牟传珩:李长春呼应薄熙来——重庆“唱红”文革主旋律

正当总理温家宝8月20至21日在深圳“南巡”,发表力挺“改革”和27日在国家行政大会强调“依法行政,建设法治政府”的同时,2010年9月1日 重庆日报报道:在全市上下蓬勃开展“唱读讲传”活动、全面推进文化建设之际,26日至2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来到重庆考察调研。连日来,李长春在市委书记薄熙来、市长黄奇帆、市政协主席邢元敏的陪同下,深入9个区县20多个点实地考察。李长春对我市开展的“唱读讲传”活动给予高度评价,他说,重庆市委、市政府推出的“唱读讲传”活动,找到了一个实现群众自我教育的好载体,也是推动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构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好方式,希望大家把“唱读讲传”搞得更好。这是中央政治局常委级别的官员,第一次亲临重庆,首肯薄熙来发起的“唱红运动”的标志性事件,成为中央与地方左势力相互呼应、配合的一个最新例证。

去年,薄熙来在重庆“唱红打黑”旋风突起、出尽风头。大陆官方媒体不断报道重庆掀起“唱红歌、读红典、讲红故事”,使重庆这个火炉名城更加红火热闹。来自重庆官方报道:已经有3,298万人次参与了“红歌传唱”活动。在市委书记薄熙来的倡导下,今年七一前夕,重庆举办了“颂歌献给亲爱的党——重庆市直机关迎‘七一’歌咏会”,大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东方红》、《工农兵联合起来延安颂》、《游击队歌》等。早在2010年第一天,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就刻意在重庆打响了颇具象征意义的万人攀爬缙云山红色活动的一枪,重庆再次红流如海,队伍除了穿着统一发的红衫外,还打着无数红旗,很有一种要新世纪“长征”的政治味道。重庆如此“红彤彤”,早已遭到全国性舆论诟病。

今日重庆,除了愈来愈“嘹亮”的红歌,还在发动到红色圣地朝拜潮,颇有点文革味道,而且在这个城市有越来越多的人公开站出来为文革翻案,有人甚至毫不讳言地宣称中国应该再来一次文革。

文革结束距今三十年有余了。那个时代,真可谓红歌一片越唱越红,诸如《大海航行靠舵手》、《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好》《红太阳照边疆》《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毛主席著作闪金光面》等等。红歌始终伴随着整个中国武斗遍地,血流成河;毛泽东思想更让全民愚昧无知:相信世界上有三分之二的人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要被这个过您经济面临崩溃的国家解放。如今,重庆“唱红”又唱出了这样的文革主旋律,但据薄熙来说这叫“正气”。

记得薄熙来在重庆走马上任后,第一件大事就是修了一个10 层楼高的毛泽东塑像,并在媒体上炒作;继而薄熙来又在重庆迎接老将军后代“唱红”合唱团全国巡演重庆首演,并亲自推荐27首经典革命歌曲,在重庆市大中小学生中唱响如《红星闪闪放光彩》《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可谓出尽“红色”风头。

其实,所谓红歌召唤的就是“红色记忆”。而所谓《红色记忆》,就是要维系共产革命的暴力记忆,宣扬你死我活的血腥斗争。这些言论再明白不过的说出了他们生怕国人,尤其是下一代忘记“阶级仇、民族恨”和“武装夺取政权”,“消灭私有制”,忘记文革整人害人的“丰功伟绩”。

中共暴力取得政权后,本应卸下陈怨旧结的政治包袱,致力于发展民主,专注于经济建设,但却一直受“红”路线支配,始终坚持以“阶级斗争为纲”,大搞政治清洗运动,坚持对抗哲学,继续闭门锁国,妄自尊大,大唱红歌,致使“世界革命的圣地”,远远落后于世界民族之林。当坚信世界上有“三分之二”的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中国人,发现自己还填不饱肚皮时,发达国家的人们已有了私人轿车与花园式的别墅;当发达国家的孩子们早已把电脑当成手中的宠物,借以遨游于多种语言、文化、价值观的世界,驰骋于全球网络化的“信息高速公路”之上时,我们的父辈们却还在教孩子们“唱红歌”,玩玩具手枪,学说“不许动”。如此南辕北辙,中国岂能不落后。如今,在中国“红色记忆”就是一条从红军到红卫兵,从“打土豪、分田地”到“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血泪之河。这条血泪之河,难道也能成为否定“阶级斗争”的“以人为本”与“建构和谐社会”的合法性来源吗?

在当下如此“红色记忆”泛滥的同时,大大污染了人们的眼球,遭到了百姓的极大反感,进而导致了大众的频频恶搞。此据《北京晨报》消息,北京鼓楼附近一家红色调渲染的餐厅,服务员全部八路军战士着装,墙上满是共产领袖照片和作战地图。更令人叫绝的是,该餐厅竟将卫生间外面的墙上画着一个红色箭头,标示指向"解放区",即厕所所在地。当满脑"红色记忆"的人对此"恶搞"做法表示质疑时,该餐厅经理辩解说,自己开的是餐厅,与政治、各种意识形态无关,能够让大家在这里开心就好。 众所周知,在中共"红色记忆"里,解放区特指当年红色政权进行"暴力革命"的大本营,是最具代表性的红色经典名词。而这里用"解放区"来指代餐厅卫生间,讽刺意味十足,思想性极深,你完全可以想象得到,这里是用来排泄废物进下水道的地方。这便是一起亵渎"红色记忆"的神圣,恶搞红色经典的案例。其实这样的案例在中国大陆有很多,例如,长沙一饭店以油画《开国大典》做广告,广告语宣称: "同志们,大饭锅成立了。"真可谓画龙点睛,一语道破"共产革命"之真谛。眼下,中国社会恶搞红色经典随处可见,什么最高发院、毛家湾饭店、开锅大典等,应有尽有。

今天,随着社会对外开放程度的不断深入,人们接受新事物、新观念的不断增强,恶搞僵化、守旧,早已过时红歌、红色经典已成为谁也挡不住的大势所趋。据悉,某报曾经在大学生中做过一次对于 "红色经典"的调查,调查结果让人震惊:65%的大学生几乎不认同"红色经典"。问到" 红色经典 "的可读性时,有70%的大学生认为不好看,离当下生活太远。 中国官方媒体如此热炒"红色记忆",导致民众反胃,出现席卷全国的恶搞风潮,充分反映了国民对开动国家机器,滥用纳税人血汗,强制向社会灌输"伟光正"意识形态和吹捧高大全英雄语话"红色记忆"的反感与嘲弄。恶搞一个最显著的特点就是,先是抽离恶搞对象的原先叙说,然后使之贬值。你越是正经、严肃,强制灌输,我越是搞笑、嘲弄,甚至拆解、颠覆,使之化为乌有。这才是恶搞“红色记忆”的意义所在。

如今,中央政治局常委级别的官员,根本没有从全民“恶搞”中领悟今日中国的民心价值取向,竟违逆时代潮流,跑到重庆为薄熙来发起“唱红运动”背书。如此一来,“草泥马之歌”又要爆发于网络世界了。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