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导斌遭受暴力和死亡威胁

杜导斌



  这次北京被关押一个月期间所受的罪,是以前在湖北看守所和监狱所从没受过的。30天内,保守估计受到过近20次辱骂,每次还击仍遭到更强烈的结伙辱骂,遭到近10次暴力威胁,不下于50次针对本人身体的粗暴肢体接触,其中1次被2人逼迫在墙角并被抓领子和被手托下巴,另一次熟睡中被攻击头部惊醒后我被迫还击。30天内几乎每一个夜晚都以打呼噜的理由被人弄醒数次,没有完整安睡过一个夜晚。

  10天左右腰椎间盘突出导致右腿疼痛难忍,多次申诉未获有效治疗,患病期间仍然被迫挺直腰身直坐和站立,仍然必须完成打扫厕所或蹭地或洗碗的体力劳动。

  出看守所回湖北这些天里,不断接收到各种威胁,内容包括让我无声无息地从地球上消失,不服管理将被新帐老帐一起算,将影响孩子就业和考研。不断被以死亡,坐牢和儿子前程相威胁。坐牢和儿子前程的威胁是直接对我本人当面讲的。让我无声无息地死,是对我长期分居的妻子夏春蓉说的,在我的饭菜里下毒等威胁,也是警察当面对我讲的。除了这些,还有暴力威胁,要揍我的威胁。

  回湖北已11天,目前处于完全失业状态,没有工资,甚至没有社会保障。原来的工作单位因已辞职而无法就业,原单位负责人提出必须写检查的屈辱性条件,令人无法接受。原到北京接我回来的公安局长许诺的会有领导出与我谈话落实工作问题,一直没有兑现。


杜导斌
2013年7月15日
http://canyu.org/n76823c6.aspx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