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8964二十八周年暨声援成都酒案四君子和川渝八九的兄弟
—专访周峰锁先生

记者/方然


问:因为制作酒瓶“铭记八酒六四”而遭到中共逮捕的四位英雄,您作为八九学运的参与者,您在海外能为此做些什么?
答:无论是在海外还是在国内的八九一代,都要非常感谢因为铭记八酒六四而被捕的符海陆陈兵罗誉富张隽勇的四位勇士。他们用独特的创意,纪念了28年前的八九民主运动,承担了六四屠杀幸存者应有的责任。特别是我们在海外的八九民运参与者,要为他们大声呼吁,广泛传播他们的信息,让更多的人知道他们勇气良知和所付出的牺牲。他们的家人也一起在承受中共的打压,我们要坚决和他们在一起,支持帮助他们。

问:中共自建政以来杀人无数,六四屠杀仅仅从受害者人数来看,在中共的屠杀史中并非最高的,为何中共对于六四屠杀如此敏感,近年来打压力度不断加大,这个跟海外民运长期以来不断的努力和宣传是否有关联?请您谈谈您的看法?
答:六四屠杀,中共用正规军围攻北京,使用了坦克,滥杀无辜,这一切都是在举世瞩目之下进行的,铁证如山。彻底摧毁了这个政权的合法性。即使中共在国内用各种方法是出抹去六四的记忆,但是欲盖弥彰,每一年更多的历史资料通过吴仁华先生等研究整理显现出来,更多的年青一代也因为海外的坚持纪念而认识到历史的真相。这次八酒六四纪念的被捕四位,就包括后起之秀。中共政权面临的危机,既然回到八九年提出的政治诉求才能解决,所以更加恐慌,镇压就是这种恐慌的表现。

问:如果中共平反六四能否当成中共主动进行政治改革的一个信号?您认为中共是否有资格平反六四?
答:中共没有资格为六四平反。在邓小平等权贵家族操纵下,他们作为一个集体犯下了屠杀的罪行,必须为此接受审判。我们要求寻求真相,惩办凶手。建立一个自由民主新中国,才可以告慰六四死难者。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