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中华民国总统蔡英文一起纪念六四
张向忠

我听人说1989年,西方国家考虑有中华民国代表中国加入联合国,却因为台湾人事上错差失去良机。
蔡英文总统,那时妳30多岁,已经工作。
妳是大小姐,有大小姐脾气。不然李登辉总统不会让妳做陆委会主任,陈水扁总统不会让妳做行政院副院长。
能力和韧劲十足是妳走到总统宝座的基础。
我相信妳的大小姐脾气,不是吃素的软脚虾。
但是,妳接收的是烂摊子。烂,不是中华民国政府的烂摊子,不是国民党的烂摊子。
而是民进党的烂摊子。
民进党在起初争取自由民主的时候,获得的外来资金支持,无法理清来龙去脉。就是陈水扁前总统情愿自己坐牢,扛起对家庭管理不善的责任,也不去说明是当初拿钱痛快,最后咬手的对岸资助的陷害。这样,没有被揭发的潜伏者或者黑金(被资助人有义务代言)。这股没有触及的黑暗力量,正是贵党10年前为下一届民进党总统写出的序言。
大陆资金不是白拿的,如同郭文贵爆料的香港建制派到内陆嫖娼幼女、处女一样,投资需要回报的。
民进党不是今天才知道自己蠢,而是从以前就有这票人在内部运作,民进党早期资金就有不明的身影。今天有妳一个人背负一个党几十年的历史包袱,是不公平的。
黑暗投资就是要把台湾搞臭搞烂才能显出自己好。策动用红统暴动搞乱台湾,让中华民国政府形象变成和对岸一样的无能。
目的是什么?
是联合国席位,中华民国是最大的竞争者。
妳应该比我还清楚,中华民国在自由世界的份量。
如果为了台湾好,以中华民国加入联合国又有什么不好交代的吗?
从小的方向说,哪怕只是救李明哲先生回来,妳认可中华民国都是有价值的。
大陆人因为李明哲先生从新了解了台湾人对我们的感情,认识了台湾,心里充满了感激之情。自然,想对妳中华民国总统说声谢谢。
大陆人对台湾的感谢也许有些迟到,今天我们走的是昨天妳们走的道路,依然相当艰难,同样对政府充满着困惑。
困惑来自28年前。
大陆人纪念去世的前书记,支持了当时的书记,最后演变成历史罕见的流血事件。
今天民主阵营没有人敢支持当今的书记了,都在怕怕。
大陆人困惑,郭文贵的爆料说是保命保钱,支持习书记。大部分人无法看清是不是另一派要价的筹码。
如果达不到目的,他和老领导会不会发动一场政变或军事政变,“一切刚刚开始…”
我希望,郭文贵可以呼之欲出--驱逐黄俄,恢复中华,用他的话说:
“做中国人,支持习总统。”
这是一个艰难的选择, 8964是当时的孩子,要给今天的孩子们一个未来。

64,因曾经的那些孩子而光辉。

28年过去了,大陆民国派年年期待大陆实现47宪法,支持中华民国加入联合国,哪怕一边一国。
2017下半年大陆有没有突发事件,我们拭目以待。台湾请不要把精力放在昨天,就让WHA成为历史吧。
我们,不,妳们,台湾(中华民国),争取——(台湾)应该的尊严。

成也中华民国,败也中华民国。中华民国让妳烦恼让妳忧。
中华民国渡妳到彼岸,渡妳到联合国,28年前的旧船票,是否还能…

申请政治庇护失败者:张向忠
民国106年6月4日
公民张向忠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6.063 3.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