?因为他们是在挑选白宫的打工仔,为他们服务。而中国,习近平天天讲四个自信,但处处体现四个自卑。掐断电视直播信号不正是自卑的表现吗?它可称之为辩论会上一只隐形的、让人厌恶的苍蝇。所以,我认为,美国副总统电视辩论会上实际上有两只苍蝇,一只是美国自信的苍蝇,另一只是中国自卑的苍蝇。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