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美国驻华大使布兰斯塔德的突然离职

作者:张杰

9月14日,美国驻华大使馆官网发布了《关于布兰斯塔德大使计划离任的新闻声明》。声明称,布兰斯塔德将于十月初卸下其美国特使职位。布兰斯塔德上周与川普总统通话确认了这一决定。同日,国务卿蓬佩奥宣布,布兰斯塔德已经递交了辞呈。他在推特中,感谢布兰斯塔德三年多的工作。他说:“布兰斯塔德大使对美中关系再平衡做出了贡献,即让关系更以结果为导向、更对等、更公平。”

布兰斯塔德大使在本周一的一场内部全体大会上说:“我最为自豪的是我们为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以及为我们在美国的社区带来切实结果所做的工作。我们的目标仍然是为美国家庭带来有意义、可衡量的结果。我们正在重新平衡美中关系,以使其公平、对等,并能在两国都推动积极增长。”

今年73岁的布兰斯塔德于2017年5月正式就任美国驻中国大使。在担任这个职务之前,他在美国爱荷华州担任了16年州长职务。就在他刚刚担任该州州长后不久,时任中共河北正定县县委书记的习近平到那里访问,布兰斯塔德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接见了习近平。2012年习近平以国家副主席身份访美的时候,还转程去该州拜会了“老朋友”。中国外交部前发言人陆慷曾形容布兰斯塔德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担任美国驻华大使的三年间,布兰斯塔德见证了两国关系的急剧变化,从贸易战到新冠疫情,再到香港危机等问题。去年,布兰斯塔德在西藏行程期间,呼吁北京和达赖喇嘛进行“实质性对话”。

布兰斯塔德在离职前和《人民日报》之间发生了一件不愉快的事情。8月26日,美国大使馆联系《人民日报》,称布兰斯塔德希望发表一篇有关中美关系的文章,要求在9月4日前不予审查地全文刊登。但《人民日报》向中宣部汇报后竟然“不忘初心,党媒姓党”拒绝发表。

蓬佩奥在此事发生后立即发表声明,抨击中共宣传机构虚伪而不对等。蓬佩奥说,中国政府官员们在美国可以直接对美国人民发表意见,通过美国的自由媒体表达中国政府的立场,这包括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今年已经在美国的主要新闻媒体上发表了五篇评论文章。中国外交部和环球时报、中国日报等官媒经常利用可以自由登入的各种美国社交媒体攻击美国的政策和生活方式。希望中国能够成为一个成熟的大国,加强与自由世界的关系。蓬佩奥说,中国政府应该尊重西方国家外交官们直接对中国人民讲话的权利,允许外国新闻记者回到中国,停止恐吓、骚扰为公众利益服务的外国和中国调查记者。蓬佩奥还批评北京,“拒绝这么做显示中国那些未经选举而当权的共产党精英们是多么害怕自己的人民能够自由思考问题,害怕自由世界对他们治理中国的表现作出的评价。”

蓬佩奥的声明发出几小时后,《人民日报》发言人回应称,布兰斯塔德的稿件“内容漏洞百出,与事实严重不符,也不符合《人民日报》作为一家久负盛名、严肃专业的知名媒体对来稿选用、刊发所秉持的一贯标准。”外交部战狼赵立坚也在9月10日例行记者会上说,“美方此举显然与新闻自由无关,完全是精心设计,故意碰瓷找茬。美方希望发表文章是假,设局栽赃是真。”

布兰斯塔德的文章到底说了些什么呢?根据美国国务院网站上刊登的一份备份文件,布兰斯塔德以《基于对等重置关系》为题撰文,称美中两国自接触以来,美国接受了中国领导层呼吁的专注合作领域,搁置分歧;而美国在解决自己关切的问题时,却“取得的进展少之有少”。“中国领导层利用了这种处理方式,常常坚持要求我们对分歧避而不谈,以此作为接触的前提。”并且,有时中国领导层“做出承诺要着手解决我们的关切,但却未能跟进行动”。这样做的结果是,两国关系带来的“对美国人民重要的结果越来越少”,并且双边关系“变得越来越不平衡”。布兰斯塔德写道,当前美中关系紧张的根本原因,“是中国长期以来的策略只选择性地与美国挂钩、系统性地控制美国人进入中国社会。”基于此,“美国已经采取了行动,包括对非法获取美国知识产权以及进行不公平竞争的人拒发签证等。”布兰斯塔德还呼吁两国“建立相互理解和真正对等的基础”,而这“必须从中国政府愿意解决我们对两国关系失衡的关切开始,并允许我们两国人民通过不受限制的交往和未经审查删除的讨论来建立关系”。下面,我就布兰斯塔德大使文章以及突然辞职事件谈谈自己的看法。

第一,布兰斯塔德的文章是碰瓷找茬吗?

布兰斯塔德要求刊登文章之时正值中美关系加速恶化之际,两国不仅在外交、军事、科技、金融等领域加剧对抗,在学术交流、新闻媒体等方面也尖锐对立。美国此前发布新规,要求中国驻美高级使馆人员在到访大学或与地方官员见面前,必须取得美国国务院许可。中国近日采取反制措施,表示限制美国驻华外交人员的活动,包括美国驻香港总领馆的外交官。两国媒体也陷入外交对峙的漩涡。今年2月以来,川普政府陆续将九家主要的中国媒体机构列为“外国使团”,将它们视为“中国共产党的工具”;美国还缩短驻美中国记者的签证时效。中国随后反制,驱逐包括《纽约时报》在内的三家美国媒体的十几名驻华记者,并要求一些美国媒体驻华分社申报财务状况等等。一些美国媒体的驻华记者近日也在延续签证方面受阻。

美国卡特中心旗下《中美印象》主编刘亚伟认为,布兰斯塔德在此时要求刊登文章,动机或许不是为了缓和两国关系,但的确给《人民日报》出了一个难题。“登,有传播美方政府观点之嫌;不登,肯定会被美国当作美中关系不对等的证据。崔天凯可以在美国媒体畅行无阻,美国驻华大使怎么就不行?”在中美关系紧张之际要求在党报上发表与中国官方论调明显不符的文章,似乎有火上浇油的感觉。刘亚伟说,“似乎也起到了‘一石二鸟’的作用。”“一来再次有效凸显关系不对等和指责北京说的多、落实的少;二来继续离间执政党和中国人的关系,”他认为美国打出了一张“王牌”,这张牌可能预示着:接下来中美在对方国家的驻站记者越来越少,甚至完全没有;各自让对方外交官的工作更加艰难;华府在其他美国认为不对等的领域做出更多脱钩决定。

我不赞同刘亚伟的观点,认为中国政府误解了布兰斯塔德的善意,失去了一次重要的改善两国关系的机会。布兰斯塔德的确是中国人的老朋友,对中国一直抱有好感,他对中美关系的恶化感到惋惜,希望在自己离任前给中国一点忠告。如果《人民日报》发表布兰斯塔德的文章,并附加一篇评论,就可以很好处理这一事件。但很遗憾,中国官方并没有理解他的善意,以敌对思维曲解了他的想法。自然,中国官方的敌意给蓬佩奥打击中国提供了弹药。真可谓,好言劝不了要死的鬼。

第二,布兰斯塔德为什么突然离职?

我认为,布兰斯塔德离职不是突然决定。他是一位温和的官员,希望在任内与中国发展良好的关系。但中美关系的持续恶化,让他处境尴尬,夹在中美之间两头受气。布兰斯塔德曾坚决反对白宫一些官员提出的对所有中国留学生关闭大门的建议。他感受到中美关系已经恶化,未来的对抗只会加剧不会减缓,于是萌生退意。川普政府也需要一个强硬的大使处理即将发生的中美冲突。目前,蓬佩奥已经在欧洲、东盟组建了反华阵营,效果显著。而王毅和杨洁篪的马后炮不仅苍白无力,相反备受羞辱。他们感受到新冠疫情已经彻底改变了中国的外交格局。

川普政府已经做好在竞选前和连任后打击中国的战略部署,如高官访问台湾;对香港进行进一步制裁;对中国人权和隐瞒疫情问题进行追责,甚至不排除与中国全面脱钩;在南海与中国发生军事对抗以及断绝外交关系,与台湾建交。如川普连任,在他的第二个任期内,世界政治格局将会发生重大变化,美国可能退出联合国,重建一个排除中国的新的联合国。川普以变化来赢得美国选民的支持。中美关系的急剧变化显然布兰斯塔德是不愿见到和难以承受的。所以,他自己的愿望和川普政府改变中国的想法决定了他的离职。

温和友善的布兰斯塔德在中美关系巨变的前夜走了,脆弱的中美关系将会何去何从?可惜,他最后对中国人的劝告,中国政府没有耐心和智慧听明白。

中国政府正在重复历史的悲剧。70年前,国民党政府退守台湾前美国最后一人驻华大使司徒雷登就对中国充满善意。他曾经说:“与其说我是美国人,不如说我是中国人,我对中国和中国人民有很深的感情。”并且一直希望能够将自己的骨灰送到中国,埋在北京大学校园内,并就此立下遗嘱。但毛泽东却在《别了,司徒雷登》一文中,对他极尽讽刺、挖苦之能事。毛泽东在文中说:多一点困难怕什么。封锁吧,封锁十年八年,中国的一切问题都解决了。中国人死都不怕,还怕困难吗?毛泽东的确不怕,但遭受苦难的中国人怕。布兰斯塔德大使走了,在中国的嘲笑和侮辱中走了,中国又将经历什么的惊涛骇浪呢?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