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9~2019:70年中国浮世绘

连晨

2014年高考作文真题预测(13)讲述了一个关于猴子的寓言故事,要求备考学生读后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寓言的题目叫“铁笼里的猴子”,先引述如下:

铁笼里关了五只猴子,实验者在高处挂了一串香蕉,五只猴子顿时兴奋起来,其中一只率先伸手去抓。这时,实验者用高压水枪依次直击每一只猴子,那四只尚未接触到香蕉的猴子同样受到了惩罚。过了一会儿,又有一只嘴馋的猴子窜到香蕉跟前,高压水枪依然挨个扫射对全体猴子施行惩罚。几个回合下来,猴子们都变乖了,无一只敢再靠近香蕉。尔后,实验者换进一只新猴,这个不知笼内暗含玄机的家伙一进来就直奔香蕉而去。只见那四只吃过苦头的猴子一拥而上,撕咬这只新猴不让它接近香蕉。实验者随后又换一只新猴进来,铁笼子里再次故态重演。等猴子一只只置换完毕,五只新猴虽然不明就里为什么香蕉不能吃,更不知“前朝”发生过高压水枪“平暴”事件,但面对香蕉谁也不敢造次,个个循规蹈矩,成就了一个高度“自律”的群体。

这个寓言故事让我想到另一个铁笼子和里面囚禁的生物。我说的这个铁笼子名叫“China”,被囚的生物有许多别称,其中一个别称叫“蛊”。这些蛊也有类似上述猴子的经历。

下面我来讲讲这个铁笼子和蛊的故事。

我说的这个铁笼子很大很大,大到你几乎感觉不到它的存在;里面的蛊原本也不叫蛊,而有一个很动听的名字——勤劳勇敢智慧的中国人民。这个铁笼子在建成之初到处悬挂着五颜六色的彩旗,大街小巷贴满各式各样的标语,其中最醒目的标语有两条,一条叫“关心政治”,另一条叫“助人为乐”。因为标语都是由政府统一发布的,中国人民就信以为真,把它们当做了自己的行动指南。

铁笼子里的第一代中国人实在是太单纯太质朴了,他们哪里知道这标语背后藏的什么玄机?政府既然号召咱们关心政治,咱们若是不关心,哪里还像一个新社会的主人呢?于是人们十分踊跃地参加政府安排的各种政治活动,积极投身到大大小小的政治运动中。

可是问题还是渐渐显露出来:政府要求你关心的政治,你才可以关心,而且必须以政府规定的姿势和动作来关心;政府不喜欢你关心的政治,你千万不能关心,你若关心了,就是别有用心,就是寻衅滋事,你就极有可能把自己“关心”到监狱里去。

可是那一代中国人是真的傻啊,总是会有人热心过了头,什么样的政治他都关心,结果,结果,就真把自己“关心”到监狱里去了。街上的大标语不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写着要人们关心政治吗? 为何关心政治的人,最后都进了监狱了呢?

用中国最大的那个流氓的说法,这叫“引蛇出洞”。

就这样,一拨一拨的,成群结队的,也说不清楚究竟有多少人把自己“关心”进了监狱里,更有一些热心政治的倒霉蛋被还砍了头。在血淋淋的事实和横七竖八的尸首面前,后面、后来出生的中国人渐渐醒悟过来:那个劳什子标语是骗人的,纯粹是鬼话! 关心政治,关心你妈个屁!于是乎,今天的13亿9千万中国人在这件事上总算变聪明了,并达成了难得的共识:关心政治的人,有病! 傻瓜才关心政治!

下面我再说说第二个标语的事。

今天我们知道,“助人为乐”的标语和“关心政治”的口号一样,都是诱饵,如同前面寓言中关五只猴子的铁笼子里的香蕉,“看上去很美”,然而碰不得更吃不得。可是,可是大铁笼里第一代中国人太憨厚老实了,他们见政府号召要关心他人,互帮互助,自然就热烈响应积极行动了,一时间助人为乐者层出不穷,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成风,做好事时总有摄影记者紧随其后的雷锋成为那一代人的楷模。

再往后,问题就又出来了。什么问题? 大铁笼的主人,并不真希望大家这样。于是细心的人发现,热心助人的人,一个一个落入尴尬孤立之境,因帮助别人麻烦缠身的新闻不胫而走,热心公益的人被请去喝茶的事也时有所闻。渐渐,渐渐滴,中国人总算清醒过来:助人为乐,狗屁! 官府真正想要的,是屁民们少管闲事,只管好各自的一亩三分地!

于是乎,大铁笼的主人对13亿9千万中国人的原子化改造工程按预期目标胜利完成;“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的古典农耕社会景象在新世纪歌舞升平的小夜曲中全面回归。看那——“关心政治”,“助人为乐”,这些漂亮的标语原来是漂浮在“新社会”上空的装饰物,是虏获、除灭中国人公共情怀和爱心的诱饵。看不透这其中玄机、继续傻乎乎关心政治助人为乐的人,今天已经不多了——已经不多了啊!

最后说一下“勤劳勇敢智慧的中国人民”是怎样变成“蛊”的。

想到有些中国人已经成了蛊,且做了几十年蛊,却还不清楚什么是蛊,所以先做一下名词解释——你抓一大堆各式各样的毒虫到一个器皿里,然后盖上盖子让它们互相绞杀撕咬,最终百毒不侵活下来的,就是蛊。


大铁笼子里面的中国人,开初——铁笼子建成封顶之初——绝大多数都是本分善良之人。但是铁笼子的主人不喜欢这样。他们于是发明了悬挂“香蕉”之妙法,大肆诱捕有公共情怀和爱心的中国人,然后关之压之打之杀之,必欲除尽灭绝而后快。他们想要的两个结果,两个结局,很快就实现了——
今天的中国人,绝大多数,绝对的绝大多数,远离政治,讨厌政治,对公共事务毫无热心。此其一。

其二,今天的中国人,很少有人再管闲事了,对帮助陌生人更是持非常谨慎的态度,大多数人,抱持“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处世哲学。这是原子化生存的典型症候,也是铁笼子的主人处心积虑精心营造如今已遍及城乡的主流社会生态。

这样的两个结果将引发、带来怎样的后续效应呢?

公众普遍讨厌政治,逃避政治,对公共事务漠不关心,其结果只能是国家沦为政治流氓的跑马场,窃国大盗的乐园。而每个人都龟缩一隅,抱持“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少管闲事”的心态,其结果就是13亿9千万人看上去黑压压一大片仿佛很牛逼,但每一个人其实都是孤家寡人——上至官府,下至地痞恶霸,想收拾谁收拾谁,想攻击谁攻击谁,没有一个人是安全的,没有一个人的家庭和财产有安全保障。

按理说,能达到这样的国家治理效果,应该是很辉煌很骄人的成就了,真应该弹冠相庆高呼万岁万万岁了。但铁笼子的主人感觉这还不够。他们还有更大的嗜好,更高的追求——让人互相戒备,互相怀疑,互撕互咬,互为仇敌,他们好坐收渔利。于是乎,大铁笼中13亿9千万“勤劳勇敢智慧的中国人民”,有的情愿有的热衷,有的被迫有的无奈,被那只看不见的巨手搅起的旋流一股脑裹挟进互撕互咬互坑互骗互害的深潭之中;坚守人之良知和本分的,一个一个被蛇蝎蜇伤或咬死,一个一个被淘汰出局。渐渐的,渐渐的,真正的人,越来越稀少,大写的人,愈来愈罕见。偶有侥幸活下来的良心尚存者,也是佝偻着身躯蜷作一团,战战兢兢高度警觉加戒备活在世上,稍有不慎,就有可能遭遇灭顶之灾。

呜呼,泱泱960万平方公里之华夏大地,竟在近世沦为世界第一大囚牢;莘莘13亿9千万炎黄子孙,竟在二十一世纪变种为五毒俱全的族类——蛊!
当你明白了什么叫蛊,也就不难理解“你给我掺杂使假,我给你下药投毒”为何成为中国人的日常,为何有越来越多的人拖家带口逃离故土远走他乡。
我只是不清楚,依然留在大铁笼里的中国人,似这样“进化”下去,下一步会变成何种生物?而那个开启地狱模式的组织,真能如它所愿,还能继续在这块土地上为所欲为三五年?

咱们走着瞧。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