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雀行动第二轮启动,赴美上访日记连载之十四


  2010年麻雀行动第一轮的参加者,杨海涵先生的母亲马永田女士,不久前到达美国,赴联合国上访,启动了第二轮的麻雀行动,并在联合国前请愿示威活动满100天之后,于2013年7月1日移师华盛顿的中国驻美大使馆继续进行无限期请愿示威活动。我们从550期开始连载她的赴美上访日记,以及麻雀行动第二轮的其他活动报道。下面是连载的第十四部分,麻雀行动中国驻美国大使馆请愿示威第26-31天。


◇ ◆ ◇ ◆ ◇ ◆ ◇ ◆ ◇ ◆ ◇ ◆ ◇ ◆ ◇ ◆ ◇ ◆ ◇

麻雀行动中国驻美国大使馆请愿示威第26天



  马永田请愿示威,抗议吉林省长春市政府、南关区法院,在2001年对吉林省永民工艺美术有限公司违法暴力强拆。一起官、商、法联体腐败,恶意串通,违规办证,血腥暴拆,大肆玩弄程序游戏,导致发生既判力的终审判决竟成一纸空文。长春市市长是拒执老赖的违法事实。

  今天大使馆好像有活动,来了一帮特殊的客人,有一帮小学生和一帮中学生,孩子们从使馆出来后,开始照相留念,看到我抗议的展位有不少小朋友站在那里看。刚开始来了三个中学生两男一女,三个小朋友刚要往我的抗议展位走,我就听小女孩说:“别过去他们的包里有炸弹”,那两个男孩说:“不会的,怎么会有炸弹”。三个孩子还是走过来看,不知道使馆是怎么和孩子讲的,我在那也不吱声。本想给他们照几张长相,但相机一拿就把孩子们给吓跑了,索性不照任由他们看。在过一会,一群孩子都过来看,还在展位前照相,孩子的带队老师过来叫他们,孩子们回去了,老师却站在那看了一会,边看还边说:“这是长春市的”,孩子和老师走了。我听见使馆里面的音乐声响起,我猜想,八一建军节快到了,可能是有关八一的活动吧。

  一个人静下来,有时就会回想起很多以前上访的事。我记得我01年--04年一直在地方上访,反映问题很难见到领导,有一次我到吉林省建设厅上访,正好赶上一伙集体访在省建设厅闹,要求必须见省建设厅厅长柳清,当时接待他们的是省建设厅办公室主任张士军和信访处的宋处长。张士军这个人很坏,给访民的印象很不好一向骗人。但信访处的宋处长这个人很好,由于手中权力小,有时接待访民时看到太冤的案子,他办不了就给你出主意,告诉你找那位领导,找到领导怎么说,宋处长也积极给你的案子往领导那上报。由于这伙集体访多次被省建设厅推托,这次别人不谈必须和厅长柳清谈,张士军进行阻止,相仿接待室和厅长办公楼有一段距离,集体访人多,访民从信访接待室往办公楼跑,张士军就在后面追,到了办公楼门口,张士军自己阻止不了访民,就命令保安,不许他们进去,如果进去就让保安下岗,保安一个人阻止不了,人还是冲进去了,到了办公楼里,张士军开始报警,警察来阻止访民,最后经协商厅长同意接待。

  访民又回到信访接待室等待厅长接待,省建设厅打电话把长春市建委管信访的主任王文找来一起接待,第一个接待的是集体访,我们在门外等候,集体访接待完,我抢先一步第二个接待,柳清厅长对我的事情很了解,宋处长已经上报,没谈多长时间,柳清说:“我们开个会吧,马永田你也别出去,你一出去那些访民都进来,这个会就开不成了”。开会柳清开始向长春市建委信访主任王文下指示:“建委必须把长春市每一个案件,一个一个过筛子,一件一件给答复”,长春市王文马上答应照办。会开完了,出来时我问长春市建委王文?你们什么时间落实厅长的话?王文给我的回答是:“已经办完了”,我说你们每次开会就是领导会上布置,会下结束呀?王文说:“啊!就这样,那你还想怎么样”?我当时有点急对王文说,你们不给办事,还这样骗人,我们每天到各个部门去告状比你们上班的还早,几年下来,你们整天开会就是这个结果?王文说:“马老板你几年下来咋还没弄明白呢?拆迁的事别说我,就是柳清他也管不了,这里边的事平时咱们唠嗑你挺明白的,这怎么还说糊涂话”?我说你们不管事,还设信访口干啥?这不是愚弄老百姓吗?王文说:“你以为我们有多大权力,就因为你的事柳清几次到长春开会研究,都被市长给顶回来了”。

  通过这件事我真的明白了,一些信访单位只是瞎子的眼睛、聋子的耳朵配搭。老百姓每天抱着希望,起早贪晚跑完这家在跑那家,找完这个领导在找那个领导,结果是一个等于没找。我就是这样在长春市一跑就是四年,在某些领导的批示下,答复意见长春市建委给了我一大摞,最后没什么写的,就把以前的答复意见原文不动,改改日期给我。他们真是“坑爹”,逼得你没办法!


马永田
2013年7月26日
电话:6262832175

◇ ◆ ◇ ◆ ◇ ◆ ◇ ◆ ◇ ◆ ◇ ◆ ◇ ◆ ◇ ◆ ◇ ◆ ◇

麻雀行动中国驻美国大使馆请愿示威第29天



  马永田请愿示威,抗议吉林省长春市政府、南关区法院,在2001年对吉林省永民工艺美术有限公司违法暴力强拆。一起官、商、法联体腐败,恶意串通,违规办证,血腥暴拆,大肆玩弄程序游戏,导致发生既判力的终审判决竟成一纸空文。长春市市长是拒执老赖的违法事实。

  今天一大早出去买月票,华盛顿每个月要买两次月票,一次只卖两周的,卖月票的工作人员周六、周日休息,没办法今天上午没去使馆,下午才去使馆抗议。下午到了使馆,没什么事,使馆今天没找我的麻烦,警察只是和每天一样,做一个笔录。

  我记得在吉林省上访,我把材料递到省建设厅主管信访王厅长那,说明徐源江违规办证(仅01年--02年64件)、违法拆迁等事实,并同时提供吉林省审计厅的审计报告,王厅长很重视并批示:“违规办证和违法拆迁的事情必须调查清楚”,把案子交到省建设厅办公室主任张士军办理,张士军开始拿我的案子赚钱了,我今天找明天还找,张士军开始十天、八天地拖,后来一个月一个月拖,一拖就是半年多,理由是建委管事的人不在出差了。在一次我找张时,保安说他在开会,就在省建设厅院里,我就在那等,等很长时间会散了,我看见张士军和徐源江搭肩搂背地出来,看见我马上分开。在此之前我在张的办公室和他侄子见过面,他侄子是搞拆迁的让张给找活,张士军在省建设厅的位置在业务方面和开发商接触并不多,要是找活只有拆迁办和开发办直接和开发商接触,有直接制约开发商的能力。我通过我们的接触和以上发生的这些事才明白,张士军通过我的案子和徐源江勾结在一起,帮助他侄子找活赚钱。拖了我大概有半年,省建设厅给我一份答复意见书,案子不归省建设厅管。

  通过这件事,我总结出一点经验,很多领导他对一些有理并能抓住某些违法者事实的案件,非常感兴趣,可以通过这类案件达到自己的目的,这类案件也是他们勾结在一起互相利用的最好武器。至于老百姓他们从来就没放在眼里,社会矛盾就是这样一点一点激化起来的。

马永田
2013年7月29日
电话:6262832175

◇ ◆ ◇ ◆ ◇ ◆ ◇ ◆ ◇ ◆ ◇ ◆ ◇ ◆ ◇ ◆ ◇ ◆ ◇

麻雀行动中国驻美国大使馆请愿示威第30天



  马永田请愿示威,抗议吉林省长春市政府、南关区法院,在2001年对吉林省永民工艺美术有限公司违法暴力强拆。一起官、商、法联体腐败,恶意串通,违规办证,血腥暴拆,大肆玩弄程序游戏,导致发生既判力的终审判决竟成一纸空文。长春市市长是拒执老赖的违法事实。

  今天的天气很好,我没感到一点热,在树荫下微风一吹感觉很舒服。请愿示威站在那看到过往的车辆停在我的展位前观看,我觉得这就是对我的支持。今天大使馆的工作态度比前两天好像有所改变,来人不管怎么地还有人出来接待,办事的这回还让进去了。可能和前两天来求助使馆的一对老夫妻没让进门,被老先生的一顿骂和美国警察对他们的讽刺有关吧!

  一个人没什么事,总能想起在国内上访的事情。我记得在01年--04年在长春市上访时,有几件事让我看透地方政府的腐败,在绝望中把希望寄托在北京。一次我到长春市建委上访,建委的信访办公室是在六楼,害怕访民影响办公秩序,临时在一楼安排一个接待室,有一个姓杨的访民,在此之前建委信访接待人答应这天让他和开发商见面,商定如何赔偿被拆房屋,在争论事非过程中,老杨有理,弄得开发商无话可讲,建委接待人员开始下结论,房屋要按面积安置,所造成的损失多少赔点,老杨同意这个方案,开发商不表态,这样老杨的问题就这么定了。到我谈问题时,建委接待人员说上六楼我们单独谈,我们往楼上走,和老杨谈的开发商也上楼,追上建委接待人员就用一种质问的口气说:“你怎么能答应老杨的条件呢?钱和房我们展时都不能解决,你答应他你自己解决,我们没办法”。建委的人说:“你看今天这么多人,我不这样说老杨能答应吗?这事我也是暂时缓一步”。开发商继续说:“我不管,你自己答应你想办法”。

  通过这件事,建委的信访和开发商不但勾结还很惧怕他们。我的案子在地方还能解决吗?我告的是拆迁办主任徐源江,徐源江依靠长春市市长,在建委没把谁放在眼里,即使是建委主任他都敢骂。我找长春市信访局,长春市信访局说:“你的案子我们管不了,徐源江根本不把我们放在眼里,我们没办法”。我找省信访局,省信访局就往长春市推。找法院,南关区法院不给立案执行中法判决,找中法,中法不给立案执行和申请再审。在我彻底对地方政府和法院绝望的情况下,我带着希望在2005年一月正式到北京上访。

马永田
2013年7月30日
电话:6262832175

◇ ◆ ◇ ◆ ◇ ◆ ◇ ◆ ◇ ◆ ◇ ◆ ◇ ◆ ◇ ◆ ◇ ◆ ◇

麻雀行动中国驻美国大使馆请愿示威第31天



  马永田请愿示威,抗议吉林省长春市政府、南关区法院,在2001年对吉林省永民工艺美术有限公司违法暴力强拆。一起官、商、法联体腐败,恶意串通,违规办证,血腥暴拆,大肆玩弄程序游戏,导致发生既判力的终审判决竟成一纸空文。长春市市长是拒执老赖的违法事实。

  今天快到中午的时候,来了一帮旅游的初中生,有三位年轻的老师带队,下车开始照相,孩子们站在我的抗议展位前开始一边念一遍看,有一位年轻的男老师开始录像,我站在使馆的一边,给他们照相,有一名男同学一边读一边说:“被强拆的在这里也有告状的,太多了”。

  到了十二点多钟又来了两位法轮功学员,一边抗议一边练功,大概持续了两个小时,结束他们的抗议。

  警察这几天比较轻松,大使馆也不报警了,每天需要记录我来的时间和我走的时间,从这个周一开始也不记录了,只是巡逻时和我打招呼,我一回应也就过去了。沉默了几天我在怀疑大使馆好像又要出什么事端。千万不能影响我们下一步的重大计划,我需要提防。

  人们都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我坚守阵地抗议到底。今天心情有些烦躁,可能天气不好的原因吧!我在想在中国为什么守法的人却不能与违法的人抗衡。违法的人是一天要风得风要雨得雨,高官厚禄乐在其中,守法的老百姓是一落千丈申冤四海苦不堪言。就我的案子来说吧,政府和法院没有一处不违法的。

  第一次违法,拆迁办违法下发房屋拆迁许可证。

  第二次违法,拆迁办违法下发拆迁公告。

  第三次违法,拆迁办违法下发拆迁通告。

  第四次违法,拆迁办违法向我公司下发《限期搬迁决定》。

  第五次违法,拆迁办违法向我公司下发《限期搬迁决定》同时,长春市南关区法院向我公司下发《限期执行通知书》。对四、五两次违法行为我公司已向长春市政府行政办公室申请行政复议,复议办公室认定拆迁办和法院违法。

  第六次违法,拆迁办向我公司下发《裁决书》。

  第七次违法,拆迁办向我公司下发《裁决书》同时,南关区法院想我公司下发《限期执行通知书》

  第八次违法,拆迁办、南关区法院、开发商在多次违法的情况下,没有任何合法手续,将本不在拆迁范围内我公司厂房违法进行暴力强拆,同时抢走我公司产品788件,砸碎产品62件,并将我公司全部文字档案灭失。

  第九次违法,南关区法院枉法裁判,颠倒是非掩盖违法事实。

  对以上一、二、三、六、七、八、九项等违法事实,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已经认定。

  第十次违法,拆迁办主任徐源江等人为了掩盖违法的事实,再次违法涂改我公司在省工商局营业执照档案。我公司地址:是南关区东岭街6委80组,被涂改成南关区东岭街4委80组,我公司房屋产权证、土地使用证、营业执照、税务登记等地址都是南关区东岭街6委80组。

  第十一次违法,省工商局违法给出具假证。在徐源江等人涂改我公司营业执照档案后,省工商局不追究被涂改的违法者,却诬陷我公司营业违法,并向长春市政府出具假证。

  第十二次违法,不经过我本人同意违法对我公司房屋进行公证。我在南关区法院卷中看到并复印,但我无法确认公正的是否是我公司房屋。

  第十三次违法,长春市地税局向长春市政府出具我公司没有办理税务登记。我公司在2002年,南关区法院一审庭审时,已向南关区法院出具在国税局办理的税务登记。

  第十四次违法,南关区法院向长春市政府出具带有公的章假证:“南关区法院没有强拆我公司,对我公司强拆南关区法院只是做个见证”这样的假证据却被长春市市长采纳。无论是南关区法院参与强拆,还是去见证这种违法行为的,南关区法院都是参与者,更何况我公司被抢的财产是南关区法院出具的清单。

  第十五次违法,南关区法院法官蒋莉萍向市政府出具的假证据,原文抄录“我厅于2001年10月12日来到被申请执行人马永田家的被强迁房,被申请执行人已主动从强迁房屋中搬出”。南关区法院出具的两份证据互相矛盾,一个是没有参与强拆,一个是马永田是被执行人。我公司已经在被强迁房中搬出,那你抢我公司的货物是在哪抢的?这样的假证同样被长春市市长采纳。

  老百姓无能啊!被抢的人无理,强抢的人有功。具体在我的案件当中还有那些违法行为,我实在无法知道,这些只是在同情我的人那里得知,部分违法假证我复印或抄录。九月份,联合国要召开各国首脑会议,我想是我将我的案件向联合国及全世界人民公布的时候了,我倒要看看这个世界还有没有公平和正义!!!

马永田
2013年7月31日
电话:6262832175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