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航海催生现代文明

戴路

不少朋友其实都有一个误会,以为是英国首开宪政先河,其实不然,第一个现代意义上的宪政民主国家是荷兰共和国。

大航海时代催生了股份制公司、宪政民主体制、工业革命。这三种新生事物使得人类从几千年的停滞期迈入现代社会。公元前100年的人,如果穿越到公元1500年,不会有太过强烈的违和感,长达几千年的人类文明社会,技术进步是缓慢的。但是1900年的人,如果穿越到2017年,肯定有极大的不适应。因为人类越近当代,技术进步越快,两次工业革命都是重要分水岭。我们人类今天一切现代的东西,都是源于大航海时代。

大航海时代,首先催生的是股份公司。欧洲往东方寻找商路的风险极大,一旦失败就会血本无归,而且投资极大。所以为了规避风险,将风险降到最低,人们就设计了股份制公司,风险同担、收益共享。16世纪末,尼德兰爆发革命,荷兰的各个小邦联合组成了共和国,国家的管理体制就是复制的股份制公司模式。17世纪初,在独立战争仍未结束时,荷兰便组建了在不久后声名远播的东印度公司。该公司取得了巨大成功,在全球建立殖民地,垄断了全球贸易,创立现代金融体制,荷兰因此国势大增、富甲全球。荷兰的巨大成就,致使其它欧洲国家纷纷效法,这便是现代体制的一个被效仿、复制、变迁的过程。英国后来的政治体制及经济体制,均须参照荷兰设立。

随着重商主义的兴起,更有效率的新型制度安排的出现,以及海外市场的扩张,使得欧洲出现大规模的工厂。同时人口压力不断地通过向新大陆移民而得以缓解,避免了欧洲陷入马尔萨斯的人口陷阱。我们可以想象得到,在某个地方,聚集了大量工厂,那么就会形成规模效用。这种规模效用,首先会体现在技术集成方面,一丝一毫的技术改进,立即就被别人效仿。通过上百年的技术积累,最终爆发了工业革命。

这就是工业革命的发生机制,大航海时代——新大陆发现——市场扩张——市场需求急剧放大——大小工厂扎堆出现——人口压力缓解,为技术积累赢得时间——工业革命。另外一条演进脉络就是,大航海时代——寻找商路——风险同担、收益共享——催生出股份制公司——股份制公司模式移植到国家管理体制——宪政体制出现。然后才有了现代文明。

欧洲为什么会有大航海时代的开启?因为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兴起,切断了东西方的商路,欧洲被迫开辟陌生的海上航线,这是历史的偶然。地球圆形说,为大航海提供了理论,既然地球是圆的,那么“我”从另外方向出发,也必能到达东方。他们在征途中发现了新大陆,从而一发不可收拾……西方土地、矿产资源贫乏,东西罗马分治时期,西方GDP只及拜占庭的20%,粮食严重依赖北非,工商严重依赖与东方(地中海东部)贸易。欧洲的剩余人口可以移民到新大陆,而且新大陆的发现,催生了奴隶贸易。奥斯曼帝国取代拜占庭,可以说是断了西方的命根,导致他们必须航海。若无地理大发现、殖民运动,人口和土地过载,极有可能导致西方文明沦为历史的陈迹。新大陆的发现,使得欧洲消除了马尔萨斯的人口陷阱魔咒。

我们中国没有爆发工业革命,不是因为我们文化落后,而是我们的农业技术太发达、粮食单产高(相比中世纪欧洲而言),社会只要安定100多年,人口就会膨胀到土地承载的极限,然后尖锐的人地矛盾,往往伴随着自然灾害,导致整个社会陷入大动荡,结果便是技术积累清零。古代中国农业技术的发达,与淡水资源丰富、土地肥沃、气候温和有关,更重要的是土地制度安排。欧洲是农奴制,土地耕种者缺乏技术改进的激励。中国是自耕农体制,相比同时期的欧洲,是较为平等、自由、世俗化的一个社会。

现代文明的诞生,不是民主的结果。人类在旧石器时代的中晚期便是通过群议众决(民主)的方式来决定、处理氏族的重大事务,首领是没有特权的,他/她只负责召集、主持氏族会议。人类在新石器时代的中晚期(金石并用时代)便有军事民主制度,比如两河地区苏美尔人的祖先就有过军事民主联盟制。中国的宗族自治社会存在了几千年,乡村宗族大事基本都是由成年族人群议众决,族长是由公推(选举)产生,这种广泛的宗族民主自治一直就在我们的传统中、基因里。这个历史真相随着四九国变而被马列黄俄遮蔽了。

中国的传统社会和西方的传统社会是迥然不同的,中国的传统社会,民众与官府的关系基本上属于是“交完粮就没啥事了”。至于民间活动与自发组织,只要不是作乱或造反,官府并不管,传统中国社会的民众从不缺乏自由。西方的传统社会则相反,人身依附关系深、信仰钳制重、生存资料匮乏,致使自由成为奢侈品。这使得西方在近现代政治革命中“不自由,毋宁死”的口号和诉求成为社会主流,缺什么才会喊什么口号。中国在后世有革命者拾西方人牙慧,也用自由的口号相号召,孙中山先生也曾指出其错误之处。

时移世易,原本落后的、不自由的西方,异军突起成为人类现代文明的引领者。我煌煌华夏随着四九国变,丧失了自由和民族复兴的重大历史契机。愿我中华民族早日挣脱共产桎梏,恢复民族固有的德能,重振世界民族之林。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6.063 3.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