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明:最短的笑话



2018年3月12日,早晨。北京市,海滨,某小区。

 

又到了上班的时间,90后的小青年李世从柴房门出来,心情就特别郁闷。他说不清楚为什么会郁闷?

 

是因为房价在上涨,他还银行的贷款压力增大?还是因为谈了几年的女朋友跑了,看上一高富帅?

 

或者昨天明明努力加班,出色地完成了工作,却反被胖子上级批评工作不认真,不负责任,被命令要做举手机器,要支援这个,赞同那个而郁闷?,

 

李世说不清楚,总之,是无缘无故,无理无由的郁闷。

 

他抬头看了看北京灰朦朦的雾霾天空,叹了一气,便骑上自行车去上班。李世工作的单位,离小区不远,所以骑自行车是最经济最实在的了。

 

李世经过小区大门时顺便瞄了一眼大门的保安室,看到到平时非常沉闷,不爱开口说话的保安王老头,居然在今天笑咪咪的,还低着头,念咒语似的喃喃自语,边说边乐得开了花朵似的。

 

从来没有见过王老头会这样。李世不免好奇得很,反正离上班还有一点时间,便停下自行车,上前走到保安室的窗口。将自行车斜靠在保安室墙壁,对窗口里面坐着的王老头,说:“王大爷,啥事这么高兴,是中彩票了?”

 

因为王老头在这小区做门卫好多年了,早见面晚见面,一来二去,和李世熟悉了,李世也知道王老头长期玩彩票,有些瘾头,只是王老头收入不高,注下得小,每次玩得都不大。

 

“哦,是小世呀,”王老头抬起头,象是刚睡醒过来似的,语气有点似乎不爱撘理李世似的,这是从事没有过事,而脸上却依然挂着灿烂的笑容。

 

李世不免更加好奇了,追问:“真中大奖了?”

 

“那儿有的好事,只是刚刚------也不知道是谁?给我的手机发了一则自称是’世界最短的笑话’的短信,让我一大早笑个不停。”

 

“我看看”。

 

“去哪儿了?我都不会弄这手机。找不到了。我这手机上的微信还是我女儿给弄的。”王老头弄了老半天,还是没有在手机找到那则短信。便说:“还是我念你听吧,这则笑话很短的。你听着:袁世凯,袁二世,秦始皇,秦二世,凡是叫二世的都是好词,都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规律。完了。你看这则笑话特逗。不愧是世界最短的笑话,笑死人了”。

 

“呀!这算什么笑话?”李世心里嘀咕,一脸茫然,不觉得这有什么好笑的。

 

王老头见李世这副模样,知道他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便说:“你仔细想想,反复多念几下,你就感到好笑了。

 

李世听了,反复几遍,心头一跳,恍然大悟,哈哈大笑起来。还竖起拇指说:”不愧是世界最短的笑话。“

 

说完,原本郁闷的心情,此时也守得云开见月明。心底里亮晃晃的,光艳灿烂。

 

时间不早了,李世笑哈哈的,和王老头道了别,扶正了自行车。

 

骑上,精神振奋起来,一遛烟,上班去了。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