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伤着悲伤,愤怒着愤怒

——疫情当下回应许章润许志永的胆识和公义之举

昝爱宗(浙江)

 眼下的中国,看起来并不像黑天鹅降临,而是像令人恐惧的黑暗时刻降临,举国悲伤,举国愤怒,举国无助。无论是以1月3号为节点,还是以23号武汉封城为节点,2020年的悲伤已经注定了。这年春节前后的某一天,若有什么“祝福”,却是以“伤逝”开始的。假如鲁迅活到今天,他会为更多更多阿毛祥林嫂子君的不幸而悲伤吗,会写下伤逝和祝福的续篇吗?

死人的事情够悲伤了,到底是瘟疫厉害,还是人祸暴露?人祸猛于虎,但是问责谁?无人可问责,却是更悲伤的事。

千万人口的大城市,数千万人的省份,确诊很难,病房紧张,医护人员紧缺,口罩无处可买,大批的武汉人无处可逃,谁封闭了他们求生的权利?那些封门堵门焊门的野蛮暴力,足以要杀死那些被围困的人,有法律依据吗?这些人简直就是执法犯法的流氓土匪恶霸,昔日嘴巴所广播的血浓于水的同胞情怀,此刻为什么不见了?

封城不可取,武汉封城如同长春围城,肯定是悲剧。如果说,感染者或疑似者需要救治,需要就医,需要观察,可否把他们分为确诊、疑似、观察多个警示等级,隔离在更多的医院,在疫区方圆五百至八百公里范围内(5-8小时车程),确立1000个县级以上医院,或将腾空的宾馆、体育馆、党校、军营征用为临时医院,每个医院隔离100人,就可隔离十万人以上,费用全部政府买单,病人或疑似者也不用东躲西藏了。对于不具备隔离条件的孕妇产妇婴儿、妇孺、老人、瘫痪病人、残疾人、脑瘫智障和生活无法自理的精神病患者,政府召集工会会员党员团员和义工志愿者上门照顾,联合农会、行业协会等民间志愿组织,责任到人,家家包干,吃住费用财政承担。

可悲的是,这些都来不及了,武汉市长周先旺在封城后直言在武汉封城前就逃出了500万人,还剩下900万人。逃出去的人,无论在国内,还是在海外,虽然处处被举报捉拿,然而就医的条件却很充分,可哪些没有逃出的,没有能力出走的,那些孤儿寡母,却悲伤着悲伤,医院里的交叉感染,每天变化着的死亡数字,处处被歧视,身心俱疲,更令人坐卧不安。早知道封城,谁不跑呢?

流感,肺炎,传染病,令人恐惧,但也不能没有章法用蛮劲,小区或村庄,把路封死,一旦失火,消防车也被挡在外面,妇女临产生孩子,救护车也进不来。以前叫110报警台为匪警台,如果出现匪警,杀人放火,110的警车也开不进来,出现无政府状态,还要政府干什么?

举国上下,以及部分海外,处处歧视湖北人,武汉人,现在又扩大到温州人、宁波人,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沦为一句空话,人的尊严更比纸薄,宁可错抓一千,不可放过一个。

随便一个村庄,一个社区,只要找几个红袖章,几个临时工,协警保安,贴一个告示,就可以决定某个人可以通行或禁止通行,就可以查验采集他人的身份证号码、户口本和电话号码,谁给他们这样的蛮横权力?法律依据有吗?不乖乖配合就是违法犯罪吗?他们到底是街匪路霸,还是梁山好汉?还有些保安路霸借此行凶打人,殴打不配合的路人,随意拦截没戴口罩或买不到口罩、买不起口罩的人,如此维稳,伤天害理,法律何在?公义何在?再说,政府有能力保障所有医护人员的口罩供应吗?普通百姓的口罩,政府可以免费提供吗?

还有一些地方规定说,禁止超过二十个人以上的聚会聚餐,法律有这样的授权或规定吗?还是来自医生等专业人士的权威建议?中央政治局有二十五名左右的成员,难道此刻就不能在安全范围开会吗?

我还看到有江苏的视频,有一家四口人打麻将就被警察闯入打砸毁坏麻将桌,人们敢怒不敢言。不管人多人少,聚餐禁止了,麻将牌也不能打了,宗教信仰场所也关门了,人人举报,鼓励告密,斗敌人,抓特务,难道文化大革命人整人的时代又卷土重来了吗?

1月3号开始三十天,官方天天向美通报疫情,却对内说人不传人。即使人传人,人还是要靠自我防护,预防,要活下去。可是,至今已有一个多月,四处封闭,人人恐惧,似乎还处于无止境的慌乱状态,封村,封小区,停公交,寺庙教堂宗教活动一律停止,学校一再延期开学,工厂工地停工,这是必须的有效预案吗?戴口罩到底安全吗?病毒到底有没有对症药?戴口罩外出安全吗?十四天的隔离期会不会又延长十四天、二十四天、三十四天?到底医生怎么说,应该听听更多医生的建议,不然一再更改延长期,上半年还能不能复工、复市、复课、复业?

房租到期,按揭到期,贷款到期,收入却为零,余下的日子怎么生活?政府可以上半年对企业和租房户免税、免房租吗?政府每个月对疫区民众每家每户或每人发放1000元超市食品购物券,无差别对每一个公民,可以落实吗?政府应该把国企央企垄断企业的红利返还给每家每户了,别再空谈实现全面小康误国误民了。

对于武汉人来说,隔离十四天,能在自己家被隔离还算仁慈的,如果被隔离在野外帐篷里,寒冷的冬天,数九的天气,十四天仍然很漫长,或许体质虚弱的,还会引发别的疾病。

疫情仍然严重,隐瞒的悲剧已经发生,不能不问责,湖北武汉两个双黄蛋,蒋超良王晓东马国强周先旺,他们该下台问责吧?对公众刻意隐瞒真相,谎言祸国,指挥无能,治理无能,该以渎职罪查办。

刚看到清华大学法学院许章润教授和美好中国倡导人许志永先生的上书纳谏及直言大作,深为他们的愤怒感动,深为他们高举大义、执着爱国的行为叫好,国家有这样说真话的饱学之士,国之大幸,民之大幸,可不幸的是,说这样真话的人,却不能享有免于恐惧的自由,一个担心被维稳被法办,一个在逃亡,无家可归。试问天下公共知识分子,有几个有他们这样的勇气、胆识?他们若不爱国,谁还有资格爱国。

一个国家,民不能说真话,危险来临,无处可逃,人人都是受害者,不仅仅是低端人口,还包括那些高端贵族。许志永先生所言甚好,当下民生多艰,对内没有免费医疗,没有十二年或大学免费教育,没有全民免费养老,对外拼命大撒币金钱外交,维稳费用超过军费,对于老百姓而言又有什么意义呢?这样的国,连民生都顾不上,谁能爱得起来呢?

悲伤着悲伤,悲伤逆流成河;愤怒着愤怒,愤怒不公不义。这样的厉害国,若不停止罪恶,若不高举公义,若不回归真理,尊重每一个生命,迟早会被愤怒所推倒。

公元2020年2月5日 庚子年正月十二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