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田:崔斌——逃亡在“社会主义新时代”

 

重庆万州区龙都街道的崔斌,于5月10日下午由家乡成功逃亡至湖北武昌。

崔斌是5月9日夜里开始出逃的,几经辗转,10号逃至武昌。4月26日他曾在重庆万州住家附近遭到黑社会人员暴力毒打,5月9日,再遭威胁,不得已开始了他的逃亡历程。

崔斌介绍说,4月26日晚上9点,他在小区附近的马路边上,受当地维稳部门指使的3名黑社会吸毒人员对他进行暴力毒打,时间长达半小时之久,期间有好心居民拨打110报警,警察来了不仅不抓捕暴徒,反说他在闹事,崔斌要求将其送医治疗,警察却扔下他扬长而去。据4月27日、28日和5月3日三次就医检查,身上有很多瘀紫,有的地方破皮出血,右耳鼓膜穿孔,第4、5、6根颈椎损伤,头疼剧烈,恶心、呕吐,头晕严重。

崔斌说,他这次被打,原因可能是前段时间关注并转发北京李美青去看望遭殴打的709家属李文足以及在网上发了一篇“五一是游行节”的帖子,所以遭到当地维稳部门的打击报复。

崔斌介绍说,早在2012年,崔斌因见义勇为,帮助消防武警官兵救人时,膝盖被武警踩伤,从而造成二级伤残。但重庆市政府不仅不依法承认他的见义勇为行为,更不按照相关法律政策给予奖励和救助,在万般无奈之下,他被迫走上了上访之路。期间,多次遭到重庆维稳部门删帖封号、监视居住、非法拘禁、拘留、殴打等一系列迫害。由此,崔斌由一位访民,逐渐成长为一名人权捍卫者。

2015年因在北京二中院围观浦志强案而被抓进久敬庄,被关押四五天。

2016年参与声援郭飞雄签名活动,并在高笋塘步行街广场公开绝食以示声援,再遭“传唤”。这次“传唤”,“升格”在审讯室进行。坐在“审讯椅”上的崔斌,面对警察国保“你是在同政府作对”的严厉斥责,崔斌毫无惧色,理直气壮地反问:“郭飞雄有病难道不该得到有效的治疗吗?中国公民没有人权,所以我们要争民主、争自由、争人权!”  

2016年3月两会期间,崔斌因在北京拦截两会代表车辆,被打伤后又被行政拘留,但因其残疾严重拘留所不收,在重庆驻京办被关了5天黑监狱。之后被地方警察押送回家,再遭万州警方"监视居住"软禁一年。期间因外出没有事前“报告”,被行政拘留10天。

2017年8月,崔斌背着写有“孙政才独裁暴政腐化之风还在重庆漫延,重庆人民生活在水生火热之中”的牌子在高笋塘步行街广场游行,之后又穿着印有“当人民恐惧政府即为暴政”文化衫拍照并在网上传播,又遭“传唤”、“抄家”。

崔斌称,当地维稳部门一直是崔斌为“眼中钉肉中刺”。2016年5月26日崔斌就曾遭受过一次黑社会人员的殴打,那次是因为他进京上访,被重庆维稳部门所忌恨,于是他们指使黑社会人员用杀猪刀砍断了他双手的八根筋健和三根手指骨,并且全身多处被暴打砍伤。

崔斌的处境日益艰难。长期以来,崔斌一直在当地警方的严密监控中,并被以各种方式,限制或变相限制其人身自由,尤其外出受到更明显的限制。4月26日被殴打后,5月9日夜里12点多钟,施暴者公然“找”到崔斌家,威胁说:你看我打伤你有事吗!一点事都没有。面对极其恶劣的险境,他拨打了四、五次110,20多分钟后,派出所才来人把他们带走。

同时,崔斌认为,当地医疗机构受国保干预,对他的伤情有意隐瞒,救治消极。崔斌认为,他的生命健康受到极大威胁,遂决定逃亡外地。

之后,崔斌开始了他的逃亡历程。他先是由双河口乘出租车到周家坝动车站,不出所料,没有买到车票。崔斌认为,这应当是当地国保所为。他只得又到五桥南站,乘坐到利川的小巴车,在利川乘坐快车于10日下午到达武昌。

但是,情况依然不容乐观。据崔斌介绍,还没到达武昌,万州警方就打电话给他,因为他没有接听,警方又接二连三发来手机短信。目前,不排除警方派员来武昌押解他回去的可能。

同时,崔斌伤情严重,尤其头疼、头昏,有时有些神志不清,因为医疗费用难以解决,他目前只能在武昌的一家诊所接受治疗,效果不敢保证。

图片为崔斌逃至武昌后在一家小诊所治疗伤病。崔斌电话:15223533336

  

 

最新消息:逃到武昌的崔斌,5月11日围观秦永敏案被警方带走,现与外界失去联系。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