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家伟:抗日真相不容歪曲——抗战胜利65周年有感

今年是中国抗日战争取得最后胜利的65周年,中国许多事都有个逢“五”逢“十”要庆祝一下的习惯。故今年台湾与大陆都在庆祝此事。似已成常规,但却有看点。

众所周知,1945年8月6日及9日美国为了尽快使日本投降,减少战争伤亡,毅然在日本广岛与长崎投下了两颗在当时堪称威力惊天动地的原子弹,迫使日本于8月15日宣布无条件投降。日本接着便于当年9月2日在美国密苏里号军舰上签字投降。当时中华民国敢府指派徐永昌上将代表中华民国政府签字接受日本投降。这是中华民族和全体中国人民迎来近百年中最光荣的一刻。从9月3日起,当时我国政府决定放假三天以示庆祝抗战最终获胜。并定每年9月3日为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在今日台湾,9月3日还是军人节。

由于9月3日受降的这个重大历史时刻,当时中共无资格参与其事。所以毛泽东1949年夺取政权后,竟将8月15日定为抗战胜利纪念日。不过只实行了一年,由于太违背历史事实,所以于1951年又改了回来,仍定为9日3日。只此一点便可看出毛泽东的心胸狭窄和不尊重历史的丑态。

纪念日虽然是改过来了,但从我读初中(1950年)开始,在官方所有的举凡教科书,历史书籍,报刊乃至文艺作品中,都众口一词地称之曰“蒋介石消极抗日积极反共”, 什么“毛主席领导中国人民取得了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我当时年纪虽不大,却是抗日战争的亲历者,对于这种颠倒黑白的胡说八道,只觉得又可笑,又可恶。不过在相关考试时,为了毕业拿文凭、“端饭碗”,我还是只好按着人家的“标准答案”在答卷上写上这些人家重复了一千遍的谎言。

毛死后,由于对台政策有了转变,至少口头上、表面上、已由过去宣称的用武力“解放”台湾,改为似含温情的“和平统一”。所以对抗日战争一事,往往采取一种模糊态度。不再骂什么“蒋介石消极抗日”。但却仍高调自我表扬:中国共产党是“抗日战争的中流砥柱”,对当时全世界反法西斯同盟国承认的中国抗日中心、陪都重庆几乎只字不提,反而到把当时根本在世界上没有什么地位的陕北偏远小县城延安尊为“抗日圣地”。更为荒唐的如把矗立于重庆市中心高大的抗战胜利纪念碑(又名“精神堡垒”)由刘伯承大笔一挥涂改为“解放碑”。我在重庆旅游时曾有小青年指着这个所谓的“解放碑”问我:这是重庆解放时修建的吗?我只好苦笑着说:这事你只有问上帝去。我的老朋友,中国著名骨科专家车玉生告诉我,重庆市“政协”开会,委员们多次强烈建议重庆市政府尊重历史,应将所谓的“解放碑”正名为:抗日战争胜利纪念碑。当局无言以对,但手握有权,就是不改。此事亦足见当局的一种病态心理。生怕中国人知道了当时抗日战争的中心究竟在哪里。

随着时间的推移,到了2005年在北京纪念抗日战争胜利六十周年的大会上,已任中共党和政府最高领导的胡锦涛先生在会上发表讲话时称:中国国民党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军队,分别担负着正面战场和敌后战场的作战任务,形成了共同抗击日本侵略者的战略态势。众所周知,任何战争中正面战场都是主战场,敌后战场只能起到配合主战场牵制敌人的作用。所以胡锦涛在这里实际上已承认,当年中国国民政府领导的军队是抗日战争的主力军。这是尊重历史的说法,值得肯定。

然而五年以后,即2010年庆祝抗日战争胜利65周年时,作为中共机关报的《人民日报》在发表的一篇社论中称:中国战胜日本的最根本原因,是中国共产党代表全中国人民的意志,领导和推动抗战。并再次高调宣称:

“在民族存亡的生死关头,中国共产党吹响了抗击外敌的第一声号角。在那场威武雄壮的战争中,中国共产党以自己的坚定意志和模范行动,在全民族抗战中发挥了中流砥柱的作用。”并称“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胜利,充分证明了中国共产党是救亡图存、实现民族解放的核心力量。”

又是“中流砥柱”,又是“核心力量”。不仅和五年前胡锦涛先生所言大相径庭,而且根本不符合历史事实。因此连近年来一直对北京十分温良恭俭让的马英九先生也在海峡对岸坐不住了,立即给予反驳。据《美国之音》报导,台湾总统府发言人罗智强转述马英九总统的立场表示,中国对日抗战8年,是在中华民国政府的领导下获得最后的胜利,当时国民党是执政党,人民日报所称中国共产党领导全民抗战,与史实不符。

马英九先生的话虽然不是怒目金刚,而是理性温和,却说出了历史的真相。即当时中国的合法政府是国民党执政的中华民国国民政府,全世界反法西斯同盟国也是只承认这个以重庆为陪都(临时首都)的中国中央政府为中国唯一合法政府。而当时的陕甘宁边区政府只是在这个中央政府领导下的一个地方政府,是中国的一小部份。这是不争的历史事实。怎么可以说一场规模巨大、遍及全中国的抗日战争,竟然是由陕甘宁边区一个小小的地方政府来领导的?这岂不等于是说“陕西省领导全中国进行改革开放”一样可笑吗?如果该社论作者要坚持他那个高论,就无异于又回到了你们现在自己都不好意思再讲了的“蒋介石消极抗日”的谎言。同时你也否定了胡锦涛先生2005年已讲了的,国民党领导的军队担任了抗日正面战场的作战任务这一结论。请问《人民日报》社论究竟是要和你的党中央高度保持一致呢?还是在对你的总书记进行反驳呢?真令人匪夷所思!

抗日战争是中、日两国之间一场全面大规模的战争,而非地方、边界的冲突。对阵的双方当然就是日本的国家军队和中国的中央国防军,其正式名称为“中国国民革命军”。就像今天中共的军队叫解放军一样。而在国共联合抗日后。当时中共公开接受了中央政府的编制,改称为:“中国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与“中国国民革命军新编第四军”。 由于某些人刻意的隐瞒,现在许多人(尤其是年轻人)根本不知这“八路军”和“新四军”的全名和内涵。自然更不知道当时的八路军和新四军头戴的是青天白日帽徽,而不是红五角星。这就是说,当时至少在形式上八路军和新四军应该效忠和接受中华民国国民政府最高军事部门(时称“军事委员会”)的领导,而军事委员会的委员长就是蒋介石先生。这又是铁的历史。现在该社论竟称你们是抗日战争的领导“核心”。这岂不是说军长在领导总司令和元帅一样的违背常识么?

现在我们不妨再看看,在整个抗战八年的过程中,中国国民政府军和日本军队总计有大会战22次、大型战役1117次、小型战斗3万8931次,其中200多位将领捐躯、伤亡官兵高达322万多人。而中共方面呢?不好意思,除了彭德怀发动的“百团大战”可以算得上是一次大型战役外,所谓平型关大捷只能算得上是一场伏击遭遇战。此外实在是乏善可陈。共军将领除了左权将军牺牲外,还数得出几位?人家可是200多位将领捐躯啊!近年来随着许多机密史料的解密,才知道我们尊敬的毛泽东先生,在抗日战争中竟然在延安下达了“一分抗日,两分应付,七分发展”的英明指示,为抗日战争后夺取内战胜利,做出了伟大的战略部署。由此也就不难明白,为什么彭德怀的百团大战要被毛泽东骂得狗血淋头,文革中更是批判彭德怀对抗毛主席指示的“大罪”。1964年7月10日毛泽东在会见日本社会党领袖左左木时说“没有你们皇军侵略大半个中国,中国共产党就夺取不了政权,日本军国主义给中国带来了很大的利益,没有你们的皇军我们不可能夺取政权”。1972年毛泽东在会见日本首相田中角荣时更说“要感谢日本人救了中共,没有抗日战争,中共很难就那么快夺取全国政权”(见《毛泽东外交文选》中央文献出版社、世界知识出版社1994年版)。所以一高兴,一挥手,什么“对日战争索赔”全给免了。毛泽东在此是由衷之言、真心感谢,且言行一致,因此什么“对日战争索赔”,小莱一碟不要了。气度够大的。但却不大像一个抗日战争的“中流砥柱”的领导人应说的话和应做的事。

中国大陆拍战争大片的气势和水平足可压倒好来坞,但可惜全是中国人自相残杀。什么辽沈战役、平津战役、淮诲战役、挺进中原、南征北战……一部部杀得尸横遍野,血流成河。看得中国人背发麻,心欲呕。唯独抗日战争,除了拍了个《台儿庄大会战》都是国民党军队在打。中共自己“唱主角” 的就只有捉迷藏式的《地道战》,玩魔术式的《地雷战》,打闹逗趣的《小兵张嘎》这类“小儿科战争片”,给人的印象好像抗日战争就是聪明的中国人在和一群弱智的日本人闹着玩似的。之所以会如此,那是因为国、共内战确实双方就杀得那么“精彩”,而抗日战争莫非要“我”来为你国民党“树碑立传”作宣传?给你拍了个“台尔庄”够意思了嘛!咱们与日本没打大仗,自然“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怎么不拍成哪个样?这也可说是“见微知著”矣!

中国大陆自毛泽东暴政以来,久已养成了一股借历史说事以为政治的现实服务的歪风。所以抗日战争胜利65周年这篇社论,公然敢顶犯胡锦涛,这就大有来头,决不是哪一个人敢信口胡诌的。它代表了一股势力,就是要把中国的政治生态环境,重新拉向“左”转,恢复过去僵死的教条结论。这对中国的未来,对两岸关系都十分有害。值得每一个关心中国命远和前途的知识人深思!

2010年9月7日完稿

(民主中国)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