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畹町 同索罗斯“中国改革开放基金会”擦肩而过
--------经济学家杨小凯10年祭

光阴似箭,斗换星易,杨小凯55岁英年早逝,于2004年7月澳大利亚莫纳什大学殁于肺癌。

小凯的外甥女Yang yang是我的侄女。86年夏,他从美国回国驻体改所招待所,我带着女儿第一次见到这位舅舅。
 
作为华裔著名数理经济学家杨小凯师从于普林斯顿大学邹至庄教授,习数量经济学,取博士学位,成教授职业。他送给我最早的论著是“数量经济学”。

杨小凯两次被提名诺贝尔经济学奖,他将自己的研究自命为“新兴古典经济学”,其使命是复活亚当斯密的分工与专业化理论。

198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布坎南赞赏杨小凯说,“现在全世界最重要的经济学研究,就是以杨小凯为主的对分工的分析”。布坎南先后两次提名杨小凯为诺贝尔经济学奖候选人。
“金融大鳄”索罗斯曾经资助过杨小凯的学业。1987年,普林斯顿的奖学金结束,小凯在耶鲁找到博士后学位,由索罗斯提供支援。

86年10月,在北京我被索罗斯告知,杨小凯作为索罗斯资助的“中国改革开放基金会”的首选“中方主席”(我的记忆,可能不确)被中国政府否决。同样,我的首选“中方顾问”也被否决。“基金会”由中美双方合资促进中国的改革、开放。交流互访、出国考察、培训进修、捐赠图书电脑设备、设立图书馆……

1986年10月上旬的一天,“基金会”美方主席索罗斯和他的私人顾问梁恒邀我在建国饭店进早餐。

第一次相识,索罗斯告诉我,“你的名字在美国很响,每年国会听证会有关中国人权的讨论都会提到你,我很想听听中国的不同声音”。“我对社会主义改革有兴趣”。

美方原计划杨小凯和我进入“基金会”,无论谁做中方主席、顾问,均被当局否决已经煮成熟饭。索罗斯对我介绍了事情的经过和无奈。并且说,关于主席、顾问的事,还在谈。

先生说,“基金会执委会”设美方和中方主席各一名,任命委员3-5人,设顾问。索罗斯对我征询了陈一谘、严家其、梁从诫等人的入阁意见,除不知名的外,我都表示一概认可。

10月9、10日,中美双方谈判基金会。
10月11日,鲍彤会见索罗斯。
10月13日,唐克会见索罗斯,签基金会协议书。
几天后,在北京饭店成立庆典。我是受索罗斯的直接邀请。陈子明、胡平都参加了。次年1月同时在两国注册。

后来听索罗斯在北京青年经济学会演说“反身论”,并与他现场对话。
我向索罗斯先生表述了中国的“民主与人权”,中国的“改革与开放”是官民互动的兼容过程,不是上层的独立运作,官方排斥转型期新的社会力量参与民主政治,是一定要付出代价的。你们将会看到中国民主力量的不断显示。我多次强调的是,请你转告官方应当放松对持不同政见者,自由分子的政治压迫和控制。

是年底,爆发“86学潮”。
86学潮是“右派鸣放启蒙发端,四五运动朦胧骚动,78民运开拓奠基,86学潮发育壮大,64抗暴全民觉醒,98组党后期战略”民运史观中的重要链条。

86学潮,校园民主,游行示威。
以|安徽科技大|、上海|交大||同济||华东师大||复旦|为前导,市民参与,高呼口号,举起标语。|睡师猛醒|,|民主思潮,浩浩荡荡|,|要人权、反暴力、反官僚、反愚弄|,|反涨价|,|艺术自由|,|提倡平等|,|反对新闻垄断|,|坚持改革,||实现社会民主|。学潮波及全国高校,民运进一步街头化、规模化、民主政治化。

报载贵州民主劳工薛德云、上海民主劳工史关福等代学生受过,被处刑罚。今天,还知道,安徽张林一群人最早在江苏、安徽、海南、云南的民主活动和受罚也在这个时期。

中共总书记胡耀邦因平息|资产阶级自由化|学潮不力,被迫辞职。
受|右派运动|的沐浴及|民主墙|民运的海内外影响,派生出80年代|党内改革派|的|资产阶级自由化|,其中有王若望、方励之、刘宾雁、郭罗基、胡绩伟、王若水等,在高校和学界产生重要作用。后被清除出党。 其中,王若望是杰出的“反叛共产党人”,坚贞的民运民主派。
 
我深信先生会将我的意见转告给官方。果然,作为重要的保护因素,从88-89年我发起动员的“纪念民主墙10周年呼救民主派”的事件来看,除陈军有绿卡被“递解出境”外,所有人一律安然无恙。诚如鲍彤所言:看看中国在这个两年半当中,有没有增加一个政治犯,有没有封闭一家报纸……我觉得紫阳同志没有这方面的记录。
 
“中国改革开放基金会”执行委员会的最终组成是:
美方主席 乔治 索罗斯
中方主席 陈一谘
委员 索罗斯 陈一谘 梁恒 李湘鲁 梁从诫 何维凌 朱嘉明

“六四”之后,当局认定“基金会”是美国和平演变打入中国内部的一根楔子,是培养中国政治精英的“第五纵队”。89年5月,戒严之后美方宣布不再向中方注入资金。“基金会”停止活动。
凤凰卫视中文台的电视节目验证了这段历史。

解说:1986年,索罗斯基金会辗转找到杨小凯,这年初,索罗斯基金会向当时的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表示,愿意每年出资不少于100万美元,资助中国改革和开放的研究活动。
小凯的大妹杨晖说:尤其是索罗斯想把他拉进去,他说体改委的也参加,就是所谓是政府的代表,就作为中国政府的代表,然后呢你就作为是好像知识分子吧,独立知识分子、公共知识分子这样的身份,他原来有一点心动……

解说:杨小凯受邀来到索罗斯海边的别墅,两人畅谈两天一夜,之后,杨小凯意外拒绝了邀请。

小凯的妻子吴小娟文“小凯和我在一起”写道:“小凯在1986年认识了索罗斯基金会,他们派小凯第一次回中国与体改所谈有关中国改革的问题,希望他作为基金会的代表。由于小凯的学业很忙,从中国回来后便谢绝了,全力以赴地做他的论文。”
文革中,杨小凯青年气盛,舍我其谁的历史感、责任感充斥在他的每一个细胞,每一根血管。

一篇“中国向何处去”的雄文,使他成为长沙市湖南省声名显赫的“文革闯将”。

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空气笼罩下,他“公然”反对周大总理被中央文革一个批件点名下狱10年。据杨晖讲:当时的陈伯达、康生、江青、张春桥、戚本禹、姚文元都圈阅了的,其中的批示就是这其中一定有反革命分子,要希望彻查。
其母因此死于非命。其父,曾经作为帅孟奇的“弟弟”,一同开展地下工作。历史上,湖南的干部就有一股“反周”潜流,似乎认为,做我们毛主席大管家的,不应该是一个浙江绍兴师爷。当然,还有一些如“任用干部”“路线斗争”“经济建设”派系纠纷的具体内容。

86年盛夏的一天,酷日当空,应杨小凯电话,我带着女儿来到他下榻的体改所。桌上摊着几张写了一半的文章稿纸。
我们首先说起监狱的生活。他奇怪,北京的监狱,怎么吃得饱?可见,外省监狱的污糟。他说,那时年轻,个子高,饭量大,经常挨饿。现在,留下的后遗症是恶梦中会不由自主地双手捶床。总共坐狱11年的我,毛病是睡梦中突然蹬腿。
我对他出狱不久几年能够去美国读书感兴趣。他说,是在监狱向一个老右派学的英语。

86年的中国政局似乎又回到了“中国向何处去”的命题和怪圈。据说,他学业完毕,这次回来给“体改所”讲课,再去香港或澳洲谋事,若干年后,意图回美国发展。他为自己的户口不能迁入北京而无奈。

86年的国民经济是平稳的一年,也是隐藏危机的一年。
我问他,照这样下去,中国的经济改革行吗?是不是亚洲“四小龙”的模式?他说是,还说,苏联的计划经济,发展快,是成功的。谁都没有料到,计划经济支付不起巨大的代价和浪费,90年代初,苏联终于垮掉。

列宁的奇特和矛盾在于他作为“西欧主义者”,一生反对俄国农民社会主义的村社制度。然而,他发动早熟的十月革命,将他自己逼上了“农业社会主义”的庞大实验场。70多年后,他的国家又回到了西欧轨道上。

我和他浅谈了什么是制度的优越性问题。
历史学家都说,秦国之统一中原得利于优于奴隶制的封建制,但灭亡何之以速!?
古罗马和奥斯曼帝国,征服欧亚,其政经制度在“秦砖汉瓦”以下,仍旧“荒冢一堆草没了”。

两次大战都是武力兼并之战,德意日的制度优越吗?不过是传统封建制、现代民主制加资本主义大生产。最后,都战败了。
中世纪,蒙古族在中原立国元朝89年之外,横跨欧亚大陆还建立了四个“大汗国”,分别不过几十年。农耕时代的牧骑制度优越呼!还有拿破伦帝国,德意志第三帝国,苏维埃联盟大帝国的制度,优越吗!

可见,落后社会民族可以依靠国家集权吸取先进生产方式,发展经济,富国强兵,却不能富民。
靠暴力发家,依战争而亡,仅仅对战争和扩张来说,那些大帝国是优越的,适应的。然而,是爆发式优越,是“国富民穷”的优越。

不能说,这种制度是人类生存的正当选择。当然,也是人类曾经不能免除的厄运。今天,在美利坚帝国和中华帝国的暗中对峙下,台海一决,能够幸免吗?

他听着,若有所思的说,权力和野心通常是历史的杠杆。你看,赢政、恺撒、成吉思汗、希特勒、东条、斯大林……国家、民族经常是统治者的工具。代价也要由二者来承担。
临别时,我把“狱作”“农业社会主义批判与改革”的手稿副本送给了小凯,祝他成功顺利。


2014/8/6 13:55:21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