遒真言實:罔顾国民医疗保障耗费巨资大办竞技体育,人民怎么能爱中共党国?


从上一篇——《出口退税》——可知,中共党国的财政支出也十分可恶,也残酷的刮民!下面,继续谈党国财政支出方面的罪恶。


平民百姓看不起病,是全球第二经济大国——中共党国—— 一大耻辱。同样令世人鄙夷的是,与之相对,党国却长期耗费巨资——纳税人的血汗——举国大办竞技体育以谋取虚荣。这是中国混帐财政的又一个特点。


一、举国办竞技体育,是中共党国的一贯传统


竞技体育举国体制就是指,以国际比赛乃至世界大赛冠军(特别是奥运会)为爱国主义最高目标,统一动员和调配有关的所有力量(包括宣传鼓动和物质资源),组成全国性的工作体系和运行机制。


这是社会主义国家的创举,也是中共党国建政初期以来的一贯制。


二、自由民主国家,如何开展竞技体育事业?


与社会主义国家举国体制截然不同,自由民主国家的竞技体育事业,国家中央政府不主持,曾经有过地方政府操办,现在则基本上是自由市场运作,民间私人经营。选拔和培养运动员的经费及其它费用大多都是通过商业表演竞赛筹集。


(一)如何组织重大体育比赛?


1976年加拿大蒙特利尔为举办第二十一届奥运会花了30亿美元,巨额债务险些让当时的市政府破产。1980年,社会主义苏联的莫斯科筹办二十二届奥运会花了90多亿美元左右,全球震惊!


因此,承办奥运会成了“烫手的山芋”,世界各国都敬而远之。接下来,1984年第二十三届奥运会由唯一申请城市美国洛杉矶承办。这时,一位杰出的体育赛事组织家——彼得·尤伯罗斯脱颖而出。


当时,洛杉矶市政府禁止动用公共基金,加利福尼亚州不准发行彩票,更不能与美国奥委会和慈善机构争抢捐款。被逼无奈的尤伯罗斯的第一个商业创意是电视转播权招标。尤伯罗斯的努力让这次奥运会的电视转播权在美国本土拍卖得到了2亿美元,在欧洲、亚洲分别得到了2000万美元,还得到了2000万美元的广告转播权转让费。别出心裁的是这一届组委会规定:在招标期间,有意转播奥运会的电视公司须首先支付75万美元作为招标定金。包括美国3大电视网在内的5家电视机构交付了定金,这些定金每天达1000美元的利息帮助尤伯罗斯渡过了第一道难关。


尤伯罗斯最辉煌的创举是把竞争机制引入赞助营销,这一举措是他开创奥运会不赔反赚奇迹的制胜法宝。他将正式赞助商的总数严格限制为30个,规定每个行业通过竞标的方式只接受一家赞助商,利用商家争当行业龙头老大的心态,促使这30个行业内部进行激烈的竞争,进而最大限度地提高赞助价位。


运用这一策略,他首先捕获了竞争最激烈的饮料行业:面对400万美元的底价和强有力的竞争对手百事可乐,为了拔取软饮料独家赞助的头筹,可口可乐以1260万美元的天价成为尤伯罗斯首肯的赞助商。后面的企业招标,尤伯罗斯如法炮制。


与商家无丝毫联系的火炬接力也被尤伯罗斯变成了“印钞机”。他开价3000美元一公里拍卖美国境内奥运火炬传递路线的所有里程,对参加者只有两个要求,第一要身体好,第二要付3000美元。美国人为自己能当一名奥运火炬手而感到自豪。通过这一活动成功集资的1100万美元被用于当地建设体育设施,推广体育活动,培养体育人才。


在开源的同时,尤伯罗斯全力压缩开支,充分利用已有设施,不盖新的奥林匹克村,招募志愿人员为大会义务工作。


筹办洛杉矶奥运会,彼得·尤伯罗斯原计划耗资5亿美元左右。 凭借着天才的商业头脑和运作手段,尤伯罗斯不依赖政府一分钱拨款,最后盈利2.25亿美元,成为近代奥运会恢复以来真正盈利的第一届奥运会。从此,奥运会变成了人见人爱的摇钱树。有人说历史应该感谢洛杉矶,如果没有它赢利的经验,奥运会很有可能因为经济上的难以为继而走向衰落。因为导演了这场奥运史上的“商业革命”,尤伯罗斯被誉为奥运会的“商业之父”。由于对现代奥运做出了突出贡献,1984年他获得了国际奥委会颁发的杰出奥运组织奖。


(二)参赛选手基本上都是业余运动员


奥运选手原来都是业余的,不允许职业运动员参赛,一直到1984年在萨马兰奇先生的推动下,为了吸收中国参与奥运才取消了这一规定。也就是说,此前奥运选手都有自己的职业,业余时间参加俱乐部训练;此后,大多奥运选手仍然是业余运动员。如——


举重女子75公斤以上级铜牌,波兰人弗洛贝尔,23岁,职业是园丁;赛艇女子单人双桨冠军,德国人斯托姆波罗斯基,29岁,是一名时装设计师;女子花剑个人银牌得主,意大利人特里利尼,34岁,职业是森林护林员;射击女子飞碟多向冠军,澳大利亚人巴罗奇,31岁,职业是“农业保护官员”;举重女子53公斤级铜牌得主,哥伦比亚人莫斯奎拉,35岁,职业是药剂师,此人30岁才开始训练;柔道女子负78公斤级冠军,日本人阿武教子,28岁,职业是警官;男子跳高亚军,美国人海明威,32岁,职业是某公司的销售主管;男子铅球亚军,美国人尼尔森,29岁,在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时,他在奥运村里的一家咖啡店和夜总会里打工;射击女子飞碟双多向冠军,美国人洛德,年龄25岁,大学生,所学专业是“动物和兽医科学”;夺得了四枚游泳金牌的美国人菲尔普斯,年龄19岁,大学生。他每天训练只有两个小时,因为他要上课,游泳训练只能在课余时间里进行;游泳女子100米蛙泳亚军,澳大利亚人汉森,26岁,其职业是“学生/保姆”,所学专业是“市场,通讯和社会学”; 射击女子50米步枪3x20银牌得主,意大利人图里西尼,35岁,职业是律师; 女子七项全能铜牌得主,英国人索瑟顿,28岁。职业是“银行办事人员”……


(三)如何奖励优秀运动员?


意大利:18.24万美元(约116万中国元),乌克兰:10万美元(约63.7万中国元),法国:6.52万美元(约41.5万中国元),日本:3.59万美元(约22.9万中国元),美国:2.5万美元(约16万中国元),澳大利亚:2.03万美元(约13万中国元),加拿大:2万美元(约12.7万中国元),德国:1.95万美元(12.4万中国元)英国:无奖励。


请注意,很多国家,尤其是美国,大多数的体育赛事奖金来源于民间赞助。


三、中共党国竞技体育事业的举国体制怎样运作?


(一)如何培训运动员?


如乒乓球,以国家队为龙头建立全国“一条龙”式的培训体系。各地体校选择苗子从童年开始集中专业训练。层层选拔,逐步进入市队、省队,尖子进入国家二队,最后的精英进入国家队。然后不断的比赛选拔,优胜劣汰,确保领先于世界。


(二)举国体制:浩大的财政开支


2016年,中共党国中央财政(本级)预算支出中,运动项目:管理1.23亿元,体育竞赛(每年的通常比赛。也是培训手段)1.97亿元,体育训练7.23亿元等等,共计支出21亿元。


2016年地方财政体育预算支出方面,各省市财力不一,但数字都不小。四川省5亿元,上海市嘉定区1. 9068亿元,海南省1.2亿元。


2016年全国体育经费合计应有100多亿元。


**


再举个例子:为准备参加2008北京奥运会,刘翔在此前一年间的花费大约在300多万元人民币以上,其中包括超过百万元的环保型塑胶跑道,和几十万元一套的新式跨栏


(三)举国体制:国家特别财政开支——奥运奖金


由国家直接拨款的2004雅典奥运专项奖金总额为3133万元人民币。是时,中国军团获得32枚金牌,共计63枚奖牌。国家奖励政策规定,金牌奖励20万元、银牌15万元、铜牌8万元,奖励人员包括队员、教练和有功人员。 按照奖励规定,中国唯一的集体项目冠军女排以12名队员和3名教练的标准共领取300万 元人民币,成为最大赢家。平世界纪录的刘翔也同样获奖金20万元。


2008北京奥运会开幕前后,一篇名为《奥运金牌的陷阱》(以下简称《陷阱》)的文章在网上广泛流传,而后又以新闻的形式出现在了各大门户网站上。在《陷阱》一文中,作者这样计算:2000年悉尼奥运会后,中国体育总局的事业费从每年30亿元上涨到了每年50亿元。按此计算,雅典奥运会备战4年,中国花费了200亿元。如果中国队在雅典获得30枚金牌(事实上得了32枚),那么每枚金牌的成本就差不多是7亿元,~可谓世界上最昂贵的金牌~。——如果按照上述2016年全国体育经费100多亿元计算,中国培养金牌运动员的成本更高昂。


(四)举国体制:举办奥运会震惊全球的宏大财政开支


中国2008北京奥运会共投资420亿美元;这一数字创下了历届奥运会投资之最。


(五)中共党国为什么不惜血本开展竞技体育事业?


对这个问题,一位网友的贴子一言中的,入木三分:“因为别的神马都不行,只有这一点能激发爱国主义热情。”——对于毛泽东时代,此论十分贴切。


四、竞技体育是什么性质?与爱国究竟有多大关系?


竞技体育有利于全民健身,能培养积极向上的精神,但是,其实质毕竟是娱乐。——除了娱乐,也是人类之间的友好交流。


爱国主义是什么呢?简而言之,其真谛是:给国民带来福祉的思想与实践。


有人说,爱国主义是“促进祖国强盛的思想与行动”。——即使从这个角度论之,爱国主义也应该表现在教育、科技创新和发展经济上。


不管怎么说,将体育竞技上升到爱国主义的高度,实在荒唐——举国荒唐。


五、中共党国实行举国体制大操大办竞技体育,是无上的荣耀吗?是爱国主义壮举吗?


如果说,竞技体育文化艺术能带来一些国家荣誉感的话,其前提必须是公平竞争。否则,所谓的荣誉必然是虚幻的,绝不可能持久。


奥林匹克宪章》中“奥林匹克主义的原则”明确规定:“每一个人都应享有从事体育运动的可能性,而不受任何形式的歧视,并体现相互理解友谊团结公平竞争的奥林匹克精神”。——显然,奥林匹克精神的核心是公平。


可是,从中共党国竞技体育事业的举国体制看来,却彰显着不公平:绝大多数外国参赛选手都是业余运动员,中国参赛的都是职业运动员——专业运动员与业余运动员同场比赛,有荣耀感吗?因一分之差,专业运动员把业余运动员挤掉了,荣耀何在?


“不公平”更表现在“体育优则仕”上:在竞技体育“举国体制”之下,体育明星的政治地位大大超过知识分子,一些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杂技高手(如庄则栋)堂而皇之进入到了专制政体的权力高层,成了统治集团成员。


如此“爱国主义”,只能令人嗤之以鼻!


六、在“爱国主义”旗帜下,多少“卑鄙”公行!


(一)在国际大赛中,中国选手之间的比赛被安排“故意让球”,以确保中国优势


让球是中国乒乓球队的“优良传统”。1987年在第39届新德里世乒赛上,发生了一起让球风波。


据后来陈静透露:1987年时,陈静单打轻松进入8强。当时她才19岁,已经具备了拿冠军的实力。在8进4的时候,她的对手是队友何智丽。当陈静轻松地拿下第一局走到场边后,教练叫住她说:“今天你让给何智丽!”当时陈静有点发蒙,但马上决定服从安排,随后连输3局,将胜利让给了何智丽。


在女单半决赛中,南朝鲜选手梁英子胜出;另一场半决赛在中国选手何智丽和管建华之间进行,教练组考虑到,此前何智丽与梁英子比赛成绩为胜负各半,因此管建华的削球打法对梁英子可能有优势,因此内定由何智丽让给管建华。两人都同意了上面的安排。可是到了比赛的时候,实力稍强的何智丽上来非常轻松地拿下了第一局,最后决心反叛潜规则的何智丽胜出。


何智丽不听话地胜出后,中国教练组恼羞成怒,女单决赛何对阵梁英子时,竟然没有人给何智丽做场外指导,也没有教练到现场观看。当时杀红了眼的何智丽,硬是靠自己争气,最终以3比1击败了梁英子,获得了女单冠军。中国队教练组却没有任何人向她祝贺。


一年后的1988年汉城奥运会,何智丽被排挤在外,愤而宣布退出国家队。最后不得不出走东瀛。


于是,焦志敏由世界女乒排名二号人物取而代之成为一号人物。但这一次焦志敏面临了与何智丽一样的“境遇”。其时女单半决赛的阵容是:焦志敏对李惠芬,陈静对捷克的赫拉霍娃。1988年奥运会是乒乓球第一次进入奥运会,陈静战胜赫拉霍娃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为了确保这块金牌万无一失,领导要焦志敏“让球”给李惠芬,理由是她曾负于赫拉霍娃,而李惠芬之前跟赫拉霍娃打,五战五胜。焦志敏对李惠芬、陈静对赫拉霍娃的比赛同时进行,当时并不知道赫拉霍娃是否能出线。结果,当陈静打败了赫拉霍娃时,焦志敏已经“让球”输给了李惠芬。于是,决赛在陈静和李惠芬之间进行。最终,陈静成为奥运史上第一位乒乓女单冠军,而本该获取这一殊荣的焦志敏,却只站在了铜牌领奖位上。


更具讽刺意义的结局发生在1994年的广岛亚运会上,孤军奋战的日本30岁老将小山智丽(何智丽)过五关斩六将,最后打败了“举国体制”的整个中国军团(邓亚萍领军),令不可一世的中国乒乓球界羞愧得无地自容@


卑劣的让球伎俩不止乒乓球,还发生在其他运动项目上。


(二)在“爱国主义”旗帜下,更卑鄙的是:逼迫运动员服用禁药


在专制的举国体制下,“爱国主义”——为“祖国的荣誉”而拼搏,自然而然,演化成了:为个人私欲——名利——而拼搏。因之,动力强劲,不择手段;因之,丑行不断,“卑鄙”尽现!——弄虚作假(如谎报年龄)、压制打击、待遇不公、贪污奖金、教练奸淫弟子……屡屡发生!本文谈一个方面:服用禁药”。——中共党国体育界有组织的服用禁药是相当普遍的现象。限于篇幅,仅举一例:当年轰动天下的中国“女子中长跑”和所谓的神奇教练马俊仁。


1990年代,辽宁女子中长跑和神奇教练马俊仁“美名”远播,震动世界,全中国家喻户晓,他们创造的体育奇迹,一度激起中国人极大的爱国热情,不少人为之热血沸腾。


中国田径很长时期都被排除在世界田径高水平的门槛之外,在马家军崛起之前,中国运动员从来没有在世界田径大赛上夺得过任何一次冠军。1991年,马家军开始崭露头角,曲云霞在第九届亚洲锦标赛上独得800米和1500米项目的金牌。1992年,马家军在世界青年田径锦标赛上表现抢眼,曲云霞还在巴塞罗那奥运会上获得了女子1500米比赛第三名,打破了此前的亚洲纪录。


1993年是马家军震惊世界的一年,在德国斯图加特田径世锦赛上,马家军拿到了女子1500米和10000米项目的金牌,3000米项目中更是势不可挡地包揽了金银铜牌。在第七届全运会上,马家军连续在多个项目中刷新世界纪录。王军霞在这一年更是将女子10000米的原世界纪录一下缩短了41秒99。这一年时间里,马家军先后66次刷新全国、亚洲纪录乃至世界纪录,马俊仁“说破啥就破啥,说让谁破就让谁破”的豪言壮语一度成为佳话。


与成绩随之而来的是响彻云霄的赞誉声,面对马家军的迅猛崛起,美联社称:“这在田径史上是一个令人震惊的功迹!”法新社称:“作为新一代王朝的出现,使整个世界感到震惊!” 1993年8月25日,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江泽民在大连接见了马家军成员。1994年2月1日,王军霞荣获第14届杰西-欧文斯奖,成为中国和亚洲首位获此殊荣的选手。1994年初马家军登上了北京春晚舞台。马俊仁一度被国内媒体形容为“已经找不到更好的词来夸奖他”。 这支队伍被抬举上升到了民族英雄的高度。


马家军创造奇迹有没有诀窍?


有!诀窍就是服用禁药!


~~

  左图:王军霞领衔举报马家军强迫使用兴奋剂.右图:赵瑜《马家军调查》


下面的文字摘录于《药魔重创马家军》(《马家军调查》书中的一章):


马家军姑娘们被罪恶的药魔深深地伤害……马家军的姐妹们和工作人员,勇敢地诉说了她们的苦难。


先后向我反映和证实此事的有关人员,有王军霞、张林丽、刘东、刘莉、张丽荣、马宁宁、王晓霞、吕亿、吕欧、王媛等老队员,另外,后来在马家军任教不到半年的年轻教练李卫民先生,也谈了一些情况。队医张琦女士则表达了她不尽的苦恼。


九位老队员共同回忆了事件发展概况:


大概是一九八八年、一九八九年吧,就知道国内有运动员开始用了,全国各地都有辽宁的队友,她们回来说,有利无害就能用,老多队伍都在用,不用不好使。我们心里就觉得人家都在用,咱们再练不也是白练吗?觉得太不公平,心里特恨别人使用兴奋剂。赶后来,选拔到马指导这个组,没来前儿就听说这个组用药比较多。我们年龄小,为了出成绩,又不懂什么危害,就跟着用。


到了一九九一年以后吧,马导手上的药越来越多,也越来越高级,有口服的,也有针剂,那阵子查的也不紧,就大量地用。


往后长大点儿了,知道这些药挺害人的,尤其对女孩子危害更大,好些队员说话声音越来越粗,大多数队员还得了肝病,有时疼的不能训练,睡不着觉,就产生了抵触情绪,只要马导不监督,一部分队员就把口服的药偷偷扔掉,不吃,但马导打针还是躲不过去。


有时候想,干一回体育,用就用吧,早点儿出了成绩就不干了,又想用又怕用,心里特别矛盾。再往后就麻木了,出不了成绩,马导又打又骂的,还不如瞎用呢。平时打针发药都是正常程序,咱组可用老了,提回来一提兜一提兜的,稀里糊涂过日子。


到了一九九二年以后,情况发展到痛苦阶段,队友的身体都变化了,说话嗓子老粗,有的也不来例假了。肝病越来越多,各种毛病都出来了,又听说往后可能不会生孩子,或者生畸型儿,笑话我们的人越来越多,别说没有男朋友,有男朋友人家也动摇了,咱心里难过的要死要活的。


兴奋剂就像一块大石头,整天压在心头,憋的人喘不过气来,觉得没人理解我们这些苦孩子。马导变态上火,我们也快变态了神经了,大伙儿都到了崩溃的边缘!有时候又想,吃就吃!猛吃猛跑,哪天突然死在跑道上算了!

一九九三年那年刚出了成绩,马上有不少人要回家不干,倒不是不想挣钱出成绩,主要是不想再吃药,再干下去,还得吃那些害人玩意儿,可是不吃又不好使,真跑不动。 不少队员怕家里大人不理解,怕父母逼着自己练下去,就有把过去不敢说的真相,陆续告诉了家里,想让家里大人同情理解咱。


一九九三年荣誉那么高,还觉得这事关系到国家利益,有委屈搁在心里头,哪敢对人说? 结果,飞行药检一来,虽然没有查出什么,但对咱组队员的情绪影响可不小。


广岛亚运会前躲检药,那是第三次飞行检查,我们像贼一样从火车上下来,躲到八一队,那次真挺玄的。


马导这时候也发慌,总跟我们说,查出谁来谁自己负责,他和组织上都不负这个责任。这不是坑人吗?大伙儿就寒了心。


这样坚持了不到一年,突然听说游泳队出事,大面积给查出来,一下子给我们吓懵了,心想这下可完了,多高明的药都能查出来呀。


马导听说以后受到不小打击,他自己就不想干了,他想退想的发愁,不敢再干下去,害怕发现用药前功尽弃,就越来越不想管我们。


到 一九九四年底乱了套。队员们最终集体出走,当然原因很多,但其中一个相当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药的压力太大,游泳队暴露,这事太可怕了。出了成绩的队友直后怕,当时只会说一句话,说见好就收吧!没出成绩的队友想,今后不敢用药,反正也出不了成绩,没希望了,苦也受够了,不干就不干吧。要不然全体队员怎么会那 么心齐?对不?当时我们集体签名辞退报告,别的没写,就写了这么一条。


再往后您都知道了,我们跑出来,又从大连集体回到沈阳。组织上一直做工作,好些事情也没解决,想退退不下来,只好继续在队里呆一段。


不过,我们既然争取了自由,没有马导逼着,就再也不会用那害人的药,这样就发生了败在北京的事。那是头一次不用药参赛,打马拉松接力,谁也跑不动,两条腿那个沉呀!输到第五名。输到底我们也不吃!


接着到五月份,去太原参加全国锦标赛,输的更彻底,赵老师你都看见了,还是跑不动,不用药都不会跑了。干脆全军覆没拉倒!王军霞坚持跑完五千,接着一万就不想跑了。


……


问题在于:如此下三滥的罪恶行为,并非个案,而是普遍现象;并非悄悄为之,而是公开实施!特别是,中国政府早已知晓,但长期隐瞒!——赵瑜的调查时间是1995年,《马家军调查》发表于1998年第二期《中国作家》杂志,当时,《药魔重创马家军》一章被迫删掉,直至2015年才见天日!


**

尤其需要关注的是,中共党国竞技体育举国体制博得的第一项荣誉始于1959年第二十五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彼时,毛大祸国贼一手制造了空前的大饥荒,却置六七亿国民的生死于不顾,把大灾大难当喜事操办,耗费巨资谋取虚假的所谓国家荣誉!


明白地说,中共党国竞技体育的举国体制,建立在中国人民大饥荒大死亡的基础之上!建立在全球第一贫穷国家的基础之上!建立在广大中国农民没有任何福利保障的基础之上!


即使在2010年代,中国成了全世界第二经济大国,可是,中国还有10亿人的生活水平相当于非洲人!中国还是全地球200多个国家中20个穷人看病需要自己掏钱的国家之一!——中国为什么不能像其他国家那样,把竞技体育交给市场?用这笔巨资兴办全民医疗?


**


综上所述,这就是中共党国财政——刮民财政——的第八宗罪恶!


**


不言而喻,中共党国对中国人民的剥削掠夺严酷至极!


一个国家执政党如此残忍剥削掠夺自己贫穷的国民,是可忍孰不可忍!


中共一贯大力宣扬爱国主义,如此暗无天日的国家,叫中国人民怎么爱?怎么能爱?怎么会爱?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