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

作者:曾伯炎

新冠病毒正改变着世界,且伴以中共思想脑毒,一起祸害天下,使世界180余国,难以幸免,俨如经历第三次世界大战的伤亡。且民族与种族问题此起彼落,天下纷纷、世界扰扰,不得安宁。老夫被宅家中沉思,凭历尽沧桑之经验,对近期焦点事件做一点评。以色列人有谚云: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今日世界之纷扰,其实过来人看到的,不过是旧事重演而已。

 (一)

从网上读到世界各地黑人造反了,有些黑人俨如中共红卫兵复活,打砸抢运动又起。当年文革,不过是赶走资派进牛棚,当下黑人暴力竟然喊出:要把白人全部赶出巴黎!想到近年欧共体从地中海拯救偷渡黑人难民的人道行为,获此恶报,特朗普上台就建国界围墙,是有预见了?虽然搞极端活动的黑人毕竟少数,但是红卫兵做坏事的也不是多数,少数人的作为就已经搞得天翻地覆了!

这喧宾夺主的呐喊,不禁令人联想到:毛共那文革,叫喊要变天下一片红,今日造反,要变天下一片黑了。两者本质类似,都是要落后消灭先进、野蛮要取代文明。

中国70年前的历史,从基层乡村,人们不难看到文化士绅的文明自治,良于当代痞子暴力的专制。在高层,北大哈佛出身的政治学精英,优于文盲陈永贵吴桂贤那类总理。西欧上千年的高卢文化,以卢浮宫与圣毌院为标志的法国文明,岂堪红卫兵式打砸?近闻供着伏尔泰等人的先贤祠,也被黑人占领了。如此重现红卫兵打砸抢烧杀暴力,丧失的温良恭俭让,就是啼血杜鹃也难唤回啊!

看来,哈佛、牛津等领世界文明的学府,对很有中囯特色的痞子运动与红卫兵运动所遗传的精神病毒,与传播世界的武汉病毒,应作追根溯源的研究了。那动辄诉诸暴力的狼奶,不正是我们看到的战狼外交官所吮食的吗?

 (二)

香港的历史证明:被兰色海洋文明殖民百年,竟然经不住红色山沟文化野蛮管制23年。香港本就是晚清东西方文化的对撞之地,当前再现民主与专制的对决。

名义上的港人治港,实际早已渗透一半党人治港。这还不够,仍要全由党人主宰,理由是人心还未回归红色。

当年,香港那片安定和谐弹丸之地,倒是收容了大陆几枇几百万饥民。改革开放后,首先涌入大陆一批投资,激活大陆经济,至今香港仍然是外资主要流入地。大陆遭地震水灾,港人十亿百亿的埍赠救济款,不证明人心早回归了宗祖国吗?至于又出现反抗潮、逃港潮,不又是今日朝廷不守一国两制协议,逼出来的吗?

英国式现代文明殖民,造就的乃是现代公民。而专制统治造就的则是老式草民与顺民,若要以顺民标准去作港人是否回归的标准,恐怕永远也难符合专制者的愿望。

现在,英国政府巳挺身抗议撕毁《中英联合声明》,投诉联合国后,还允许香港移民300万。北京获知还野蛮地说:好呀!留土不留人。老夫一听,不禁联想到当年满清人对不归顺的汉人说的:留发不留头!中南海肉食者的政治文化,还停留在17世纪靾靼人的野蛮水平吗?

 (三)

北韩的话语系统,已无共产主义与社会主义这类名辞了,党天下已变金家王朝,他们不要画皮了。但那国号还叫“人民民主主义共和国”,未免太反讽独裁者了。而“中华人民共和国”这块招牌,仍然被挂羊头卖狗肉的党国利用。只是北韩早改国姓金,党国仍说他姓党。老毛其实也想把国家改姓毛,人算不如天算,打倒四人帮,破产了。当下,这国姓党或将姓X,还留下悬念,仍待揭晓。

北韩已不见马列思想,讲先军思想了。这军国主义思想,与中国古典的暴秦与近代法西斯的暴德与暴日,不都是一路货么?毛泽东讲了一辈子“枪杆子出政权”出的私家政权,倒是被金家学到了真传。还向往毛思想毛政权者,就别去美欧留学,就近去上金日成大学正合适。

最近,李克强透了底,说还有6亿人月收入不过千元。但习总书记给军人加薪,团级每月加2万,师级每月加3万。这比北韩那军人还吃不饱的先军思想,更是实质上的先军思想吧?

美国最近开除了受中共贿赂资助的54名科学家,千人计划中那张首晟教授暴露自杀,就此来看,北京比北韩还高一档次的是:他们还有先偷思想。

 (四)

有人说:中国特色是个筐,什么破烂都往里面装;但它也是一面盾,凡遇普世价值就抵抗。

毛泽东中国特色的政治读本是《资治通鉴》,内容却是帝王术,榜样是秦始皇,理论是商秧、韩非的强国驭民术。老毛将马克思主义中国特色化为“造反有理”,因此,陈涉、吴广与红巾军、白莲教等,都是马克思主义者了。而欧洲的马克思主义是开展的工人运动,毛却自诩为痞子运动。当下,对中国特色解剖得最深的是美国人班农,他称毛共这党非什么党派,而是制度型的黑帮结构!一听这短语,我拍案叫好。

不过,再剥其皮,这中国特色里不仅更现匪与盗的特色,还有阿Q与流氓底色。他们用非法权力变现捞的财产、别墅、二奶、美元等,全藏外国,这中国特色被一副对联形容得精彩的是:

“滿朝文武藏綠卡,半壁江山养红颜。”

若叫笔者补充,认为更中国特色者应是:国库即党库,国军即党军,国民即党奴!谁有如此强霸?

 (五)

对于郝海东与叶钊颖的反共,笔者以顾城如下这首短诗解读,其诗云:

黑夜给我黑色眼睛,

我却用它寻找光明!

中国足球队据郝海东说,中国社会的一切都黑,体制的黑,用人的黑,比赛的黑,黑哨的黑,裁判员又是比赛员的黑,全浓缩于中国足球队了。难怪以世界最高年薪请了多少世界名教练,仍无能为力,挽救不了中国最腐败糜烂的足球。联想中央电视台腐烂成后宮嫔妃集体,你能不信吗?

郝海东从足球场退役,入了巿场。联想到很规矩的国际巿场,中共的手段也赚得美国总统大喊吃亏。那权力操控的国内巿场,权力出租变现的黑交易,私企只能给官企国企垫背的黑格局,都是给郝海东上黑色政冶经济学的课堂。

他俩会用脑子玩球的精英,从黑球场玩到黑巿场,给的黑色眼睛,人过中年,还不去寻找光明吗?

 (六)

黑奴,今日招人同情,可笔者当年做右派在劳教营做红奴时,曾经羨慕过黑奴的人道待遇呢。

那是大跃进中,原始森林30里泥泞道路,每日不拖出几百斤木料,就不给饭吃。当我饥肠辘辘、冷汗直冒时,便忆起读马克·吐温的书中读到一段黑奴比红奴幸运的细节,即他写的那本《哈克贝利芬历险记》中黑奴三木的故亊。农场女主人常警告黑人三木说:“三木,你要再偷懒,不好好干活儿,我就叫你吃玉米!” 给黑奴三木吃玉米,就是惩罚,而我视为盛餚。这红色帝国的红奴,较民主国家的黑奴更悲惨,这是我饥寒交迫时获得认知。当年,同囚去的萧鸿逵〔出身西南联大〕等3人被饿死,即给我留下做美国黑奴比做中国红奴幸运的结论。

讲人权的美国比反人权的中共国,给我心灵记录下这种差别,留此存照,供年轻人对比思考。

当下,专制喜欢顺从,奖励谄媚拍马,这种嘉许奴性化,成了中共党员党性的核心内涵。显然,中共内已无同志关系,所有各级书记与党员,尽成主奴关系。垄断各级资源与权力的书记,也成各级大小皇帝。权力的主子,自身也全在假话、假信息泛滥中,此乃决策者常误判之源,要想不出毗漏与错误,决不可能。

这种以高压与恐赫挤出的顺从与谄媚的服从,联想到电视放映两猴王争霸,打斗得你死我活,败者如刘少奇一旁舔伤,胜者如毛泽东拥众毌猴献媚争宠。不是人类倒倒退入丛林社会的演绎吗?

(七)

满耳是“加强党的领导”,可是改革开放的历史证明:正是不用党的公共食堂加强对农民肚子的领导,农民才不饿饭。不加强领导到田里禾苗规定窝距几寸与下种施肥多少斤,田里才长好禾苗,给农民种田予自主权,农民才丰收。解放他们足上镣铐,让他们外出打工,党不再领导做工种田,农民才修起新房。

城巿居民不也是放开巿场与自由的商品生产时代,党不再全面领导经济,给了老百姓一点经济自由,社会才搞活了生产力吗?

当党的领导强化到要把党的支部建入私企、外企时,资金与人才均外逃。用国安法去加强党对香港的领导,香港就乱了套,那东方明珠的闪亮,便向新家坡转移,而现代人才与资金外逃。还是快人快语的前总书记胡耀说的一句名言说得简明:改革开放,就是放松党的领导。

 (八)

斗争哲学斗出普遍贫穷后,改为权力操控巿场,再使权力者成为暴发户,贫富一直悬殊到2%的人拥有80%社会财富。然后,再来雷厉风行地开展运动式的扶贫。但是早已腐化的政府,又怎可妙手回春式的让六亿多穷人一夕之间由穷变富?上亿老年农民只靠每月百多元养老金活命,就算勉强或者也得靠儿女孝顺,难道能靠精准扶贫扶成全面小康?

不禁忆起1930年代中国乡村建设学派,晏阳初、梁潄溟等在山东诃南等地的实验:

他们以文艺教育救“愚”,以生计教育救“贫”,以卫生教育救“弱”,以公民教育救“私”等,可惜被农村的毛式痞子运动颠覆破坏了。扶贫决非只是一种生计救助,应是乡村的系统建设,不仅是温饱,更是文明化,活得更有人的尊严。李总理总算为弱势群体说了点实话,可惜各地的掌权者是不能靠说实话升官的,只怕是场面热闹依旧,民生日益艰难。

总有物极必反的时候罢,当年的改革开放不也是毛的极权专制到文革登峰造极的后果吗?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