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当选议员游蕙祯和梁颂恒因10月12日在立法院的宣誓仪式上,打出“Hong Kong is not china~(香港不是中国的)标语,并且在宣誓语言中使用 “支那”,将republic发音成refucklic,被认定“辱华”,判定宣誓无效,立法院同时裁定他们重新宣誓。这件事本该到此偃旗息鼓,以游,梁应重新宣誓,并正式任职划上句话。但是蹊跷的事情接踵而来,香港最高行政长官梁振英对此提出强烈批评,并且提起司法复核的请求,要求法院取消游,梁二人再次宣誓的权利,接着北京方面人大对基本法第104条进行释法,11月15日下午,香港高等法院裁定取消游,梁二人议员资格,并且在判决书中强调全国人大常委会行使了《基本法》第158条赋予的权力,其司法解释对香港所有的法庭均具有约束力,而法庭应对司法解释予以落实。中共这套组合拳可谓打的狠毒,招招命中香港的民主与法治,既然人大释法成为最近香港甚至海外最热门的词语之一,那么我们就来看看中国的人大到底是什么东西?

中国的人大,全称人民代表大会,是中国的最高权力机关和立法机构,按照中国的宪法,人大有权罢免上至国家主席,国务院总理,下至各级官员的权力,权力不可谓不大。但是我们来看看这个机构的成员组成,从国家主席到地方各级大大小小的官员,甚至各级法官都是人大代表,这样的一个三权不分的机构,如何代表民意?如何监督,罢免各级官员呢?退一万步来说,就算这是中国特色的制度。我们来看看习近平在2014年全国人大常委会的一次会议中的讲话,他大言不惭的赤裸裸的叫嚣道:“要善于通过法定程序使党的主张成为国家意志,形成法律,通过法律保证党的政策有效实施。。。。。。党的政策成为国家法律后,实施法律就是贯彻党的意志,依法办事就是执行党的政策。” 我们把时光倒流到上世纪30年代,把演讲人换成希特勒,德国人民肯定会毫不怀疑的相信这是他们亲爱的元首的讲话。这就是中国的人大的真实面目,一个政治乱伦的畸形产物,由这样的机构来释法,我们不禁要问到底是人大在释法还是党在释法?

香港之前秉承了英国优良的法治传统,政治制度是三权分立的民主制度,但是如今却遭到了中共的大肆破坏,如果梁,游二人的言论和行为是刑事案件,那么应该有警方负责抓捕,公诉机关提出指控,法院根据法律进行判决。但是在这个事件中,香港警方并没出面,也没有受害人,说明不是刑事案件,出面的却是香港最高行政长官梁振英。既然不是刑事案件,就算梁,游二人有行为不当的过失,也应该是立法院内部处理,中国立法部门,香港的行政和司法部门为何要强势介入和干预?这样的行为算不算破坏一国两制?破坏了一国两制等于违法了《中英联合声明》 ,契约失效,香港要回归英国或者独立造成的分裂罪是不是应该有中共来承担?

我们再来看看游,梁二人的言论和行为到底有没有不当的地方,首先在宣誓的时候,打出“香港不是中国”的横幅,其实这句话并没错,不仅仅香港不是中国的,连中国都不是中国的,中国的所有国家财产不过是中国共产党的党产而已,人民不过是奴隶。至于称呼中国为支那是辱华就更加荒唐了,支那一词从唐朝就开始使用了,只是一个中性词,本身并没侮辱之意。香港亚洲周刊的记者江迅被人称做共产党员,并且是上海国安,他以诽谤罪提出控告,法院判处被告人罪名成立,并且赔偿了85万港元。按照这个判决的逻辑,共产党这个词是贬义词,并且有侮辱之意的话,那么中国后面跟上共产党,是不是侮国呢?或者说中国共产党的存在本身是不是对这个国家和民族的最大的侮辱呢?就算支那一词到了近代有些贬义的意思,梁,游引用一下也无伤大雅吧。至于republic发音成refucklic,一个发音也要被追究,难道香港想玩文字狱回到文革时期吗?而且一个极权专制的国家也好意思称自己为共和国,不觉得是在侮辱共和国一词吗?就算这二人内心是故意读成refucklic,也算是为共和国这个词保存了一丝体面吧。

中国共产党经常宣称自己是人民选择的结果,这句话没错,正是绝大多数中国人的愚昧,无知,懦弱才导致中共的上台,49年后的一切苦难其实都是中国人自己的选择。如今香港人民也要面临同样的选择,是在革命中争取到自由,还是像大陆人民一样,在沉默中选择奴役?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6.063 3.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