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南巡为何缩短行程突然返京?

作者:张杰

中国面临外患内忧之际,习近平南下广东考察,参加深圳经济特区建立40周年庆祝大会,并发表讲话。但令人始料不及的是习近平已提前返回北京。理由有三,一是15日中午约12点,官媒新华社突然刊文,为习的广东之行作总结。二是,陪同习南下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宣部部长黄坤明,15日已抵达湖北武汉,出席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专题展览开幕式。三是,有广州维权人士表示,这次习南下,他12日被国保安排至梅州旅游,15日被结束旅游回广州,间接证实了领导人已离开广东。为什么习近平会突然提前返回北京呢?

目前主要有两种看法。一种看法是,习近平身体健康原因。14日,习在作报告时速度缓慢,还多次咳嗽和饮水。我认为三个因素导致了习的健康出问题。其一,南下视察,街头作秀导致身体疲惫。习近平此行,曾在途中访问汕头、潮州等地,曾在街头与群众演员互动,身体受了风寒。其二,习车队离开汕头时安保出现漏洞,一名上访女子冲向他的车队递送材料。由于事发突然,本来就胆小如鼠的习受了惊吓。其三,"十一"长假后,青岛出现疫情反复使他脸上无光,心情抑郁。当然,也有网友认为,习中了新冠病毒的招。第二种看法是,五中全会的原因。中国问题专家林和立分析认为,以往习近平南巡都有五至六天时间,但今次只有短短三天,明显有所缩短。他相信,时间缩短可能与26日举行的五中全会有关。毛泽东首次成为中央政治局委员、邓小平退休江泽民接班、习近平成为接班人等都发生在五中全会上。林和立相信,今次南巡行程减少,相信他要回京处理五中全会。他认为今次五中全会的基调仍然会是巩固自己的权力,确保自己能在2022年顺利连任,成为“终生核心”,故不会出现继任人或重大变动。就习近平提前返京,我提出一个不同的看法,那就是习近平因特区政策反映消极,以身体健康为由愤而返京。何以见得?各位且听我道来。

我相信习近平南巡期间,会在不同场合与地方官员就特区政策进行交流,如接见现年82岁的深圳前市委书记厉有为等,广东、深圳部分官员因长期生活在相对开放的地区,顾虑较少,说了一些真话,劝告习要继续改革开放,不要走回头路,使习内心很愤怒。话不投机,半句多,于是愤而返京。

今年是习8年前接任中共总书记以来第三次南巡视察。第一次南巡深圳等地是2012年12月,习在中共十八届一中全会上当选总书记后不到一个月。12月7日至11日,首次南巡考察深圳等地,强调中共十八大发出的深化改革开放。习近平第二次南巡到深圳等地是在2018年10月,当时恰逢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10月22至25日,习近平来到广东的深圳、珠海等地考察。

毛泽东和邓小平一般会利用南巡向外界传递一些重要信号。1992年1月18日至2月21日,已经退休的邓小平对深圳、珠海、广州、上海等地巡视。其间,针对1989年“六四事件”后中国的经济发展接近于停滞,经济体制改革陷入停滞,甚至局部倒退,以及对外开放的举步维艰。1月18日,邓小平南巡在武昌对湖北省委书记关广富说: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实践证明只有改革开放才能救中国。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党的基本路线中,改革开放是主题、是主线。发展才是硬道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基本路线不能动摇,要管一百年。这两年改革开放的话不硬了,旗帜不鲜明了!这不对,有右的东西影响我们,也有左的东西影响我们,但根深蒂固的还是左的东西。现在中国的实际情况,不发展或发展慢了都不行。而怎么发展呢?办法只有一条那就是改革开放,国家需要改革开放,人民需要改革开放,谁不改革开放谁下台。要记住,书记大人,你也一样,不改革开放就下台!

习这次也不例外,会将自己强化党对深圳特区领导的观念与地方不同层级的干部进行沟通,但发现他们仍行走在邓小平改革开放道路上,对他的观念反应冷淡。14日在深圳特区成立40周年的大会一结束,深圳本地股下午大幅跳水,粤港澳概念板块一片惨跌,深圳盐田港股票更是跳水跌停。

还有一种可能性,是习看到了厉有为9月21日在香港文汇报发表的文章。厉有为的文章开篇即称,“在深圳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提出路在何方的问题,仿佛有些不合时宜。但是,实事求是地讲,这问题真的存在。”自中共十九大之后,中国国内“国进民退”愈演愈烈,私营经济退场论甚嚣尘上,国内经济萎靡。目前,“摆在我们面前的有三条路:第一条路是改革上层建筑,来适应现实的已经变化了的经济基础;第二条路是改变现在的经济基础,往回走,来适应上层建筑;第三条路是谁都不改变,维持现状,实行双轨制运行。我们现在正站在三叉路口。”厉有为在文章中连问13次“路在何方?”并9次重复“我们仍然站在十字路口”,以此展示出他对改革的担忧:包括以“市场为主配置资源”,还是“以行政手段为主配置资源”;“承认不承认民营经济是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经济基础”;“可不可以民有的私人财产和公共财产一样,都神圣不可侵犯”等。厉有为还指出,在中美对抗下,有人称美国等待中共在外部压力下犯错垮台,但在强大外部压力下,最容易犯的是左的错误。他从经济角度谈中国的前途,提出警告说,在民心不稳,中美冲突,尤其民企没有安全感,生存陷于困境、公私合营的舆论再度兴起的背景下,“左的错误”对中国发展危害性最大。厉有为的文章可能使习近平勃然大怒,并加重了病情,于是提前打道回府。

这是我个人的分析,事实是否如此,有待以后史料证实。现在我们谈一个问题,为什么习近平的党治党管特区政策不受待见呢?纽约城市大学夏明认为,中国现在的经济政治处于非常危机之中,局势并非中共吹嘘和宣传的那么好。全球新冠疫情没有让中国的发展更好,反而是遭遇更大麻烦,因为中国的经济非常依赖国际市场、国际资本以及各种外向型经济。相对于过去40年的经济发展,今天中国政府面临最大的危机,比1980年、1992年以及2008年的危机都严重得多,因为所有的恶劣条件都汇集在一起,国内的各种危机,国际关系的恶化,全部都叠加在一起。此次,深圳特区成立40周年,习近平不仅没有带来重大的改革机遇,相反他强调的党的领导将会窒息深圳特区的呼吸。南卡大学艾肯商学院的谢田表示,深化市场经济改革与加强中共领导本身就是一对矛盾。改革的目的就是放权。从农村改革的时候,允许农民种自己愿意种的东西或市场需要的东西,而不是用统购统销的方式来决定种什么。城市改革的时候,让那些民营企业家生产自己需要的东西,生产市场需要的东西。引进外资开放,引进外资技术投资,深圳做为特区的时候,实际上这一切都是在削弱共产党对经济控制,实际上就是一个资本主义。恰恰是社会主义走到了经济崩溃的时候,用资本主义他们一直在反对在打击在咒骂的另外一种社会形态,来挽救中国的社会主义。所谓改革开放就是让资本主义回到中国。就是把以前被中共彻底摧毁的资本主义,不管是农民自发经济,还是城市的资本主义,让它回家。

我的看法是,习近平的政策没有民心。为什么中国人还怀念邓小平的改革开放呢?中国人的真实想法是什么?我认为,他们的心理是共产党的确不是个好东西,但换一个政党未必好到哪里去。只要共产党沿着目前经济发展的道路走,迟早会走向民主宪政,因为这些权贵资本家也需要司法公正,也需要公平正义啊。政治改革牵一发动全身,要事缓多圆,急不得。当前中国的确问题很多,但不是每个人都运气差,碰得上雷洋、聂树斌那样的灾难。有没有选举权和言论自由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中国不折腾,不要搞运动和阶级斗争。中国没有民主、自由、法治,但可以把孩子送出去,或许可以在西方国家生存,间接地也有了人权。中国老百姓的这些想法当然是不正确,充满了自私、功利,但问题在于,历经1949年后的政治运动,安居乐业不折腾就是老百姓的想法。中国人怀念邓小平南巡,是因为他们是改革开放政策的受益者,也的确生活富裕了。他们不愿去区分第一次或第二次改革开放的性质,他们只想平安地生活,即使有腐败、有雾霾、有强拆和有冤案。因为没有人真正愿意回到毛泽东的贫穷、愚昧的计划经济时代。

近八年来,习近平的倒行逆施使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感到恐惧不安;中美以及中欧关系的恶化使他们感到前景暗淡;习近平的个人崇拜使他们感到愚蠢和荒唐;新冠疫情扩散和野蛮封城使他们感到中国没有人权保障。习近平忘记了中国人不是朝鲜人,许多人到过西方见过世面,大多数中国人认同普世价值,并且这个认识是在改革开放中形成的。正如前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所言,中共维持政权合法性的四条底线:改善民生、保障私有产权、有限自由和政府任期限制均已突破,习近平与人民就成了对立面。目前,深圳特区已走到十字路口,外资撤离,经济下滑,企业家惶恐不安,但习近平仍在推行政治管控,其结果将会把深圳变成一座死城。尽管广东和深圳民众不敢公开表达他们的不满,但他们用脚投票,下跌的股票和高涨的留学潮就反映了民心。不受待见、身心俱疲的习近平即将面对五中全会的挑战,他的处境将与深圳前景一样凶险难测。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