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黄琦案致四川及绵阳市有关官员的公开信



尊敬的四川省委书记王东明:


尊敬的四川省公安厅厅长邓勇:


尊敬的绵阳市公安局局长任建民:


据说,因为把四川省委书记王东明指示抓捕黄琦,并将消息在网上公开,才有了黄琦的“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所以请允许我向各位提出黄琦的保外就医问题,请以客观态度再次审核黄琦的所谓“非法提供国家机密罪”。


黄琦创办的“六四天网”因刊登维权信息,引发当局不满,该网站时常遭到攻击。2016年11月28日,黄琦被警方从住所带走,关押至今。


2017年7月,北京市新桥律师事务所律师李静林去绵阳市检察院要求阅卷,被以检察官出差为由拒绝。9月5日,黄琦代理律师隋牧青前往绵阳市检察院要求阅卷,被告知黄琦案已于8月30日退回公安局做补偿侦查,律师不得会见,隋律师要求检察院就黄琦案退侦出示书面通知,也被拒绝。


在这一司法状况之下,黄琦的法定权利难以得到保障。同时,应该注意到,黄琦本人体弱多病,2011年,黄琦第二次出狱后,就被医院确诊为新月体性肾炎(激进型肾炎),每天需要服用大量药物。2012年,医生曾提醒黄琦仅剩5年左右寿命,建议他静养。据知情人说,目前黄琦手、脚、脸均有浮肿,状况令人担忧。


黄琦的母亲蒲文清呼吁当局从人道主义出发,允许黄琦保外就医、回家养病,但至今没有收到任何答复。黄母早前对媒体记者披露,儿子被看守所管教人员体罚,每天须站立四个小时,以至黄琦的病情加重、全身浮肿,84岁的黄母非常担忧儿子的健康继续恶化。


鉴于黄琦的健康状况,特向各位提出紧急呼吁,希望本着人道主义精神,立即释放黄琦,不要制造更多的人道灾难。各位应该十分清楚,黄琦本人并非国家工作人员,也不是任何外国机构的间谍,指控他犯下“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在逻辑上是站不住脚的。长期以来,黄琦和“六四天网”关注民生,关注民众权利受损的案件,为中国的法治建设费尽心力,他的这些做法虽然与某些地方官员的利益冲突,但黄琦的所作所为并无违法之处,他只是在尽一个公民的义务,伸张公民的知情权和言论自由权利,如果一定要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对他判刑,那么,蒙羞的只能是中国法律,而每一位官员在这个案件中的言行,也不可能逃开世人的悠悠之口。


在此,请各位倾听黄琦年逾八旬老母的呼吁:“我儿子患有严重的不可治愈的疾病,我给四川省委书记王东明、四川省公安厅厅长邓勇、绵阳市市公安局局长任建民都写了信,要求他们从人道主义出发,放我儿子回家治病。但是我十几号写的,目前没有任何音讯。”黄母的愿望只是儿子能够在她身边陪伴她度过剩余人生的短暂时光,如果你们听得见这位母亲的呼吁,希望你们能够做出你们应有的选择。


考虑到黄琦目前的身体状况,我要说的话是:人道第一,生命为重!恳请四川省委书记王东明,四川省公安厅厅长邓勇,绵阳市公安局局长任建民考虑黄母和律师的要求,允许黄琦保外就医!


此致敬礼!


任畹町


2017年9月10日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