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正确”的来由
——“政治正确”及美国的衰落(之一)

一平


1
 
在2016年的美国大选中,“政治正确”这个词语使用的频率大大增加,成为川普支持者抨击对方的揶揄词语。可以说,川普当选美国总统是自六十年代以来美国最重要的事件之一,其将是美国历史的一个转折点,因为关涉到美国最根本的问题:美国是谁的美国?美国立国的基础是什么?美国未来的走向?由此,有关“政治正确”的争论就尤其重要,远远超过此次美国大选本身,而让人们重新思考美国价值、美国定位、美国面临的问题以及美国国家未来的方向。

“政治正确”所指是广泛的人权观念,包括保障黑人、 妇女、少数族裔、移民、同性恋、劳工的权益,以及多元社会、多元文化、保护弱势群体、照顾穷人、提高社会福利、保护环境;在世界范畴则是自由、民主、普世价值、世界和平、全球化,等等。这些本是左翼的思想,自上世纪六十年代后,逐步成为了美国正统意识形态,主导主流舆论。凡涉及意识形态领域,大学、媒体、出版、学界、乃至演艺界,以上这些均属主导价值。在美国,很难设想大学教授可以在课堂上讲授批判女权、好莱坞可以拍摄讽刺黑人的电影、报刊敢公开伊斯兰教、或某电台要求抵制外来文化,等等。

抛开意识形态,就其所指涉的内容,均有具体的背景及历史缘由,是美国国家、社会变化与发展的自然进程。国家起始之建立是鲁莽的、粗糙的,欠缺的,甚至野蛮、残酷,但在历史进程中,其可不断改进、完善,提升其文明之程度。文明的进程是不断演变的,逐步地告别野蛮,趋向完善。美国是欧洲文明在美洲大陆的分支——移植,从立国便有高度的文明性。但是在一片荒蛮的大陆落脚,而且移民大多是底层贫民,因此美国从起始就亦有野蛮性,比如对印第安人领地的抢占及种族性的屠戮、贩卖黑奴、奴隶制、种族隔离、血汗童工等等。

纵观美国历史,抛开意识形态,就“政治正确”指涉的内容,显示了美国国家、社会之不断发展与进步,是其文明程度的不断提升。一个黑奴制度的国家,最终能选举一为黑人作为国家总统;一个白人的国家,最终倡导种族平等、保护少数族群的权益;一个“资本”国家,能保障底层穷人的福利;一个信奉基督教的国家,能容纳多元宗教与文化……,这是了不起的事情,是美国文明伟大之所在,其文明大致发展到了尽头,乃至到了损害自身的地步。可以说普世价值是基督教文明的最高体现,将人类文明带至从未有的高度,是人类文明可能性的终极。但是我们不要忘记,文明是有限的,人性的局限即文明的疆界,超越这个疆界便分离现实,走向乌托邦化,最终是自毁。美国及欧洲国家趋向衰落的原因在自身,即普世价值的乌托邦化。

 

2

我们简单例举几项有关“政治正确”的来源。

种族问题。美国曾是蓄奴制国,大批非洲黑人被贩卖到美国做奴隶,黑奴人数最多达400万,占当时美国人口12%,1863年林肯在内战中发布《解放奴隶宣言》。然而至上世纪六十年代以前,黑人处于种族隔离状态,马丁.路德.金《我有一个梦想》,开篇即说“一百年前,一位伟大的美国人签署了解放黑奴宣言……。然而一百年后的今天,我们必须正视黑人还没有得到自由这一悲惨的事实。一百年后的今天,在种族隔离的镣铐和种族歧视的枷锁下,黑人的生活备受压榨。” 美国黑人运动确是一场伟大的民权运动,推动了美国文明的进步,结束了种隔离制度。在美国历史中,长久以来,白人优越,有色人种、少数族裔、原住民等族群遭受歧视,是不争的事实。 1882年美国通过《排华法案》,禁止华人劳工进入美国,不得给予华人公民的身份。 2012年美国两院通过就《排华法案》道歉的决议。由于美国长期野蛮的种族主义的存在,而有种族平等的要求和价值,无可非议。

女权问题。至1920年前,美国女性没有选举权。 1848年美国首次妇女大会在纽约州赛尼卡召开,并通过《权利和意见宣言》,提出了男女在工作、财产、受教育等方面的平等权利,并要求给予给妇女选举权。 1920年美国通过宪法《 第十九条修正案》“合众国公民的选举权,不得因性别而被合众国或任何一州加以剥夺或限制。” 美国女权运动先驱苏珊.安东尼终生投身于政权妇女权利运动,1869年,她和伊丽莎白.卡迪.斯坦顿创立了一个致力于争取妇女选举权的组织——全国妇女选举权协会。 1872年11月,苏珊.安东尼在总统大选中投票——当时当时妇女投票是违法行为,而被逮捕,并被法庭定罪。在她离世前几年,有人问她美国妇女是否会得到投票权,她答道:“这一时刻会到来的,但我应该等不到了……这是不可避免的。就像我们不能永远地奴役黑人一样,我们也不能永远地剥夺一半人民的自治权。”

十九世纪之前,美国大多数妇女主要是照顾家庭,做好妻子和母亲,虽然当时一些女子开始接受高等教育,但是医学院和法学院仍拒绝接受女性。 1869年,伊利诺伊州女子迈拉・布拉德韦尔通过了法律考试,向该州政府请律师资格,但是遭到拒绝,于是她告到该州最高法院,法庭裁定她败诉,理由是妇女不能做律师。迈拉上诉到联邦最高法院。 1873年,联邦最高法院裁定,迈拉作为女性不能做律师。一位大法官申明:“男女分工不同,妇女应该根据造物主的旨意呆在家里,承担做母亲和妻子的职责,而不是到法庭上,接触生活中丑恶的东西。”是由于历史上妇女的不幸地位,妇女而起来要求妇女权利。

同性恋问题。历史上,基督教国家对同性恋的迫害是很严厉的,《圣经.旧约》申明”同性恋者应该被乱石打死”。美国殖民期间各州均有立法,

对男性间性行为者处以死刑。 1786年,宾夕法尼亚州废止鸡奸罪死刑,代以10年徒刑及没收所有财产。至上世纪六十年代,同性恋在美国仍然是非法的,属于犯罪。由于对同性恋的长期迫害及歧视,1969年6月纽约爆发“石墙骚乱”,同性恋们以暴力抵抗警察搜捕。 1998年,怀俄明大学的一名叫马修.谢皮尔德的同性恋学生被两名男子,骗到荒野捆绑毒打,并被遗弃在那里,三天之后马修死亡。同年2月,加州一个15岁的青年因同性恋被同学枪击身亡。 2007年美国两院通过《马修.谢巴德法案》,把仇恨犯罪扩延到性别、性倾向、残疾等范畴,其中包括保障同性恋的人权。无疑,立法保护同性恋不受残害、歧视是对的。

移民问题。美国是移民国家,是由移民所开创的。早期,美国作为一片开拓的新大陆,有的是资源、土地,缺少的是人,因此鼓励移民。美国的黑奴,直接原因就是缺少劳动力。 1776年美国独立时,人口总共只有250万,100年之后(即1876年),总人口才达到5000万,至上世纪五十年代,美国的人口也只有1.5亿左右。鼓励移民是美国的国策。今天看来,美国的移民政策有许多问题,这是近几十年发生的,但在历史上美国与移民曾是同步成长的。

劳工问题。当今,美国产业工人已进入中产阶级,一个熟练技工的年薪大约6万美元,较中小学教师的薪金还略高些。只要进入一个像样的企业,工人的房、车、医疗保险、休假、退休、孩子的教育就都不是问题。但这是近半个世纪的事情,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之前,贫穷、失业、饥饿在劳工阶层中相当普遍。二十世纪初,美国工人平均每周工作60小时,每周工资10-12美元,有些女工每天工作12小时,每日工资不到5角。到1920年,钢铁工人仍得每周劳动60多小时,甚至一周工作七天,一天12小时。在1910年,美国尚有200万以上的童工。在纺织业中,童工的比例为八分之一,年龄在7、8岁至16岁,在煤矿业,童工童工年龄在9-10岁之间,每天劳动10小时,工资6角。美国工伤率位居工业国家之首。 1880到1900年间,每年有35,000名劳工因工死亡,536,000名劳工受伤。 (参见林立树《美国通史》)

二十世纪早期,美国劳工运动可谓风起云涌。 1900年,美国劳工联合会会员50万,到1920年发展到400万。工人阶级为提高薪金与福利进行了持续的斗争。 1902年,15万滨州无烟煤工人罢工;1919年9月36万钢铁工人和20万铁路工人罢;1919年11月,美国50万矿工大罢工; 1922年7月40万铁路车间工人罢工;1934年40万纺织工人罢工……。

美国工人的斗争,促进了其处境的改善。 1937年5月24日,罗斯福向国会提交了关于最低工资最高工时立法的咨文,其言“我国人口的三分之一,其中绝大多数从事农业或工业,吃不好,穿不好,住不好”;“我们必须铭记我们的目标是要改善而不是降低那些现在营养不良、穿得不好、住得很糟的那些人的生活水平。” 1938年6月,美国通过《公平劳动标准法》,主要条款包括每周40小时工时,每小时40分最低工资;禁止使用16岁以下童工。美国历史学家乔舒亚.弗里曼说:“他们忽然有了周末。他们开始能够购买房产、汽车和送孩子上大学,还可以渡假和退休。这些都是20世纪初的工人无法得到的。但是,到了20世纪末,这些几乎都被当成理所当然的东西。”

社会福利问题。传统自然农业文明,多数人依土地为生,自生自灭,只要不发生大灾荒,不会引发国家危机。而现代文明则是工商、城市文明,人口高度集中,经济结成一体;在此状况中,人必须要有一份工作,否则无法生存;但是没人能保障经济不发生问题,人人都有工作;而且也不是所有的人都具有工作的能力,比如残疾人、老人、单亲母亲等等。因此,国家就需要建立救济福利制度与系统,以维持社会与民生。

1929年美国爆发经济大萧条:5000家银行倒闭;钢铁工业下降了近80%,汽车工业下降了95%;13万多家企业倒闭;1200万人失业,占劳动人口25%;200-400万中学生辍学;200万人流浪;3400万人——包括儿童没有任何收入;由于营养不良等原因700万人非正常死亡。面对此状,罗斯福上台后果断采取国家主义政策,挽救了国家。美国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建立起国家救济及福利制度及体系。 1935年,美国通过《社会保障法》,包括社会保险、公共援助、社会服务、老年伤残保险、医疗补助和孕妇、残疾、儿童补助等福利,其后并不断扩展、完善。

多元文化问题。美国传统文化的主脉是“盎格鲁-新教文化”,也确立了美国传统的主要价值观念。但是美国是移民国家,并且是大众国,实行民主制度。如果不同族裔、文化的移民大量增多,盎格鲁族裔不再成为美国的主体,“盎格鲁-新教文化”也就不能继续主导美国。不要说拉丁裔、亚裔、非洲裔、印度裔、阿拉伯裔、穆斯林等等族群的信仰、文化与传统美国文化不同,就是意大利文化、犹太文化、东欧文化也与“盎格鲁-新教文化”甚不相同。这样大的国家,众多族群,众多宗教、信仰、文化,大家在一起生活,也只能提倡多元文化的融合;而且主要是美国传统的主流文化退让,接受、容纳其它多种文化;而这也就必然导致美国传统主流文化弱化的原因。这本是被迫而无奈的事情,但一旦成为“政治正确”,就被夸张,成为了时尚,文明的高端价值。

全球化问题。传统上,美国奉行孤立主义,这是美国立国的国策。华盛顿在他的《告别辞》中将之阐述得很清楚。作为一个年青的新兴国家,孤立主义使美国得以专注于自身的建设、发展,自由、自主,而避免诸多国际政治的麻烦与纠纷。而那个时代,世界之经济、贸易、政治、军事、科技、文化、通讯、交通等等也还不那么发达,加之美国的地理位置,这是美国得以奉行孤立主义。但是当世界日益联系在一起,孤立主义便无法继续奉行,不要说美国,即使是边缘小国也难以做到。两次世界大战改变了美国:一战,美国转向多边主义;二战,美国成为世界超级大国——两霸之一。作为世界头号大国,无论世界之责任,还是美国自身之利益,其都是全球性的。以美元为例,其支撑着世界金融体系,一旦美元发生问题,即导致世界经济灾难;而美元一旦失去世界货币的主导地位,美国经济就会崩溃。美国的贸易、金融、高科技,乃至民众日常生活,哪一样都离不开全球化。中国南海与美国隔着太平洋,但中国一旦将之化为内海,美国就可能失去东亚贸易的自由航道,因此南海问题,美国一定要管。美国的利益在全球性;而同时美国也承负着世界秩序的主要责任。自二十世纪以来,正是全球化——美国于全球的扩张,使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强盛之国。

再而,人类世界剧烈冲突,人类需要建立一个大致的和平、稳定的共生秩序;而这需要由强大而更文明的国家担当主导。

环境保护问题。工业革命以来,人类赖以生存的自然环境遭到巨大的破坏,即使是不承认气候变暖,人类对自然持续的破坏,最终也将带来毁灭性的灾难。人类经济的发展、对自然的开发是加速度的,保护自然,保护这个星球的自然生态已是人类共同的、刻不容缓的责任。这里不多述。诸如此类,“政治正确”所涉及的每项具体内容都是不能回避的,需要确实的采取措施,这是一个民主国家发展的必然趋势,也是文明本身不断提出的要求。但是凡事务都有个“度”,在一定的范畴和程度上是好的,但是过“度”则欲益反损。 “政治正确”的内容都是好的,关键在于用到什么程度,过高期待及过度使用,就是伤害国家、社会、民生,因为“政治正确”需要支付成本,而国家、社会所能支付的代价是有限的,过度就会透支,以致最终将破产。不是“政治正确”不好,而是美国及欧洲诸国期待及使用得过度,趋向乌托邦化,超越了国家、社会、民生所能承受的范畴和能力,以致文明不断透支——这个透支仍是进行时,这是它们在走向衰退。在这些国家,“政治正确”为什么会过度期待和使用?给美国带来了什么问题?我们下面探讨。 (未完待续)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