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背景事件回顾:人大释法引发香港警民冲突

2016年11月6日下午,香港民间人权阵线(民阵)发起主旨为“守护香港法治,反对人大释法”游行,抗议北京当局11月7日全国人大常委会以155票全票通过,解释香港《基本法》第104条条文内容,涉及规范香港立法会议员等公职人员就任时必须宣誓效忠中国香港特区、拥护《基本法》的条文简称人大释法”。用释法破坏香港司法独立,包括传统泛民、激进泛民、本土派等多个团体都有参与。组织方民阵称,示威人数达1.3万人,宣誓风波主角游蕙祯、梁颂恒传统泛民代表李柱铭、余若薇,占中发起人戴耀廷,自决派代表朱凯廸,铜锣湾书店店长林荣基等人都有参加游行,参与者高呼“反释法、梁振英下台”,又高举“守护香港法治”、“捍卫司法独立”等旗帜。

当日晚七点,警方在中联办门口架设铁马进行阻隔,游行队伍和警方冲突不断。警方胡椒喷雾喷放香港公民,波及大批示威者和记者。晚上九点大批防暴警察进驻防线,并且在高台举起蓝旗警告,要求示威者尽快散去,否则“可能使用武力”。有示威者占领了一个十字路口,瘫痪了部分交通。

香港法律界近日对人大常委会就基本法104条有关宣誓条例的释法反应强烈,批评中央这次直接替香港立法、修改《基本法》,借所谓的释法扭曲本港法律,推倒本港司法制度。公民党的法律界立法会议员郭荣铿8日发起静默黑衣游行,并呼吁抗议人大释法冲击香港司法制度,为香港立法。公民党议员郭荣铿估计有逾3,000人出席游行。


二、支持游蕙祯梁颂恒的观点

游蕙祯指出,人大常委会解释了《基本法》104条中“依法宣誓”的意思,即只有作为监誓人的立法会秘书长或立法会主席,才有权根据《宣誓及声明条例》裁定立法会议员是否“拒绝或忽略”宣誓,法庭根本无权介入,除非一名立法会议员在主席取消其就任资格后,仍旧以立法会议员身分行事,这时法庭才有权根据《立法会条例》73条介入。

游蕙祯称,立法会秘书长陈维安从未裁定游蕙祯“拒绝或忽略”宣誓,而法庭根本无权介入有关决定。游蕙祯强调,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张荣顺就释法草案所作的说明,根本不是释法的一部分,对本港法庭亦不具有法律效力。

梁颂恒批评人大常委会的所谓释法,事实上是在修改《基本法》,却没有按照《基本法》第159条规定的修法程序,实属越权,应视作无效。梁颂恒指,由于这次人大释法是变相修法,故应被视作没有任何追溯力,亦不应该应用在本案之中。

对此,笔者支持游蕙祯梁颂恒的观点和做法,每一个有良知的真正为港人服务的立法委员都要向游蕙祯梁颂恒学习,做为香港的前途和未来着想并付诸行动的人,做为自己和为香港人维护利益的坚定的守卫者,这是香港人的责任和义务,也是香港这一代人和上几人的历史使命。不这么做,香港就没有未来,香港人就没有属于自己的民主自由和宪政。

 

 

  三、“港独”代表提出:自治自决

  香港占中运动后具有代表性的组织“青年新政”提出“香港公民自治,公投决定前途”的政治主张,代表了那些不满目前“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落实现状的民间群体声音。“青年新政”所提出的“自治”与《基本法》中的“高度自治”有本质的不同,它带有很强的“自决”含义,实际上是由香港人决定自己的事务,包括各项政策,民生的政制的和基础设施发展规划的,除了法律所指定的国防和外交之外,其余一切香港事务都应体现港人的意志。社会上认为,这种“自治”的声音,是对中央政府深度干预香港事务的一种反抗。

  香港青年认为,《基本法》中的“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在实践中并没有体现港人意志,是一种中央政府代理人治港的殖民模式,阻碍了民主发展,损害了港人利益,窒息了人心回归。因此,香港青“自治、自决”成为了一种行走于“港独”和“自治”之间的意识形态。“青年新政”不提“港独”,但是支持在未来的公投中将“港独”作为一个选项由港人选择。

2016年3月成立的香港民族党(Hong Kong National Party)公开宣扬香港本土意识,公开主张香港独立。现任主席陈浩天说:香港民族党的成立旨在以香港民族主义意识作基础,以参选香港议会的方式来推动香港独立运动,最终建立香港共和国。

实际上,笔者认为这也是“青年新政”的目标,在现行的框架体系内不可能实现,因为中共控制下的香港特区政府不可能“自治”,也不可能“自决”,特别是由香港人自己决定,原因就是香港特区政府不是由人人投票选出来的政府,他们的施政目标是带有大陆一般地方政府一样以“政绩”为追求目标,向中央高层献媚的心态做事,不是为港人实实在在做事,不听取民意,不关注民心,即使形式上这么做了,但是在程序上会作假,在本质上还是以听取中央领导、中联办旨意、以政绩为导向的施政方针和政策,一切以“维稳”(即维护香港繁荣稳定为目标)为前提来做事,实质上就是越维稳越不稳,越会制造混乱,甚至是警察和慰问人员故意带头制造香港社会混乱。这是流氓政客所想不到的事,在他们看来这是非常正常的“铁腕手段”,正是这种“铁腕手段”把他们带入崩溃和灭亡的边缘,与民心民意为敌的政府,就是要崩溃的。在此,期待港人能有更多的人站出来,维护自己的权利,争取自己的权利,一人一票绝对不会天下掉下来的,要用不菲的代价去争取的。同时香港人要声援、支持、关注大陆发生的各种民生事件和抗争事件。因为大陆人不仅为自己争取权利,也间接的为香港人争取独立的权力打下基础,只有大陆民主化了,才有香港的真正独立。

香港共和国提法的由来应该是独立已久的台湾的中华民国,这是港人看得见摸得着的、切身感受到的民主宪政,和每一个台湾人密切相关的,港人以台湾为参照国,想象未来的民主宪政图景,也是港人追求宪政民主的人之常情,顺理成章。


四、港独究竟啥意思

港独的流行定义是从港人出发的,港独全称是香港独立运动,是指香港特别行政区从中华人民共和国分裂出去,继而独立的举动。而支持这样做的人士被称作“港独人士”。

  2010年五区公投、2014年雨伞运动,到2016年旺角事变,人大释法,从城邦论、制宪论、民族论到港独论,探索港独的呼声已经逐渐壮大。香港民族党、本土民主前线,以及其他传统泛民支持者,逐渐加入到这个行列来,已经形成了一股崭新的时代力量

中共是如何定义港独的?港独全称香港独立运动,是指妄想把香港特别行政区从中国分裂出去,继而独立的举动。香港政坛人士认为,无论从政治、经济、军事等任何方面,香港都不具备独立条件,这是基本常识,正因如此,绝大多数人都当港独是个伪命题,但现实却不容乐观

维基百科网站对港独的定义是,港独是指香港运动即是以推翻中华人民共和国对香港的管辖为目标,求在香港成立新政府的运动

从上面的三个定义来看,维基百科的定义更准确地阐述了香港人的真实想法。第一个定义的角度是从香港人出发的,有两个关键词:中华人民共和国、分裂出去。注意不是从中国分裂出去,而是从中华人民共和国分裂出去。我们这里要问为什么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而不是中国?因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是流氓专制、一党专政的政权,是没有经过全体人民一人一票投票选举出来的,而是靠枪杆子打出来的政权,是集权政府。中国可以理解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也可以理解为中华民国。香港人之所以不认同中华人民共和国就是因为香港自1997年回归以来,共产暴政集权一直控制着香港的政治、经济、军事、教育、文化,使大量的中国大陆人移居香港,占用香港资源,抢夺香港经济发展成果,控制香港言论自由,破坏香港法制,一步步蚕食香港民主宪政的结果。这是港独的源头和原因。就是说造成港独的真正推手是中共和中共在香港的代理人。“分裂出去”一词我认为不确切,本身带有贬义,贬低港独有利于港人的各种利益、权利的诉求。

第二个定义是就是流氓专制逻辑和用语,关键词是幻想、中国、分裂出去。所谓“一国两制、港人治港”在过去的20余年里并没有真正兑现,“一国两制”正在演变为“一国一制”,“港人治港”演变为共产党的代言人治港,或是中央指定的代言人治港,根本不是民选的香港特区政府首脑,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由香港人一人一票选举产生的行政长官来治港。这个定义中的“幻想”就是指在中共一党专制之下不可能实现的,不切实际的想法。该定义中的用中国,而非“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对华人华侨、中国大陆人、港澳台人的欺骗和愚弄,激起全国人、所有华人的认同,以获得更多人的支持。掩藏和暴露出他们自己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权的缺乏自信和信心。

第三个维基百科的定义倒是比较准确。关键词是:翻、管辖、新政府。推翻中华人民共和国对香港的控制、掠夺、渗透,自1997年以来的三届香港政府在香港实行独裁专制之实,并不是港人一人一票选出来的政府,而是由1200人代表700万港人选出来的,这种选举程序就是不合法的,也不符合《基本法》的宗旨:“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如果说老香港人还能勉强忍受董建华、曾荫权政府的独裁专制管制,这两届政府完全被中共及其代理人控制,把大量的中国大陆人移居香港,以投资的名义掠夺香港的经济、文化、教育等,破坏香港的法制环境,那么,年轻一代的香港人越来越不能接受本届梁振英政府的流氓化行为,香港的警察也变得越来越凶狠残暴,香港占中的镇压、雨伞革命的爆发、鱼蛋革命的发生等都是最好的例证。大陆人和港人的冲突,表面上是港人反对大陆人、排斥大陆人,高呼“中国人滚回中国去”,实质上是反对、排斥中共的独裁专制,对香港经济的掠夺和对香港社会的控制,让香港人失去更多的利益和权利。管辖就是管制、辖制、限制,实行的流氓专制,不是自由民主制,也不是公平正义制。所以,推翻现行的中央集权代理人管制香港,使香港人有一人一票的真普选,由此产生的香港新政府才能实现香港真正意义上的民主宪政权利,是每一个香港年轻人的心声。但是,这种社会民主运动由于受到中共一党专制、独裁专政的打压和普遍产生的恐惧,使港人无法有效地短期内取得成果。

我对港独的理解如下,香港独立运动就是香港人追求民主宪政,落实港人治港、高度自治、自决,推翻中共一党专制、香港特区政府,实现民主选举、一人一票、言论自由等的社会民主运动。所以,我认为港独就是港人希望香港实现民主宪政。


五、港独的制造者

港独的制造者是谁?为什么会出现港独?为什么港人反抗现在的特区政府?针对这些问题,分析如下。

港独的提出,最早是香港企业家马文辉1950年代就主导成立了“联合国香港协会”他根据《联合国宪章》的第一条和第十一章(关于非自治领土之宣言)第73条的精神,提出落实尊重人民平等权利及自觉原则,并在整个6070年代经常发表反殖民反独裁的港独言论及宣扬民主自治理念。马文辉关于香港前途的自治运动以普世价值为道德基础,认为港人应该生于斯长于斯死于斯,要建立一个属于港人的自治政体。但他的努力并未取得成功。”(大唯

如果说马文辉的港独意识是自觉自发的行为,那时响应的人也并不多,也没有给港英政府造成很大麻烦,香港经济在上世纪60-70代迅速崛起,成为“亚洲四小龙”之一,港独意识并没有成为大规模的社会运动,更没有与当时的港英政府发生冲突,那时的香港警察还是以为港人服务为宗旨的,没有看见警民过多的大规模的冲突。我们深究其原因就是港督是英国政府派来的,而英国政府是民选政府,是英国人一人一票选出来的,因此,英国政府派出并任命的港督值得港人信任,确实是为香港做实事的,为港人谋求福利的,更是为香港人真心服务的。所以,香港人内心深处是接受港英政府派出的港督来管理香港的,并且是拥护香港的英国政府的总督的。那时的香港,言论自由、平等正义都落实到了港人的各种权利中,也落实在各种公共事务中,港人看得见、摸得着的。即使没有一人一票,没有选举权也是可以接受的。

那么,现在的香港年轻人的港独意识和行动又怎么解释呢?前面已经提到,自1997年香港回归中国,香港特区政府的行政长官不是香港人自己一人一票选出来的,而是由中央指定2名候选人,让1200人代表全体香港人来投票选举的,这样自然就是不可能代表港人的利益的,一切听从中央政府的号令。而中央政府不是民选政府,是一党专制的流氓政府,因此,香港回归后,对香港的政策进行了大规模的渗透和改变,限制港人的自由发展,将大陆人移民到香港,让香港人失去更多的就业机会、福利、权力等等,有计划按步骤地蚕食香港人的利益和公共福利,因此造成“港陆冲突”的表象,实质就是中共政权对香港近20年来的自由限制、政治控制、经济掠夺、权利损减、公共利益不平等,导致香港人特别是香港的年轻人的自我意识觉醒,自我权利受到挑战,看清了一党专制所造成的中国大陆人的贪得无厌、欺骗港人、奴役港人的本质,也是港人反抗意识、维权意识的提升,从香港占中的“雨伞革命”,到今年春节的“鱼蛋革命”,再到这次的反对“人大释法”等等冲突,都表明香港现任政府的流氓专制本性,暴力镇压港人的诉求,港人没有任何民主权利。这种港独意识就是在中共的有组织地长期持续地压迫、迫害、渗透、讹诈港人的总体爆发,是无法扑灭的,也是没有可能解决的社会问题。只要现行的香港特区政府在一天,民众就会因为各种权利受到限制而与警察产生冲突,警察的施暴程度不亚于大陆的警匪,其实很多香港警察就是从广东调过去镇压港人的。

香港警察的暴力化就是中共流氓专制暴政在香港代理人专制统治的缩影展现,也是现任香港特区政府无能的表现,更是香港特首梁振英不得人心,与民心民意为敌,充分展露了梁振英流氓、骗子、奴才三位一体的真面目。


六、未来港独的走向如何

  中国大陆只要是中共执政,就不会有香港的独立,港独很多的主张不可能成为现实,《基本法》的“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就会是水中月镜中花,不可能落到实处,更不可能有任何大的改革和进展。权利是靠争取的,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因此,香港人要全力声援和配合中国大陆的民主运动、群体事件,因为港陆人的追求的目标是一致的:结束一党专制,实现民主宪政。只有这样,香港的自治、自决才能落到实处,一人一票才能体现真正的价值,自由平等也会因此得到实现,普世价值才会在香港人中深入人心,成为日常生活。

  我们大陆人在过去的近19年中,都看见了香港人为大陆的民主运动呐喊、助威、声援,我们相信香港人今后还会一如既往、同心同行的去做,港陆人联手肯定能够实现港独——自由民主宪政,支持港独就是支持香港的民主宪政。

  香港的港独问题最终解决要依赖觉醒的香港人,特别是香港年轻人的团结努力,希望仍然在青年人身上。但是,香港问题的彻底解决的前提条件就是中国大陆实现民主转型,结束一党专政,实现民主宪政,恢复建立中华民国联邦,一人一票竞选各级领导人。




2016.11.19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