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毅然:诚信文化(新移民手记3)

—— 美国强大的人文根须

                                                    

美国首邮

 

2017年8月22日,为答谢热心助我大量译务(申请EB-1A)的一位留美史学博士,寄赠五本台版拙著。第一次上美国邮局,不知规矩,按国内习惯,不敢封箱(准备接受检查)。到了邮局才知人家根本不检查,便用邮局封带与粘贴,一过秤,邮费29.5美元,连连吐舌。幸好邮局一位华裔女员工指点我:完全用自己的封带、纸贴,仅须6.05美元。价差如此之巨,对穷丝丝的我来说,当然宁可麻烦一点,回住处按“完全用自己的”包封,再去交邮,果然只收6.05美元。五天后,史学博士告知收到。较之中国大陆印刷品邮件的漫长邮程,可谓“又快又省”。

 

“美国首邮”令我颇生感慨。中国规矩:任何邮寄均不得自己封箱,得经邮局员工验视,当面封箱。这一规定折射出大陆文化底色——缺乏人际信任。为防堵小概率奸宄,拉上绝大多数社会成员陪绑。中国邮局对社会的“不信任”,虽有不得已的“小概率”,但较之美国邮局的“信任”,则属“捡了芝麻,丢了西瓜”——营造互不信任的防范氛围,甚不利于正向价值引导。

 

中国近年电信诈骗日渐猖獗,每年被“圈”几十个亿。各种媒体不时敲打国人“提高防范意识”、时时提醒“千万不要忘记”。美国当然也有诈骗、也有不法分子,但人家抓大放小,相信绝大多数社会成员的道德自律,不为小概率奸宄“全面设防”。这一“抓大放小”,将极少数奸宄留给“上帝直视”、“良心谴责”,无论社会成本还是舆论导向,都体现人家的高级管理水准。

 

任何制度任何法规都涉及选择,任何选择都有一定艰难度,只能通过利弊权衡有所侧重。美国各到各处的“相信绝大多数”,既基于绝大多数社会成员已达到的道德水准,体现美国的相对富足——仓廪实而知礼节,也透示公共意识所达到的人文高度——与其提醒民众对极少数不法行为的“千万不要忘记”,不如正面营造道德自律的氛围,先“相信人民相信你”,提高绝大多数社会成员的自律层次,然后再用严厉处罚追惩极少数奸宄。一手软一手硬,较之单极强调一手硬(防范),用意更深,经验更积,效果自然也更佳。

 

认识乃行动之先导。中共本就是农民小知党,认知能力低下,1949年后又打跑各路士子。文革后虽然“知识分子已是工人阶级一部分”,毕竟对知识分子深怀疑惧。近年,中共媒体时时吹嘘炫耀“经济总量”、“中国特色”,自我感觉好得很,根本不承认与欧美的人文差距,还如何提高认识?如何将现代人文理念渗入各项制度各种法规?这不,最近明目张胆开倒车,连1982年制定的国家领导人任期限制都要动手脚了。

 

快递放户外

 

2017年8月7日,获知EB-1A申请得准——自由了!此时,为省钱,我夫妇租居法拉盛137街仄逼小室(12平米),与一位小伙子、一对小夫妇(不常回)合用厨卫。附近的拉瓜迪机场生意繁忙,大型客机日夜起降,噪音太大,特别不适应。既得居美身分,15日二赴普林斯頓看房,当即签下购屋合同(房价仅纽约1/5~1/6),9月中旬交割,当天入居。

 

很快,我发现这儿民风淳朴,彼此信任,人际和睦,犯罪率极低,几可夜不闭户。标志之一:再大的快递都只放在户外(毋须签收),根本不用担心会被“顺走”。

 

快递放户外,毋须签收,既简便手续,又体现信任,令我这位中国大陆客頓生无限感叹。若在中国,莫说户外快递,就是户内财物,都有“梁上君子”前来惦记。至于不用签收,若生纠纷,邮局、客户誰的责任?说得清么?显然,这儿的美国规矩得以社会成员的道德层次为基础。吾华先贤有曰:“仓廪实则知礼节,衣食足则知荣辱”(《管子•牧民》)。美国人民基本生活无忧,政府给所有穷人托底,民众一般不会“饥寒起盗心”,不会因经济逼迫铤而走险,加之一旦有了犯罪案底,失去“诚信”,成本可是大大的。

 

正因为政府托底(据说全美国四千余万人吃低保),基本生活得到保障,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才可能提升全社会道德层次。

 

中国日益猖獗的盗骗

 

中国毕竟普遍贫弱,至少还有两亿贫困人口(内含五千万绝对贫困,每天生活费不足一美元),仓廪远远未实,加之教育落后,不少国人的学历仅小学、中学肄业,甚至文盲,从小只识弱肉强食,只识力不识礼。一些村子穷急了,竟折腾出“诈骗村”、“造假村”、“盗窃村”。最十余年各种诈骗猖獗,14亿国人已很少有“死角”——未遭一次诈骗。前些年,本人沪宅座机只要响起,十有八九次是诈骗,不是“你有一张法院传票”、“你的电话欠费”,便是“祝贺你,中了二等奖”……弄得不接电话怕真有事,接起电话又多是诈骗,不胜其扰。等家庭成员都有了手机,赶快上电信局撤销座机,同时牢牢树立信息意识,不再轻易留下手机号码。

 

再如遍及中国城乡的窗户铁栅,既碍消防逃生,又碍城市形象,更凸显“治安级别”。即便从社会成本出发,为了几个小毛贼,全国城乡孵生“铁栅经济”——城镇居民掏钱买安全。更要命的是,安装铁栅仍遭盗。1997年本人住在杭州大关小区高高五楼,春节前窗栅里挂出一只火腿,竟有夜盗矫健爬上割走。

 

2011年2月,复旦博士同学、山西师大研究生张处长遭遇电信诈骗“猜猜你是誰”,居然涉及本人,张处长差点被“裴毅然”骗走一万人民币。详见拙文〈猜猜你是誰〉(载《上海作家》2011年第5期)

 

小处见大

 

小处自然可见大,生活质量本身就体现在各种小处上,就看你有没有这份“国际谦虚”了。

 

美国的诚信文化虽有可能给奸宄鉆空子,但无论管理成本还是营造诚信文化氛围,算大账看大面,诚信文化毕竟“丢了芝麻,捡了西瓜”——从各种生活细处传播“诚信第一”,大大推助社会正能量的扩张。对我这样的华裔新移民,会时时羞愧地从中国袍子下榨出那个“小”。

 

来美后,感觉正在经历一趟难得的文化之旅,得时时“提升”自身道德层次,得时时提醒自己:不能再以中共恨式思维看待美国——“处处将对方往坏处想”。同时,也真正开始读懂那句:“喝狼奶长大的几代中国人”。

 

 

初稿:11/24~25/2017;修改2/24~28/2018

Princeton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