遒真言實:普京为什么要力保阿萨德政权?

——拨开“叙利亚问题”迷雾之四


笔者前面指出,叙利亚问题不是孤立的,必须放在中东大背景下加以认识。其实,2011年爆发的叙利亚内战,一开始就参杂着明显的国际因素。2014年6月29日“伊斯兰国”(TS)成立,国际社会群起而攻之,标志着外部势力大举介入。


就外部势力而论,比IS更重要的是俄罗斯的突然出兵叙利亚,力保阿萨德政权。


邪恶普京之所以力保犯有反人类滔天大罪的阿萨德政权,是继承了邪恶苏联的衣钵。


一、叙利亚:苏联在中东的古巴 


苏叙友谊始于1955年。当时苏联通过捷克卖军火给阿拉伯国家,这是苏联势力进入中东的开端。埃及、叙利亚、伊拉克在以色列面前屡次惨败,却屡次被苏联重新武装。 


1970年巴沙尔的父亲――哈菲兹・阿萨德政变上台,连任五届总统直至2006年任上去世。


1971年2月1日,勃列日涅夫在克里姆林宫接见哈菲兹・阿萨德。这是哈菲兹首次访问苏联,勃列日涅夫强烈希望在中东建立一个由叙利亚、埃及、利比亚、苏丹组成的“反帝国主义阵线”,而哈菲兹急切希望苏东集团给叙利亚输血。双方互有需求,一拍即合。两国关系迅速升温。此后双方签订一笔2.3亿美元的军售合同,苏联顾问加速涌入叙利亚。1972年7月,阿萨德再次访苏,签订7亿美元的军售合同。几乎同一时间,时任埃及总统萨达特宣布驱赶境内的1.5万名苏联军事顾问和军事基地工作人员。萨达特向盟友哈菲兹施压,要求叙利亚与其一道驱逐苏联顾问,建立不受制于人的开罗-大马士革-利雅得反苏轴心。 然而,哈菲兹拒绝了。


从此,苏联在中东的头号盟友由埃及转为叙利亚,叙利亚还热情接纳了离开埃及的苏联人。1972年7月底,驻叙利亚的苏军顾问为400-700人,两个月后飙升至3000人。1974年,叙利亚成为第三世界中首个获得米格-23战斗机的国家。哈菲兹多次赞扬苏联是“我国和我国人民的忠实朋友,是我们斗争的重要支持者和我们权利的重要维护者”。为了从苏联获得更多利益,精明的哈菲兹把政权包装得靠近社会主义。1977年起,叙利亚共产党9名政治局委员中有6人任政府高官,共产党和阿拉伯复兴社会党还组成了“全国进步阵线”。这也让克里姆林宫的官员感到很高兴。1980年10月,哈菲兹访苏,双方签订为期20年的《友好合作条约》。 


冷战后期,叙利亚成为苏联在中东地区部署军队最集中之地,被外界称为“苏联在中东的古巴”。至1984年,苏联在叙利亚安插了1000-1500名克格勃人员。此外,苏联还在叙利亚设立游击队训练营,专门训练亚美尼亚秘密军、土耳其工人党等左翼武装组织,教官们则主要来自古巴和保加利亚。叙利亚因而被称作“红色骑士”的摇篮。


叙利亚脚踏两只船 


不过,蜜月中也不乏不快。“哈菲兹确实算一张王牌,但有一点不妙,他不那么听英明的苏联领导人的话,使用起来不大得心应手。”前苏联外交部长葛罗米柯曾这样表示。哈菲兹并非苏联的傀儡,相反,他还一次次“算计”苏联,以得到更多利益。 


1976年夏,戈兰高地非军事区,联合国维和部队拦住了一辆来自叙利亚的汽车。车内坐着当时苏联外交部的中东司副司长,他要紧急找到正在戈兰高地参观的部长会议主席柯西金。维和部队不愿放行,副司长命令司机加大油门强行冲了过去。 
  

在柯西金到达戈兰高地时,哈菲兹瞒着苏联人入侵黎巴嫩,副司长是通过美国广播得知的。叙利亚在苏联领导人访问之际发动进攻,让苏联陷入巨大被动和尴尬中,当时全世界都相信,是苏联在支持这场军事行动。 


“如果公开说出真相,说我们的盟友叙利亚人没有和我们商量,那么首先,谁也不会相信;其次,人们会问:谁是这个联盟的主导力量――苏联还是叙利亚?结果成了主人围着狗转。”得到消息后的柯西金忧心忡忡地说。经过反复讨论,苏联人决定什么都不说。“反正别人都会认为这一行动是得到了我们的默许。” 


这一时期,埃及与以色列的和解正让苏联的中东战略遭遇巨大挫折,叙利亚作为最重要的棋子,身价倍增。然而,叙利亚军队进入黎巴嫩是苏联极力反对的,苏联担心再次引发叙以战争。不久后,叙利亚军队打击了苏联在黎巴嫩的“天然盟友”――巴勒斯坦解放组织,苏联谴责叙利亚“从他们背后插了一刀”。面对这层紧张关系,哈菲兹轻描淡解释成“朋友间的分歧”,还说自己有权“在世界上交其他的朋友”。——其他朋友之一的美国,则早就来到叙利亚。 
  

1974年6月哈菲兹接待了尼克松,由此两国外交关系得以恢复。尽管叙美两国未能在以色列与戈兰高地问题达成协议,但叙利亚仍享受着每年9000万美元的发展援助贷款。 
  

此后,哈菲兹更把美国总统卡特哄得团团转。1977年5月的首次会面给了卡特深刻印象,他赞赏哈菲兹是“一个卓然超群、强有力的人,非常自信,行为举止有些独断专行,但是对我的态度是亲近而热诚的”。叙利亚的报纸早在领导人会晤前就开始造势,叙官方《十月日报》甚至评论卡特“正试图将美国的对外政策从犹太复国主义的桎梏下解放出来”。 
  

然而,叙利亚脚踏两条船的好日子所剩不多。 
  

从互相背叛到再度走近 
  

1985年戈尔巴乔夫上台后,苏联对美国实行缓和政策。此后苏联从叙利亚撤出三分之一的军队,包括布置在叙利亚的唯一一支防空部队,仅余4000名军事顾问。此时,哈菲兹感觉盟友正在渐渐疏远。 
  

“如果以色列企图将戈兰高地划入自己边界内,我们将决心把戈兰高地作为叙利亚的中心而不是边界。”哈菲兹在戈尔巴乔夫上台前后强硬表示。然而,1973年第四次中东战争的戈兰高地之战证明双方实力差距,占有压倒性兵力优势的叙利亚军队非但攻不下戈兰高地,还招致以军反击。当时,数不清的苏制坦克装甲车辆残骸散布在戈兰高地,让叙利亚和苏联颜面无存。 
  

“契尔年科同志过去是我们的伙伴,致力于和平与社会主义事业,致力于援助抵抗帝国主义和犹太复国主义国家。我希望叙利亚和苏联的友谊将进一步增强。我们在叙利亚将为实现这一目标而努力。我们相信苏联领导人也会这么做。”哈菲兹1985年给戈尔巴乔夫写信,强调苏联一以贯之的反以色列态度。他还在1985年、1987年和1990年三次访问莫斯科。 
  

“依靠武力解决阿以冲突的做法已彻底名誉扫地,叙利亚必须放弃同以色列抗争的理念。”戈尔巴乔夫当头泼上一盆冷水――这是1987年4月哈菲兹访问苏联时,两人面谈的结果。更重的打击随之到来,1987年7月,苏联在特拉维夫建立领事馆;翌年7月,以色列在莫斯科设立领事馆。 
  

1989年10月,叙利亚军队以《塔伊夫协定》为由继续留驻黎巴嫩,引起国际社会的批评。一个月后,苏联公开批评叙利亚的黎巴嫩政策。同年新上任的苏联驻叙大使亚历山大・佐托夫表态,苏联不再支持叙利亚寻求同以色列进行战略对抗的军事政策,叙利亚必须放弃“对以色列采取军事行动的幻想”。 
  

这段时期苏联对叙利亚的军售额为年均10亿美元,而之前为年均23亿美元。苏联卖最新的米格-29战斗机给伊拉克和印度,却拒绝给叙利亚。在苏联政府看来,一旦哈菲兹得到最新式的主力武器,会铤而走险进攻以色列。

  

不过,哈菲兹在1980年代末期也已无奈地认识到,本国不具备对以色列发动全面战争的能力。此时的叙利亚,内忧外患,四面楚歌:国内经济恶化严重,占预算重头的军费、卷入黎巴嫩纷争的开支、国企的低效和腐败、阿拉伯世界的援助和国际社会贷款逐渐减少……这迫使叙利亚大幅削减军费,甚至裁军。 
  

昔日一起反犹的阿拉伯世界早不是铁板一块:埃及早与以色列和解并走向西方阵营;叙利亚在两伊战争中支持伊朗,而同自1968年来就关系恶化的伊拉克断交,现在国境东部受军事实力更大的伊拉克军队威胁,黎巴嫩也遭伊拉克的渗入和颠覆。因叙利亚1986年在伦敦希思罗机场阴谋炸毁一架以色列客机未遂,英美断绝同叙利亚的外交关系,美国和欧洲共同体也一起制裁叙利亚。 
  

海湾战争(1991年1月17日~2月28日)中,叙利亚选择站在美国一边,派兵两万多人参与多国部队打击伊拉克的军事行动,叙伊两家复兴党首次正式交火。这一次,轮到苏联感受到叙利亚的背叛。而叙利亚出兵昔日的盟友,换回沙特和科威特的20亿美元援助。 
  

苏东剧变后,叙利亚政府深感惋惜和焦虑。叙官方《十月日报》在1991年10月2日发表社论说:“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的蜕变,并不意味着社会主义事业的终结和社会主义生产方式的失败。”


二、俄罗斯与叙利亚哈菲兹・阿萨德政权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初期的财政极度困难,国内主流意见认为海外军事基地在很大程度上拖垮了苏联经济。政府不仅中止了地中海特遣舰队的存在,还相继关闭在也门、索马里的军事基地,只剩下半废弃的叙利亚的塔尔图斯。尽管塔尔图斯基地的年租金仅200万美元,俄罗斯海军却连人员支出、日常训练和设备维护都承受不起,让长驻该港的俄罗斯军舰沦为一艘修理舰。俄方还多次申明,塔尔图斯只是“物资技术供应站”,并非正式军事基地。 
  

相比军事基地的死活,俄罗斯更关心叙利亚何时能偿还苏联时期拖欠的债务。 1992年10月,俄罗斯高官组团访问大马士革讨账,结果双方不欢而散,两国关系也跌入二十年来的谷底。


此后随着俄罗斯经济复苏,俄政府不再急着追讨债务,而是重新拉拢昔日的战略伙伴以挑战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1994年11月,时任俄罗斯外交部长科济列夫造访大马士革时说:“俄罗斯在中东的存在对于保持地区权力平衡、抵消美国主导的中东和平进程具有重要意义。”1997年,俄罗斯恢复同叙利亚的战略合作关系。

  

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让叙利亚快速走向俄罗斯。萨达姆政权在北约联军的攻势下不堪一击,这一幕震撼了叙利亚政府高层。叙利亚开始加快采购俄制武器,尤以防空武器为主。


2006年,普京大笔一挥免除叙利亚134亿美元军火债务中的96亿美元。 


三、俄罗斯与叙利亚巴沙尔・阿萨德政权


(一)俄罗斯驻叙军事基地


2012年7月26日,时任俄罗斯海军总司令维克托·奇尔科夫表示,俄罗斯将大力维持其设在叙利亚塔尔图斯港的海军后勤基地。据其介绍,该海军基地主要为在地中海和亚丁湾执行任务的俄罗斯军舰提供后勤服务,俄罗斯使用这一基地非常方便,拥有这一基地可以让俄罗斯花费更少资金为军舰提供后勤服务。


截至2013年9月7日,俄罗斯在地中海海域部署了8艘舰艇:“新切尔卡斯克”号大型登陆舰、“明斯克”号大型登陆舰、“亚速”号侦察舰、“潘捷列耶夫海军上将”号大型反潜舰、“无畏”级导弹驱逐舰、“亚历山大·沙巴林”号大型登陆舰、“涅韦尔斯科伊”号大型登陆舰、“佩列斯韦特”号大型登陆舰。


俄国防部副部长阿纳托利·安东诺夫9月5日表示,俄海军在地中海增加军舰部署是对该地区局势的正常反应……是为遏制其他军事力量在这一地区挑起战争的尝试。


(二)俄叙军火贸易


俄罗斯一直是叙利亚的主要军火供应商。自巴沙尔父亲哈菲兹·阿萨德掌权时期起,俄罗斯就向叙利亚销售军火,包括战机、坦克和导弹。


2011年,俄罗斯与叙利亚达成的武器交易合同达到40亿美元,出口到叙利亚的武器都是俄罗斯武器中相对高端的。


俄罗斯国防出口公司总经理阿纳托利·伊萨金在2012年武器博览会上坦言:“它(叙利亚)是我们的传统出口市场之一。”在其看来,西方国家揪住叙利亚问题不放,努力将俄罗斯国防出口公司塑造成一个对他国军事冲突“火上浇油”的形象。这是游戏的一部分。“如果俄罗斯失去了这个市场,其竞争对手就有机会获得”。


2016年3月,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SIPRI)接受俄媒体采访时表示,最近五年来,叙利亚主要常规武器进口较2003年至2007年期间增长了511%。


据介绍,2003年至2007年,叙利亚位居全球最大武器进口国第61位;2008年至2012年,叙利亚跻身第25位。


根据该研究所报道,过去五年来,俄罗斯是叙利亚最大的常规武器供应国,叙利亚71%进口武器来自俄罗斯。   


(三)普京坚决支持阿萨德政府,对抗国际制裁叙利亚


2011年,叙利亚政府暴力镇压平民抗议活动,激起了全世界反对巴沙尔・阿萨德政权的阵阵声浪。


2011年10月4日,联合国安理会就欧盟国家要求对叙利亚采取制裁措施草案进行表决,美国等9个国家赞成,但因俄罗斯和中国投反对票而未能通过


2011年11月18日,时任俄罗斯总理普京在会见法国总理时表示,俄不赞成对叙利亚动武。普京表示:“埃及至今未结束动乱。还有一些人企图改变叙利亚。这对我们来说是个非常敏感的问题——叙利亚离俄罗斯很近。”


“很近”,不仅仅被理解为地缘政治上的“靠近”,更有历史联系的“亲近”和贸易交往中的“走得近”。


**

2013年8月21日,巴沙尔·阿萨德政府军对反对派武装所在的叙利亚大马士革东部郊区实施化学武器攻击造成1429名平民遇害以后,包括美国、英国、法国、以色列、瑞典、土耳其、加拿大,以及阿拉伯联盟和北大西洋公约组织都表态要求叙利亚当局要对此负责。


当日,应英国要求联合国安理会召开紧急会议。西方国家推动一份措辞强硬的决议要求联合国“迫切采取必要措施惩处叙利亚政府”。然而,再次由于俄罗斯和中国的反对而作罢


此后,俄中多次联手,利用常任理事国的特权否决自由民主世界要求制裁叙利亚和出兵的动议。


~~

对于阿萨德政府凶残镇压人民的暴行,邪恶的俄罗斯普京政府一再阻扰国际社会干预;2014年9月,美国组建国际联盟打击IS,普京置之度外。然而,2015年9月底,俄罗斯却突然出兵叙利亚。


2015年9月30日,从已经曝光的资料看来,俄罗斯空军派出大约2个混成航空兵团,50余架战机,包括最新型的苏-30SM战机用于制空,现代化的苏-34歼击轰炸机用于精确空地打击,苏-24和苏25攻击机用于空地前沿打击;地面作战部队装备着T-90A主战坦克,BMP3步兵战车,BTR-80轮式步战车,TOS-1喷火坦克、152毫米自行榴弹炮等先进武器,规模大约相当于一个合成的摩步团;此外还有约700名海军陆战队员用于保卫塔尔斯图军港。至于用于秘密作战的特种部队,也不时出现在媒体报道中。——俄军首次在实战应用了最新型的精确制导弹药,包括KAB-500S卫星制导炸弹,OFAB-250滑翔制导炸弹,RBK-500末敏弹集束炸弹,尤其在10月7日出动里海分舰队的四艘小型护卫舰发射了26枚射程1500公里的“口径-NK”巡航导弹。


2016年12月22 日环球网记者 翟潞曼报道《美国人不认为俄罗斯是打击“伊斯兰国”的盟友》:据美国拉斯穆森民调报道公司2016年12月12日至13日进行的民调结果显示,美国人并不认为俄罗斯是在中东打击“伊斯兰国”的盟友。60%的美国民众相信,俄罗斯和美国关系近几年将恶化至新冷战的水平。


2017年1月9日  中共观察者网发文《美防长:俄罗斯对打击“伊斯兰国”的贡献为零》指出美国国防部长阿什顿∙卡特8日接受NBC电视台采访时表示,俄罗斯对于美国打击恐怖组织“伊斯兰国”的贡献“为零”,俄的存在“加剧(叙利亚)内战”。卡特说,自俄罗斯开始支持叙利亚政府军以来,叙利亚政府军取得打击反政府力量很多重大胜利。俄罗斯口头表示,介入叙利亚冲突是为了追剿恐怖分子。但是它很多打击的目标是温和反对派武装的控制区。


美国人民和阿什顿∙卡特的看法完全符合客观实际。


**


2017年地时间4月4日清晨,叙利亚政府军飞机对反对派武装控制的叙西北部伊德利卜省发动化学武器攻击,在短时间内造成了70多人死亡,200多人受伤。


当地时间4月6日,为惩罚这起反人类暴行,世界和平和人权卫士——美军一举连发59枚战斧巡航导弹轰击叙利亚机场。


4月8日,俄罗斯黑海舰队一艘护卫舰格里戈罗维奇海军上将号,紧急驶向美国军舰发射导弹攻击叙利亚的区域。该护卫舰是俄罗斯最先进的护卫舰,2016年才刚服役,除防空、反舰导弹外,也可以发射巡航导弹。(美国福克斯新闻报道)


4月10日,俄罗斯、伊朗共同发表声明警告美国,称美国对叙利亚的行动已经超出底线,如果美国再向叙利亚再进行军事行动,将会作出回应,加强支援叙利亚。有关声明由俄罗斯、伊朗以及支持叙利亚总统巴沙尔的民兵一同发表。(香港电台消息)


4月11日,英国“金融时报”报道,在美国国务卿蒂勒森抵达莫斯科几小时前,俄罗斯总统普京表示最近在叙利亚西北部发生的化武袭击是有人“挑衅”,并加强了对叙利亚阿萨德政权的支持。


4月12日联合国安理会就有关叙利亚化学武器问题决议草案举行表决,决议草案未获通过。这项决议草案表决共获得10张赞成票:法国、英国、美国、日本、埃及、乌拉圭、意大利、瑞典、塞内加尔、乌克兰。俄罗斯、玻利维亚投了反对票。中国、哈萨克斯坦、埃塞俄比亚投了弃权票。(联合国4月13日消息)


中国之所以没有与俄罗斯一起投反对票,是特朗普施加压力的结果。


**


叙利亚内战爆发之初,在反对派武装的进攻下,叙利亚政府军节节败退,巴沙尔·阿萨德政权岌岌可危。但在俄罗斯强力介入后,叙利亚政府军经过俄罗斯方面的重新武装训练,以及俄军军官深入到营连级别的战略战术制定和实地指挥,一反颓势,在俄罗斯空军的强力支援下,2017年中已经控制了叙利亚超过60%的国土面积。



四、普京为什么要保阿萨德政权?


综上所述,传统势力范围、军事基地、商贸(特别是军火贸易)关系,都是因素。但根本的原因是:普京要继承苏联的衣钵,强化集权统治,继续与自由民主世界进行抗争。


**


显而易见,在叙利亚问题上,俄罗斯普京政府所扮演的,完全是战争罪犯、反人类罪犯保护人—— 一个十分卑鄙可耻的角色。


毕竟,俄罗斯是全球第二大军事强国,俄罗斯的介入,是叙利亚战火长期不熄最重要的原因。


在中国网络论坛上,许多网民指出:俄罗斯身后,有中共党国的影子。


此说,不无道理——也完全符合客观事实,从两国多次联手否决自由民主世界要求制裁叙利亚阿萨德政府和出兵的动议可见端倪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6.063 3.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