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工程的两场魔术

郑义



  前不久,8月份,香港《成报》发表了一篇对水利专家、环境专家王维洛博士的专访。王维洛指出,最近一个时期,长江中下游出现了极端反常的气候。先是五十年不遇的大旱,旱得长江成了一条水沟,航运中断;中国最大的两个湖泊,鄱阳湖和洞庭湖,湖底裸露,可以走汽车,长出了一人多高的荒草,还可以放牧牛羊。紧接着这两天暴雨、洪水成灾,许多地区直接从大旱转变成大涝,就跟按了个电钮一样。人们的目光不约而同地指向三峡大坝,认为正是这个庞然大物造成了这些生态灾难。

  极端性气候与地震跟三峡大坝有多大关係,尚有待于深入研究。但是,长江干流水位太低,变成了一条大水沟,以及鄱阳湖、洞庭湖旱得底朝天,无疑是三峡大坝的罪过。王维洛认为“专家们曾经预言的灾难后果,现在一一都出来了,都捂不住了。好处现在看来只剩下一个,就是发电。但是发电的收入全都被李鹏等权贵家族所垄断,而比这个发电效益巨大到无法比拟的灾难,却是都由无辜的百姓承担了。”

  关于这个唯一的发电利益,还可以多说几句。当初反对三峡工程的专家们认为三峡工程在经济上不可行,投资巨大,得不偿失。据王维洛估算,在建成后的十年之内,无论利息怎样低,三峡工程的经济效益均爲负;就算使用年限长达一百年,只要利率高于6.9%,其经济效益仍然爲负。葛洲坝工程早已是前车之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这个明明是赔本买卖的工程居然找到了资金,顺利开工上马。

  那麽,这笔巨款到底是从哪儿来的呢?——摊派,从老百姓口袋裡掏出来的。每一度电加价几厘钱,除了不用电的,每一个中国人都被强迫捐了款。这一笔钱,加上葛洲坝电厂逐年上交的利润,合起来叫作“三峡基金”。原来说,只要三峡一发电,就可以用电费来满足建设资金的需要,但他们完全食言了,不仅发电后继续徵收三峡基金,完工之后还在徵收,只不过是换了个名称,把“三峡基金”改成“重大水利工程基金”。

  应该承认,这是一个了不起的魔术,令人在眼花缭乱头昏脑胀之间就中了他们的招。但是,更精彩的还在后面:

  官方曾经承诺,三峡工程应该在完工第二年偿还全部建设资金,其中包括老百姓17年来“借给”三峡的1378亿元“基金”。但是他们又食言了:他们拒不还债,他们说,三峡工程的所有发电能力现在成了“中国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的财产,与老百姓无关了。魔术是这样变的:2002年,也就是应该还钱的前一年,他们抢先成立了“中国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收购了发电机组。也就是说,三峡工程百害一利的发电能力,尽为这个股份有限公司所有,成了他们的私产,与老百姓和国家一刀两断,再无任何关係了。当然,三峡工程之害还得继续由百姓和国家来买单。比如上游严重淤积,下游湖泊河道乾涸,洪水的威胁,堤防崩塌,航运不便等等,损失通通由人民承担了。说他们巧取豪夺是轻了,简直就是明火执仗!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至于今,有谁见过这种大手笔、大无耻的公开抢劫吗?没有!主谋是谁呢?合理的猜测是李鹏。主要操盘手是谁呢?李鹏之子、电业大王李小鹏。

  早就有人力倡在三峡铸造一尊李鹏的跪像,以伸张正义,以警戒后世。现在看起来,恐怕应该是群像了。那些在三峡上马中做出过重大的个人性贡献的人,以及那些把三峡工程化公为私牟取了泼天暴利的人,都应该在哪裡有一席之地。

2013年9月10日
原载于《自由亚洲电台》中文网站
http://www.rfa.org/mandarin/pinglun/zhengyi/zy-09102013111322.html
6.063 3.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