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秀柱为什么失败?

 

许剑虹

 

 

热闹的中国国民党党主席选举,已经于2017年5月20日举行完毕。获得近15万张选票的吴敦义,以52%的高支持率顺利当选中国国民党主席。吴敦义的获胜,给国民党带来的最大意义可能就是洪秀柱「一中同表」路线的破产。那么一度在党内获得高支持度,而且直到现在也深获海外华人与大陆同胞喜爱的洪秀柱,又是为什么会落得如此惨败的下场呢?

 

受支持者牵连

洪秀柱本身称不上是一个为了统一,愿意放弃中华民国固有立场的「急统派」人士。因为她「一中同表」里的「一中」,指得其实是一个在历史、文化与血缘上不可分割的中国,「同表」指得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与中华民国政府在政权层次上的相互承认。而马英九的「一中各表」,却只停留在两岸之间的互不否认层面上,看在洪秀柱眼里是一种非常保守,甚至于不作为的行为。

唯有透过「一中同表」,两岸才能够效法西德与东德统一前的「两德模式」去建立政权与政权之间的对等谈判。洪秀柱与马英九的最大差别,在于公开的把「统一」两字讲了出来。这对于自1988年李登辉上台以来,在国民党内备受打压的民族主义者而言,无疑是精神士气上的一大鼓舞。新党与统促党等「紫统」或者「红统」政党,也把她视为向中国国民党渗透的一个重要媒介。

毕竟从郁慕明与张安乐等人的角度出发,主张海峡两岸早日在第三次国共合作的架构下统一的他们,才是继承了孙中山先生民族主义路线的正统国民党人。至于马英九、朱立伦、郝龙斌还有吴敦义等国民党的「建制派」领袖,则通通都被他们视为李登辉的学生或者「蓝皮绿骨」。尤其是当过蒋经国翻译,又具有外省人血统的马英九,看在他们眼里更是国民党的叛徒。

与国民党内信奉大中国主义的老党员相互结合,他们形成了洪秀柱在泛蓝阵营内外的铁杆捍卫队。面对接受李登辉与陈水扁台独史观教育的年轻人,逐渐成为岛内民意的主流,他们相信洪秀柱是将中国国民党导引回到统派路线的唯一机会。只有成功「夺回」国民党,统派才有可能在北京的支持下有效抗衡背后可能有日本支持的民进党。

尤其是北京在1981年提出的《叶九条》中,中共明确表示两岸要在「第三次国共合作」,而不是「第一次新共合作」或者「第一次统共合作」的条件下完成统一的。新党与统一促进党确实是共产党在岛内的同路人,但是他们的历史地位与政治威信,还是远远的不如中国国民党。这正是为什么郁慕明、张安乐甚至中华爱国同心会的周庆峻等人都处心积虑想控制国民党的原因。

正是因为把洪秀柱的连任,视为自己在台湾政坛上翻身的最后机会,统派的行为表现上比过去更为激进。自认获得北京支持与默许的新党、统促党与爱国同心会,更开始大批涌入中国国民党,希望能为洪秀柱多争取到一张选票。对于不支持洪秀柱,哪怕只是不公开支持洪秀柱的党员同志,他们一律视之为比民进党更凶恶的敌人加以批判、人身攻击甚至于人肉搜索。

为了强化自己理论的正当性,为了挺柱而加入国民党的统派开始积极寻找「内部敌人」。此刻李登辉已经被开除出党,王金平也早已失去立法院院长的职务,唯一能够被当成「内部敌人」加以抨击的,就是卸下总统职务后还在到处趴趴走,宣扬「一中各表」理念的马英九。于是他们接下来便积极鼓动洪秀柱站出来与马英九对着干,试图进一步消解革新保台派对国民党的影响力。

 

斗争马英九

可惜的是,洪秀柱很不争气的上了统派的当,真的不客气的批判起了马英九来。随后包括国民党政策会执行长蔡正元、智库顾问邱毅还有孙文学校校长张亚中等洪秀柱手下的幕僚,也纷纷站出来声讨马英九过去八年来「失败」的两岸与教育政策。他们认为马英九没有修改李登辉与陈水扁时代制定的历史教科书,是导致国民党在选战中遭遇困境的重要原因。

也因为难以获得年轻选民的支持,马英九无法在两岸关系的推动上取得更多的进展。马英九与美国深厚的关系与渊源,同样也是统派攻击他的重要把柄。他们认为马英九中了西方民主政治的「毒」太深,不适合在东方社会当个有作为的政治人物。更激进的人士,则直接批判马英九在台湾政坛上充当美国利益的代言人,是个比民进党还要不如的「民族败类」。

洪秀柱本身是否如此讨厌马英九,还没有得到充分的证实。不过可以肯定的一点是,洪秀柱爱国归爱国,但她担任过的公职最高却只到立法院的副院长,对国际与两岸问题的了解,充其量可能只有市场大妈的水准。她缺乏的还不只是能力与自信,同时也没有真正属于自己的人才与幕僚。试想如果洪秀柱争取合作的对象是沉吕巡而不是张亚中,情况会发展到如此恶劣吗?

不过洪秀柱却被大批涌向她包围她的统派给冲昏头了,完全不知道与这些人的接近会导致自己被扣上「激进派」的帽子。但是除了这些统派,又有哪些人愿意对她伸出援手呢?既然已经被推上了台面,洪秀柱也就只能够走一步算一步地下去,充当统派在党内的代理人。最后的结果,就是她与试图在两岸路线上「以拖待变」的马英九全面摊牌。

这个摊牌的结果,让马英九在本次党主席选举中公然为郝龙斌与吴敦义站台。很明显的一点,则是马英九的态度摆明就是六个候选人谁当选都可以,但绝对不能让洪秀柱当选。除造成与国民党「建制派」的对立与决裂,原本许多既支持洪秀柱但是也不讨厌马英九的「柱粉」陷入必须要选边站的局面。很多人因为担心她连任后会变本加厉清算马英九,干脆就倒过去支持吴敦义或郝龙斌。

更重要的一点,是洪秀柱还失去了她最后一次与马英九和解的机会。选前一天洪秀柱举办造势大会,如果能够邀请马英九出席的话,对她肯定有加分作用。谁都知道马英九不会因为出席这个活动,就改变原来不愿意洪秀柱当选立场,但是从国民党未来发展的角度来看,这个动作却格外重要。因为大多数热爱国民党的支持者,显然不愿意看到马英九与洪秀柱内斗下去。

只要马英九出席这个造势活动,无论洪秀柱当选与否对国民党都会有正面的发展。洪秀柱若当选,她因为与马英九实现了和解就更有办法去摆平吴敦义与郝龙斌。如果她不当选,那么也会因为与马英九的和解让「柱粉」不至于因为自己的失败而离开国民党。这是一个对她自己,对马英九还有对国民党都最好的政治布局。

更重要的一点,则是马英九办公室也表明只要洪秀柱邀请,马英九就一定会到现场给她祝福。结果洪秀柱就是缺乏这样的政治智慧,导致原本许多还愿意考虑投她一票的马迷们在最后一刻离她而去。受到急统派的煽动公然与马英九搞对抗,让吴敦义与郝龙斌将马英九给争取过去,肯定是导致洪秀柱遭遇惨重失败的主要原因。

 

黄埔老将集体倒戈

没有一件事情,比黄埔老将们在选前两星期集体离弃洪秀柱对她造成的伤害还要巨大。尤其是许历农将军公然替郝龙斌背书,更可以被视为压垮洪秀柱的最后一根稻草。这里指的黄埔老将,并不是夏瀛洲、李贵发与吴斯怀这些当前台面上与民进党对抗的退役将领,而是指那些真正参加过抗日战争,并且在沙场上与共产党对过阵的国军先进。

这些真正生长在大陆,怀抱强烈中华民族情节的沙场老将是黄复兴党部的核心领袖。过去他们经常被视为不可动摇的民族统一派,并且从2015年以来就被视为洪秀柱背后最强大的靠山。许多人甚至认为,他们在洪秀柱2016年当选党主席的选举中,发挥了比新党与统促党还要庞大的力量。直到选前两个礼拜,就连笔者也相信他们大多数的人会力挺洪秀柱到底。

为什么讲是大多数呢?因为郝龙斌是郝柏村将军的儿子,而父亲没有不挺儿子的道理。既然郝柏村对抗战先进们还有相当大的影响力,就一定会有一批老黄埔票投郝龙斌。恰巧笔者平常又有访谈抗战老兵的习惯,便利用这个好机会去探探老黄埔们的口风。结果出人意料的是,支持本省人吴敦义的抗战老兵居然是所在多有。

更令人意外的,是支持吴敦义的老黄埔还不只是那些坚决反对中共或者亲近美国的先进。就连如中央军事院校校友会荣誉理事长庞雄将军这样,经常往来大陆推动两岸交流的老黄埔,也表达了支持吴敦义的立场。庞雄将军的太太刘爱理女士表示,他们是基于北京黄埔军校同学会的要求票投吴敦义的,因为一个本省人能够更没有包袱的去推动两岸关系。

除了许历农、庞雄等老将外,与大陆关系密切的反共烈士张灵甫遗孀王玉龄还有她的儿子张道宇也公开力挺吴敦义。高志航与刘放吾等抗战英烈的后人,还有吉星文将军的儿子吉利民也做出了同样的表态。这些所意味的,是原本被视为中华民族主义在台象征的抗战世代彻底的离开了洪秀柱。唯一还继续挺她的英烈之后,只剩下王生明将军的儿子王应文。

黄埔抗战老将与他们后人的离去,留给洪秀柱的就只剩下那些大中华民族主义思想最极端的基本教义派。这些基本教义派由外省人第二代与第三代,或者信奉大中华主义的本省人所构成。他们不代表所有的「柱粉」,但是声音却已经压过了所有理性的声音。

更让人叹为观止的,是许多支持洪秀柱的本省人也都怀抱着很强烈的「外省人优越感」。有这样的选民支持,她根本没有任何胜选的可能性。那么是什么样的原因,导致抗战世代集体离弃洪秀柱呢?关于这个问题,其实郝柏村将军在选前已经给了答案,那就是他们其实并没有那么的想要「统」。某种程度上,他们甚至可能比马英九还更坚持「不统,不独,不武」的路线。

也就是在选前的5月19日,郝柏村公然站出来打脸洪秀柱的「一中同表」。他公然的表示「一中同表是作梦,50年后也做不到」,接着又指出和平统一这件事情最好可以等个50年到100年再实现。换言之抗战先进们也知道,中华民国在他们有生之年不可能统一大陆。既然自己也没有几年可以活,干脆就让中华民国撑到自己离开人世为止。

平常完全不吝于赞扬大陆经济成就的抗战世代,为什么最终还是不愿意放胆支持统一呢?难道共产党不是如他们所讲的「已经变了吗」?要回答这个问题一点也不难,那就是无论共产党走对了路或者走错了路,无论共产党变了还是没有变,抗战世代都是国共内战中战败的那一方。中共在大陆取得的成就,未必是他们可以消受得起的。

因为他们比起战后在台湾出生的外省人,还有主张统一的本省人更加了解国共斗争的残酷性。中共不会因为这些先进口头上对大陆讲几句称赞的话,就忘掉他们在战场上与解放军打得你死我活的历史。尤其是中华民国政府迁台后,他们还一度扮演美国遏阻大陆发展的「帮凶」。这一笔「旧帐」,中共迟早是要在「台湾问题」解决后找他们清算的。

哪怕是经历过大跃进与文化大革命摧残的大陆人,也不尽然都认为国民党有资格来跟他们一起分享「中华民族崛起」的成果。从他们的角度来看,过去大陆人在吃苦的时候,国民党在台湾享福享乐,偶尔还派遣特务与侦察机回去搞破坏。现在大陆发达有钱了,由国民党带到台湾去的外省老兵以为回去喊一声「同胞」就可以分享他们吃苦换来的成就,又是谈何容易的一件事情?

出于这种现实上的考量,抗战世代相信共产党会真心接纳自己的十分稀少。他们也因为这样的认知,比自己的后代更加排斥两岸立即性的统一。至于王玉龄与张道宇,选择支持吴敦义肯定也有现实上的考量,那就是维系张灵甫在部份大陆人士,尤其是「国粉」心中的英雄地位。而「国粉」能够在大陆存在,关键原因是国民党还必须要在台湾存在。

假若台独这个国共两党的共同敌人,因为中华民国的灭亡与两岸的统一而消失了,中共有理由容忍「国粉」的存在吗?笔者相信在意识形态取向上,王玉龄与张道宇会比较认可洪秀柱的观念,但是他们也知道「一中同表」不会为中共所接受。唯有退回「一中各表」,让国民党在台湾存在反台独的价值,张灵甫才能因为「国粉」在大陆有生存空间,持续维持英雄的地位。

郝柏村与张道宇的考量,不能讲是没有道理的。因为从2015年习近平在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的活动上刻意抵销国军贡献,还有后来他又在2016年的党庆活动上把国民党定位为「反动统治」的情况来看,国共形成真正的和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任务。 「以拖待变」,绝对不只是马英九个人的主张,同时也是这些黄埔老将与后人的真实愿望。

 

民族主义派在台湾彻底失败

洪秀柱的败选,象征的是以民族情感为诉求的统派在台湾的彻底失败。张安乐在2013年刚回台湾的时候,曾经表示他想在岛内建立一支以民族统一为感性诉求的「统派」,来对抗以台湾独立为感性诉求的「独派」。可是从客观的情况上来看,外省人在台湾终究是少数,而且真正出生在大陆的人极有可能在五到10年内凋零殆尽。

除王炳忠与侯汉廷那种极少数的例外,大多数的台湾年轻人,包括外省第三代在被问及是否支持统一的时候,除了直接表明自己支持台独外,最容易得到的答案只会是「可以啊,那我能得到什么好处」?在这块本省人居多的土地上,中国统一就是没有办法像台湾独立的口号那般,在感性上引起普罗大众的共鸣。要让台湾人支持统一,中共除收买与威吓外几乎别无他途。

而洪秀柱的失败,证明了即便是在中国国民党内,感性统派也不是主流民意。那么吴敦义的胜选,是否又代表马英九的革新保台路线在党内获得压倒性胜利?或者是反共的主张,还是国民党的主流呢?答案恐怕没有那么的乐观,因为吴敦义虽然不是狂热的民族主义派,但是他跟共产党没有仇恨,也不像马英九那般还有想改变大陆的理想主义。

在情感认同上,吴敦义甚至还高度认可毛泽东。关于这一点,其实可以从吴敦义在2016年10月以毛泽东「沁园春.雪」的诗词,意图争取大陆认同的情况就可窥知一二。可以令人放心的是,他并不是意识形态上的毛派,但却绝对可能是金钱与权力上的务实主义者。而反对中共,显然不是目前中国国民党政治人物与支持者的想法。

国民党政治人物,青年精英还有支持者主流的想法是什么呢?在统独方面其实与民进党没有什么两样,那就是尽可能维持现状,不要实现真正的统一。他们比任何人都了解,实现统一意味着自己在台湾就没有价值。所以中华民国、民进党与台独都是必须要存在的。只要两岸实质上处于分离状态,然后又有台独挑战大陆的主权底线,中国共产党才会需要他们的存在。

有存在的需要,他们才能继续在岛内扮演大陆代理人或者买办的角色。名义上是遏阻台独,实际上则是搭着中共崛起的顺风车让台湾与自己的荷包大赚。许多竞选党代表的年轻人,已经开宗明义的告诉笔者「没有大陆,我们未来靠什么发展」?这一点从吴敦义与连战、江丙坤交好的情况得到应证。吴敦义领导下的中国国民党,与马英九的会有超越人们想像的差距。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