遒真言實:“国家外交之根本”究竟是什么?

——与邓聿文先生商榷



邓聿文先生,曾任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副编审,是党国体制内一位比较正直具有独立思想的学者,其作品常常发人深思。


邓先生(2017)7月3日发表的《对中国外交的九个反思》(中文网)又引起了广泛关注,文中表达了诸多深刻的见解。


邓文开篇第一句话是“外交根本取决于国家实力”。笔者认为此说不当,特撰此文与邓先生及各位方家商榷。


纵观世界史,1945年9月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前的漫漫长河,都是弱肉强食的搏斗史。“外交根本取决于国家实力”、“弱国无外交”,大体上符合史实。但不尽然。否则,中国古代怎能会有“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之言(《孟子·公孙丑下》)


实际上,在弱肉强食时期,以弱克强成功的弱国外交并不罕见。中国古代“晏子使楚”、“蔺相如完璧归赵”都是范例,1910年代袁世凯处理“二十一条”,亦堪称典范。(对于“二十一条”,同胞们需了解真相)。


1945年9月以后,时代变了,地球进入民主文明和平新纪元。外交之根本(请注意“根本”二字绝不是实力,而在于“道义”。


曾经是地球上两极之一的苏联(另一极是美国)是一个典例。


苏联是马列教的大本营,教徒遍布全世界;还是社会主义阵营盟主,社会主义国家地跨四大洲。


马克思恩格斯两个大胡子曾经放言:“共产党人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让统治阶级在共产主义革命面前发抖吧。无产者在这个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共产党宣言》),斯大林曾经宣称:“第一次世界大战把一个国家从资本主义的奴役之下解放了出来,第二次世界大战建立了社会主义体系,而第三次世界大战会永远地消灭资本主义。……我们要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并结束它。”(1946年2月对莫洛托夫谈话),毛泽东曾经狂吼:“现在不是西风压倒东风,而是东风压倒西风。”(1957年11月17日,在莫斯科接见中国留学生时的谈话)


结果如何呢?史实如铁!这些宏伟理想、豪言壮语统统变成了黄粱梦呓!——强大的苏维埃帝国仅仅73载便呜呼哀哉!庞大的社会主义阵营不足半个世纪竟土崩瓦解!


20世纪末,大多数地球人都抛弃了马列主义抛弃了社会主义,可见苏联外交一败涂地。


是苏联实力不济吗?非也!——若不然,苏联怎么可能成为地球一极?


是共产党人弱智吗?非也!——若不然,苏联怎么可能取得举世瞩目的经济与军事成就?


那么,只有一种合乎逻辑的解释:地球上两大阵营对峙,也就是两种社会制度较量。只有比较,才能鉴别。几十年对比,世人渐渐觉醒,最后大彻大悟!原来,人权至上个人自由自在人民当家做主的资本主义(自由民主主义)制度,大大优于权力高度集中权贵横行霸道人权荡然无存的社会主义制度!自由民主制度正是人类道义的集中体现!民心所向正是人类道义的生动反映!


文明现代,外交之根本绝不是实力而在于“道义”,另一个典例是中共党国。


毛泽东时代,祸国恶魔不顾中国人民的死活,实行金钱外交和卖国外交(奉送国土)输出恐怖革命祸乱世界。虽然国家贫穷,但社会主义能集中力量办大事,于是,为结舆国之欢心,对外大把大把撒银子,其大方慷慨,的的确确史无前例。然而,毛共党国掏心掏肺培养的朋友一一反目成仇,敌人却遍天下。最后,毛大傻B一声吼:“打倒美帝打倒苏修打倒各国反动派!”——足见茕茕孑立形影相吊——外交一塌糊涂!


毛下地狱后,由于抛弃毛泽东路线,向西方学习,融入国际经济自由市场,21世纪终于旧貌换新颜,全球第一贫穷国家变身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财大气粗的中共党国又出现了第二次大撒币高峰。可是,敌人仍然多多,朋友依旧寥寥。


何耶?中共党国道义不彰矣!——国内漆黑一团,天下共知;对外,冒天下之大不韪,竭力庇护肆意践踏人权的津巴布韦、朝鲜、叙利亚、古巴等反动邪恶政权,张牙舞爪,耀武扬威,亦有目共睹——恰如作恶多端的流氓土豪,尽管出手阔卓,人人嗤之以鼻也!


文明现代,外交之根本绝不是实力而在于“道义”,再举一个典例:加拿大。


加拿大(Canada),位于北美洲北部,西抵太平洋,东迄大西洋,北至北冰洋,东北部和丹麦领地格陵兰岛相望,东部和法属圣皮埃尔和密克隆群岛对视,西北方与美国阿拉斯加州为邻,南方与美国本土接壤,加美国境线长达8892公里;加领土面积998.5万平方公里,位居世界第二;总人口(2011年末)3467万人,平均每平方米只有3.47人。加拿大自然资源非常丰富——石油储量高达3430亿桶,已探明储量1730亿桶,排名世界第三;加拿大已探明的金属和非金属矿物超过60种,其中,钾矿探明储量97亿吨(占全球储量的57%),2011年产量1120万吨,居世界首位,占全球产量30.3%;铀矿储量57万吨,占全球储量15%,高品位、低开采成本的铀矿储量全球最大,2011年产量1.08万吨左右,仅次于哈萨克斯坦,占世界产量17.1%;镍储量307万吨,占全球储量8%,2011年产量21.2万吨,居全球第二位。2011年,钴、铝、石棉、钻石、钛精矿、钨、铂、硫磺等金属和矿产品产量均位居世界前五位。2011年加拿大主要经济社会指标:国内生产总值(GDP)17,368.69亿美元,世界排名第十;人均国内生产总值50,435.50美元,世界排名第九;人类发展指数1.888 ,世界排名第八。


可是,加拿大的军事力量非常弱小:2012年现役部队6.16万人。其中:地面部队兵力2.19万人。编有1个师部,下辖3个机械化步兵旅群(各辖1个装甲团、1个炮团、1个工兵团和3个机械化步兵营、1个高炮连)、1个防空团和1个特种勤务团。拥有坦克:“豹”C-1型114辆,装甲侦察车:“大山猫”203辆、“美洲狮”195辆,装甲运输车:M-113型1329辆、M-577型61辆、“灰熊”269辆、“野牛”199辆,牵引炮:105毫米196门,自行炮:155毫米76门,迫击炮:81毫米167门,反坦克导弹:“陶”式150具、“红沙蛇”425具,无坐力炮:84毫米1040门、106毫米111门,高炮:35毫米34门、40毫米57门,地空导弹:“阿达茨”34部、“轻标枪”96部。加拿大海上部队兵力9400人,编有2个舰队(5个中队)、1个海上航空大队(10个中队)。加拿大空中部队兵力1.46万人。编有4个航空大队、34个中队。作战飞机140架(另储存104架)、


2016年加拿大军费开支140亿美元。同年全球排名第十的韩国335亿美元,排名第九的德国358亿美元,排名第二的中国1918亿美元(中国不透明),排名第一的美国6220亿美元.


显然,加拿大的军事力量比小小的韩国差得多,跟中国相比只是个“小不点”,跟美国相比则是小小“小不点”。


不言而喻,在国际社会中,加拿大是一只大肥羊——体态肥硕,但既没有尖齿,也没有利爪,伤不了任何动物,只能为猛兽提供美餐。


然而,极其不幸的是,这头大肥羊身旁,就蹲着一头地球上第一雄狮!


然而,极其极其奇怪的是,这头大肥羊却安然无恙!——长达200多年安然无恙!


怪乎哉!怪乎哉!


大肥羊施展什么神奇的外交法术,竟然使身旁的地球第一雄狮丧失了兽性?不仅对大肥羊不张牙舞爪威胁撕咬吞噬,反而关爱有加情意深厚?


这就是道义的威力!


什么道义?


社会制度!——加拿大跟美国一样,都实行自由民主制度!


这就是“外交之根本”奥秘之所在。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6.063 3.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