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柯文哲的「两岸一家亲」


许剑虹

 

2017年7月1日,是香港回归中国的第20个年头。正当国内外媒体把焦点摆在习近平造访香港,或者是解放军海军航空母舰辽宁号驶入香江之际,却没有太多人注意到一件与台湾息息相关的新闻正在上海发生。原来是来自深绿阵营的台北市长柯文哲于2日出席在上海举办的「双城论坛」,并且又当着众人之面第二次讲出了他那著名的「两岸一家亲」口号。

与两年前的「双城论坛」不同,此刻两岸关系正因蔡英文的执政,还有巴拿马的断交而陷入低潮之中。可能是为了展现与大陆改善关系的诚意,柯文哲除了「两岸一家亲」外,还又追加了一句「两岸命运共同体」。据媒体报导,他还是跟着上海市市长应勇的后面,一起喊出这两句「两岸一家亲」与「两岸命运共同体」口号的。

台湾媒体关注的,是柯文哲有没有可能透过展现「趋向统一」的诚意争取在7月3日与国台办主任张志军会面,却忘了将这件事情与香港回归20周年连系在一起。柯文哲甚至还因为应勇为了与他见面,选择留在上海没有跟随习近平到香港沾沾自喜,却没有注意到背后存在着中共意图将台湾「港澳化」的恐怖象征意义。


「港澳化」的台湾

当邓小平在1982年首度提出「一国两制」的时候,这套政治模式本来是要用来解决台湾问题,而不是港澳问题的。无论如何否定中华民国的存在,至少北京当局还是认知到台湾的地位与香港、澳门不一样。香港与澳门分别是英国与葡萄牙的殖民地,象征的是中华民族的百年国耻。至于台湾,则早在1945年就已经回归了中国,只是仍然由国民党统治而已。

尤其是1979年中美断交以来,美军顾问团、协防司令部与第7舰队全面撤出了台湾,更是强化了邓小平的这种观点。所以他希望仿效抗战期间中共建立中华民国陕甘宁边区政府的经验,让台澎金马地区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治理下的一个特别行政区。只是蒋经国拒绝与邓小平实现所谓「第三次国共合作」,中共当局才不得不将「一国两制」用在香港与澳门而已。

而在香港与澳门实施「一国两制」的目的,实际上还是要给台湾做一个「榜样」,本身并不是真正尊重港澳人民的生活模式与政治制度。即便「一国两制」被优先用在了香港与澳门,中共高层也多次强调用在台湾的「一国两制」与用在香港的「一国两制」不一样。邓小平甚至还表示,台湾特别行政区可以保留自己的武装力量,唯一的条件是不能用来针对大陆。

1982年中国大陆才刚刚走出文革阴霾,无论是经济还是军事发展或者是对国际社会的影响力样样不如台湾。中共之所以愿意「拉下颜面」给台湾许多特殊待遇,一来是为了争取广大海外华人的认同,二来则是希望台湾能够在经济与政治上多提携与指点大陆。毕竟台湾能够成为亚洲四小龙之首,证明了国民党的治国能力远超过共产党。

可是经过了30年的发展,中共已经从原本的一贫如洗发展成了世界上仅次于美国的强权国家。拥有航空母舰与弹道飞弹的中共,不仅军事能力凌驾于台湾之上,经济也已经追过了台湾,甚至到了可以与美国拍板的地步。尤其是近年来习近平所推广的一带一路战略,还获得了川普(Donald Trump)与安倍晋三等美日领袖的支持,都大大降低了台湾与大陆讨价还价的筹码。

现在的中国大陆,完全不需要再顾及台湾的尊严,而且也没有必要给已经失去了执政权的中国国民党任何颜面。所谓「第三次国共合作」的口号,大陆方面更是很少再谈。似乎只要有利于统一,任何政党都成为了中共可以打交道与谈判的对象。而从取代中华民国成为中国正统政府的角度来看,中国国民党的存在甚至还是中共实现台湾「港澳化」的最大阻碍。


谁挫败了中共「港澳化」台湾的企图?

一个很重要的历史事实,是台湾能够从日本殖民统治中获得解放,主要功劳还是来自于以美国还有中华民国为首的盟军。 1943年11月底代表中国前往埃及出席开罗会谈,说服美国总统罗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与英国首相邱吉尔(Winston Churchill)把台湾归还给中华民国的,也是时任国民政府主席的蒋中正而不是在延安的毛泽东。

而在日本投降以后,首批搭乘美军舰艇到台湾来接收的中国军队,也是隶属于国军的陆军第70军与第62军,而不是中国共产党的新4军或者8路军。从1945年到1949年,中共不断派遣抗战期间组训的台籍干部混入岛内挑战国民政府对台湾的治理。就连爆发于1947年2月的「二二八事变」,其实也与中共脱离不了关系。

只是擅于在大陆打游击的共产党不黯水性,始终没有办法对一海之隔的台湾进行大规模的渗透。所以在行政长官陈仪,还有魏道明、陈诚还有吴国桢等历届省主席的强力压制下,中共无法如在大陆那般的在岛内建立与扩大自己的发展基础。1949年两岸分治,尤其是1950年韩战爆发以来,又因为美国第7舰队的介入,毛泽东失去了以武力「解放台湾」的机会。

后来又在留学过苏联的蒋经国主导下,中华民国政府启用谷正文等大批曾在抗战期间为日军、满洲国或者汪精卫政权动用镇压中共「抗日根据地」的情治人员参与扫荡台湾岛内的左翼统派。藉由施展「宁可错杀,不可纵放」的白色恐怖手段,共产党在台湾的影响力被全面肃清。自此以后,台湾便成为了美国用于围堵苏联与中共的海空军基地。

获得美援的国民党政府,一方面得以整军经武阻止解放军的武力犯台,另一方面则大力推动土地改革、地方自治、九年国教还有建立加工出口区的模式建设台湾。与此同时,毛泽东却倒行逆施的开展一波又一波的政治运动,搞得中共不只失去「解放台湾」的机会,而且造成大陆老百姓民不聊生。尤其是发生在1966年到1976年的文化大革命,更是彻底摧残了中华文化的传统。

这些恐怖的事实,不只让台湾到了80年代都还有比大陆更完善的基础建设与专业的国防武力,而且在海内外华人心目中也更能够代表「正统中国」。因为有在口号上仍不放弃「三民主义统一中国」的国民党存在,邓小平无法忽视除了「大陆中国」外,其实还有另外一个「海洋中国」的存在。而且这个「海洋中国」的地位,显然是香港与澳门不能与之并论的。

更让中共感到惧怕的,在于这个「海洋中国」不只以「开明专制」手段维系了台澎金马地区40年来的经济发展,而且还正朝着宪政化、民主化与多元化的脚步迈进。邓小平虽然曾经提出过「经济学台湾」与「政治学台湾」的口号,但是他真正想学习的,其实只是蒋经国的「开明专制」。只要国民党还维持「开明专制」,掌握大陆庞大人口与资源的共产党,终究还是有追上台湾的一天。

邓小平明白蒋中正与蒋经国将「开明专制」视为手段,推行宪政视为目的。关于这一点,其实回头去看1947年召开国民大会制定宪法,还有50年代起在台湾实施地方自治的历史,就可以知道国民党与共产党在「民主与专制」的立场上存有根本上的区别。假若台湾真的在蒋经国领导下走上民主宪政的道路,共产党终将失去以「开明专制」之名行「一党专制」之实的借口。

于是邓小平积极的向蒋经国推销「一国两制」,希望以「第三次国共合作」的名义让共产党与国民党分别在大陆与台湾实施永久性的「一党专制」,来为自己拒绝推行政治改革找寻理由。只要国民党持续推行「一党专制」,等到哪天大陆整体经济与军事实力都超过台湾,两岸最终还是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体制下完成统一,最后的赢家就是中国共产党。

因此所谓的「一国两制」,其实只是逼迫蒋经国在「两岸统一」与台澎金马人民之间做出一个选择。结果蒋经国毫无疑虑的选择了后者,于1987年宣布解除戒严,推行台湾的民主化转型之路。这个关键的决定,不只延续了中华民国的寿命,而且还向世人证明了中国国民党与中国共产党在本质上的巨大差异。所以真正挫败中共「港澳化」台湾企图者,始终都是以蒋家父子为代表的中国国民党。


不得不依赖国民党

有趣的是,邓小平走上「第三次国共合作」之路,不只没有得到蒋经国的友善回应,同时还得罪了毛泽东时代开始,中共就在台湾扶植的岛内反蒋势力。这些岛内反蒋势力感觉自己遭到北京中央的背叛,决定脱离中共的掌控形成一股新的力量来对抗国民党。而想要同时与国民党还有共产党作对,追求台湾脱离中国独立也就成为了反蒋势力唯一的选择。

于是进入80年代末期以后,原本成员涵盖统独两派势力,做为反国民党统一战线的民主进步党慢慢转变成为纯粹的台独政党。伴随着《台独党纲》在1991年的颁布,民进党与中共的关系由原本的盟友转变为敌人。这也能解释为什么崇拜毛泽东的李远哲与柯文哲等人,会从90年代开始与北京党中央走向对立面。因为台独运动的本质,其实就是中共对岛内极左势力的全面失控。

高喊「本土化」与「去中国号」,以毛泽东阶级斗争的手段煽动岛内闽南族群对外省族群的仇恨,而且又得到本省籍总统李登辉的暗助,民进党的势力逐渐壮大到共产党、国民党甚至于美国都难以控制的地步。最后的结果,就是陈水扁成功的在2000年代表民进党获得执政。北京的中共中央,终于尝到了什么叫做喂老鼠咬布袋的苦果。

面对法理台独势力在台湾的空前高涨,中共唯一的选择就是与国民党主席连战携手合作压制民进党。虽然进入21世纪初期,大陆的国力相对于20世纪80年代已经有显著的提升,但整体而言还是远远不如美国。没有能力解决台湾问题又需要国民党的配合,胡锦涛与温家宝不会自讨没趣的高喊「一国两制」。一切想将台湾「港澳化」的企图,更是徒劳无功的。

马英九在2008年的当选,促成了两岸经贸与文化上的大幅度整合。只是越多的交流,却也让中共中央感觉到芒刺在背。因为越多大陆人民造访台湾,就会有越多大陆人民呼吸到自由的空气,了解到民主制度的可贵。更重要的一点,则是他们可以透过参访台北的中正纪念堂、国父纪念馆、国史馆与军史馆等文史机构了解到不同于中共观点的中国近代史。

长期发展下去,会有越来越多的大陆人理解甚至于同情「海洋中国」。这对意图维持一党专制的中共而言,又是一个比台独还更危险的灾难。相对于胡锦涛与温家宝,在福建有过多年历练的习近平更加了解台湾「本土势力」与中共的特殊历史渊源,对于「国共第三次合作」,也缺乏如邓小平与江泽民那般不切实际的幻想。

因此习近平在2012年底上台以来,尤其是他巩固大位以后便逐渐放弃了胡锦涛「联共制台独」的政策。表面上他仍维持与台湾的经贸与文化交流,私底下却鼓励民进党以更激进的手段冲撞马英九的两岸策略。 2014年3月爆发的「太阳花学运」,表面上是阻碍了加速台湾与大陆走向整合的《海峡两岸服务贸易协议》,可实际上却让习近平找到了不再对台经济让利的正当理由。

更重要的一点,则是因2012年总统大选惨败而丢掉民进党党主席大位的蔡英文,就是靠着「太阳花学运」重新巩固住这个位置的。事实上,在学运爆发前的两个月,现任行政院院长林全就以小英基金会董事的名义造访北京。他在大陆究竟与中共高层谈了什么?谈的主题对学运有没有影响?这个答案恐怕永远不会有人解答出来。

除了暗中扶持本土势力外,习近平还大力挑战国民党的意识形态与历史观点。习近平在2015年9月3日举办大规模阅兵的目的,就是要剥夺中华民国领导对日抗战的正当性。一旦失去了领导对日抗战的正当性,中华民国自然也就失去了继续统治与管理台湾的正当性。过去由于害怕台独势力因此坐大,历届中共领导人并不敢出此下策。

可是中共到了2015年,已经有足够的国力与自信坐视台独在岛内壮大了。因为习近平知道,台独运动的发展得不到国际社会的支持,而且中共又有足够的军事与经济力量将其扼杀于萌芽之中。所以不如让台独先在岛内壮大,挑战与摧毁马英九试图重建的中华民国史观。就算中华民国的国家观念被消灭殆尽,独派也无法建立起新的台湾共和国国家观念,反而将更有利中共的对台统战。

所以习近平为了实现这个计划,不惜拉拢连战与郁慕明等泛蓝政党的领袖到大陆去替所谓「国共合作」抗战的史观背书。既然国共抗战的领导地位是完全平等的,那么真正收复台湾的也就是中国而不只是中华民国。只要确保这个史观短期为台湾的蓝营支持者接受,长期为不分蓝绿的台湾人民接受,中共就完全能有取代中华民国统治台湾的正当性。

不过熟悉国际法,并且有深厚美国关系的马英九并不是一个省油的灯。他不只在抗战史论述上坚持了中华民国的观点,还迫使习近平在2015年11月到新加坡与自己会面。由于与习近平见面时,马英九唯一的职位是中华民国总统而不是国民党主席,因此「马习会」的发生形同北京最高领导人默认了「海洋中国」的存在。

「马习会」的结果,让习近平下定决心不再让国民党的政治领袖,尤其是马英九这样的人再度获得台湾的执政权。当然,他也不会真心支持以蔡英文为代表的民进党。习近平充分的了解到,任何一个台湾的政党都是以自己的现实利益而不是中共的现实利益为行为准则。所以最快速解决台湾问题的方法,就是让台湾持续且永久的陷入国家认同的混乱之中。


为什么拉拢柯文哲?

以中共现在拥有的国力,乃至于蔡英文在外交、两岸与国防事务上的无能表现,习近平完全不用担心台湾走向法理独立,或者做出任何威胁到他巩固自身统治地位的事情来。更重要的一点,则是蔡英文执政一年半以来,也确实如同习近平所期望的那般以「转型正义」还有「年金改革」等议题撕裂台湾的内部团结。尤其是军公教族群对国家的向心力,基本上已经被消耗殆尽。

许多在陈水扁与马英九时代力主两岸交流,但是仍然支持中华民国正统地位的蓝营支持者,为了报复民进党发起的政治斗争,在国家认同与意识形态上越来越向中共靠拢。不只街头上出现更多高举五星红旗,高喊台湾应该早日「回归祖国」的统派人士,就连很多2014年参加过「太阳花学运」的「天然独」世代也产生了「习近平来当总统会不会比较好」的想法。

确实民进党的执政,从长期来看是有利于中共的。可这绝对不意味中共就要公然支持民进党,或者是与民进党站在一起。因为与民进党站在一起,将会提升两岸关系。提升两岸关系,就是给民进党制造政绩,强化台湾民众对民进党政府的认同。一旦台湾民众强化对民进党的认同,台湾就会出现不利于中共长期统治与对台统战的政治因素。

因此习近平从巩固共产党执政权的考量出发,决定不对任何台湾的党派与政治势力提供公开与坚定的支持。哪怕是对于竞争国民党党主席的洪秀柱与吴敦义两大阵营,习近平也从来没有真正表态自己支持的是谁。北京在蓝绿两大阵营与蓝营的内部保持中立与模糊的立场,真实的目的其实就是不打算再依靠任何岛内现有的政治力量解决台湾问题。

换言之,习近平将不再延续邓小平上台以来既定的「寄希望于台湾当局」政策,而是要回头扶持岛内真正代表自己利益的势力,重新回到毛泽东时代「寄希望于台湾人民」的战略。不过中共也不是白痴,他们当然明白台湾的代理人必须要来自于「建制派」,而非来自于那些民族主义冲脑,深信所谓「第三次国共合作」谎言的深蓝「统派」。

有鉴于自40年代以来就开始培育,坚定不移效忠中共并且深获北京信任的「老红统」们已经凋零殆尽,习近平急需在台湾培植新的红色代理人。这些新的代理人,可以来自于国民党或者民进党等现存的中华民国政党,但必须要听候北京差遣,做为统一后领导台湾的特区政府组成对象。而像柯文哲这种有些深绿背景,但实际上无党籍者更佳。

柯文哲虽属墨绿台独,但毕竟不具备民进党员的身份,没有蔡英文与赖清德那样的包袱。而且自2014年当选台北市长以来,主打「白色力量」口号的柯文哲就一直深受台湾年轻族群的喜爱。打扮邋遢又时常口出狂言的作风,让台湾年轻人将柯文哲视为最亲民又不做作的政治人物。透过他,中共可争取到更多台湾青年男女的支持。

更重要的一点,则是柯文哲崇拜毛泽东,而且还造访过延安多次。撇开支持过台独的立场不讲,他各方面的意识形态其实都与早年心向中共的「老红统」不谋而合。既然由「老红统」的后代与学生们组成的中国统一联盟与劳动党在台湾无法获得主流社会的认可,那么透过柯文哲这样的人重新建立「新红统」,反而最符合习近平的统一布局。

让柯文哲在2017年7月2日出席「双城论坛」,发表「两岸一家亲」与「两岸命运共同体」的谈话,不只是要与香港的活动相互辉映,同时也是在帮助中共建立一套新的港台「反帝」史观。柯文哲将成为翁泽生、李友邦、钟浩东与张志忠等台籍中共革命烈士传统的继承人,完成将「美帝国主义」驱逐出台湾,并且将其代理人国民党一举歼灭的历史伟人。

总而言之,北京当局不再寻求以「第三次国共合作」做为追求「和平统一」的唯一手段。国民党要不完全臣服,要不就将被消灭在历史的熔炉之中。固然有许多大陆人对国民党有深厚的感情,但是中共完全可以将这个消灭或者边缘化国民党的任务交给柯文哲去完成。待清除掉一切的绊脚石,中共再从国民党青年团中挑选几个听话的年轻干部重建一个魁儡国民党就可以了。

国民党的灭亡与「边缘化」或者「魁儡化」,将让中共有更好的理由在台湾实施如同香港与澳门那样的「一国两制」。在这样的条件下,台湾将不再允许被保存常规的军事力量,彻底由原本美国用来围堵大陆的海空基地转变为解放军投射到西太平洋的海空基地。民进党或许还可继续存在,但同样必须以归顺中共的姿态在特区政府内运作。

未来中共对待台湾,会越来越如同美国对待台湾一样,从现实主义角度而非情感角度出发。这意味着中共不会再特别偏向哪一个党派,或者刻意协助哪个党派壮大。即便是统一后,北京也还是会让来自蓝绿两大阵营的「建制派」政客继续存在,并且在特区政府内部相互监督斗争。甚至中共还可能以蓝绿两方的人马为骨干,重新组建两个彼此敌对的台湾政党也说不准。

当然,在台湾「回归」大陆的情况下,本来完全没有从政发展可能性的统派小政客,如王炳忠、侯汉廷与林明正可能会得到一些政治上的地位,但是象征意义还是会比实际意义大一些。未来的情况如何发展,目前还无法预料。但是北京选择在纪念香港回归20周年之际让柯文哲发表促统言论,肯定是有深远的战略意义与政治安排,但是却没有得到台湾媒体没有注意与报导,实在是非常可惜。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6.063 3.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