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盼中国实现统一,反对中共统一台湾

作者:东海一枭

(一)

大半个世纪以来,统一台湾的鼓噪断断续续不绝于耳,近日又甚嚣尘上。《人民日报》刊发“勿谓言之不预也”的告台湾情治部门书。或问是否支持统一,东海答:

“台湾人民欢迎,箪食壶浆以迎,就统一之;台湾人民不欢迎,厉兵秣马以拒,就不统一。是否统一,完全尊重台湾人民的意见,以台湾主流民意为准。”

这个回答借用了孟子的话意。齐宣王时,齐国伐燕,取得了胜利,齐宣王征求孟子的意见,可否趁机占取燕国。孟子回答说:

“取之而燕民悦,则取之。古之人有行之者,武王是也。取之而燕民不悦,则勿取。古之人有行之者,文王是也。以万乘之国伐万乘之国,箪食壶浆,以迎王师。岂有他哉?避水火也。如水益深,如火益热,亦运而已矣。”

这段话大意是说,占领燕国如果燕民很高兴,就占领,古代有这样做的,如周武王。占领燕国而燕民不欢迎,就不占领,古代有这样行事的,如周文王。齐国以大国征讨另一个大国,百姓箪食壶浆迎接齐军,没有别的原因,是为了跳出水深火热!如果水更深火更热,那统治者由燕转为齐,并无不同。

齐军占领了燕国,暴虐燕民,引起了燕民的抗争,一些诸侯国也在谋划着要救燕国,眼看一场世界大战就要爆发。齐宣王又问计于孟子。

孟子由商汤的征伐说到民心的向背。孟子说,葛伯仇饷,商汤征讨之,继而征灭夏韦、顾、昆吾等国,十一征而无敌于天下。商汤的军队打到哪里就受到哪里人民的欢迎,并且东面而征西夷怨,南面而征北狄怨,民望之,若大旱之望云霓。而现在,本来燕国百姓以为齐国军队是来解放他们的,所以箪食壶浆夹道欢迎。不料齐国军队成了使燕国人民水益深、火益热的强盗。这怎么能让燕国人民容忍,又怎么能让各国诸候服气呢?

孟子希望齐宣王赶快悬崖勒马,释放被捕的老幼,停止掠夺财宝,与燕国人民商议推举出新的国君,然后撤军。齐王又没有采纳孟子的意见。各国策划援救燕国,燕人也纷纷奋起反抗,齐国最后大败亏输。

孟子认为,齐国是否占领燕国,要以燕国民意为先决条件。同样道理,统一台湾与否,也要尊重台湾民意。当年与洪哲胜先生讨论台湾问题,很认同洪先生的几句话,摘录于下共赏。洪先生说:

“坚持统一是非理性,坚持台独也是非理性。理性是尊重人民自决权。要统一的,必需创造条件让人民喜欢。”

又说:“只要统一是双赢,统一就是好事一桩。我反对的是霸王硬上弓。”

又说:“基于主权在民,我们今日拒绝统一。基于主权在民,统一会是双赢之局时,人民自会追求统一。这是我的立场。”

洪先生这些观点与孟子一脉相承。

台湾应该统一,但无论和平统一还是战争统一,都必须是正义的,深受台湾人民欢迎的,是近悦远来、台民归往的水到渠成。如孟子所说,台湾“民之望之,若大旱之望雨也。”“箪食壶浆,以迎王师”。然众所周知,台湾主流民意反对中共统一。很显然,现在不是统一的时候,中共没有统一的资格。

(二)

统一的品质取决于受人民欢迎的程度,归根结底取决于政治和文化,归根结底取决于文化。品质最高的是仁本主义的统一,其次是人本主义的统一,品质最差的是极权主义的统一。

例如,法家是君本主义,伊教是神本主义,纳粹是民族社会主义,马学是物本主义哲学和党本主义政治学,都是极权主义邪说。这些邪说主导下建设起来的国家天下,都非正常非正义。它们统一起来的命运共同体,只能是恶德共同体、厄运共同体和灾难共同体。这样的共同体,必然脆而不坚,坚而不久。统一成功代价惨重,人民苦难深重,又很容易分崩离析。故极权主义没有统一国家、统一天下的资格。拙著《儒家文化实践史》曾论及古代统一的模式:

“古代中国有三种统一模式:王道式、霸道式和极权暴政式。尧舜禹夏商周都是王道模式的统一。这种统一,主要是伦理纲常、道德文明、礼乐制度的统一。天子只抓大政方针,各诸侯国在各方面拥有相当大的自由度。其中夏商为中华古典邦联制,西周中华为古典联邦制。以齐桓公为代表的霸道属于准统一,比邦联制更加松散,不好,但不是最坏的。最坏的统一模式是秦式,统一过程中消耗了无数生命,统一之后制造了无数人祸,是极端的政治落后和历史倒退。”

东海十几年前曾提出“秦始皇统一中国有罪”论,强调秦始皇焚书坑儒是大恶,统一中国也是大罪。

如果说秦法家是古典极权主义学说,马列主义就是现代极权主义学说,都是邪说,马列主义更是邪说之最。中共作为马列主义政党,在认祖归宗、去马归儒之前,根本没有统一的资格。

常有学者以儒家“大一统”论粉饰中共的统一主张。殊不知,儒家所“大”的,是接受中道道统制约的王道政统,是王道的一统和统一,可不是法家或马家极权主义模式的统一。

极权之下,分裂,百姓苦;统一,百姓更苦,统一不如分裂,就像暴秦的统一不如春秋战国的分裂,统一于极权暴政,社会更加黑暗,人祸更加严重,人民苦难更加深重。故两岸分裂本是不幸,但台湾当年没有被毛共吞并,却是中华民族的一大幸运。天不亡中华,为中华文化保留和延续了一脉慧命,为中华文明的复兴提供了更多希望。

(三)

台湾独派以独立为最高的追求,固然非义;台湾“中央研究院”某院士认为“两岸统一是最高的道德”,同样错误。

只有极权主义,才会不分青红皂白地将统一神圣化,为了统一机关算尽、坏事做绝,为了统一草菅人命、危害人类。统一的过程诈力并用,尸山血海;统一的结果灾难深重,苦海无边。那样的的统一不仅不道德,而且是缺大德、大缺德。

论文化,马列主义没有统一的资格,三民主义也不行。

三民主义和马列主义有正邪之别。然三民主义正义性有限,不仅远逊于儒家文化,也大逊于自由主义,面对系统完整博大精深、与纳粹并列为现代极权主义两大邪说的马列主义,三民主义在思想上和政治上都无还手之力。

只有儒家文化才能严辟马列主义,只有儒家政治才有统一中国的资格,只有在仁本主义一元化指导下,两岸统一才是道德的,统一才是两岸的福祉。

两岸要统一,先求行同伦。两岸皆归儒,才能行同伦。行同伦语出《中庸》:“今天下车同轨,书同文,行同伦。”三同之中,行同伦最为重要和关键。伦者,人伦、伦常、伦道德理也。行同伦,指人们的日常行为遵从同样的道德标准和伦理规范。人伦道德的核心是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三观的高低对错,决定着道德标准和规范的优劣正邪。

西方文明以人为本,为万物的尺度;中华文明以仁为本,以仁为万物的尺度和人的尺度,以五常道为最高标准和普世价值。行同伦,先求同德同文,认同仁本主义文化。这是两岸统一、天下统一的基础和根本。

要长治久安,仅仅车同轨、书同文是不行的,暴秦和民国都是殷鉴。暴秦时车同轨书同文,但行不同伦;国共两党书虽同文,然行不同伦,没有共识。故社会求和谐,先求行同伦;政治求文明,先求行同伦;两岸要统一,先求行同伦;天下要大同,更要行同伦。行同伦的最高境界是天下归仁,共进大同。

原国民党主席李登辉先生《台湾民主之路》书中的有一句话:“两岸统一的先决条件是民主”云,被称为该书精髓。东海以为,儒家复兴才是两岸统一更根本前提。大陆和台湾若能抛弃各自陈旧的意识形态,同归中道文化,共建王道宪政,这才是两岸人民最大的福祉。

东海一篇关于台湾的旧作中有一段话,特录于此与两岸有识之士共勉:

中华文明的辉煌非虚语也,汉唐宋元明清都以文明强大而冠冕天下,近悦远来,成为东方各国的政治文化宗主国。这种历史性的辉煌根源于儒家文化超一流的优秀,儒家的优秀又建基于仁本主义五观的高度正确。两岸同仁,同举仁本主义大旗,就是中国一统之日,必可掀开中华文明新一轮;天下归仁,同归仁本主义大门,就是全球大同之时,必将开启人类文明新纪元。

2020-10-15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