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善光:民间高调宣扬温家宝在深圳讲话的可行性与意义之探讨

八月中旬,为纪念深圳特区三十周年,温家宝总理在深圳发表了一系列重要讲话,如“不仅要推进经济体制改革,还要推进政治体制改革。没有政治体制改革的保障,经济体制改革的成果就会得而复失”,如“ 要建设一个公平正义的社会,特别是要保障司法公正,重视保护和帮助弱势群体,使人们在生活中有安全感,对国家的发展有信心”,如“ 违背人民的意志,最终只会是死路一条”等等。温家宝的这番讲话,其实并不怎么新鲜,在民间早已经有许多有识之士大声疾呼过不知多少次,但它出自一国政府最高行政长官之口,意义却不能忽视。

毋庸讳言,以深圳特区成立为标志的中国经济改革三十年,中国确实是富裕了。然而这富裕仅仅只表现在大大小小的权贵们身上,以及靠向权贵们进贡再获得权贵们保驾护航的所谓“经济精英”们在“财富榜”上那一串串长长的数字。他们穿名牌衣,带名牌表,出有进口小轿车,入有宽敞明亮摆满古玩字画的豪华大厅,吃一顿十万八万不眨眼,存在外国银行的大洋五辈子也花不完。与此同时,老百姓却活得愈来愈艰难,愈来愈恐惧,他们一天到晚忙忙碌碌奔波于生计,要为生病所需的昂贵医药费,要为子女读书所需的昂贵学费,要为到何处筹借巨款才能买到安身的居所而时时皱眉发愁,哀声叹气;并且,伴随着贫困的加剧,其人身权利也在官员们权力无止境扩张的浪涛中日益淹没,国有厂矿的老板们可以随意叫他们下岗,城管们可以随意拆他们的房,对他们施以拳打脚踢,逼他们自焚,公安们可以随意送他们去劳教所,法院可以把没有罪的他们随意判有罪,政法委可以以“维稳”为借口,随意把他们定为“特控”对象,关进“黑监狱”,关进“法制教育学习班”,关进精神病医院。

没有政治体制改革的经济体制改革三十年,对老百姓来讲,是被掠夺的三十年,是遭殃的三十年,是灾难的三十年。经济体制改革三十年之后的今天,老百姓与政府之间的矛盾、冲突、对抗尖锐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中国社会的民怨民愤随时都有可能像火山一样爆发。在这种背景下,温家宝讲出这番话,不管是出于何意,至少说明中国政府高层的一部分人承认了中国社会现实已经是官民之间水火不相容的严峻,意识到要化解这种于民众于统治者双方都及其有害的巨大危险,唯一的走向就是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建设一个公平正义的社会。

温家宝的这个总理虽然不是我们老百姓投票选举的,但现实情况是,他是目前中国政府实实在在的最高首长。那么,作为不是由人民选举出来的国家总理,他温家宝能够讲这些话,而不是讲“如果进行政治体制改革,经济体制改革的成果就会得而复失”,不是讲“如果我们不违背人民的意志,就是死路一条”,那么我们民间就无需管他是真正发自内心还是作秀,对他的讲话都应当持肯定和支持的态度。他的话最起码毕竟与中国的社会现实是吻合一致的,道出了中国社会刻不容缓的当务之急,与我们民间所要追求的目的也是大方向略同。对于这种与中国的苦难紧密相连又表达了人们心中强烈渴望的来自于国家最高领导层的声音,如果我们民间仍停留在其是否作秀的争论中,那就无疑是丧失契机,自动放弃可能的又一个推进政治体制改革的突破口。现实境况下,相类似的话由民间讲出来,则难以得到公开的广泛呼应,而由身为总理的温家宝作出表述,其意义与效果则是远远不同了,它不但可以在中国使人人都认同建立公平正义社会的政治体制改革必须进行了,而且可以以此为凝聚点,把人们心中的追求汇集到前进的路口上。

但在目前的中国,温家宝总理这番重要讲话并没有得到应有的宣扬。官方保守派们虽不敢公开点名批判温家宝的讲话,却又害怕他的讲话激起人们潮水般呼应,于是乃匆匆以一以贯之的大话、套话、空话、谎话把温总理的这些讲话完全给淹没掉,使之未能醒目地凸显在经济上越改革老百姓越悲苦的时下之中国,在绝大多数老百姓尚未意识到总理这番不平凡讲话对于解决中国社会问题所具有的伟大价值时,便烟消云散不见踪影了。基于这种情况,我个人认为,对温总理在深圳的重要讲话,我们民间要反保守派其道而行,采取一切措施长期的大张旗鼓予以宣传,包括在一切可能的场地写大幅标语,包括撰写文章在各网站发帖,包括申请游行,包括举办学习温总理深圳讲话的各种大小学术讲座、研讨会,包括到街头演讲,包括把这些重要讲话复印成传单,四处散发……这一切均不违背宪法和其它法律法规,而宣扬的对象又是现任国家总理,而现任国家总理在民间的声望虽谈不上是如日中天,但大部分老百姓对他关心民间疾苦的个人形象是有一定好感的,加之,温家宝在高层也不可能完全是茕茕孑立,孤家寡人,所有人都反对他,因而政府要想大规模打压是有一定难度的,造成的后果政府也不会不考虑到。这就为我们民间对温家宝深圳讲话做广而泛之的高调宣扬带来了较大的空间。

官方的保守派们隐瞒或淡化温家宝总理的重要讲话,其实质是要掩盖尖锐的社会问题,阻止政治体制改革,那我们民间就必须如前所述,变隐瞒为公开变淡化为宣传。

我们这样做应该是很有意义的,它的意义至少可以表现在三个方面:一、如果温总理的讲话是发自内心,他看到现实中的中国人承受着那么多的灾难,他的良知中要改变现状的冲动跃跃欲试,那么他从民间的热烈呼应中就会感知到人民对他的全力支持和拥护,有了这种精神力量,有了这种社会基础,就可能使他具有勇敢践行政治体制改革的底气。社会运动是需要有带头人的,而民间如果没有相应的浩大声势,没有给潜在的旗手制造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急迫,这带头人就永远是藏在水底下的游鱼难以浮出水面。当年的光绪皇帝敢于一展志向搞 “百日维新”,完全在于读书人慷慨激昂的“公车上书”,在于康有为、梁启超们在各地轰轰烈烈办起的大声疾呼变法图强的这种“会”那种“会”;叶利钦把莫斯科市委书记的职位视为身外之物,公开拍案叫板戈尔巴乔夫,是因为身后有无数强烈要求改革现状的民众做后盾,支持他做人民的代表;日本的裕仁天皇,十五六岁且又是一个无实权的傀儡,如不是看到了下层武士“反幕府”运动的汹涌澎湃,他也不会置性命于不顾悍然下达“版籍奉还,废潘置县”的讨幕密诏。温家宝虽不是一号人物,其力量有限,但在民间的推动下,他只要勇敢地站出来了,他就有可能成为真正的实力派,中国社会的转型之灯或许就会从此点燃;

二、我们现在把温总理讲的这些“真理”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不断地宣扬与传播,会收到什么效果呢?现实中有许多人虽然对身边的黑暗、腐败极其不满,但对我们说的“中国的社会问题已恶化到史无前例,非政治体制改革天下必将大乱”却不以为然,以为仅仅是某一部分人的偏颇之词,是夸大事实,不足为据,相信在现有体制下一切都会慢慢好起来的。好了,现在通过对温总理讲话的连篇累牍地传播,使大家认识到,连国家总理也在说,人民在现体制下的生活没有“安全感”了,对国家的发展没有“信心”了,“必须推进政治体制改革”了。国家总理不可能是夸大其词无中生有随便捏造国情吧。既然国家总理都是这么说,想必中国的各个角落确实都像自己身边这样已经是烂透不可救药,政治体制改革真真是迫在眉睫不能再拖延而必须拉开帷幕了。而这种观念一旦在民众中普遍扎根,形成共识,人人都有同感,那么对中国社会的进步必将产生巨大的影响,日后任何一个突发性事件都有可能在万众一心的呼应中演变为被打开的政治体制改革的闸门;

三、如果温家宝是有其言无其行,是在作秀,如余杰所说是一个“影帝“,是想以此欺骗人民,既起到抚慰、麻痹老百姓的作用,又给自己身后留下一个美名的一箭双雕,那么在我们民间对他大力宣传、肯定、支持的背景下,到头来他就会反取其辱,定型为专门靠讲漂亮话来换取老百姓欢呼的这么一个独一无二的虚伪、阴险、不要脸面的总理,他在民众中的形象乃至在历史上的形象将会如同指鹿为马的赵高如同口蜜腹剑的李林甫一般丑陋不堪到极点,甚至在他的集团内也会遭到唾弃和鄙视。这样一来,温家宝或许会羞愧至极,从而洗心革面做一个“出其言必有其行”的真君子。即使不如此,温家宝的原形毕露,也会使祈盼改革的中国人死掉中国政府会有人主动出来承担起改革重任的妄想,从而另寻途径。哲学上讲的好事变坏事、坏事变好事,似乎可以相信也。

温家宝总理的深圳讲话是出于何种动机,我们没有必要去过多揣测,我们民间只要对他的讲话有一个大的有力度的传播方式和手段就行了。正如我们国家的宪法从来没有兑过现,但我们仍会宣传这个宪法,并依据这个宪法中的相关条文去争取我们应有的公民权利。

2010年9月10日

(民主中国)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