闵良臣:连这四十年的历史也要颠倒吗?

 

在报纸上读到一篇文章,说的是油画《早春》把“新时代”领导人的父亲“描绘成指点改革开放的决策者,蛇口改革开放博物馆撤下邓小平群雕,换上习近平语录,陕西省推出‘梦开始的地方──梁家河’歌咏会,把习近平下乡插队的梁家河形容为中国改革开放的发源地”,这样一来,中国改革开放的设计师也只有换人。作者还说:“看来连只有40年的改革开放历史也不放过了。”读着这些,心里很不是滋味。

 

四十年,才四十年啊!就可以想当然,就可以欺骗吗!

 

或者说连四十年的历史有些中国人也要混淆也要颠倒吗?

 

再健忘,中国人也不会连四十年的历史也记不清了吧。

 

深圳特区确实不是邓小平画的圈,但也绝非太上皇画的。

 

还是当时广东省委书记吴南生说的好,“说中国的开放改革是哪一个人发明的,哪一个人先提出来的,我是不赞成这个说法,应该说,是党内、社会上甚至海外大家共同的要求。

 

不是不忘初心要实事求是吗,总不能把没有或沾点边的事夸张成“中心”或“核心”吧。

 

人不能这样!——不能怎样?大家可以去想,你想到不能怎样就是不能怎样!

 

清清白白地记得,前段时间中国大陆知名学者丁东和邢小群夫妇的公众号中提到吴南生的谈话,告诉我们“深圳特区”是怎么来的,或者叫“深圳特区的由来”。

 

于是点开丁邢公众号,很容易就查到了。因为他们的公众号也不是每天都上文章,有时甚至能隔上一个月,所以点开他们公众号往上翻一会儿就看到了,而且一连看到有关吴南生的两篇文章。

 

先看到五月四日的《吴南生谈思想转变》,点开浏览头行就明白不是本人要找的,而是这一行文字中中提到的《吴南生一席谈》,发表在今年4月12日公众号。遗憾的是,点开后看到的是无数公众号作者都十二分眼熟的一个“红太阳”中打上一个白色的感叹号,下面还有几行文字:“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接相关投诉,此内容违反《即时通信工具信息服务发展管理暂行规定》”。真是没意思极了!

 

原本想加一下丁东先生微信号,直接找他要这篇文章,转而一想,可以去世界上搜。果然,很容易就搜到了。所以想在这里插一句,现在是互联网时代,只要你们不想让中国与世界彻底隔绝,就不要动不动把你们不喜欢的文章给删了。一个国家,不,一个政府,对凡是不喜欢的文章就想让它消失,往小了说,是独裁专制,言论不自由;往大了说,那就是祸国殃民!没有言论自由,一个国家还能有什么思想解放?还能有什么发明创造?还能有什么文明进步?哄鬼去吧!

 

搜到文章后,又认真读一遍,根本不是像现在微信上到处转的帖子中说的那样,也就是说,南方那个“圈”包括建深圳特区,不是小平画的,但也绝不是太上皇画的。

 

先来看吴南生的“360百科”:男,1922年出生于广东省汕头市。1936年参加革命工作,193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75年后,任中共广东省委常委、省委书记。1979年初,负责筹办广东省三个经济特区,兼任省特区管理委员会主任,同时兼任中共深圳市委第一书记、深圳市长。1985年后为广东省第五、六届政协主席。2018年4月10日16时19分在广州逝世,享年96岁。

 

而丁东先生这篇《吴南生一席谈》的主要内容,是肖冬连在2007年10月对吴南生的一次采访,后收进《中国当代名人政要访谈述评集》,而2015年第4期《炎黄春秋》上刊发的只是采访的一部分内容。不知是丁东先生有先见之明还是早就听到了什么风声,担心什么人要篡改,早在四个多月前就把这段历史真相再次公开,当然,也可能是因为今年是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丁东先生想借此纪念一下的缘故。只可惜,文章上去时间不长即被公众号管理者屏蔽了。既如此,是否表明,真的有人早就有这方面打算——什么打算?那就是早就想着要篡改中国改革开放这段历史!

 

我们还是来看真相吧。为了减少篇幅,只能将丁东先生的《吴南生一席谈》,或者说就是三年多前《炎黄春秋》尚未被“夺权”时刊发的内容再缩编一下。需要说明的是,既为了减少篇幅又要文字的正常连接,少不了加个别关联词,但绝不加任何自已的观点,并且有些地方将用引号证明是原文——

 

1978年底、1979年初,从香港请来的朋友很多,其中有泰国曼谷银行的陈有汉、泰国正大集团谢国明家族四兄弟等都来了。谢国明爸爸是我的老朋友,很爱国的。他们提了很好的建议。大家谈来谈去,我问:“有什么最快的办法?”罗新权说:“你敢不敢搞自由港?这样是最快的。你看香港、新加坡,台湾能够那么快的发展起来,也是靠这个。台湾叫做‘出口加工区’,香港叫‘自由港’。”他这一说,我就明白了,因为对外面的消息我还是知道的。请罗新权来就是规划这件事。谈得有点头绪了,1979年2月21日,我就给省委写了一封信,那封信是用电话挂的,说汕头利用外资和扩大对外贸易潜力很大,应当“下放一些权力,让他们放手大干”。2月底3月初,我从汕头回到广州,住在赵紫阳当年住的房子里。又和我们许多经济学家谈,包括卓炯,他也主张市场经济。广东社会科学界思想都比较一致,他们跟我很熟,都是老朋友,在我面前什么话都敢说。办特区的想法就是这样产生的。

 

“回到广州的那天晚上,习仲勋到我家里,我谈了我的想法。”习仲勋说:“我赞成,明天开会你说吧!”第二天开会我就讲了。我说:“希望搞一个点,先走一步。如果同意,就把汕头作为试点吧,因为汕头有两个条件:一是汕头对外贸易比较多的,二是汕头华侨比较多,全省创汇除了广州就是汕头。”仲勋同志当场就冒了,说:“要搞都搞,全省都搞!”他不知道不能全省都搞的,全省都搞不得了!最后商量,在汕头、深圳、珠海3个地方搞。当时的情况是大家都希望改革。说中国的开放改革是哪一个人发明的,哪一个人先提出来的,我是不赞成这个说法,应该说,是党内、社会上甚至海外大家共同的要求。

 

最初的设想比较粗犷。仲勋说:“写个报告给中央,4月初中央开会,我要去,当面给中央提出来。”4月初国务院召开经济工作会议。我说:“那是国务院召开的经济工作会议,你参加干吗?”他说:“我还没有做结论呢。”当时恢复了他的组织生活,但《刘志丹》这本书“利用小说反党”这个说法还没有做结论,他说:“我要去要求做结论啊!”他去那里主要是办这个事。这个会不是邓小平而是华国锋主持的,是华国锋最后同意、赞成了广东的建议。习仲勋回来传达,都是讲的华主席,不是讲邓小平。讲邓小平只是讲过一句话,说:“小平说要杀出一条血路来,我看他对改革开放也是很积极的。”他是这样传达的。

 

“赵紫阳不讲了,华国锋不讲了,好事集中到一个人,坏事也集中到一个人。一说坏,就坏得不得了;一说好,好得不得了。这是马克思主义吗?我看不是!我现在写文章照样写,是华国锋主持的、同意的。”

 

当时叫什么名字一时定不下来,叫“出口加工区”,台湾有了,叫“自由港”又不敢叫,叫做什么?“特区”这两个字倒是小平同志提的,广东人不敢讲特区,过去反广东人“地方主义”,要是说我搞特区,还得了!那是不行的。“特区”两个字不是在会上提出来的,几个老头没有参加会议,开完会,谷牧受委托给陈云、小平汇报。有些材料说是习仲勋向邓小平汇报,没有那么回事!谷牧给小平说:“广东有这样的思想,先走一步,划一个地方出来,搞改革开放,然后全面推开。”小平很赞成。谷牧说:“但是名字定不下来。”邓小平说:“那就叫特区吧!”

 

中央党史研究室在辽宁出版社出版了一本书,叫《中国改革开放史》,说是习仲勋到汕头去传达,看到汕头的情况,回来提议要办这个东西,以后又见了邓小平,又是如何如何。两年以后我才知道有这本书,我说:“你们怎么这样胡说?这样的书能出版吗?”后来,他们给我打了电话,做了一个更正。芦荻写了一篇文章,发表在《百年潮》,纠正这个事实。写作者很多是年轻人,不知道情况,情有可原,但是作为领导一定要很认真地审查,起码你把稿子拿来给广东看一下。

 

这就是建深圳特区的由来,这就是南方改革开放的历史真相。谁都不能篡改,不能!

 

改革开放要的是改,而绝不是篡改。

 

2018年8月25日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