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桂娥:你和我

一一献给我亲爱的丈夫,在你的忌日。

 

我是一串刺耳的音符

我是一个踉跄的舞步

在我活力尚存之时

爱上一个投足象将军

说话像智者的

囚徒

 

如今你这囚徒

住进了坟墓

带走你曾经绝顶的孤独

留下一个流泪写诗的我

仍在世间追寻你的脚步

 

你曾经不合时宜欲振臂一呼

大概是许多人眼中的离经叛道

或是少数人眼里悲剧的

英雄人物

又或是一个自不量力

想摧毁千年皇权的

暴徒

 

对我而言

你是我的支撑

我是你的托附

我是肉

你是骨

 

你躺在那儿

一定很冷

我要抱你到我心里来

我们一起

或对月而笑

或长歌当哭

 

我们是被谁遗弃了的

我是那肉

你是那骨

同行和后来者的血液

成就一个卑微的生命

迈着艰难的

脚步

 

亲爱的

请支撑我

去走你延伸的征途

我们一起寻找

光明的出路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